加拿大家园论坛

我也来说说我的家乡和那些零碎的记忆

原文链接:https://forum.iask.ca/threads/882907/

frontenac : 2019-10-15#1
fullsizeoutput_cea9.jpegfullsizeoutput_cea8.jpeg





我说这里是家乡,可能不合适,当地人都认为我们是外地人,所以最恰当的说法,应该是我出生的地方。

多年前,我爸读了某个职业或者中专学校,毕业以后分在这里,我是在这儿出生的,三岁半的时候,因为我爸调走,我们回到他原来的城市,后来我长大了,去过很多,很远的地方,但这里,我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爸爸前年去世了,我妈是个爱跑的人,我爸去世前大约有两年时间,我妈因为照顾他,哪也没去,我爸去世以后,我哥哥姐姐没事的时候就带着我妈到处转转,远的,近的。秋天的时候,我妈说想去我们小时候待过的钢厂看看,我哥姐带我妈去了一趟这儿,微信发了照片。

我三岁半离开的,所以很多事,可能不记得了,比如这条甘蔗路,似曾相识,又仿佛从未见过,可能几乎所有的甘蔗路或多或少都这样的吧。而这个钢厂大门,我是完全没有印象的,我爸在钢厂呆了几年,他去那里的时候,钢厂没有生产,他调走的时候,钢厂还是没有开始生产,据说,我爸调走后,一年又一年,钢厂的管辖权被不断下放,筹划规模也越来越小,开门一拖再拖,后来好不容易开始生产了,就是一直亏损,没有几年,就倒闭了。

这个大门,应该是勉强开门以后修建的,或者,是工厂倒闭以后厂房出租,别的单位修建的?总之,对于这个大门,我一无所知。。

事实上,对于那儿,我基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但我可以肯定,我是记得一些的,因为太小,这些记忆,只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没有起点终点,没有来龙去脉,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雪,它只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这一片是从那个方向来的,也不知道下一秒,它会到哪里去。在我黑暗的记忆房间里,它们是空气中一粒粒做着布朗运动的尘埃,悄无声息,无影无踪。只有当我想起它,就好像一束光,突然照到了它们,看得见它们,一粒粒的,在我记忆宽度的光束下舞动,当我的思绪离开它,好像一盏灯被突然切段了电源,只有沉沉的黑暗与静寂,它们仿佛从来也不存在。

一,来历不明的白光。

我们呆的地方,到处都是山,都不大,但开门就能见到,山都是小巧清秀,四季常绿的,我们就住在一个相对平坦,四面环山的大院子里面,院子一进大门口就是保卫科,然后两边环开,是一间间平房,其中一间就是我们住的。

记得是夏天,有几个晚上,不同的山上突然会有很强很强的光线束,往各个方向扫射,光源有近,也有远的,有时候移动,有时候固定,但转换方向。。我一直以为是手电光,现在想来,应该不是,因为手电光不可能这么强,也不可能射这么远。那光一定是发自山上,因为我们都需要仰头看,光有两到三个不同的发源点,黑压压的远处,是模糊的群山轮廓,这些光,有一种尖锐的惨白,撕开沉沉的夜幕,有种石破天惊,惊世骇俗的效果。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跑出来,站在院子里,伸长脖子张望,跟古人看见天狗吃月亮一样。。

记得我听见有人说,这是採蜂人在山上拆野蜂窝,这是可能应该最常听到的解释。现在想起来,光“夜里采蜂”这个词,就极度不合常理了,首先夜里,你看不见蜂窝,其次,要是野蜂追起来,不是跑都不知道往哪儿跑吗?好像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是外星人,那个时候,老百姓貌似还没有外星人这个概念。每次都会有人说,不会是特务吧。。

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特务,也不知道这个特务,指的是台特,美特,还是苏特。。。但我记得,一旦有人露出吃了三笑逍遙散样的古怪笑容,说出特务这个词之后,人群中的空气立马变得诡异粘稠了,人都成了冬天的刺猬,不由自主的靠近成群,又警惕不安的左右张望保持一定距离。表情有点兴奋和惊慌,黑暗中,一只只眼睛都点燃成了狼瞳,散着绿莹莹的光。压低的语调里掺合着一丝亢奋,说话的时候,密密切切的气流,在齿缝中打转,最后,模模糊糊的不可辨析。。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两次,三次,还是四次,我搞不清了,但这样的场景太过于奇怪,以至于当时三岁的我,都从此记得。


二,深绿色脱漆的大门

我年纪那么小,没人有帮忙,是不可能出现在那里的,所以我应该只是不记得我怎么出现在那里了。最大的可能,是我妈在附近打石头,我溜达到了那里。在我朦胧不清的回忆里,很多时候,我都是作为一个呆若木鸡的旁观者出现的,也许是因为我太小,的确只能看,没法参与,也有可能就是,我从小就是一个游离于外的人。


那应该是个大的山,山侧面像个蹲着的狗或者狮身人面像,我在半山,有一条马路,石子的,我站在路边,不解的看着那扇大门。大门在一个大山的中央,拱形的,相对我而言,很大很大,可以过汽车那种,像一个张开的深邃大嘴,门周围探头探脑的是各种数和杂草,门是深绿色的,油漆已经开始斑斑驳驳,有一个同样锈迹斑斑的大铁栓和锁,门后面很显然,应该是个巨大的山洞。

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洞。。。故事都是这样说的,可,这个洞怎么这么大,还有人建了个这么大的门,这好像电影夺宝奇兵里才有的情节。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常常想起这个诡异的山洞,谁建了它?门的背后是什么?有没有芝麻开门?有没有古墓丽影或者活死人墓?有没有藏着飞机大炮机关枪?

我深藏这个记忆,自己反复琢磨,一直到大了,有一次偶然和我爸提起,才知道啥回事。我爸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个山洞,他自己都几乎忘记了这些山洞,对我这个记忆很是惊奇,他说钢厂最初筹建的时候,是要打算建在山洞里的,山已经挖空,厂房建好,几大车间都已经粗具规模,然后,发现不可能实现,又全搬出来了,那些山洞,就闲置了。我爸说,那时候有电厂建在山洞里的,我对钢铁厂不熟,但印象中,电视里面的钢铁厂都是温度极高,红火红火烤猪现场的,不由感叹,这把钢厂建在山洞里,脑洞开得也未免太大。

三 夏日玉米粥

这是一个朦胧的场景,天气很炎热,太阳挂在头顶晃眼睛,我蹒跚的走在田地间的一条小路上,两旁是高高的甘蔗或者玉米林,向左看,看不见出路,向右看,也看不见出路,密密麻麻的青纱帐,小路前面不远,是我姐姐的背影,她也费力的走着,我俩追赶的,是我哥哥和他的一两个同学,他们在更远的前方。

我们已失去了他们的位置,只听见忽远忽近他们的笑语或者喊叫,有时候真切,有时候飘忽,一下以为很近,可转过去,却又一个人也没有,偶尔,遇到陇间地头,我们在低处,他们在高处,我会看见他们一下一下的跳过去,像倚天屠龙里面的青衣蝠王韦一笑,在田间一起一伏。迎着阳光的光晕,因为有热空气在前方蜒蜒升起,使得他们模糊的背影微微的颤抖着,很不真实。

我们走了好久好久,后来来到一个人家,这事非常奇怪,因为当地农民应该都是自然村落,但那家就孤零零一个房子,在玉米地边,现在想起来,很有西游记或者聊斋里面的荒郊鬼屋感,但我们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我们进去以后,见到一个老爷爷,一个老奶奶,样子记不清了,只记得爷爷说了声,来了啊,他们应该是哥哥其中一个同学的爷爷奶奶。现在想来,也不大可能,因为我哥哥去的是子弟学校,不收当地孩子的,他为何会有本地同学呢?很多事情,不合常理,如同做梦,但我记得那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然后我们就自己添了粥,坐在小板凳上吃,那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玉米粥,滑糯香甜甘洌,那可能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玉米粥。。然后记忆到此就中断了。

四,夜里的米粉

记忆中,我在睡觉,我爸不停的摇我,让我起来,我懵懵懂懂的坐起来,看见哥哥姐姐已经起来了,在小桌子边吃东西,是米粉。

我因为没清醒没胃口,闹了一阵,我妈一面抱着我哄我,一面嘟哝着埋怨我爸,我爸不停的说,“这是粉呗,你最爱吃的”。一会又过来,说:“吃一口,吃一口看看,试一下嘛”。或者:“你看你看,有肉末,有木耳,肉末木耳啵。。。”

一会儿我清醒了,才开始吃,我爸没有骗我,那的确是很好的米粉,香喷喷的肉汤冒着热气,一指宽的米粉白白嫩嫩,又软又滑没了筋骨一样,含情脉脉的荡漾在汤里。碧绿细碎的葱花,淡黄色一丁一丁的头菜,切得细长俊秀的黑木耳,红火热辣的辣椒油,热气和香气缠绕缠绵,一切都恰到好处,美轮美奂。。这个米粉和前面那个玉米粥,一直都是我记忆中,伟大而不朽的美食。

粉是我爸演出以后带回来的,我说过,我爸的厂从来没开过工,我爸百无聊赖,就加入了工宣队。这对我是非常奇异而不能理解的事情,因为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我爸这个人不仅仅粗枝大叶,没有任何文艺细胞,而且可以说是品味恶俗,(老爸你如果在天上看到,请原谅俺,就算你品味恶俗,你也是俺亲爱的老爸),我一辈子,真的是一辈子,从未见过他做过任何一件和文艺有关的事情,或者发生任何的联系。但他那个时候,却加入了工宣队。。

我问我妈我爸在工宣队做啥?我妈说,合唱,吹笛子,吹口琴,拉二胡,打快板,拉手风琴。。。。我妈还说,你爸才不喜欢表演,他参加工宣队,是因为每次演出完以后,都会有吃的。。。

是的,那时候演出完是有吃的的,一般都是邀请演出方款待的,有时候是粉,有时候是面,有时候是粥,有时候是油条豆浆,我爸最爱吃的是面,各种各样的,只要是面,就是他的最爱。。

饥饿与嘴馋能把一个人逼成文艺全才,这真是匪夷所思。。

还有一些记忆,比如那个总是出现在我噩梦里的,在公厕粪坑淹死的小孩。拖拉机抛开地面以后,我抢到的一个红薯。。昨天开始写的时候,兴致勃勃,现在回头看了一下,原来都是自己的流水账,突然就不想写了,写了的,就发出来,当个存底吧。

未尝不可 : 2019-10-15#2
赞小芳新原创,细腻的画面感,让人身如其境。。。

lyoo : 2019-10-15#3
文章写的好有意境,或许哪天你可以回去看看…我也有公厕死娃娃记忆,但是现在分析,应该是塑料娃娃掉到里面久久没有人清理的原因。

考拉不是熊 : 2019-10-15#4
没抢到首赞,我感到很痛心,这管理员也来跟群众们抢钱是怎么一回事儿?

sabre : 2019-10-15#5
楼主如同早先国营菜市场的排骨和豆腐
一出门就被大妈抢走了

我成为第十一名点赞网友

laox888 : 2019-10-15#6
文笔不错。开头看到甘蔗和钢铁厂就在想是不是韶关,但韶钢经营了很多年不像故事里头说的。山洞里建厂应该是1969/1970年左右,防止苏修袭击的。老毛说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lyoo : 2019-10-15#7
楼主如同早先国营菜市场的排骨和豆腐
一出门就被大妈抢走了

我成为第十一名点赞网友
给手脚不利索的老爷爷点个安慰赞

哈法 : 2019-10-15#8
楼主如同早先国营菜市场的排骨和豆腐
一出门就被大妈抢走了

我成为第十一名点赞网友
我有幸成为第十二名点赞网友。

lyoo : 2019-10-15#9
楼主如同早先国营菜市场的排骨和豆腐
一出门就被大妈抢走了

我成为第十一名点赞网友
删了,玩笑开在这里感觉不合适

sabre : 2019-10-15#10
话里有话啊,你说楼主被人吃豆腐了哈哈哈哈哈
文章很有画面感

记忆 经常就是描绘脑海里的画面
对声音 味道 大概是没记忆的 有的 多半是画面 和画面带来的联想

人到中年 回首往事的时候
仅仅是几张画面了

lovemapleleaf : 2019-10-15#11
我爸的书法,还有小提琴和二胡,都很不错,据他说也是在文革期间写大字报,搞文艺宣传练出来的,他应该不是为了贪吃,相比之下革命觉悟要高一点

lyoo : 2019-10-15#12
文章很有画面感

记忆 经常就是描绘脑海里的画面
对声音 味道 大概是没记忆的 有的 多半是画面 和画面带来的联想

人到中年 回首往事的时候
仅仅是几张画面了
你的抢排骨和豆腐也很有画面感

laox888 : 2019-10-15#13
文章很有画面感

记忆 经常就是描绘脑海里的画面
对声音 味道 大概是没记忆的 有的 多半是画面 和画面带来的联想

人到中年 回首往事的时候
仅仅是几张画面了
年纪大了,两样东西必然退化:
第一是视力。
第二,第二,第二,我记不起来了。

frontenac : 2019-10-15#14
赞小芳新原创,细腻的画面感,让人身如其境。。。
感觉你24 小时挂这里了。。
家园应该发最忠诚币给你。。

frontenac : 2019-10-15#15
文章写的好有意境,或许哪天你可以回去看看…我也有公厕死娃娃记忆,但是现在分析,应该是塑料娃娃掉到里面久久没有人清理的原因。
我那个真的是厂里的小孩掉下去淹死了的,我甚至还记得围观者的对白。。

未尝不可 : 2019-10-15#16
感觉你24 小时挂这里了。。
家园应该发最忠诚币给你。。
multitasking,眼前好几个屏幕。。。

frontenac : 2019-10-15#17
没抢到首赞,我感到很痛心,这管理员也来跟群众们抢钱是怎么一回事儿?
管理员要是不抢赞,他就没法演示一周点赞赚70了,我手指点断,一阳指都炼成了,点赞挣钱才两块多。。

哎,一样的点赞,不一样的钱财,命啊。。

frontenac : 2019-10-15#18
文笔不错。开头看到甘蔗和钢铁厂就在想是不是韶关,但韶钢经营了很多年不像故事里头说的。山洞里建厂应该是1969/1970年左右,防止苏修袭击的。老毛说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不是韶关。。
不过我爸也有熟人调那里去的。。

cloud123 : 2019-10-15#19
有幸17赞的:love:

frontenac : 2019-10-15#20
删了,玩笑开在这里感觉不合适
没关系啦,豆腐也好,粉条也好。。。
不是张三吃,就是李四吃,没啥差别。。

周雅 : 2019-10-15#21
楼主如同早先国营菜市场的排骨和豆腐
一出门就被大妈抢走了

我成为第十一名点赞网友
第23名默默路过。。。这年头,混家园没个parner死拍档都要混不开了。。。

frontenac : 2019-10-15#22
文章很有画面感

记忆 经常就是描绘脑海里的画面
对声音 味道 大概是没记忆的 有的 多半是画面 和画面带来的联想

人到中年 回首往事的时候
仅仅是几张画面了
各个人记忆方式是不一样的。

而且记忆是可以锻炼的,比如我当医生的时候,记忆力也就是稍稍好,因为轮转过一个科室主任非常凶,如果他查房问你某个病人的某个检查值是多少,你答不出来,翻病例的话,他能直接把病历抢过来,扔门口外面去。所以吓得我,记忆力暴涨,可以说过目不忘。。后来我管15 张床,每个病人的病史,从进院开始的检查,正常不正常,他不正常具体数值是多少,红细胞白细胞电解质糖化血红蛋白,血糖早中晚,036 多少,胰岛素开始怎么打,现在怎么打,几个单位,通通随问随答。。

后来出国了,对记忆力要求不高以后,这种能力就慢慢下降,有孩子以后,彻底傻了,现在我买个衣服,自己三围,钢量过的,转个头,都不记得了。

我女儿的记忆方式就和我不一样,我和她复习功课,我说这个重要,要记下来,她就会说,让我照张照片,然后就咔擦做个照片的样子,然后她告诉我,这些照片会放在她脑袋里的一个个抽屉里,如果考试考到,她就去抽屉里拿出这个照片,就行了。她还真的是记图的,因为我问她某个问题,她和我说,考的那页书上,她在边上画了个青蛙,我一看,还真是。。

周雅 : 2019-10-15#23
文笔不错。开头看到甘蔗和钢铁厂就在想是不是韶关,但韶钢经营了很多年不像故事里头说的。山洞里建厂应该是1969/1970年左右,防止苏修袭击的。老毛说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
韶关是你老家?俺还记得关于大韶关的文章松树赞记。。。

冰柠檬 : 2019-10-15#24
先存不发表意见,才女写的东西得回家细细看慢慢品。。。

frontenac : 2019-10-15#25
我爸的书法,还有小提琴和二胡,都很不错,据他说也是在文革期间写大字报,搞文艺宣传练出来的,他应该不是为了贪吃,相比之下革命觉悟要高一点
,你爸看来是真的文艺爱好者,我爸太功利了,离开那个地方以后,彻底不碰那些东西,跟失忆了一样。。

frontenac : 2019-10-15#26
年纪大了,两样东西必然退化:
第一是视力。
第二,第二,第二,我记不起来了。
笑死我了。。

frontenac : 2019-10-15#27
multitasking,眼前好几个屏幕。。。
我上班的时候,是两屏幕。。
你几个?

laox888 : 2019-10-15#28
不是韶关。。
不过我爸也有熟人调那里去的。。
希望小芳继续写下去。看到甘蔗地一方面很有亲切感,另一方面又想到砍甘蔗时全身痒就难受。

你不介意的话我要纠正一点小问题:你爸爸参加的应该是工厂的文艺宣传队。工宣队不搞文艺表演而是宣传毛泽东思想,进驻学校制止两派斗争,深化文革等。

frontenac : 2019-10-15#29
第23名默默路过。。。这年头,混家园没个parner死拍档都要混不开了。。。
此话怎讲?

Tin Tin : 2019-10-15#30
三岁记忆里的一束光,一扇门,一口食物,还是那么生动细腻。小芳又来收膝盖了!

frontenac : 2019-10-15#31
希望小芳继续写下去。看到甘蔗地一方面很有亲切感,另一方面有想到砍甘蔗时全身痒就难受。

你不介意的话我要纠正一点小问题:你爸爸参加的应该是工厂的文艺宣传队。工宣队不搞文艺表演而是宣传毛泽东思想,进驻学校制止两派斗争,深化文革等。
啊,谢谢,谢谢指正,我还真不知道这文艺宣传队和工宣队的不同呢。。

因为工宣队名声不好,我写的时候还有点犹豫呢,我爸怎么会去这种地方?

未尝不可 : 2019-10-15#32
我上班的时候,是两屏幕。。
你几个?
三个,不同的内容 :ROFLMAO:

lovemapleleaf : 2019-10-15#33
,你爸看来是真的文艺爱好者,我爸太功利了,离开那个地方以后,彻底不碰那些东西,跟失忆了一样。。
我爸退休后经常都在拉琴,有时候也写写书法,他还是很enjoy

frontenac : 2019-10-15#34
我爸退休后经常都在拉琴,有时候也写写书法,他还是很enjoy
那你爸是文化人。。

frontenac : 2019-10-15#35
三个,不同的内容 :ROFLMAO:
那当然了,如果三个都同一个内容,那还三个干嘛,你又不是苍蝇,要复眼。。

laox888 : 2019-10-15#36
韶关是你老家?俺还记得关于大韶关的文章松树赞记。。。
都是广东省,我们那地方建市比较晚,都是全省各地抽调来的干部,包括很多韶关来的,班上很多他们的子女。

未尝不可 : 2019-10-15#37
那当然了,如果三个都同一个内容,那还三个干嘛,你又不是苍蝇,要复眼。。
加上走的哪里跟到哪里的移动的IPAD或手机,其实是4个。。

lovemapleleaf : 2019-10-15#38
那你爸是文化人。。
他只是中专生,但字和文章都写得很好,音乐也不错,我就没有继承这些,虽然学历比父亲高很多,但文艺方面啥也不会

冰柠檬 : 2019-10-15#39
加上走的哪里跟到哪里的移动的IPAD或手机,其实是4个。。
幼儿园跑出来的啊?这也能拿来炫耀?可是不应该是5个吗?到底是加拿大幼儿园老师教出来的。。。

周雅 : 2019-10-15#40
都是广东省,我们那地方建市比较晚,都是全省各地抽调来的干部,包括很多韶关来的,班上很多他们的子女。
握手(y) 老乡:wdb23:

未尝不可 : 2019-10-15#41
幼儿园跑出来的啊?这也能拿来炫耀?可是不应该是5个吗?到底是加拿大幼儿园老师教出来的。。。
在家移动用ipad,出门移动带手机,还是算一个比较贴切

一庐春秋 : 2019-10-15#42
赞楼主精彩原创 :wdb17:

关于第三条,山中不明来历老爷爷老奶奶,楼主有没有问问哥哥姐姐是否还记得

Spanky : 2019-10-15#43
浏览附件564653 浏览附件564654





我说这里是家乡,可能不合适,当地人都认为我们是外地人,所以最恰当的说法,应该是我出生的地方。

多年前,我爸读了某个职业或者中专学校,毕业以后分在这里,我是在这儿出生的,三岁半的时候,因为我爸调走,我们回到他原来的城市,后来我长大了,去过很多,很远的地方,但这里,我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爸爸前年去世了,我妈是个爱跑的人,我爸去世前大约有两年时间,我妈因为照顾他,哪也没去,我爸去世以后,我哥哥姐姐没事的时候就带着我妈到处转转,远的,近的。秋天的时候,我妈说想去我们小时候待过的钢厂看看,我哥姐带我妈去了一趟这儿,微信发了照片。

我三岁半离开的,所以很多事,可能不记得了,比如这条甘蔗路,似曾相识,又仿佛从未见过,可能几乎所有的甘蔗路或多或少都这样的吧。而这个钢厂大门,我是完全没有印象的,我爸在钢厂呆了几年,他去那里的时候,钢厂没有生产,他调走的时候,钢厂还是没有开始生产,据说,我爸调走后,一年又一年,钢厂的管辖权被不断下放,筹划规模也越来越小,开门一拖再拖,后来好不容易开始生产了,就是一直亏损,没有几年,就倒闭了。

这个大门,应该是勉强开门以后修建的,或者,是工厂倒闭以后厂房出租,别的单位修建的?总之,对于这个大门,我一无所知。。

事实上,对于那儿,我基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但我可以肯定,我是记得一些的,因为太小,这些记忆,只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没有起点终点,没有来龙去脉,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雪,它只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这一片是从那个方向来的,也不知道下一秒,它会到哪里去。在我黑暗的记忆房间里,它们是空气中一粒粒做着布朗运动的尘埃,悄无声息,无影无踪。只有当我想起它,就好像一束光,突然照到了它们,看得见它们,一粒粒的,在我记忆宽度的光束下舞动,当我的思绪离开它,好像一盏灯被突然切段了电源,只有沉沉的黑暗与静寂,它们仿佛从来也不存在。

一,来历不明的白光。

我们呆的地方,到处都是山,都不大,但开门就能见到,山都是小巧清秀,四季常绿的,我们就住在一个相对平坦,四面环山的大院子里面,院子一进大门口就是保卫科,然后两边环开,是一间间平房,其中一间就是我们住的。

记得是夏天,有几个晚上,不同的山上突然会有很强很强的光线束,往各个方向扫射,光源有近,也有远的,有时候移动,有时候固定,但转换方向。。我一直以为是手电光,现在想来,应该不是,因为手电光不可能这么强,也不可能射这么远。那光一定是发自山上,因为我们都需要仰头看,光有两到三个不同的发源点,黑压压的远处,是模糊的群山轮廓,这些光,有一种尖锐的惨白,撕开沉沉的夜幕,有种石破天惊,惊世骇俗的效果。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跑出来,站在院子里,伸长脖子张望,跟古人看见天狗吃月亮一样。。

记得我听见有人说,这是採蜂人在山上拆野蜂窝,这是可能应该最常听到的解释。现在想起来,光“夜里采蜂”这个词,就极度不合常理了,首先夜里,你看不见蜂窝,其次,要是野蜂追起来,不是跑都不知道往哪儿跑吗?好像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是外星人,那个时候,老百姓貌似还没有外星人这个概念。每次都会有人说,不会是特务吧。。

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特务,也不知道这个特务,指的是台特,美特,还是苏特。。。但我记得,一旦有人露出吃了三笑逍遙散样的古怪笑容,说出特务这个词之后,人群中的空气立马变得诡异粘稠了,人都成了冬天的刺猬,不由自主的靠近成群,又警惕不安的左右张望保持一定距离。表情有点兴奋和惊慌,黑暗中,一只只眼睛都点燃成了狼瞳,散着绿莹莹的光。压低的语调里掺合着一丝亢奋,说话的时候,密密切切的气流,在齿缝中打转,最后,模模糊糊的不可辨析。。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两次,三次,还是四次,我搞不清了,但这样的场景太过于奇怪,以至于当时三岁的我,都从此记得。


二,深绿色脱漆的大门

我年纪那么小,没人有帮忙,是不可能出现在那里的,所以我应该只是不记得我怎么出现在那里了。最大的可能,是我妈在附近打石头,我溜达到了那里。在我朦胧不清的回忆里,很多时候,我都是作为一个呆若木鸡的旁观者出现的,也许是因为我太小,的确只能看,没法参与,也有可能就是,我从小就是一个游离于外的人。


那应该是个大的山,山侧面像个蹲着的狗或者狮身人面像,我在半山,有一条马路,石子的,我站在路边,不解的看着那扇大门。大门在一个大山的中央,拱形的,相对我而言,很大很大,可以过汽车那种,像一个张开的深邃大嘴,门周围探头探脑的是各种数和杂草,门是深绿色的,油漆已经开始斑斑驳驳,有一个同样锈迹斑斑的大铁栓和锁,门后面很显然,应该是个巨大的山洞。

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洞。。。故事都是这样说的,可,这个洞怎么这么大,还有人建了个这么大的门,这好像电影夺宝奇兵里才有的情节。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常常想起这个诡异的山洞,谁建了它?门的背后是什么?有没有芝麻开门?有没有古墓丽影或者活死人墓?有没有藏着飞机大炮机关枪?

我深藏这个记忆,自己反复琢磨,一直到大了,有一次偶然和我爸提起,才知道啥回事。我爸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个山洞,他自己都几乎忘记了这些山洞,对我这个记忆很是惊奇,他说钢厂最初筹建的时候,是要打算建在山洞里的,山已经挖空,厂房建好,几大车间都已经粗具规模,然后,发现不可能实现,又全搬出来了,那些山洞,就闲置了。我爸说,那时候有电厂建在山洞里的,我对钢铁厂不熟,但印象中,电视里面的钢铁厂都是温度极高,红火红火烤猪现场的,不由感叹,这把钢厂建在山洞里,脑洞开得也未免太大。

三 夏日玉米粥

这是一个朦胧的场景,天气很炎热,太阳挂在头顶晃眼睛,我蹒跚的走在田地间的一条小路上,两旁是高高的甘蔗或者玉米林,向左看,看不见出路,向右看,也看不见出路,密密麻麻的青纱帐,小路前面不远,是我姐姐的背影,她也费力的走着,我俩追赶的,是我哥哥和他的一两个同学,他们在更远的前方。

我们已失去了他们的位置,只听见忽远忽近他们的笑语或者喊叫,有时候真切,有时候飘忽,一下以为很近,可转过去,却又一个人也没有,偶尔,遇到陇间地头,我们在低处,他们在高处,我会看见他们一下一下的跳过去,像倚天屠龙里面的青衣蝠王韦一笑,在田间一起一伏。迎着阳光的光晕,因为有热空气在前方蜒蜒升起,使得他们模糊的背影微微的颤抖着,很不真实。

我们走了好久好久,后来来到一个人家,这事非常奇怪,因为当地农民应该都是自然村落,但那家就孤零零一个房子,在玉米地边,现在想起来,很有西游记或者聊斋里面的荒郊鬼屋感,但我们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我们进去以后,见到一个老爷爷,一个老奶奶,样子记不清了,只记得爷爷说了声,来了啊,他们应该是哥哥其中一个同学的爷爷奶奶。现在想来,也不大可能,因为我哥哥去的是子弟学校,不收当地孩子的,他为何会有本地同学呢?很多事情,不合常理,如同做梦,但我记得那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然后我们就自己添了粥,坐在小板凳上吃,那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玉米粥,滑糯香甜甘洌,那可能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玉米粥。。然后记忆到此就中断了。

四,夜里的米粉

记忆中,我在睡觉,我爸不停的摇我,让我起来,我懵懵懂懂的坐起来,看见哥哥姐姐已经起来了,在小桌子边吃东西,是米粉。

我因为没清醒没胃口,闹了一阵,我妈一面抱着我哄我,一面嘟哝着埋怨我爸,我爸不停的说,“这是粉呗,你最爱吃的”。一会又过来,说:“吃一口,吃一口看看,试一下嘛”。或者:“你看你看,有肉末,有木耳,肉末木耳啵。。。”

一会儿我清醒了,才开始吃,我爸没有骗我,那的确是很好的米粉,香喷喷的肉汤冒着热气,一指宽的米粉白白嫩嫩,又软又滑没了筋骨一样,含情脉脉的荡漾在汤里。碧绿细碎的葱花,淡黄色一丁一丁的头菜,切得细长俊秀的黑木耳,红火热辣的辣椒油,热气和香气缠绕缠绵,一切都恰到好处,美轮美奂。。这个米粉和前面那个玉米粥,一直都是我记忆中,伟大而不朽的美食。

粉是我爸演出以后带回来的,我说过,我爸的厂从来没开过工,我爸百无聊赖,就加入了工宣队。这对我是非常奇异而不能理解的事情,因为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我爸这个人不仅仅粗枝大叶,没有任何文艺细胞,而且可以说是品味恶俗,(老爸你如果在天上看到,请原谅俺,就算你品味恶俗,你也是俺亲爱的老爸),我一辈子,真的是一辈子,从未见过他做过任何一件和文艺有关的事情,或者发生任何的联系。但他那个时候,却加入了工宣队。。

我问我妈我爸在工宣队做啥?我妈说,合唱,吹笛子,吹口琴,拉二胡,打快板,拉手风琴。。。。我妈还说,你爸才不喜欢表演,他参加工宣队,是因为每次演出完以后,都会有吃的。。。

是的,那时候演出完是有吃的的,一般都是邀请演出方款待的,有时候是粉,有时候是面,有时候是粥,有时候是油条豆浆,我爸最爱吃的是面,各种各样的,只要是面,就是他的最爱。。

饥饿与嘴馋能把一个人逼成文艺全才,这真是匪夷所思。。

还有一些记忆,比如那个总是出现在我噩梦里的,在公厕粪坑淹死的小孩。拖拉机抛开地面以后,我抢到的一个红薯。。昨天开始写的时候,兴致勃勃,现在回头看了一下,原来都是自己的流水账,突然就不想写了,写了的,就发出来,当个存底吧。
挺长的!先点赞赚家币再慢慢看,

sofia : 2019-10-15#44
那当然了,如果三个都同一个内容,那还三个干嘛,你又不是苍蝇,要复眼。。
:LOL::LOL:

smartworm : 2019-10-15#45
赞小芳新原创,细腻的画面感,让人身如其境。。。
赞你们的芳妹是神童,一般人长大后5,6岁的事都会忘光光,

未尝不可 : 2019-10-15#46
赞你们的芳妹是神童,一般人长大后5,6岁的事都会忘光光,
每个人或许都有模糊和依稀记忆
但能够描述出来,能够让你感受到那种气氛,就是功力了

风平浪静 : 2019-10-15#47
浏览附件564653 浏览附件564654





我说这里是家乡,可能不合适,当地人都认为我们是外地人,所以最恰当的说法,应该是我出生的地方。

多年前,我爸读了某个职业或者中专学校,毕业以后分在这里,我是在这儿出生的,三岁半的时候,因为我爸调走,我们回到他原来的城市,后来我长大了,去过很多,很远的地方,但这里,我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爸爸前年去世了,我妈是个爱跑的人,我爸去世前大约有两年时间,我妈因为照顾他,哪也没去,我爸去世以后,我哥哥姐姐没事的时候就带着我妈到处转转,远的,近的。秋天的时候,我妈说想去我们小时候待过的钢厂看看,我哥姐带我妈去了一趟这儿,微信发了照片。

我三岁半离开的,所以很多事,可能不记得了,比如这条甘蔗路,似曾相识,又仿佛从未见过,可能几乎所有的甘蔗路或多或少都这样的吧。而这个钢厂大门,我是完全没有印象的,我爸在钢厂呆了几年,他去那里的时候,钢厂没有生产,他调走的时候,钢厂还是没有开始生产,据说,我爸调走后,一年又一年,钢厂的管辖权被不断下放,筹划规模也越来越小,开门一拖再拖,后来好不容易开始生产了,就是一直亏损,没有几年,就倒闭了。

这个大门,应该是勉强开门以后修建的,或者,是工厂倒闭以后厂房出租,别的单位修建的?总之,对于这个大门,我一无所知。。

事实上,对于那儿,我基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但我可以肯定,我是记得一些的,因为太小,这些记忆,只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没有起点终点,没有来龙去脉,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雪,它只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这一片是从那个方向来的,也不知道下一秒,它会到哪里去。在我黑暗的记忆房间里,它们是空气中一粒粒做着布朗运动的尘埃,悄无声息,无影无踪。只有当我想起它,就好像一束光,突然照到了它们,看得见它们,一粒粒的,在我记忆宽度的光束下舞动,当我的思绪离开它,好像一盏灯被突然切段了电源,只有沉沉的黑暗与静寂,它们仿佛从来也不存在。

一,来历不明的白光。

我们呆的地方,到处都是山,都不大,但开门就能见到,山都是小巧清秀,四季常绿的,我们就住在一个相对平坦,四面环山的大院子里面,院子一进大门口就是保卫科,然后两边环开,是一间间平房,其中一间就是我们住的。

记得是夏天,有几个晚上,不同的山上突然会有很强很强的光线束,往各个方向扫射,光源有近,也有远的,有时候移动,有时候固定,但转换方向。。我一直以为是手电光,现在想来,应该不是,因为手电光不可能这么强,也不可能射这么远。那光一定是发自山上,因为我们都需要仰头看,光有两到三个不同的发源点,黑压压的远处,是模糊的群山轮廓,这些光,有一种尖锐的惨白,撕开沉沉的夜幕,有种石破天惊,惊世骇俗的效果。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跑出来,站在院子里,伸长脖子张望,跟古人看见天狗吃月亮一样。。

记得我听见有人说,这是採蜂人在山上拆野蜂窝,这是可能应该最常听到的解释。现在想起来,光“夜里采蜂”这个词,就极度不合常理了,首先夜里,你看不见蜂窝,其次,要是野蜂追起来,不是跑都不知道往哪儿跑吗?好像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是外星人,那个时候,老百姓貌似还没有外星人这个概念。每次都会有人说,不会是特务吧。。

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特务,也不知道这个特务,指的是台特,美特,还是苏特。。。但我记得,一旦有人露出吃了三笑逍遙散样的古怪笑容,说出特务这个词之后,人群中的空气立马变得诡异粘稠了,人都成了冬天的刺猬,不由自主的靠近成群,又警惕不安的左右张望保持一定距离。表情有点兴奋和惊慌,黑暗中,一只只眼睛都点燃成了狼瞳,散着绿莹莹的光。压低的语调里掺合着一丝亢奋,说话的时候,密密切切的气流,在齿缝中打转,最后,模模糊糊的不可辨析。。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两次,三次,还是四次,我搞不清了,但这样的场景太过于奇怪,以至于当时三岁的我,都从此记得。


二,深绿色脱漆的大门

我年纪那么小,没人有帮忙,是不可能出现在那里的,所以我应该只是不记得我怎么出现在那里了。最大的可能,是我妈在附近打石头,我溜达到了那里。在我朦胧不清的回忆里,很多时候,我都是作为一个呆若木鸡的旁观者出现的,也许是因为我太小,的确只能看,没法参与,也有可能就是,我从小就是一个游离于外的人。


那应该是个大的山,山侧面像个蹲着的狗或者狮身人面像,我在半山,有一条马路,石子的,我站在路边,不解的看着那扇大门。大门在一个大山的中央,拱形的,相对我而言,很大很大,可以过汽车那种,像一个张开的深邃大嘴,门周围探头探脑的是各种数和杂草,门是深绿色的,油漆已经开始斑斑驳驳,有一个同样锈迹斑斑的大铁栓和锁,门后面很显然,应该是个巨大的山洞。

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洞。。。故事都是这样说的,可,这个洞怎么这么大,还有人建了个这么大的门,这好像电影夺宝奇兵里才有的情节。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常常想起这个诡异的山洞,谁建了它?门的背后是什么?有没有芝麻开门?有没有古墓丽影或者活死人墓?有没有藏着飞机大炮机关枪?

我深藏这个记忆,自己反复琢磨,一直到大了,有一次偶然和我爸提起,才知道啥回事。我爸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个山洞,他自己都几乎忘记了这些山洞,对我这个记忆很是惊奇,他说钢厂最初筹建的时候,是要打算建在山洞里的,山已经挖空,厂房建好,几大车间都已经粗具规模,然后,发现不可能实现,又全搬出来了,那些山洞,就闲置了。我爸说,那时候有电厂建在山洞里的,我对钢铁厂不熟,但印象中,电视里面的钢铁厂都是温度极高,红火红火烤猪现场的,不由感叹,这把钢厂建在山洞里,脑洞开得也未免太大。

三 夏日玉米粥

这是一个朦胧的场景,天气很炎热,太阳挂在头顶晃眼睛,我蹒跚的走在田地间的一条小路上,两旁是高高的甘蔗或者玉米林,向左看,看不见出路,向右看,也看不见出路,密密麻麻的青纱帐,小路前面不远,是我姐姐的背影,她也费力的走着,我俩追赶的,是我哥哥和他的一两个同学,他们在更远的前方。

我们已失去了他们的位置,只听见忽远忽近他们的笑语或者喊叫,有时候真切,有时候飘忽,一下以为很近,可转过去,却又一个人也没有,偶尔,遇到陇间地头,我们在低处,他们在高处,我会看见他们一下一下的跳过去,像倚天屠龙里面的青衣蝠王韦一笑,在田间一起一伏。迎着阳光的光晕,因为有热空气在前方蜒蜒升起,使得他们模糊的背影微微的颤抖着,很不真实。

我们走了好久好久,后来来到一个人家,这事非常奇怪,因为当地农民应该都是自然村落,但那家就孤零零一个房子,在玉米地边,现在想起来,很有西游记或者聊斋里面的荒郊鬼屋感,但我们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我们进去以后,见到一个老爷爷,一个老奶奶,样子记不清了,只记得爷爷说了声,来了啊,他们应该是哥哥其中一个同学的爷爷奶奶。现在想来,也不大可能,因为我哥哥去的是子弟学校,不收当地孩子的,他为何会有本地同学呢?很多事情,不合常理,如同做梦,但我记得那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然后我们就自己添了粥,坐在小板凳上吃,那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玉米粥,滑糯香甜甘洌,那可能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玉米粥。。然后记忆到此就中断了。

四,夜里的米粉

记忆中,我在睡觉,我爸不停的摇我,让我起来,我懵懵懂懂的坐起来,看见哥哥姐姐已经起来了,在小桌子边吃东西,是米粉。

我因为没清醒没胃口,闹了一阵,我妈一面抱着我哄我,一面嘟哝着埋怨我爸,我爸不停的说,“这是粉呗,你最爱吃的”。一会又过来,说:“吃一口,吃一口看看,试一下嘛”。或者:“你看你看,有肉末,有木耳,肉末木耳啵。。。”

一会儿我清醒了,才开始吃,我爸没有骗我,那的确是很好的米粉,香喷喷的肉汤冒着热气,一指宽的米粉白白嫩嫩,又软又滑没了筋骨一样,含情脉脉的荡漾在汤里。碧绿细碎的葱花,淡黄色一丁一丁的头菜,切得细长俊秀的黑木耳,红火热辣的辣椒油,热气和香气缠绕缠绵,一切都恰到好处,美轮美奂。。这个米粉和前面那个玉米粥,一直都是我记忆中,伟大而不朽的美食。

粉是我爸演出以后带回来的,我说过,我爸的厂从来没开过工,我爸百无聊赖,就加入了工宣队。这对我是非常奇异而不能理解的事情,因为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我爸这个人不仅仅粗枝大叶,没有任何文艺细胞,而且可以说是品味恶俗,(老爸你如果在天上看到,请原谅俺,就算你品味恶俗,你也是俺亲爱的老爸),我一辈子,真的是一辈子,从未见过他做过任何一件和文艺有关的事情,或者发生任何的联系。但他那个时候,却加入了工宣队。。

我问我妈我爸在工宣队做啥?我妈说,合唱,吹笛子,吹口琴,拉二胡,打快板,拉手风琴。。。。我妈还说,你爸才不喜欢表演,他参加工宣队,是因为每次演出完以后,都会有吃的。。。

是的,那时候演出完是有吃的的,一般都是邀请演出方款待的,有时候是粉,有时候是面,有时候是粥,有时候是油条豆浆,我爸最爱吃的是面,各种各样的,只要是面,就是他的最爱。。

饥饿与嘴馋能把一个人逼成文艺全才,这真是匪夷所思。。

还有一些记忆,比如那个总是出现在我噩梦里的,在公厕粪坑淹死的小孩。拖拉机抛开地面以后,我抢到的一个红薯。。昨天开始写的时候,兴致勃勃,现在回头看了一下,原来都是自己的流水账,突然就不想写了,写了的,就发出来,当个存底吧。
第36点赞

今天很多家务事,沙发板凳都没了,站着

CCOYYOTEE : 2019-10-15#48
希望小芳继续写下去。看到甘蔗地一方面很有亲切感,另一方面又想到砍甘蔗时全身痒就难受。

你不介意的话我要纠正一点小问题:你爸爸参加的应该是工厂的文艺宣传队。工宣队不搞文艺表演而是宣传毛泽东思想,进驻学校制止两派斗争,深化文革等。
工宣队就是钦察大臣。

bbjj : 2019-10-15#49
小芳出品,必属精品

冰柠檬 : 2019-10-15#50
第36点赞

今天很多家务事,沙发板凳都没了,站着
给你占着板凳呢:X3:

冰柠檬 : 2019-10-15#51
第36点赞

今天很多家务事,沙发板凳都没了,站着
给你占着板凳呢:X3:

风平浪静 : 2019-10-15#52
给你占着板凳呢:X3:
看到了,旁边还有探戈茶几:wdb6:。小芳家好热闹

冰柠檬 : 2019-10-15#53
看到了,旁边还有探戈茶几:wdb6:。小芳家好热闹
她家是向往的生活:ROFLMAO:

加拿大松鼠 : 2019-10-15#54
浏览附件564653 浏览附件564654





我说这里是家乡,可能不合适,当地人都认为我们是外地人,所以最恰当的说法,应该是我出生的地方。

多年前,我爸读了某个职业或者中专学校,毕业以后分在这里,我是在这儿出生的,三岁半的时候,因为我爸调走,我们回到他原来的城市,后来我长大了,去过很多,很远的地方,但这里,我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爸爸前年去世了,我妈是个爱跑的人,我爸去世前大约有两年时间,我妈因为照顾他,哪也没去,我爸去世以后,我哥哥姐姐没事的时候就带着我妈到处转转,远的,近的。秋天的时候,我妈说想去我们小时候待过的钢厂看看,我哥姐带我妈去了一趟这儿,微信发了照片。

我三岁半离开的,所以很多事,可能不记得了,比如这条甘蔗路,似曾相识,又仿佛从未见过,可能几乎所有的甘蔗路或多或少都这样的吧。而这个钢厂大门,我是完全没有印象的,我爸在钢厂呆了几年,他去那里的时候,钢厂没有生产,他调走的时候,钢厂还是没有开始生产,据说,我爸调走后,一年又一年,钢厂的管辖权被不断下放,筹划规模也越来越小,开门一拖再拖,后来好不容易开始生产了,就是一直亏损,没有几年,就倒闭了。

这个大门,应该是勉强开门以后修建的,或者,是工厂倒闭以后厂房出租,别的单位修建的?总之,对于这个大门,我一无所知。。

事实上,对于那儿,我基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但我可以肯定,我是记得一些的,因为太小,这些记忆,只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没有起点终点,没有来龙去脉,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雪,它只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这一片是从那个方向来的,也不知道下一秒,它会到哪里去。在我黑暗的记忆房间里,它们是空气中一粒粒做着布朗运动的尘埃,悄无声息,无影无踪。只有当我想起它,就好像一束光,突然照到了它们,看得见它们,一粒粒的,在我记忆宽度的光束下舞动,当我的思绪离开它,好像一盏灯被突然切段了电源,只有沉沉的黑暗与静寂,它们仿佛从来也不存在。

一,来历不明的白光。

我们呆的地方,到处都是山,都不大,但开门就能见到,山都是小巧清秀,四季常绿的,我们就住在一个相对平坦,四面环山的大院子里面,院子一进大门口就是保卫科,然后两边环开,是一间间平房,其中一间就是我们住的。

记得是夏天,有几个晚上,不同的山上突然会有很强很强的光线束,往各个方向扫射,光源有近,也有远的,有时候移动,有时候固定,但转换方向。。我一直以为是手电光,现在想来,应该不是,因为手电光不可能这么强,也不可能射这么远。那光一定是发自山上,因为我们都需要仰头看,光有两到三个不同的发源点,黑压压的远处,是模糊的群山轮廓,这些光,有一种尖锐的惨白,撕开沉沉的夜幕,有种石破天惊,惊世骇俗的效果。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跑出来,站在院子里,伸长脖子张望,跟古人看见天狗吃月亮一样。。

记得我听见有人说,这是採蜂人在山上拆野蜂窝,这是可能应该最常听到的解释。现在想起来,光“夜里采蜂”这个词,就极度不合常理了,首先夜里,你看不见蜂窝,其次,要是野蜂追起来,不是跑都不知道往哪儿跑吗?好像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是外星人,那个时候,老百姓貌似还没有外星人这个概念。每次都会有人说,不会是特务吧。。

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特务,也不知道这个特务,指的是台特,美特,还是苏特。。。但我记得,一旦有人露出吃了三笑逍遙散样的古怪笑容,说出特务这个词之后,人群中的空气立马变得诡异粘稠了,人都成了冬天的刺猬,不由自主的靠近成群,又警惕不安的左右张望保持一定距离。表情有点兴奋和惊慌,黑暗中,一只只眼睛都点燃成了狼瞳,散着绿莹莹的光。压低的语调里掺合着一丝亢奋,说话的时候,密密切切的气流,在齿缝中打转,最后,模模糊糊的不可辨析。。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两次,三次,还是四次,我搞不清了,但这样的场景太过于奇怪,以至于当时三岁的我,都从此记得。


二,深绿色脱漆的大门

我年纪那么小,没人有帮忙,是不可能出现在那里的,所以我应该只是不记得我怎么出现在那里了。最大的可能,是我妈在附近打石头,我溜达到了那里。在我朦胧不清的回忆里,很多时候,我都是作为一个呆若木鸡的旁观者出现的,也许是因为我太小,的确只能看,没法参与,也有可能就是,我从小就是一个游离于外的人。


那应该是个大的山,山侧面像个蹲着的狗或者狮身人面像,我在半山,有一条马路,石子的,我站在路边,不解的看着那扇大门。大门在一个大山的中央,拱形的,相对我而言,很大很大,可以过汽车那种,像一个张开的深邃大嘴,门周围探头探脑的是各种数和杂草,门是深绿色的,油漆已经开始斑斑驳驳,有一个同样锈迹斑斑的大铁栓和锁,门后面很显然,应该是个巨大的山洞。

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洞。。。故事都是这样说的,可,这个洞怎么这么大,还有人建了个这么大的门,这好像电影夺宝奇兵里才有的情节。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常常想起这个诡异的山洞,谁建了它?门的背后是什么?有没有芝麻开门?有没有古墓丽影或者活死人墓?有没有藏着飞机大炮机关枪?

我深藏这个记忆,自己反复琢磨,一直到大了,有一次偶然和我爸提起,才知道啥回事。我爸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个山洞,他自己都几乎忘记了这些山洞,对我这个记忆很是惊奇,他说钢厂最初筹建的时候,是要打算建在山洞里的,山已经挖空,厂房建好,几大车间都已经粗具规模,然后,发现不可能实现,又全搬出来了,那些山洞,就闲置了。我爸说,那时候有电厂建在山洞里的,我对钢铁厂不熟,但印象中,电视里面的钢铁厂都是温度极高,红火红火烤猪现场的,不由感叹,这把钢厂建在山洞里,脑洞开得也未免太大。

三 夏日玉米粥

这是一个朦胧的场景,天气很炎热,太阳挂在头顶晃眼睛,我蹒跚的走在田地间的一条小路上,两旁是高高的甘蔗或者玉米林,向左看,看不见出路,向右看,也看不见出路,密密麻麻的青纱帐,小路前面不远,是我姐姐的背影,她也费力的走着,我俩追赶的,是我哥哥和他的一两个同学,他们在更远的前方。

我们已失去了他们的位置,只听见忽远忽近他们的笑语或者喊叫,有时候真切,有时候飘忽,一下以为很近,可转过去,却又一个人也没有,偶尔,遇到陇间地头,我们在低处,他们在高处,我会看见他们一下一下的跳过去,像倚天屠龙里面的青衣蝠王韦一笑,在田间一起一伏。迎着阳光的光晕,因为有热空气在前方蜒蜒升起,使得他们模糊的背影微微的颤抖着,很不真实。

我们走了好久好久,后来来到一个人家,这事非常奇怪,因为当地农民应该都是自然村落,但那家就孤零零一个房子,在玉米地边,现在想起来,很有西游记或者聊斋里面的荒郊鬼屋感,但我们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我们进去以后,见到一个老爷爷,一个老奶奶,样子记不清了,只记得爷爷说了声,来了啊,他们应该是哥哥其中一个同学的爷爷奶奶。现在想来,也不大可能,因为我哥哥去的是子弟学校,不收当地孩子的,他为何会有本地同学呢?很多事情,不合常理,如同做梦,但我记得那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然后我们就自己添了粥,坐在小板凳上吃,那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玉米粥,滑糯香甜甘洌,那可能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玉米粥。。然后记忆到此就中断了。

四,夜里的米粉

记忆中,我在睡觉,我爸不停的摇我,让我起来,我懵懵懂懂的坐起来,看见哥哥姐姐已经起来了,在小桌子边吃东西,是米粉。

我因为没清醒没胃口,闹了一阵,我妈一面抱着我哄我,一面嘟哝着埋怨我爸,我爸不停的说,“这是粉呗,你最爱吃的”。一会又过来,说:“吃一口,吃一口看看,试一下嘛”。或者:“你看你看,有肉末,有木耳,肉末木耳啵。。。”

一会儿我清醒了,才开始吃,我爸没有骗我,那的确是很好的米粉,香喷喷的肉汤冒着热气,一指宽的米粉白白嫩嫩,又软又滑没了筋骨一样,含情脉脉的荡漾在汤里。碧绿细碎的葱花,淡黄色一丁一丁的头菜,切得细长俊秀的黑木耳,红火热辣的辣椒油,热气和香气缠绕缠绵,一切都恰到好处,美轮美奂。。这个米粉和前面那个玉米粥,一直都是我记忆中,伟大而不朽的美食。

粉是我爸演出以后带回来的,我说过,我爸的厂从来没开过工,我爸百无聊赖,就加入了工宣队。这对我是非常奇异而不能理解的事情,因为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我爸这个人不仅仅粗枝大叶,没有任何文艺细胞,而且可以说是品味恶俗,(老爸你如果在天上看到,请原谅俺,就算你品味恶俗,你也是俺亲爱的老爸),我一辈子,真的是一辈子,从未见过他做过任何一件和文艺有关的事情,或者发生任何的联系。但他那个时候,却加入了工宣队。。

我问我妈我爸在工宣队做啥?我妈说,合唱,吹笛子,吹口琴,拉二胡,打快板,拉手风琴。。。。我妈还说,你爸才不喜欢表演,他参加工宣队,是因为每次演出完以后,都会有吃的。。。

是的,那时候演出完是有吃的的,一般都是邀请演出方款待的,有时候是粉,有时候是面,有时候是粥,有时候是油条豆浆,我爸最爱吃的是面,各种各样的,只要是面,就是他的最爱。。

饥饿与嘴馋能把一个人逼成文艺全才,这真是匪夷所思。。

还有一些记忆,比如那个总是出现在我噩梦里的,在公厕粪坑淹死的小孩。拖拉机抛开地面以后,我抢到的一个红薯。。昨天开始写的时候,兴致勃勃,现在回头看了一下,原来都是自己的流水账,突然就不想写了,写了的,就发出来,当个存底吧。
文艺女青年

jf9781054 : 2019-10-15#55
浏览附件564653 浏览附件564654





我说这里是家乡,可能不合适,当地人都认为我们是外地人,所以最恰当的说法,应该是我出生的地方。

多年前,我爸读了某个职业或者中专学校,毕业以后分在这里,我是在这儿出生的,三岁半的时候,因为我爸调走,我们回到他原来的城市,后来我长大了,去过很多,很远的地方,但这里,我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爸爸前年去世了,我妈是个爱跑的人,我爸去世前大约有两年时间,我妈因为照顾他,哪也没去,我爸去世以后,我哥哥姐姐没事的时候就带着我妈到处转转,远的,近的。秋天的时候,我妈说想去我们小时候待过的钢厂看看,我哥姐带我妈去了一趟这儿,微信发了照片。

我三岁半离开的,所以很多事,可能不记得了,比如这条甘蔗路,似曾相识,又仿佛从未见过,可能几乎所有的甘蔗路或多或少都这样的吧。而这个钢厂大门,我是完全没有印象的,我爸在钢厂呆了几年,他去那里的时候,钢厂没有生产,他调走的时候,钢厂还是没有开始生产,据说,我爸调走后,一年又一年,钢厂的管辖权被不断下放,筹划规模也越来越小,开门一拖再拖,后来好不容易开始生产了,就是一直亏损,没有几年,就倒闭了。

这个大门,应该是勉强开门以后修建的,或者,是工厂倒闭以后厂房出租,别的单位修建的?总之,对于这个大门,我一无所知。。

事实上,对于那儿,我基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但我可以肯定,我是记得一些的,因为太小,这些记忆,只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没有起点终点,没有来龙去脉,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雪,它只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这一片是从那个方向来的,也不知道下一秒,它会到哪里去。在我黑暗的记忆房间里,它们是空气中一粒粒做着布朗运动的尘埃,悄无声息,无影无踪。只有当我想起它,就好像一束光,突然照到了它们,看得见它们,一粒粒的,在我记忆宽度的光束下舞动,当我的思绪离开它,好像一盏灯被突然切段了电源,只有沉沉的黑暗与静寂,它们仿佛从来也不存在。

一,来历不明的白光。

我们呆的地方,到处都是山,都不大,但开门就能见到,山都是小巧清秀,四季常绿的,我们就住在一个相对平坦,四面环山的大院子里面,院子一进大门口就是保卫科,然后两边环开,是一间间平房,其中一间就是我们住的。

记得是夏天,有几个晚上,不同的山上突然会有很强很强的光线束,往各个方向扫射,光源有近,也有远的,有时候移动,有时候固定,但转换方向。。我一直以为是手电光,现在想来,应该不是,因为手电光不可能这么强,也不可能射这么远。那光一定是发自山上,因为我们都需要仰头看,光有两到三个不同的发源点,黑压压的远处,是模糊的群山轮廓,这些光,有一种尖锐的惨白,撕开沉沉的夜幕,有种石破天惊,惊世骇俗的效果。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跑出来,站在院子里,伸长脖子张望,跟古人看见天狗吃月亮一样。。

记得我听见有人说,这是採蜂人在山上拆野蜂窝,这是可能应该最常听到的解释。现在想起来,光“夜里采蜂”这个词,就极度不合常理了,首先夜里,你看不见蜂窝,其次,要是野蜂追起来,不是跑都不知道往哪儿跑吗?好像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是外星人,那个时候,老百姓貌似还没有外星人这个概念。每次都会有人说,不会是特务吧。。

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特务,也不知道这个特务,指的是台特,美特,还是苏特。。。但我记得,一旦有人露出吃了三笑逍遙散样的古怪笑容,说出特务这个词之后,人群中的空气立马变得诡异粘稠了,人都成了冬天的刺猬,不由自主的靠近成群,又警惕不安的左右张望保持一定距离。表情有点兴奋和惊慌,黑暗中,一只只眼睛都点燃成了狼瞳,散着绿莹莹的光。压低的语调里掺合着一丝亢奋,说话的时候,密密切切的气流,在齿缝中打转,最后,模模糊糊的不可辨析。。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两次,三次,还是四次,我搞不清了,但这样的场景太过于奇怪,以至于当时三岁的我,都从此记得。


二,深绿色脱漆的大门

我年纪那么小,没人有帮忙,是不可能出现在那里的,所以我应该只是不记得我怎么出现在那里了。最大的可能,是我妈在附近打石头,我溜达到了那里。在我朦胧不清的回忆里,很多时候,我都是作为一个呆若木鸡的旁观者出现的,也许是因为我太小,的确只能看,没法参与,也有可能就是,我从小就是一个游离于外的人。


那应该是个大的山,山侧面像个蹲着的狗或者狮身人面像,我在半山,有一条马路,石子的,我站在路边,不解的看着那扇大门。大门在一个大山的中央,拱形的,相对我而言,很大很大,可以过汽车那种,像一个张开的深邃大嘴,门周围探头探脑的是各种数和杂草,门是深绿色的,油漆已经开始斑斑驳驳,有一个同样锈迹斑斑的大铁栓和锁,门后面很显然,应该是个巨大的山洞。

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洞。。。故事都是这样说的,可,这个洞怎么这么大,还有人建了个这么大的门,这好像电影夺宝奇兵里才有的情节。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常常想起这个诡异的山洞,谁建了它?门的背后是什么?有没有芝麻开门?有没有古墓丽影或者活死人墓?有没有藏着飞机大炮机关枪?

我深藏这个记忆,自己反复琢磨,一直到大了,有一次偶然和我爸提起,才知道啥回事。我爸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个山洞,他自己都几乎忘记了这些山洞,对我这个记忆很是惊奇,他说钢厂最初筹建的时候,是要打算建在山洞里的,山已经挖空,厂房建好,几大车间都已经粗具规模,然后,发现不可能实现,又全搬出来了,那些山洞,就闲置了。我爸说,那时候有电厂建在山洞里的,我对钢铁厂不熟,但印象中,电视里面的钢铁厂都是温度极高,红火红火烤猪现场的,不由感叹,这把钢厂建在山洞里,脑洞开得也未免太大。

三 夏日玉米粥

这是一个朦胧的场景,天气很炎热,太阳挂在头顶晃眼睛,我蹒跚的走在田地间的一条小路上,两旁是高高的甘蔗或者玉米林,向左看,看不见出路,向右看,也看不见出路,密密麻麻的青纱帐,小路前面不远,是我姐姐的背影,她也费力的走着,我俩追赶的,是我哥哥和他的一两个同学,他们在更远的前方。

我们已失去了他们的位置,只听见忽远忽近他们的笑语或者喊叫,有时候真切,有时候飘忽,一下以为很近,可转过去,却又一个人也没有,偶尔,遇到陇间地头,我们在低处,他们在高处,我会看见他们一下一下的跳过去,像倚天屠龙里面的青衣蝠王韦一笑,在田间一起一伏。迎着阳光的光晕,因为有热空气在前方蜒蜒升起,使得他们模糊的背影微微的颤抖着,很不真实。

我们走了好久好久,后来来到一个人家,这事非常奇怪,因为当地农民应该都是自然村落,但那家就孤零零一个房子,在玉米地边,现在想起来,很有西游记或者聊斋里面的荒郊鬼屋感,但我们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我们进去以后,见到一个老爷爷,一个老奶奶,样子记不清了,只记得爷爷说了声,来了啊,他们应该是哥哥其中一个同学的爷爷奶奶。现在想来,也不大可能,因为我哥哥去的是子弟学校,不收当地孩子的,他为何会有本地同学呢?很多事情,不合常理,如同做梦,但我记得那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然后我们就自己添了粥,坐在小板凳上吃,那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玉米粥,滑糯香甜甘洌,那可能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玉米粥。。然后记忆到此就中断了。

四,夜里的米粉

记忆中,我在睡觉,我爸不停的摇我,让我起来,我懵懵懂懂的坐起来,看见哥哥姐姐已经起来了,在小桌子边吃东西,是米粉。

我因为没清醒没胃口,闹了一阵,我妈一面抱着我哄我,一面嘟哝着埋怨我爸,我爸不停的说,“这是粉呗,你最爱吃的”。一会又过来,说:“吃一口,吃一口看看,试一下嘛”。或者:“你看你看,有肉末,有木耳,肉末木耳啵。。。”

一会儿我清醒了,才开始吃,我爸没有骗我,那的确是很好的米粉,香喷喷的肉汤冒着热气,一指宽的米粉白白嫩嫩,又软又滑没了筋骨一样,含情脉脉的荡漾在汤里。碧绿细碎的葱花,淡黄色一丁一丁的头菜,切得细长俊秀的黑木耳,红火热辣的辣椒油,热气和香气缠绕缠绵,一切都恰到好处,美轮美奂。。这个米粉和前面那个玉米粥,一直都是我记忆中,伟大而不朽的美食。

粉是我爸演出以后带回来的,我说过,我爸的厂从来没开过工,我爸百无聊赖,就加入了工宣队。这对我是非常奇异而不能理解的事情,因为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我爸这个人不仅仅粗枝大叶,没有任何文艺细胞,而且可以说是品味恶俗,(老爸你如果在天上看到,请原谅俺,就算你品味恶俗,你也是俺亲爱的老爸),我一辈子,真的是一辈子,从未见过他做过任何一件和文艺有关的事情,或者发生任何的联系。但他那个时候,却加入了工宣队。。

我问我妈我爸在工宣队做啥?我妈说,合唱,吹笛子,吹口琴,拉二胡,打快板,拉手风琴。。。。我妈还说,你爸才不喜欢表演,他参加工宣队,是因为每次演出完以后,都会有吃的。。。

是的,那时候演出完是有吃的的,一般都是邀请演出方款待的,有时候是粉,有时候是面,有时候是粥,有时候是油条豆浆,我爸最爱吃的是面,各种各样的,只要是面,就是他的最爱。。

饥饿与嘴馋能把一个人逼成文艺全才,这真是匪夷所思。。

还有一些记忆,比如那个总是出现在我噩梦里的,在公厕粪坑淹死的小孩。拖拉机抛开地面以后,我抢到的一个红薯。。昨天开始写的时候,兴致勃勃,现在回头看了一下,原来都是自己的流水账,突然就不想写了,写了的,就发出来,当个存底吧。
那山像座金字塔,挺诡异的。工宣队文革时期是指工人进驻学校等机构指导工作,与唱歌跳舞不搭嘎。

jf9781054 : 2019-10-15#56
各个人记忆方式是不一样的。

而且记忆是可以锻炼的,比如我当医生的时候,记忆力也就是稍稍好,因为轮转过一个科室主任非常凶,如果他查房问你某个病人的某个检查值是多少,你答不出来,翻病例的话,他能直接把病历抢过来,扔门口外面去。所以吓得我,记忆力暴涨,可以说过目不忘。。后来我管15 张床,每个病人的病史,从进院开始的检查,正常不正常,他不正常具体数值是多少,红细胞白细胞电解质糖化血红蛋白,血糖早中晚,036 多少,胰岛素开始怎么打,现在怎么打,几个单位,通通随问随答。。

后来出国了,对记忆力要求不高以后,这种能力就慢慢下降,有孩子以后,彻底傻了,现在我买个衣服,自己三围,钢量过的,转个头,都不记得了。

我女儿的记忆方式就和我不一样,我和她复习功课,我说这个重要,要记下来,她就会说,让我照张照片,然后就咔擦做个照片的样子,然后她告诉我,这些照片会放在她脑袋里的一个个抽屉里,如果考试考到,她就去抽屉里拿出这个照片,就行了。她还真的是记图的,因为我问她某个问题,她和我说,考的那页书上,她在边上画了个青蛙,我一看,还真是。。
严师出高徒,你先生应该学学那科室主任,那样你就不会丢三落四了:giggle:

冰柠檬 : 2019-10-15#57
一字不拉的读完了,感觉跟你记忆中最好吃的玉米粥一样,滑糯香甜甘洌。。。

Yeyelingfeng : 2019-10-15#58
不错,现在好帖明显多起来了

frontenac : 2019-10-15#59
赞楼主精彩原创 :wdb17:

关于第三条,山中不明来历老爷爷老奶奶,楼主有没有问问哥哥姐姐是否还记得
我没有问过,估计他们都不记得了。

很多事情,即便是十来岁的事情,他们记得的,和我记得的常常不一样。。

frontenac : 2019-10-15#60
赞你们的芳妹是神童,一般人长大后5,6岁的事都会忘光光,
我觉得你这个叙述是有误的。小孩子可能不是忘光,而是,不记得你们大人记得的,你们觉得很重要的事而已。

比如,小时候我说我好想去某某地方啊,我爸和我说我们去过的啊,几岁的时候去的,我一脸懵懂,完全不记得了。我不记得我看过什么名胜古迹,吃过什么东西,爸妈带我去旅游,这对他们是大事,他们记得,当我不记得,他们就会觉得我不记得事。

其实我记得很多,比如小时候在一个泥塘里拼命的踩水,把泥巴溅满一身,我在哈哈大笑。我抓住两条头上长了很可怕的眼睛的虫子然后拿去埋,和隔壁小男孩打架。。。我写这些事,发生在我几岁,我不记得了,因为小孩子时间观念不强。所以,你们记忆里,可能也有一丝三岁四岁的,只是,你们记得,但你们不知道那是几岁发生的。。

但我主贴写的事,我知道是我三岁半前发生的,因为我三岁半就离开那个地方,再也没有回去,所以如果我有关于那里的记忆,只能发生在三岁半以前。。

frontenac : 2019-10-15#61
工宣队就是钦察大臣。
我错了,以前我妈说“宣传队”,因为我爸是工人,我就觉得是工宣队。。。:cry:

佩奇 : 2019-10-15#62
才女!进来赞一下

frontenac : 2019-10-15#63
那山像座金字塔,挺诡异的。工宣队文革时期是指工人进驻学校等机构指导工作,与唱歌跳舞不搭嘎。
那是随便拍的,我们那儿山都这样。。。

frontenac : 2019-10-15#64
严师出高徒,你先生应该学学那科室主任,那样你就不会丢三落四了:giggle:
我先生要是敢这样对我,那被扔出去的,就不是病历了。。

sabre : 2019-10-15#65
我错了,以前我妈说“宣传队”,因为我爸是工人,我就觉得是工宣队。。。:cry:
工宣队是领导
去了一个学校 取代校长

CCOYYOTEE : 2019-10-15#66
我小时候据说也是神童,3岁以前父母背着我走家家(外婆)沿途的景色都记得住。几年后他们聊天时我插上一句:路上的那个竹园,,,,总能让他们 cross check ,彼此核实,确认后把我当作怪物。
中学时能把课文全部背诵,考试每次班上第一,其它同学 stand no chance .
工作时管理全公司的几十号业务员,能记住他们所有人的手机号和座机号。
移民后高龄求学,记忆医学名词从不逊色于母语同学。
现在昵,



















































































等等,
我先把天安门关上,刚才去完卫生间忘了把拉链拉上。

frontenac : 2019-10-15#67
我小时候据说也是神童,3岁以前父母背着我走家家(外婆)沿途的景色都记得住。几年后他们聊天时我插上一句:路上的那个竹园,,,,总能让他们 cross check ,彼此核实,确认后把我当作怪物。
中学时能把课文全部背诵,考试每次班上第一,其它同学 stand no chance .
工作时管理全公司的几十号业务员,能记住他们所有人的手机号和座机号。
移民后高龄求学,记忆医学名词从不逊色于母语同学。
现在昵,



















































































等等,
我先把天安门关上,刚才去完卫生间忘了把拉链拉上。
笑死我了。。。

可惜我给你点赞只有两分。。

MyChristmas : 2019-10-15#68
浏览附件564653 浏览附件564654





我说这里是家乡,可能不合适,当地人都认为我们是外地人,所以最恰当的说法,应该是我出生的地方。

多年前,我爸读了某个职业或者中专学校,毕业以后分在这里,我是在这儿出生的,三岁半的时候,因为我爸调走,我们回到他原来的城市,后来我长大了,去过很多,很远的地方,但这里,我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爸爸前年去世了,我妈是个爱跑的人,我爸去世前大约有两年时间,我妈因为照顾他,哪也没去,我爸去世以后,我哥哥姐姐没事的时候就带着我妈到处转转,远的,近的。秋天的时候,我妈说想去我们小时候待过的钢厂看看,我哥姐带我妈去了一趟这儿,微信发了照片。

我三岁半离开的,所以很多事,可能不记得了,比如这条甘蔗路,似曾相识,又仿佛从未见过,可能几乎所有的甘蔗路或多或少都这样的吧。而这个钢厂大门,我是完全没有印象的,我爸在钢厂呆了几年,他去那里的时候,钢厂没有生产,他调走的时候,钢厂还是没有开始生产,据说,我爸调走后,一年又一年,钢厂的管辖权被不断下放,筹划规模也越来越小,开门一拖再拖,后来好不容易开始生产了,就是一直亏损,没有几年,就倒闭了。

这个大门,应该是勉强开门以后修建的,或者,是工厂倒闭以后厂房出租,别的单位修建的?总之,对于这个大门,我一无所知。。

事实上,对于那儿,我基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但我可以肯定,我是记得一些的,因为太小,这些记忆,只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没有起点终点,没有来龙去脉,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雪,它只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这一片是从那个方向来的,也不知道下一秒,它会到哪里去。在我黑暗的记忆房间里,它们是空气中一粒粒做着布朗运动的尘埃,悄无声息,无影无踪。只有当我想起它,就好像一束光,突然照到了它们,看得见它们,一粒粒的,在我记忆宽度的光束下舞动,当我的思绪离开它,好像一盏灯被突然切段了电源,只有沉沉的黑暗与静寂,它们仿佛从来也不存在。

一,来历不明的白光。

我们呆的地方,到处都是山,都不大,但开门就能见到,山都是小巧清秀,四季常绿的,我们就住在一个相对平坦,四面环山的大院子里面,院子一进大门口就是保卫科,然后两边环开,是一间间平房,其中一间就是我们住的。

记得是夏天,有几个晚上,不同的山上突然会有很强很强的光线束,往各个方向扫射,光源有近,也有远的,有时候移动,有时候固定,但转换方向。。我一直以为是手电光,现在想来,应该不是,因为手电光不可能这么强,也不可能射这么远。那光一定是发自山上,因为我们都需要仰头看,光有两到三个不同的发源点,黑压压的远处,是模糊的群山轮廓,这些光,有一种尖锐的惨白,撕开沉沉的夜幕,有种石破天惊,惊世骇俗的效果。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跑出来,站在院子里,伸长脖子张望,跟古人看见天狗吃月亮一样。。

记得我听见有人说,这是採蜂人在山上拆野蜂窝,这是可能应该最常听到的解释。现在想起来,光“夜里采蜂”这个词,就极度不合常理了,首先夜里,你看不见蜂窝,其次,要是野蜂追起来,不是跑都不知道往哪儿跑吗?好像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是外星人,那个时候,老百姓貌似还没有外星人这个概念。每次都会有人说,不会是特务吧。。

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特务,也不知道这个特务,指的是台特,美特,还是苏特。。。但我记得,一旦有人露出吃了三笑逍遙散样的古怪笑容,说出特务这个词之后,人群中的空气立马变得诡异粘稠了,人都成了冬天的刺猬,不由自主的靠近成群,又警惕不安的左右张望保持一定距离。表情有点兴奋和惊慌,黑暗中,一只只眼睛都点燃成了狼瞳,散着绿莹莹的光。压低的语调里掺合着一丝亢奋,说话的时候,密密切切的气流,在齿缝中打转,最后,模模糊糊的不可辨析。。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两次,三次,还是四次,我搞不清了,但这样的场景太过于奇怪,以至于当时三岁的我,都从此记得。


二,深绿色脱漆的大门

我年纪那么小,没人有帮忙,是不可能出现在那里的,所以我应该只是不记得我怎么出现在那里了。最大的可能,是我妈在附近打石头,我溜达到了那里。在我朦胧不清的回忆里,很多时候,我都是作为一个呆若木鸡的旁观者出现的,也许是因为我太小,的确只能看,没法参与,也有可能就是,我从小就是一个游离于外的人。


那应该是个大的山,山侧面像个蹲着的狗或者狮身人面像,我在半山,有一条马路,石子的,我站在路边,不解的看着那扇大门。大门在一个大山的中央,拱形的,相对我而言,很大很大,可以过汽车那种,像一个张开的深邃大嘴,门周围探头探脑的是各种数和杂草,门是深绿色的,油漆已经开始斑斑驳驳,有一个同样锈迹斑斑的大铁栓和锁,门后面很显然,应该是个巨大的山洞。

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洞。。。故事都是这样说的,可,这个洞怎么这么大,还有人建了个这么大的门,这好像电影夺宝奇兵里才有的情节。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常常想起这个诡异的山洞,谁建了它?门的背后是什么?有没有芝麻开门?有没有古墓丽影或者活死人墓?有没有藏着飞机大炮机关枪?

我深藏这个记忆,自己反复琢磨,一直到大了,有一次偶然和我爸提起,才知道啥回事。我爸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个山洞,他自己都几乎忘记了这些山洞,对我这个记忆很是惊奇,他说钢厂最初筹建的时候,是要打算建在山洞里的,山已经挖空,厂房建好,几大车间都已经粗具规模,然后,发现不可能实现,又全搬出来了,那些山洞,就闲置了。我爸说,那时候有电厂建在山洞里的,我对钢铁厂不熟,但印象中,电视里面的钢铁厂都是温度极高,红火红火烤猪现场的,不由感叹,这把钢厂建在山洞里,脑洞开得也未免太大。

三 夏日玉米粥

这是一个朦胧的场景,天气很炎热,太阳挂在头顶晃眼睛,我蹒跚的走在田地间的一条小路上,两旁是高高的甘蔗或者玉米林,向左看,看不见出路,向右看,也看不见出路,密密麻麻的青纱帐,小路前面不远,是我姐姐的背影,她也费力的走着,我俩追赶的,是我哥哥和他的一两个同学,他们在更远的前方。

我们已失去了他们的位置,只听见忽远忽近他们的笑语或者喊叫,有时候真切,有时候飘忽,一下以为很近,可转过去,却又一个人也没有,偶尔,遇到陇间地头,我们在低处,他们在高处,我会看见他们一下一下的跳过去,像倚天屠龙里面的青衣蝠王韦一笑,在田间一起一伏。迎着阳光的光晕,因为有热空气在前方蜒蜒升起,使得他们模糊的背影微微的颤抖着,很不真实。

我们走了好久好久,后来来到一个人家,这事非常奇怪,因为当地农民应该都是自然村落,但那家就孤零零一个房子,在玉米地边,现在想起来,很有西游记或者聊斋里面的荒郊鬼屋感,但我们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我们进去以后,见到一个老爷爷,一个老奶奶,样子记不清了,只记得爷爷说了声,来了啊,他们应该是哥哥其中一个同学的爷爷奶奶。现在想来,也不大可能,因为我哥哥去的是子弟学校,不收当地孩子的,他为何会有本地同学呢?很多事情,不合常理,如同做梦,但我记得那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然后我们就自己添了粥,坐在小板凳上吃,那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玉米粥,滑糯香甜甘洌,那可能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玉米粥。。然后记忆到此就中断了。

四,夜里的米粉

记忆中,我在睡觉,我爸不停的摇我,让我起来,我懵懵懂懂的坐起来,看见哥哥姐姐已经起来了,在小桌子边吃东西,是米粉。

我因为没清醒没胃口,闹了一阵,我妈一面抱着我哄我,一面嘟哝着埋怨我爸,我爸不停的说,“这是粉呗,你最爱吃的”。一会又过来,说:“吃一口,吃一口看看,试一下嘛”。或者:“你看你看,有肉末,有木耳,肉末木耳啵。。。”

一会儿我清醒了,才开始吃,我爸没有骗我,那的确是很好的米粉,香喷喷的肉汤冒着热气,一指宽的米粉白白嫩嫩,又软又滑没了筋骨一样,含情脉脉的荡漾在汤里。碧绿细碎的葱花,淡黄色一丁一丁的头菜,切得细长俊秀的黑木耳,红火热辣的辣椒油,热气和香气缠绕缠绵,一切都恰到好处,美轮美奂。。这个米粉和前面那个玉米粥,一直都是我记忆中,伟大而不朽的美食。

粉是我爸演出以后带回来的,我说过,我爸的厂从来没开过工,我爸百无聊赖,就加入了工宣队。这对我是非常奇异而不能理解的事情,因为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我爸这个人不仅仅粗枝大叶,没有任何文艺细胞,而且可以说是品味恶俗,(老爸你如果在天上看到,请原谅俺,就算你品味恶俗,你也是俺亲爱的老爸),我一辈子,真的是一辈子,从未见过他做过任何一件和文艺有关的事情,或者发生任何的联系。但他那个时候,却加入了工宣队。。

我问我妈我爸在工宣队做啥?我妈说,合唱,吹笛子,吹口琴,拉二胡,打快板,拉手风琴。。。。我妈还说,你爸才不喜欢表演,他参加工宣队,是因为每次演出完以后,都会有吃的。。。

是的,那时候演出完是有吃的的,一般都是邀请演出方款待的,有时候是粉,有时候是面,有时候是粥,有时候是油条豆浆,我爸最爱吃的是面,各种各样的,只要是面,就是他的最爱。。

饥饿与嘴馋能把一个人逼成文艺全才,这真是匪夷所思。。

还有一些记忆,比如那个总是出现在我噩梦里的,在公厕粪坑淹死的小孩。拖拉机抛开地面以后,我抢到的一个红薯。。昨天开始写的时候,兴致勃勃,现在回头看了一下,原来都是自己的流水账,突然就不想写了,写了的,就发出来,当个存底吧。
是三线厂吧?保卫科,子弟校这些名字太熟悉了,原来以为只有我们厂用这些词。我们附近山上也有山洞,藏着大炮。我进去参观过。

MyChristmas : 2019-10-15#69
我小时候据说也是神童,3岁以前父母背着我走家家(外婆)沿途的景色都记得住。几年后他们聊天时我插上一句:路上的那个竹园,,,,总能让他们 cross check ,彼此核实,确认后把我当作怪物。
中学时能把课文全部背诵,考试每次班上第一,其它同学 stand no chance .
工作时管理全公司的几十号业务员,能记住他们所有人的手机号和座机号。
移民后高龄求学,记忆医学名词从不逊色于母语同学。
现在昵,



















































































等等,
我先把天安门关上,刚才去完卫生间忘了把拉链拉上。
最近遇到一个我刚毕业工作的公司的HR,她现在已退休。竟然立刻能说出我的名字和家庭状况,父母兄弟名字。我和她从没说过话,没有交集。据她说,作为HR,她对人名过目不忘。我完全相信,佩服得很。世上真有记忆奇好的人。

laox888 : 2019-10-15#70
那是随便拍的,我们那儿山都这样。。。
我们那里也很多山,但没那么漂亮,其中有一座在进城的路口,抗日时期国军在那里修了几个钢筋水泥的地堡,互相之间有地道联通,我们小时候经常去玩。半山腰还有很多装了死人骨头的瓦缸,里面有光绪年代的铜币和其他陪葬品,不过当时我们小没当回事。

frontenac : 2019-10-15#71
是三线厂吧?保卫科,子弟校这些名字太熟悉了,原来以为只有我们厂用这些词。我们附近山上也有山洞,藏着大炮。我进去参观过。
是三线,来抱一个。。。

frontenac : 2019-10-15#72
我们那里也很多山,但没那么漂亮,其中有一座在进城的路口,抗日时期国军在那里修了几个钢筋水泥的地堡,互相之间有地道联通,我们小时候经常去玩。半山腰还有很多装了死人骨头的瓦缸,里面有光绪年代的铜币和其他陪葬品,不过当时我们小没当回事。
我们那城市没地堡,但是有很多防空洞,也是联通的,小时候也偷偷跑进去玩过,万幸没给闷死在里面。。

后来我读大学的地方有连环奸杀案,我们大学就有一起,那个嫌疑人,就是躲防空洞里的。。

kaishishenqing : 2019-10-15#73
文笔真好,有点莫言的味道。

一庐春秋 : 2019-10-15#74
我觉得你这个叙述是有误的。小孩子可能不是忘光,而是,不记得你们大人记得的,你们觉得很重要的事而已。

比如,小时候我说我好想去某某地方啊,我爸和我说我们去过的啊,几岁的时候去的,我一脸懵懂,完全不记得了。我不记得我看过什么名胜古迹,吃过什么东西,爸妈带我去旅游,这对他们是大事,他们记得,当我不记得,他们就会觉得我不记得事。

其实我记得很多,比如小时候在一个泥塘里拼命的踩水,把泥巴溅满一身,我在哈哈大笑。我抓住两条头上长了很可怕的眼睛的虫子然后拿去埋,和隔壁小男孩打架。。。我写这些事,发生在我几岁,我不记得了,因为小孩子时间观念不强。所以,你们记忆里,可能也有一丝三岁四岁的,只是,你们记得,但你们不知道那是几岁发生的。。

但我主贴写的事,我知道是我三岁半前发生的,因为我三岁半就离开那个地方,再也没有回去,所以如果我有关于那里的记忆,只能发生在三岁半以前。。
我也记得很少一些两三岁时的片段,那些记忆很少,少得不像视频只像照片。印象最深的是从床上掉下来栽进痰盂里的恐怖瞬间,我还记得当时家里没人,怕归怕,哭完还是要自己搞定。

但是我现在怀疑我只是掉下床的时候头碰到痰盂,其实两岁多小孩的头不可能栽进痰盂里的吧

说到小孩的记忆力,我这里有一桩悬案。当年我在国内工作时,单位分来一小伙子,我娃那时好几岁了,有一次不知道咋的就聊起小孩的记忆力。他说他能记得他妈带他去照百日照的情景,啥他妈怎么帮他整整涎兜,啥摄像师怎么帮他摆姿势造型,说的有板有眼煞有介事,再三问他是真的吗,都认真说是真的,把我给惊讶的。回头别的同事都不信,说他肯定开玩笑的。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该不该信

frontenac : 2019-10-15#75
我也记得很少一些两三岁时的片段,那些记忆很少,少得不像视频只像照片。印象最深的是从床上掉下来栽进痰盂里的恐怖瞬间,我还记得当时家里没人,怕归怕,哭完还是要自己搞定。

但是我现在怀疑我只是掉下床的时候头碰到痰盂,其实两岁多小孩的头不可能栽进痰盂里的吧

说到小孩的记忆力,我这里有一桩悬案。当年我在国内工作时,单位分来一小伙子,我娃那时好几岁了,有一次不知道咋的就聊起小孩的记忆力。他说他能记得他妈带他去照百日照的情景,啥他妈怎么帮他整整涎兜,啥摄像师怎么帮他摆姿势造型,说的有板有眼煞有介事,再三问他是真的吗,都认真说是真的,把我给惊讶的。回头别的同事都不信,说他肯定开玩笑的。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该不该信
三岁,哭完还好自己搞定,有点惨了。。

好像那个时候孩子都这样,我小时候做饭,菜刀掉了,垂直掉我大脚趾上,砍出很深的伤,血直冒,我连哭都没哭,因为家里没别人,哭没用,很镇静的自己按压,包扎。。。

那个记得百天照有点不大可能吧。。

小游 : 2019-10-15#76
那当然了,如果三个都同一个内容,那还三个干嘛,你又不是苍蝇,要复眼。。
幼儿园跑出来的啊?这也能拿来炫耀?可是不应该是5个吗?到底是加拿大幼儿园老师教出来的。。。
笑S,哈哈哈哈哈

我理解是四个不同类别。比如后台数据库一个,前台APP一个,家园和视频一个,微信或其他社交媒体一个。

因为我就是这样的,还觉得不够。

一庐春秋 : 2019-10-15#77
三岁,哭完还好自己搞定,有点惨了。。

好像那个时候孩子都这样,我小时候做饭,菜刀掉了,垂直掉我大脚趾上,砍出很深的伤,血直冒,我连哭都没哭,因为家里没别人,哭没用,很镇静的自己按压,包扎。。。

那个记得百天照有点不大可能吧。。
应该是当时家里大人看我睡着就锁门出去办其它事去了,我还记得哭完爬上小凳子还是床什么的,趴窗口等大人回家的场景与心情。其实大人离开也没多久,但我觉得等了有一年那么久

那个小伙子说得太认真太一本正经,我再三问他都说是真的,我实在不忍心怀疑。。。但大家都说不可能是真的

你这个刀砍到脚实在太吓人了,我还真的想过万一刀没拿稳往下掉会把脚砍成啥样。幸亏你家那刀不是刚磨过。。。

轩辕悬 : 2019-10-15#78
好文笔(y)

点赞!

fwang610 : 2019-10-15#79
想起了黑泽明的电影 梦

laox888 : 2019-10-15#80
我们那地方很多湖,公厕都建在水上,大便拉到水里很多鱼抢着吃。有些人偷着在厕所里钓鱼,把大便拉在蹲的地方然后用大便做鱼饵,钓到鱼后到职工宿舍卖,在当时物质匮乏时代解决了一点蛋白质问题。鱼塘属于附近公社的,社员们每个月底才打一次鱼,够分公分了就不工作了。

smartworm : 2019-10-15#81
好文笔(y)

点赞!
怕了没?

我其实是要吐槽一下这个资深网友的设置,这才写到三岁,就已经是半个资深网友了。入学前来一段,小学1234,和5,6各来一段,初中,高中又是分别的一段。没上大学就把首富未尝挑落马下。正经人怎么混家园网?

laox888 : 2019-10-15#82
怕了没?

我其实是要吐槽一下这个资深网友的设置,这才写到三岁,就已经是半个资深网友了。入学前来一段,小学1234,和5,6各来一段,初中,高中又是分别的一段。没上大学就把首富未尝挑落马下。正经人怎么混家园网?
你也可以写你的往事啊

轩辕悬 : 2019-10-15#83
怕了没?

我其实是要吐槽一下这个资深网友的设置,这才写到三岁,就已经是半个资深网友了。入学前来一段,小学1234,和5,6各来一段,初中,高中又是分别的一段。没上大学就把首富未尝挑落马下。正经人怎么混家园网?
正经人也可以写啊~

轩辕悬 : 2019-10-15#84
你也可以写你的往事啊
异口同声啊:D

laox888 : 2019-10-15#85
正经人也可以写啊~
你是说他不正经?

轩辕悬 : 2019-10-15#86
你是说他不正经?
哈哈~他说正经人没法混了,我就说正经人也可以写啊,顺着他说呗:p

周雅 : 2019-10-15#87
我们那地方很多湖,公厕都建在水上,大便拉到水里很多鱼抢着吃。有些人偷着在厕所里钓鱼,把大便拉在蹲的地方然后用大便做鱼饵,钓到鱼后到职工宿舍卖,在当时物质匮乏时代解决了一点蛋白质问题。鱼塘属于附近公社的,社员们每个月底才打一次鱼,够分公分了就不工作了。
哈哈,笑si啦老乡。。。对这场景俺还是有一点点儿时的记忆 :LOL:

未尝不可 : 2019-10-15#88
笑S,哈哈哈哈哈

我理解是四个不同类别。比如后台数据库一个,前台APP一个,家园和视频一个,微信或其他社交媒体一个。

因为我就是这样的,还觉得不够。
工作,论坛,看电影,炒股,哈哈

小游 : 2019-10-15#89
工作,论坛,看电影,炒股,哈哈
工作只占1/4,你这是挖资本主义墙角

未尝不可 : 2019-10-15#90
工作只占1/4,你这是挖资本主义墙角
化在工作的精力应该有一半以上
别的都是抽空喵一眼

laox888 : 2019-10-15#91
工作只占1/4,你这是挖资本主义墙角
未尝表面上反共,背地里在帮共产党挖资本主义墙角。

小游 : 2019-10-15#92
未尝表面上反共,背地里在帮共产党挖资本主义墙角。
高级黑还是高级红?

laox888 : 2019-10-15#93
高级黑还是高级红?
挖资本主义墙角的应该是金色

小游 : 2019-10-15#94
挖资本主义墙角的应该是金色
土豪金

frontenac : 2019-10-15#95
笑S,哈哈哈哈哈

我理解是四个不同类别。比如后台数据库一个,前台APP一个,家园和视频一个,微信或其他社交媒体一个。

因为我就是这样的,还觉得不够。
看来我上班算比较老实的,两个屏幕,都是工作用的。。

以前上班可以看电视,现在不行了,所以我一般听广播,听得太多,听力有点受损。。

小游 : 2019-10-15#96
看来我上班算比较老实的,两个屏幕,都是工作用的。。

以前上班可以看电视,现在不行了,所以我一般听广播,听得太多,听力有点受损。。
我不能看电视,那在办公室里也太招摇了吧。只能听。

frontenac : 2019-10-15#97
应该是当时家里大人看我睡着就锁门出去办其它事去了,我还记得哭完爬上小凳子还是床什么的,趴窗口等大人回家的场景与心情。其实大人离开也没多久,但我觉得等了有一年那么久

那个小伙子说得太认真太一本正经,我再三问他都说是真的,我实在不忍心怀疑。。。但大家都说不可能是真的

你这个刀砍到脚实在太吓人了,我还真的想过万一刀没拿稳往下掉会把脚砍成啥样。幸亏你家那刀不是刚磨过。。。
小伙子会不会小时候每年生日都拍一张照片,然后,把幼时三四岁拍照发生的事情,当作百天照时候发生的了?

frontenac : 2019-10-15#98
我们那地方很多湖,公厕都建在水上,大便拉到水里很多鱼抢着吃。有些人偷着在厕所里钓鱼,把大便拉在蹲的地方然后用大便做鱼饵,钓到鱼后到职工宿舍卖,在当时物质匮乏时代解决了一点蛋白质问题。鱼塘属于附近公社的,社员们每个月底才打一次鱼,够分公分了就不工作了。
这鱼是什么鱼?不是塘角鱼 鲶拐鱼吧。。

希望我没吃到过。。。 :ROFLMAO:

frontenac : 2019-10-15#99
想起了黑泽明的电影 梦
谢谢,黑可是大师。。
我们还是家园玩玩,整点家园币吧。。

frontenac : 2019-10-15#100
怕了没?

我其实是要吐槽一下这个资深网友的设置,这才写到三岁,就已经是半个资深网友了。入学前来一段,小学1234,和5,6各来一段,初中,高中又是分别的一段。没上大学就把首富未尝挑落马下。正经人怎么混家园网?
小学好像以前发帖写过的。。。

frontenac : 2019-10-15#101
我不能看电视,那在办公室里也太招摇了吧。只能听。
就是网上看那种,每个人都戴个耳塞看,一面看一面干活。。
我一般看真人秀。
后来公司受不了了,不让看了。。

小游 : 2019-10-15#102
就是网上看那种,每个人都戴个耳塞看,一面看一面干活。。
我一般看真人秀。
后来公司受不了了,不让看了。。
你们公司太好啦

frontenac : 2019-10-15#103
你们公司太好啦
就那样吧,不好不坏。。
我的英语听力,就是那几年看电视看出来的,但讲就不行了。。

laox888 : 2019-10-15#104
这鱼是什么鱼?不是塘角鱼 鲶拐鱼吧。。

希望我没吃到过。。。 :ROFLMAO:
钓起来的一般都是鲤鱼,鲤鱼什么脏东西都吃所以老外不吃鲤鱼的。你说的塘角鱼我猜是有些地方说的塘鱼,也就是大头鱼、崇鱼,鱼塘里这种鱼最多也很容易捕捞但从来没见过钓起来的。

我爸是医生,我们住的宿舍离病房很近,偷鱼的把卖不完的鱼拿去妇产科病房卖给产妇让家属煮鱼汤,很多宝宝喝的母乳就是用刚吃完大便的鱼煮的汤催出来的奶。 :LOL:

frontenac : 2019-10-15#105
钓起来的一般都是鲤鱼,鲤鱼什么脏东西都吃所以老外不吃鲤鱼的。你说的塘角鱼我猜是有些地方说的塘鱼,也就是大头鱼、崇鱼,鱼塘里这种鱼最多也很容易捕捞但从来没见过钓起来的。

我爸是医生,我们住的宿舍离病房很近,偷鱼的把卖不完的鱼拿去妇产科病房卖给产妇让家属煮鱼汤,很多宝宝喝的母乳就是用刚吃完大便的鱼煮的汤催出来的奶。 :LOL:
打个冷颤,这算是低碳环保嘛。。。
原来你爸也是医生,那是我们的前辈了,失敬失敬。。

周雅 : 2019-10-15#106
钓起来的一般都是鲤鱼,鲤鱼什么脏东西都吃所以老外不吃鲤鱼的。你说的塘角鱼我猜是有些地方说的塘鱼,也就是大头鱼、崇鱼,鱼塘里这种鱼最多也很容易捕捞但从来没见过钓起来的。

我爸是医生,我们住的宿舍离病房很近,偷鱼的把卖不完的鱼拿去妇产科病房卖给产妇让家属煮鱼汤,很多宝宝喝的母乳就是用刚吃完大便的鱼煮的汤催出来的奶。 :LOL:
其实鲤鱼并不是最脏的,塘角鱼才是最脏的,泥鳅也是最脏之一。。。

NB开始 : 2019-10-16#107
10年前回了一次跟楼主类似经历的小时候出生的地方,油茶,羊肉面,米粉……吃还是熟悉的味道。记忆中住过的外婆家三层大宅原来如此破落狭小,小时候游泳玩耍的河流已经几近干枯,满是黑白色的垃圾。
外婆坟前磕个头,上个香,呼唤两声……
就此别过,后来没能再回去看看了。

shw019 : 2019-10-16#108
排名排到第60几个赞了, 还好进了百人榜,光明磊落地向广大网友们宣告: 我的赞是带着仪式感拜读完之后点地。

tag : 2019-10-16#109
各个人记忆方式是不一样的。

而且记忆是可以锻炼的,比如我当医生的时候,记忆力也就是稍稍好,因为轮转过一个科室主任非常凶,如果他查房问你某个病人的某个检查值是多少,你答不出来,翻病例的话,他能直接把病历抢过来,扔门口外面去。所以吓得我,记忆力暴涨,可以说过目不忘。。后来我管15 张床,每个病人的病史,从进院开始的检查,正常不正常,他不正常具体数值是多少,红细胞白细胞电解质糖化血红蛋白,血糖早中晚,036 多少,胰岛素开始怎么打,现在怎么打,几个单位,通通随问随答。。

后来出国了,对记忆力要求不高以后,这种能力就慢慢下降,有孩子以后,彻底傻了,现在我买个衣服,自己三围,钢量过的,转个头,都不记得了。

我女儿的记忆方式就和我不一样,我和她复习功课,我说这个重要,要记下来,她就会说,让我照张照片,然后就咔擦做个照片的样子,然后她告诉我,这些照片会放在她脑袋里的一个个抽屉里,如果考试考到,她就去抽屉里拿出这个照片,就行了。她还真的是记图的,因为我问她某个问题,她和我说,考的那页书上,她在边上画了个青蛙,我一看,还真是。。
我对知识类的记忆方式也是你女儿那种,脑袋里有层层抽屉

Aidemengdun : 2019-10-16#110
文章很真切

beaucoup : 2019-10-16#111
九个太阳,山中的,郁金香芳芳,镰刀锄头,三点一线,一切的记忆,或者回忆,都是虚无的,唯有孤独永存。 :p

frontenac : 2019-10-16#112
其实鲤鱼并不是最脏的,塘角鱼才是最脏的,泥鳅也是最脏之一。。。
泪,我特别爱吃塘角鱼。。。

老习和周雅。。我恨你们。。

frontenac : 2019-10-16#113
10年前回了一次跟楼主类似经历的小时候出生的地方,油茶,羊肉面,米粉……吃还是熟悉的味道。记忆中住过的外婆家三层大宅原来如此破落狭小,小时候游泳玩耍的河流已经几近干枯,满是黑白色的垃圾。
外婆坟前磕个头,上个香,呼唤两声……
就此别过,后来没能再回去看看了。
我看我姐拍回来的照片,那个地方保护得还不错,山清水秀的,当然,经济也不发达就是。。

frontenac : 2019-10-16#114
排名排到第60几个赞了, 还好进了百人榜,光明磊落地向广大网友们宣告: 我的赞是带着仪式感拜读完之后点地。
哈哈,小舒就是爱夸张。。

frontenac : 2019-10-16#115
九个太阳,山中的,郁金香芳芳,镰刀锄头,三点一线,一切的记忆,或者回忆,都是虚无的,唯有孤独永存。 :p
看我的签名档。。。。

sabre : 2019-10-16#116
泪,我特别爱吃塘角鱼。。。

老习和周雅。。我恨你们。。
不用恨
他们不懂科学 不懂化学 不懂生物化学
宇航员的尿 都是回收再用的

整个生态 都是来回用的
我们现在喝的水 可能就有基督孔孟的尿

sabre : 2019-10-16#117
看我的签名档。。。。
我就是一潭水 泡着你

冰柠檬 : 2019-10-16#118
我对知识类的记忆方式也是你女儿那种,脑袋里有层层抽屉
这个比较厉害

beaucoup : 2019-10-16#119
看我的签名档。。。。
我没有注意!湖南九个有 阳 字的地名。。。其它,文学老青年们,自己去猜吧。。 :p

冰柠檬 : 2019-10-16#120
看我的签名档。。。。
我一个人是不行的,急都急死啦

sabre : 2019-10-16#121
这个比较厉害
别拍马屁 她抽屉钥匙经常丢
里边好多钱 拿不出来 急的哭

冰柠檬 : 2019-10-16#122
别拍马屁 她抽屉钥匙经常丢
里边好多钱 拿不出来 急的哭
瞎掰,人家抽屉都不上锁

sabre : 2019-10-16#123
瞎掰,人家抽屉都不上锁
有点不安全吧
晚上睡觉 说点梦话 组织的机密泄漏出去 谁负责啊

frontenac : 2019-10-16#124
别拍马屁 她抽屉钥匙经常丢
里边好多钱 拿不出来 急的哭
笑死我了。。

冰柠檬 : 2019-10-16#125
有点不安全吧
晚上睡觉 说点梦话 组织的机密泄漏出去 谁负责啊
安不安全也是人家tag的事儿,你这心操的,以为都跟你似的揣着一肚子秘密啊

tag : 2019-10-16#126
这个比较厉害
我看书之前,会先看一下书的目录章节,看完后,再看一下目录章节,然后书中内容就各归其类了。
号码地址之类,我需要盯着看,脑袋里相机咔嚓一响,才能记住,而且回想时脑袋里出现的是画面,象小芳女儿那样,那页纸上如果有其他东西,也会跟着显现。

冰柠檬 : 2019-10-16#127
我看书之前,会先看一下书的目录章节,看完后,再看一下目录章节,然后书中内容就各归其类了。
号码地址之类,我需要盯着看,脑袋里相机咔嚓一响,才能记住,而且回想时脑袋里出现的是画面,象小芳女儿那样,那页纸上如果有其他东西,也会跟着显现。
挺厉害的,我有选择性记忆,感兴趣的东西记得很清,不感兴趣的根本不往脑子进,或者勉强进了也就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ROFLMAO:

tag : 2019-10-16#128
挺厉害的,我有选择性记忆,感兴趣的东西记得很清,不感兴趣的根本不往脑子进,或者勉强进了也就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ROFLMAO:
记忆好坏肯定跟兴趣有关,能进入抽屉的都是我感兴趣的

frontenac : 2019-10-16#129
不用恨
他们不懂科学 不懂化学 不懂生物化学
宇航员的尿 都是回收再用的

整个生态 都是来回用的
我们现在喝的水 可能就有基督孔孟的尿
俺发帖之前,想赚点家园币,发帖之后,发现我以后不能吃塘角鱼。。

上网有风险,发帖需谨慎,就是讲这个的。。

:ROFLMAO:

frontenac : 2019-10-16#130
我就是一潭水 泡着你
怎么读了,立马出现解剖教研室里,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女尸即视感。。

sabre : 2019-10-16#131
怎么读了,立马出现解剖教研室里,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女尸即视感。。
真让我失望 一点情调都没有

你是花 我是土
你是老鼠 我是大米
你是阳光 我做你的影

这么顺下来的

frontenac : 2019-10-16#132
我对知识类的记忆方式也是你女儿那种,脑袋里有层层抽屉
以前看过一些电视剧,小说什么的,也有人这样记忆的,我一直以为是虚构的。。

比如英版的夏洛克电视连续剧,就有一集讲那个坏人,专门收集别人的黑材料,然后敲诈勒索,逼干坏事。他保存别人坏材料的方式,既不是光盘,也不是电脑,就是保存在自己脑子里一个个抽屉里。。后来福尔摩斯没办法,把他干掉了。。

frontenac : 2019-10-16#133
我没有注意!湖南九个有 阳 字的地名。。。其它,文学老青年们,自己去猜吧。。 :p
我数出八个。。。

sabre : 2019-10-16#134
我数出八个。。。
我操
韶山出了一颗永远不灭的红太阳 被你给忘了

风平浪静 : 2019-10-16#135
我数出八个。。。
岳阳 、衡阳、耒阳、黔阳、祁阳、邵阳、浏阳
不知道了

冰柠檬 : 2019-10-16#136
岳阳 、衡阳、耒阳、黔阳、祁阳、邵阳、浏阳
不知道了
益阳 麻阳 桂阳,你说的黔阳已经撤销了

laox888 : 2019-10-16#137
益阳 麻阳 桂阳,你说的黔阳已经撤销了
湘妹子

laox888 : 2019-10-16#138
泪,我特别爱吃塘角鱼。。。

老习和周雅。。我恨你们。。
我也喜欢吃,虽然知道很脏。以前想煮鱼头豆腐汤还要半夜起来去卖豆腐的地方放个破篮子排队。哎,吃豆腐真难啊。

冰柠檬 : 2019-10-16#139
湘妹子
希望是,然鹅并不是。。。

风平浪静 : 2019-10-16#140
益阳 麻阳 桂阳,你说的黔阳已经撤销了
除了桂阳没有听说,那两个是忘了,有个朋友是益阳的,做的皮蛋有名,麻阳是栗裕将军的家乡。你好厉害

风平浪静 : 2019-10-16#141
希望是,然鹅并不是。。。
湘妹子能干,重情义

frontenac : 2019-10-16#142
我也喜欢吃,虽然知道很脏。以前想煮鱼头豆腐汤还要半夜起来去卖豆腐的地方放个破篮子排队。哎,吃豆腐真难啊。
豆腐不是最好买的吗?我们那里随到随买。。
我喜欢吃红烧塘角鱼豆腐。。
实在太好吃了。。

frontenac : 2019-10-16#143
益阳 麻阳 桂阳,你说的黔阳已经撤销了
我居然还想到了一个灌阳。。。
然后放狗一看,灌阳是广西的。。。。
我一个灌阳的同学,一直说自己是湖南的。。汗。。

frontenac : 2019-10-16#144
我操
韶山出了一颗永远不灭的红太阳 被你给忘了
哈哈,你厉害,硬给你整出九个了。。

CCOYYOTEE : 2019-10-16#145
俺发帖之前,想赚点家园币,发帖之后,发现我以后不能吃塘角鱼。。

上网有风险,发帖需谨慎,就是讲这个的。。

:ROFLMAO:
鲶鱼豆腐汤,鲜美无双。不要追究它吃什么,生化反应之后,只看它白花花的嫩肉。长江里最美味的鱼种就是食腐类的,它们专吃各类尸体,包括淹死的孩子的尸体。

laox888 : 2019-10-16#146
豆腐不是最好买的吗?我们那里随到随买。。
我喜欢吃红烧塘角鱼豆腐。。
实在太好吃了。。
我们那里很难买到。住广州的时候也发现,有些地方的人特别喜欢吃豆腐,所以这些人聚集的区豆腐比较紧俏。另一个原因是我们那里驻扎了部队,部队的采购员有优先权,买的量有特别大,任何东西只要他们买就一扫而光。

frontenac : 2019-10-16#147
鲶鱼豆腐汤,鲜美无双。不要追究它吃什么,生化反应之后,只看它白花花的嫩肉。长江里最美味的鱼种就是食腐类的,它们专吃各类尸体,包括淹死的孩子的尸体。
信不信我捶死你。。。

bbjj : 2019-10-16#148
那当然了,如果三个都同一个内容,那还三个干嘛,你又不是苍蝇,要复眼。。
你老是用苍蝇来比喻,一会苍蝇腿,一会苍蝇复眼,再这样下去苍蝇要成网红了

frontenac : 2019-10-16#149
我们那里很难买到。住广州的时候也发现,有些地方的人特别喜欢吃豆腐,所以这些人聚集的区豆腐比较紧俏。另一个原因是我们那里驻扎了部队,部队的采购员有优先权,买的量有特别大,任何东西只要他们买就一扫而光。
怪不得人家说,部队就和蝗虫一样。。。

我们那里就特喜欢吃豆腐,各种各样的,我一般。。。

bbjj : 2019-10-16#150
我们那里很难买到。住广州的时候也发现,有些地方的人特别喜欢吃豆腐,所以这些人聚集的区豆腐比较紧俏。另一个原因是我们那里驻扎了部队,部队的采购员有优先权,买的量有特别大,任何东西只要他们买就一扫而光。
之前看你前面帖子还以为你可能是我老乡,但看这贴又觉得不是了,因为我家乡豆腐又多又好,我毕业后去了别的城市,当地人去我们那旅游说旅游餐天天吃豆腐。

laox888 : 2019-10-16#151
之前看你前面帖子还以为你可能是我老乡,但看这贴又觉得不是了,因为我家乡豆腐又多又好,我毕业后去了别的城市,当地人去我们那旅游说旅游餐天天吃豆腐。
早知道就不写这一段了 :LOL:

bbjj : 2019-10-16#152
信不信我捶死你。。。
这里的人甚至都不愿意知道他们吃的农作物的肥料里有鸡粪,我觉得他们挺无知的,食物链就是这样的呀

frontenac : 2019-10-16#153
你老是用苍蝇来比喻,一会苍蝇腿,一会苍蝇复眼,再这样下去苍蝇要成网红了
有吗?我没特别留意,接下来准备隆重推出蚊子。。

bbjj : 2019-10-16#154
有吗?我没特别留意,接下来准备隆重推出蚊子。。
眼光独到

bbjj : 2019-10-16#155
比如苍蝇腿改成蚊子腿,更能说明没什么肉还有人盯着

laox888 : 2019-10-16#156
之前看你前面帖子还以为你可能是我老乡,但看这贴又觉得不是了,因为我家乡豆腐又多又好,我毕业后去了别的城市,当地人去我们那旅游说旅游餐天天吃豆腐。
我得跟你和周指导 @周雅 坦白交代,其实我老家不是广东的,只不过小学中学都是在广东,自己老家只待过半天,所以一直把广东当家乡。

sofia : 2019-10-16#157
我得跟你和周指导 @周雅 坦白交代,其实我老家不是广东的,只不过小学中学都是在广东,自己老家只待过半天,所以一直把广东当家乡。
半天是什么概念呢?百思不得其解.............:unsure:

周雅 : 2019-10-16#158
我得跟你和周指导 @周雅 坦白交代,其实我老家不是广东的,只不过小学中学都是在广东,自己老家只待过半天,所以一直把广东当家乡。
没关系,如果说起真正老家,那我可能要跟啊美互称老乡了 :LOL:

CCOYYOTEE : 2019-10-16#159
之前看你前面帖子还以为你可能是我老乡,但看这贴又觉得不是了,因为我家乡豆腐又多又好,我毕业后去了别的城市,当地人去我们那旅游说旅游餐天天吃豆腐。
老习就喜欢到处吃豆腐。
说起豆腐,我想起临沂的鸡汤豆腐。白花花一大块端上来,寡淡无味的视觉感受。用瓢羹挖一块,鲜美惊人,回味悠长。别人都是再加入韭黄,花生末,香菜碎,香油辣酱,,,搅和均匀了享用,我是直接扫光,决不让任何佐料夺其原汁原味。

laox888 : 2019-10-16#160
半天是什么概念呢?百思不得其解.............:unsure:
就是半天啊,literally. 当年出差到老家附近省城,决定偷空去寻根,包了一辆车去,找到祖坟磕了个头就走了。

sofia : 2019-10-16#161
就是半天啊,literally. 当年出差到老家附近省城,决定偷空去寻根,包了一辆车去,找到祖坟磕了个头就走了。
意思就是父母移民广东,你是广东生广东长的咯?然后说老家其实是山东的?

未尝不可 : 2019-10-16#162
有吗?我没特别留意,接下来准备隆重推出蚊子。。
有,说绿党是苍蝇腿,俺是复眼。。

周雅 : 2019-10-16#163
意思就是父母移民广东,你是广东生广东长的咯?然后说老家其实是山东的?
同意极了 (y) 所以俺从不说俺老家其实是福建帮的:giggle:

CCOYYOTEE : 2019-10-16#164
就是半天啊,literally. 当年出差到老家附近省城,决定偷空去寻根,包了一辆车去,找到祖坟磕了个头就走了。
这个慌张啊?别拜错了坟头。
我刚谈恋爱时,过年去她叔叔家喝酒,微醺之间听丈母娘说她骑的车气不足,需要补气,我立马自告奋勇,拿起气筒跑下楼去。
喝完酒散场,丈母娘推着自行车一看--胎还是 flat ,再看一眼傍边的一辆类似的车,胎都圆了。

sofia : 2019-10-16#165
和你们聊的欢,不小心把手机摔坏了。E156C086-E517-429E-BD72-1A2391979722.jpeg

laox888 : 2019-10-16#166
意思就是父母移民广东,你是广东生广东长的咯?然后说老家其实是山东的?
大体上是这样吧,不过不是山东人也不是广东出生,丈母娘倒是山东老区的,老习这辈子住过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不过老习的老家是哪里,那是党和国家最高机密,不能随便透露的。 :LOL:

laox888 : 2019-10-16#167
和你们聊的欢,不小心把手机摔坏了。浏览附件564974
哇,那个余额吓死人。有鸡哥做人生导师到底还是不一样啊。

sofia : 2019-10-16#168
今天才发现原来我们这里superstore也卖油条呢,和国内的没法比,但聊胜于无。
719DFA58-8B81-425C-90FB-629BC1BC6B3B.jpeg

laox888 : 2019-10-16#169
今天才发现原来我们这里superstore也卖油条呢,和国内的没法比,但聊胜于无。
浏览附件564978
用烤箱烤一下,把foil抓出很多大皱纹,油条放上面烤,这样多余的油会留在皱纹底部。

sofia : 2019-10-16#170
用烤箱烤一下,把foil抓出很多大皱纹,油条放上面烤,这样多余的油会留在皱纹底部。
:ROFLMAO:

周雅 : 2019-10-16#171
哇,那个余额吓死人。
你还不知道啊?sofia小富婆不经意中耀一下才是最高明的耀富,哈哈 :LOL: :wdb33:

bbjj : 2019-10-16#172
和你们聊的欢,不小心把手机摔坏了。浏览附件564974
这个还要赞吗?

CCOYYOTEE : 2019-10-16#173
和你们聊的欢,不小心把手机摔坏了。浏览附件564974
恭喜。新手机等着你。

laox888 : 2019-10-16#174
你还不知道啊?sofia小富婆不经意中耀一下才是最高明的耀富,哈哈 :LOL: :wdb33:
新的家园首付被发现了

CCOYYOTEE : 2019-10-16#175
今天才发现原来我们这里superstore也卖油条呢,和国内的没法比,但聊胜于无。
浏览附件564978
我在 SUPERSTORE 买到过很多好东西。糯米积压清货,我 5$ 买了 5KG. 牛油果 1$ 5个,是放不住了,我买回去全部剥皮脱核后小包装冻起来。

sabre : 2019-10-16#176
哇,那个余额吓死人。有鸡哥做人生导师到底还是不一样啊。
我还以为是电话号码呢
心说 这是什么地方 16位电话号码

sofia : 2019-10-16#177
请大家吃个泡面。

7643C771-1E40-4312-A70E-81638C972DBC.jpeg

laox888 : 2019-10-16#178
我也有,不过没你多。

附件


laox888 : 2019-10-16#179
和你们聊的欢,不小心把手机摔坏了。浏览附件564974
我的零钱都比你的存款多
1571278845485.png

laox888 : 2019-10-16#180
哈哈哈

sofia : 2019-10-16#181
我也有,不过没你多。
见油条贴。 :ROFLMAO:

laox888 : 2019-10-16#182
见油条贴。 :ROFLMAO:
很低调啊。怪不得你在笑的。

sofia : 2019-10-16#183
很低调啊。怪不得你在笑的。
:wdb32:

laox888 : 2019-10-16#184
以前是露金牙,秀手表 :LOL:

sofia : 2019-10-16#185
在隔壁看来的,忍不住贴过来乐乐。
1571279505745.png

sofia : 2019-10-16#186
1571279570793.png

sofia : 2019-10-16#187
9eda6dafgy1g7wwwakltbj20j60u8jw7.jpg

laox888 : 2019-10-16#188
在隔壁看来的,忍不住贴过来乐乐。
浏览附件564985
采矿许可证,土豪。

frontenac : 2019-10-16#189
这里的人甚至都不愿意知道他们吃的农作物的肥料里有鸡粪,我觉得他们挺无知的,食物链就是这样的呀
Compost 过的无所谓,但老习那个是直接拉直接吃的。。

frontenac : 2019-10-16#190
老习就喜欢到处吃豆腐。
说起豆腐,我想起临沂的鸡汤豆腐。白花花一大块端上来,寡淡无味的视觉感受。用瓢羹挖一块,鲜美惊人,回味悠长。别人都是再加入韭黄,花生末,香菜碎,香油辣酱,,,搅和均匀了享用,我是直接扫光,决不让任何佐料夺其原汁原味。
这一看就是好吃的。。。

frontenac : 2019-10-16#191
就是半天啊,literally. 当年出差到老家附近省城,决定偷空去寻根,包了一辆车去,找到祖坟磕了个头就走了。
这要是祖坟拜错了,怎么办?

laox888 : 2019-10-16#192
Compost 过的无所谓,但老习那个是直接拉直接吃的。。
狗也是人一边拉它一边吃,那地方的人还特别喜欢吃狗肠子。 :LOL:

frontenac : 2019-10-16#193
有,说绿党是苍蝇腿,俺是复眼。。
哈哈,我最近突然有点金三胖的待遇了,自己说啥不记得了,旁边有人帮着记呢。。

但愿不是三胖的待遇,萨达姆的结局。。

laox888 : 2019-10-16#194
这要是祖坟拜错了,怎么办?
那错不了,有老乡带着去,而且有碑石。

frontenac : 2019-10-16#195
这个慌张啊?别拜错了坟头。
我刚谈恋爱时,过年去她叔叔家喝酒,微醺之间听丈母娘说她骑的车气不足,需要补气,我立马自告奋勇,拿起气筒跑下楼去。
喝完酒散场,丈母娘推着自行车一看--胎还是 flat ,再看一眼傍边的一辆类似的车,胎都圆了。
哈哈,英雄所见略同。。

frontenac : 2019-10-16#196
今天才发现原来我们这里superstore也卖油条呢,和国内的没法比,但聊胜于无。
浏览附件564978
好像美国麦当劳的油条也这样的。。

未尝不可 : 2019-10-16#197
和你们聊的欢,不小心把手机摔坏了。浏览附件564974
哈哈,这个梗,不错。

frontenac : 2019-10-16#198
用烤箱烤一下,把foil抓出很多大皱纹,油条放上面烤,这样多余的油会留在皱纹底部。
这个有用。。。
记住啦,多谢哈。。

未尝不可 : 2019-10-16#199
哈哈,我最近突然有点金三胖的待遇了,自己说啥不记得了,旁边有人帮着记呢。。

但愿不是三胖的待遇,萨达姆的结局。。
还不是一个人,目前已经有两个人在记。。。

frontenac : 2019-10-16#200
见油条贴。 :ROFLMAO:
很低调啊。怪不得你在笑的。
苍天啊,我就看见油条了,还回个麦当劳。。压根没想到别的。。

sofia : 2019-10-16#201
好像美国麦当劳的油条也这样的。。
:wdb27:

sofia : 2019-10-16#202
苍天啊,我就看见油条了,还回个麦当劳。。压根没想到别的。。
:love:

周雅 : 2019-10-16#203
我的零钱都比你的存款多
浏览附件564984
家园首富不要太多了吧!:wdb43::wdb15:

冰柠檬 : 2019-10-17#204
湘妹子能干,重情义
脾气也是火爆,我在这边遇到一个,看不上的管你是谁都不买账,但要跟你对眼,你怎么着都行,让你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冰柠檬 : 2019-10-17#205
除了桂阳没有听说,那两个是忘了,有个朋友是益阳的,做的皮蛋有名,麻阳是栗裕将军的家乡。你好厉害
我那知道啊,问别人的

风平浪静 : 2019-10-17#206
脾气也是火爆,我在这边遇到一个,看不上的管你是谁都不买账,但要跟你对眼,你怎么着都行,让你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这就是大师说的忠诚。跟她们在一起彼此忠诚,情满潇湘:love::D
火爆不怕,用水。

风平浪静 : 2019-10-17#207
我那知道啊,问别人的
要独立完成,不能舞弊:)

隔壁老王 : 2019-10-17#208
我也记得很多两三岁的时候的事情,不过年纪大了以后就只记得“我以前记得很多两三岁的时候的事情”,具体什么事大部分都已经忘了……

不过有件事比较恐怖所以还记得。我是我家老大,我母亲那时还在我身上攒带孩子的经验,所以我几乎得过所有小孩子常见的病,感冒发烧更是经常的事。

我发烧的时候经常出现幻觉,各种各样的幻觉。出现幻觉的时候会很恐怖,那时还不大会说话,就只能哭。比如有一次发烧,吃了药以后母亲把我放进蚊帐,自己在床边结毛线衣。这个时候我看到两个小人,凭空出现在蚊帐的两个角,然后向蚊帐中间的门那里飘去,在中间碰到了以后又往角落里折返回去,如此重复。它们也不看我也不发声音,表情空洞,就那么不厌其烦地飘。我看到两个人就吓得大哭,母亲进蚊帐来拍我的时候,那两个小人还在那里飘,过了一会才消失。

CCOYYOTEE : 2019-10-17#209
我也记得很多两三岁的时候的事情,不过年纪大了以后就只记得“我以前记得很多两三岁的时候的事情”,具体什么事大部分都已经忘了……

不过有件事比较恐怖所以还记得。我是我家老大,我母亲那时还在我身上攒带孩子的经验,所以我几乎得过所有小孩子常见的病,感冒发烧更是经常的事。

我发烧的时候经常出现幻觉,各种各样的幻觉。出现幻觉的时候会很恐怖,那时还不大会说话,就只能哭。比如有一次发烧,吃了药以后母亲把我放进蚊帐,自己在床边结毛线衣。这个时候我看到两个小人,凭空出现在蚊帐的两个角,然后向蚊帐中间的门那里飘去,在中间碰到了以后又往角落里折返回去,如此重复。它们也不看我也不发声音,表情空洞,就那么不厌其烦地飘。我看到两个人就吓得大哭,母亲进蚊帐来拍我的时候,那两个小人还在那里飘,过了一会才消失。
先给老王献上我的昂贵的钻,好久不见,幸会幸会。
小儿幻觉经常被迷信说成见鬼了。

隔壁老王 : 2019-10-17#210
先给老王献上我的昂贵的钻,好久不见,幸会幸会。
小儿幻觉经常被迷信说成见鬼了。
听说家园网换人了,回来看看

frontenac : 2019-10-17#211
我也记得很多两三岁的时候的事情,不过年纪大了以后就只记得“我以前记得很多两三岁的时候的事情”,具体什么事大部分都已经忘了……

不过有件事比较恐怖所以还记得。我是我家老大,我母亲那时还在我身上攒带孩子的经验,所以我几乎得过所有小孩子常见的病,感冒发烧更是经常的事。

我发烧的时候经常出现幻觉,各种各样的幻觉。出现幻觉的时候会很恐怖,那时还不大会说话,就只能哭。比如有一次发烧,吃了药以后母亲把我放进蚊帐,自己在床边结毛线衣。这个时候我看到两个小人,凭空出现在蚊帐的两个角,然后向蚊帐中间的门那里飘去,在中间碰到了以后又往角落里折返回去,如此重复。它们也不看我也不发声音,表情空洞,就那么不厌其烦地飘。我看到两个人就吓得大哭,母亲进蚊帐来拍我的时候,那两个小人还在那里飘,过了一会才消失。
我发烧也会有幻觉,

一个就是那个掉粪坑的孩子,光线很暗,画面是黑白的,我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感觉是个男的,勾着头,看不见脸,站在粪坑那个方形的开口处。

一个是两个大轮子,不停的在滚,滚啊滚的,写出来不可怕,但我就是大喊大叫的,如果是轮子,至少发烧39.5 度以上。。

frontenac : 2019-10-17#212
听说家园网换人了,回来看看
但我们这些老基友基本都还在。。
像拌嘴的话,那几个杠精也都在。。

frontenac : 2019-10-17#213
听说家园网换人了,回来看看
我的帖子没啥热度,你去五哥的想你帖去吧,基本都在那边。。

sabre : 2019-10-17#214
我也记得很多两三岁的时候的事情,不过年纪大了以后就只记得“我以前记得很多两三岁的时候的事情”,具体什么事大部分都已经忘了……

不过有件事比较恐怖所以还记得。我是我家老大,我母亲那时还在我身上攒带孩子的经验,所以我几乎得过所有小孩子常见的病,感冒发烧更是经常的事。

我发烧的时候经常出现幻觉,各种各样的幻觉。出现幻觉的时候会很恐怖,那时还不大会说话,就只能哭。比如有一次发烧,吃了药以后母亲把我放进蚊帐,自己在床边结毛线衣。这个时候我看到两个小人,凭空出现在蚊帐的两个角,然后向蚊帐中间的门那里飘去,在中间碰到了以后又往角落里折返回去,如此重复。它们也不看我也不发声音,表情空洞,就那么不厌其烦地飘。我看到两个人就吓得大哭,母亲进蚊帐来拍我的时候,那两个小人还在那里飘,过了一会才消失。
哈哈 老王回来了
我替frontenac高兴

frontenac : 2019-10-17#215
哈哈 老王回来了
我替frontenac高兴
你也太扭捏了,你高兴就高兴,飞得拉上我。。

shw019 : 2019-10-17#216
欧亚, 原来老王是熟人, 幸会幸会。

隔壁老王 : 2019-10-17#217
我的帖子没啥热度,你去五哥的想你帖去吧,基本都在那边。。
去看了看,新诗我不感兴趣,甚至觉得矫情……自从阿吾说《天问》体现了中国人遇事不反省自己而是问别人之后,我对阿吾的诗歌造诣早已不报任何希望……

frontenac : 2019-10-17#218
欧亚, 原来老王是熟人, 幸会幸会。
今天我还想说,好久不见小苏出来了,你就来了。。

frontenac : 2019-10-17#219
去看了看,新诗我不感兴趣,甚至觉得矫情……自从阿吾说《天问》体现了中国人遇事不反省自己而是问别人之后,我对阿吾的诗歌造诣早已不报任何希望……
后面我们不讲诗了,都在闲聊。。

要不你开个帖?

shw019 : 2019-10-17#220
今天我还想说,好久不见小苏出来了,你就来了。。
好久不见? !
我一直都在, 只是偶尔上来看一眼, 简单了解一下, 就下了,没时间读帖子。

frontenac : 2019-10-17#221
好久不见? !
我一直都在, 只是偶尔上来看一眼, 简单了解一下, 就下了,没时间读帖子。
忙的话是好事。。。

CCOYYOTEE : 2019-10-17#222
去看了看,新诗我不感兴趣,甚至觉得矫情……自从阿吾说《天问》体现了中国人遇事不反省自己而是问别人之后,我对阿吾的诗歌造诣早已不报任何希望……
火力不减当年,好。等着我怼你。

隔壁老王 : 2019-10-17#223
火力不减当年,好。等着我怼你。
欢迎:giggle:

CCOYYOTEE : 2019-10-17#224
阿五没劲,一怼就缩。就你,能怼出内容来。

sabre : 2019-10-17#225
阿五没劲,一怼就缩。就你,能怼出内容来。
你更没戏
不怼就跑

还是让Joe ca上吧 火力相当

frontenac : 2019-10-17#226
火力不减当年,好。等着我怼你。
完了,俺torn between。。。。

frontenac : 2019-10-17#227
阿五没劲,一怼就缩。就你,能怼出内容来。
哈哈额,五哥看见胖熊来了,到处转悠,就是不过来打招呼。。。

你们原来怼很多吗?

frontenac : 2019-10-17#228
你更没戏
不怼就跑

还是让Joe ca上吧 火力相当
Joe 年轻,火旺,战斗力绵长,胖熊没见过,俺预测你俩必有一战。。。

隔壁老王 : 2019-10-18#229
Joe 年轻,火旺,战斗力绵长,胖熊没见过,俺预测你俩必有一战。。。
我有那么好斗么……

未尝不可 : 2019-10-18#230
我也记得很多两三岁的时候的事情,不过年纪大了以后就只记得“我以前记得很多两三岁的时候的事情”,具体什么事大部分都已经忘了……

不过有件事比较恐怖所以还记得。我是我家老大,我母亲那时还在我身上攒带孩子的经验,所以我几乎得过所有小孩子常见的病,感冒发烧更是经常的事。

我发烧的时候经常出现幻觉,各种各样的幻觉。出现幻觉的时候会很恐怖,那时还不大会说话,就只能哭。比如有一次发烧,吃了药以后母亲把我放进蚊帐,自己在床边结毛线衣。这个时候我看到两个小人,凭空出现在蚊帐的两个角,然后向蚊帐中间的门那里飘去,在中间碰到了以后又往角落里折返回去,如此重复。它们也不看我也不发声音,表情空洞,就那么不厌其烦地飘。我看到两个人就吓得大哭,母亲进蚊帐来拍我的时候,那两个小人还在那里飘,过了一会才消失。
我擦,原来你早就来了,给你个家园首富的赞,老值钱了

未尝不可 : 2019-10-18#231
去看了看,新诗我不感兴趣,甚至觉得矫情……自从阿吾说《天问》体现了中国人遇事不反省自己而是问别人之后,我对阿吾的诗歌造诣早已不报任何希望……
你不说,俺都想不起我们还扯过这个,
屈原就是一个自恋的老愤青啊。。。

未尝不可 : 2019-10-18#232
阿五没劲,一怼就缩。就你,能怼出内容来。
说反了吧,经常是俺怼你回缩锕
昨天的大麻话题,看那么多人怼你,俺就不上去再踢你一脚了。。。

未尝不可 : 2019-10-18#233
哈哈额,五哥看见胖熊来了,到处转悠,就是不过来打招呼。。。

你们原来怼很多吗?
还真不知的熊猫昨天就来了,家园的提醒太差了,今天有点忙。。。

隔壁老王 : 2019-10-18#234
你不说,俺都想不起我们还扯过这个,
屈原就是一个自恋的老愤青啊。。。
屈原是老愤青的话,你看的那些新诗作者大概只能算幼儿园作文一等奖获得者……

隔壁老王 : 2019-10-18#235
我擦,原来你早就来了,给你个家园首富的赞,老值钱了
家园币俺怎么觉得是鸡肋

隔壁老王 : 2019-10-18#236
还有,好帖榜前面这些个“好热!”,我还以为家园网友们都在洗桑拿呢。

未尝不可 : 2019-10-18#237
屈原是老愤青的话,你看的那些新诗作者大概只能算幼儿园作文一等奖获得者……
屈原问天问地问人问历史,就是不问自己

他的那些问那些不解那些不满,俺几个字就可以回答了

问天问地的答案,神创世界啊
问人问历史问不满的答案:因为人的罪啊

隔壁老王 : 2019-10-18#238
屈原问天问地问人问历史,就是不问自己

他的那些问那些不解那些不满,俺几个字就可以回答了

问天问地的答案,神创世界啊
问人问历史问不满的答案:因为人的罪啊
你这么回答,恰巧证明了你为何只能去欣赏朦胧诗:giggle:

未尝不可 : 2019-10-18#239
你这么回答,恰巧证明了你为何只能去欣赏朦胧诗:giggle:
哈哈,回聊,今天有点忙

CCOYYOTEE : 2019-10-18#240
说反了吧,经常是俺怼你回缩锕
昨天的大麻话题,看那么多人怼你,俺就不上去再踢你一脚了。。。
欢迎大咖来踹,俺翘臀期待。

frontenac : 2019-10-18#241
我有那么好斗么……
你要么不斗,斗上了,别说别人,就是我都拉不住,这个你就别谦虚啦。。

不过你和别人掐架蛮好看就是了,俺负责看热闹。。

frontenac : 2019-10-18#242
我擦,原来你早就来了,给你个家园首富的赞,老值钱了
五哥自从做了首富,财大气粗,本来我不瘦,但五哥点赞,有点拔根毫毛都比我腰粗的感觉。。

frontenac : 2019-10-18#243
你不说,俺都想不起我们还扯过这个,
屈原就是一个自恋的老愤青啊。。。
我完全不记得你们扯过这个了,我记得你们扯宗教比较多?
胖熊和密林扯得也多,看的我大开眼界。。
对了,好久不见密林了。。

frontenac : 2019-10-18#244
说反了吧,经常是俺怼你回缩锕
昨天的大麻话题,看那么多人怼你,俺就不上去再踢你一脚了。。。
哈哈 凡哥的大麻帖,我也进去踢了两脚。。
凡哥莫有生我气吧。。

frontenac : 2019-10-18#245
家园币俺怎么觉得是鸡肋
你想在一毛钱都没有,当然说鸡肋了,就好比没钱的说人家爆发户,没精神追求一样。。
等你变成首富了,你张嘴一般就是,给你个首富赞。。。。
参见五哥。。

你要是不喜欢家园币,挣来的钱,通通给我吧,过两天,我给你寄点辣椒种子。。

frontenac : 2019-10-18#246
屈原问天问地问人问历史,就是不问自己

他的那些问那些不解那些不满,俺几个字就可以回答了

问天问地的答案,神创世界啊
问人问历史问不满的答案:因为人的罪啊
你这么回答,恰巧证明了你为何只能去欣赏朦胧诗:giggle:
你们都是故意的吧。。

frontenac : 2019-10-18#247
欢迎大咖来踹,俺翘臀期待。
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隔壁老王 : 2019-10-18#248
你想在一毛钱都没有,当然说鸡肋了,就好比没钱的说人家爆发户,没精神追求一样。。
等你变成首富了,你张嘴一般就是,给你个首富赞。。。。
参见五哥。。

你要是不喜欢家园币,挣来的钱,通通给我吧,过两天,我给你寄点辣椒种子。。
好啊,统统给你,怎么给?

辣椒种子就算了,去年收的干辣椒到现在只吃了1/3。

说到辣椒种子,我今天刚把种的辣椒拔了,全部做了泡椒;

而且最巧合的是,我今天出门隔壁印度邻居叫住我,给了我三个辣椒,据他说是carolina scorpion,据说是世界最辣辣椒,不敢吃,准备留种。

frontenac : 2019-10-18#249
好啊,统统给你,怎么给?

辣椒种子就算了,去年收的干辣椒到现在只吃了1/3。

说到辣椒种子,我今天刚把种的辣椒拔了,全部做了泡椒;

而且最巧合的是,我今天出门隔壁印度邻居叫住我,给了我三个辣椒,据他说是carolina scorpion,据说是世界最辣辣椒,不敢吃,准备留种。
哈哈,你还没钱呢,等你发起来,再来找我吧。。

泡椒的用小尖椒吧,我一直做不好。,

这印度邻居怎么都这样的,辣椒就给三个?前阵子我的印度邻居隔着篱笆叫我,给我一个茄子,一个黄瓜,我一头黑线。。

隔壁老王 : 2019-10-18#250
哈哈,你还没钱呢,等你发起来,再来找我吧。。

泡椒的用小尖椒吧,我一直做不好。,

这印度邻居怎么都这样的,辣椒就给三个?前阵子我的印度邻居隔着篱笆叫我,给我一个茄子,一个黄瓜,我一头黑线。。
这个印度邻居很喜欢把菜种在花盆里,似乎也不怎么管,一共也没结几个辣椒,所以他给的这三个已经算很大方了……明年准备送他点番茄黄瓜当回礼,今年来不及了……

我今年种的是子弹头辣椒,比个头不算很小,以后炒菜可以用,比如鱼香系列的菜式。

frontenac : 2019-10-18#251
这个印度邻居很喜欢把菜种在花盆里,似乎也不怎么管,一共也没结几个辣椒,所以他给的这三个已经算很大方了……明年准备送他点番茄黄瓜当回礼,今年来不及了……

我今年种的是子弹头辣椒,比个头不算很小,以后炒菜可以用,比如鱼香系列的菜式。
哈哈,我的印度邻居也是喜欢种花盆,还和我说,这边茄子一定要种花盆里,不然不长。。

感觉印度人和中国人其实很多地方相似,比如,接老人过来养老,给儿女带小孩。。邻居儿儿子生娃以后,小两口就搬回来和父母住,邻居帮着带看,大约半年这样,前阵子和我哭诉,和媳妇相处不好,搬走了,媳妇禁止儿子带孩子回来看他们,只同意一个月他们在公园或者餐馆或者indoor playground 见孙子一次。。中国人常有的婆媳矛盾,烦恼,他们一样也不少啊。。

未尝不可 : 2019-10-18#252
五哥自从做了首富,财大气粗,本来我不瘦,但五哥点赞,有点拔根毫毛都比我腰粗的感觉。。
现在给你点赞都是0分,准备憋一憋不点了,下次给你点一个就是10刀。。

未尝不可 : 2019-10-18#253
你们都是故意的吧。。
刚才忘了给屈原药方了:反省吧,悔改吧 :ROFLMAO:

隔壁老王 : 2019-10-19#254
刚才忘了给屈原药方了:反省吧,悔改吧 :ROFLMAO:
这个药方罗马帝国吃过,结果灭国了:eek:

frontenac : 2019-10-19#255
这个药方罗马帝国吃过,结果灭国了:eek:
你别老呆我这个楼,足不出户的,跟旧时候大小姐一样。。
坛子里到处玩玩吧。。

如果你不喜欢,我也可以陪你在这慢慢聊天。。

你体重掉多少了?家园他们有个帖,讲什么体育锻炼,生酮饮食的,我从来没参与,因为感觉是有些科学然后夹带民科,但又不想费脑了,要不你去那玩吧。。

隔壁老王 : 2019-10-19#256
你别老呆我这个楼,足不出户的,跟旧时候大小姐一样。。
坛子里到处玩玩吧。。

如果你不喜欢,我也可以陪你在这慢慢聊天。。

你体重掉多少了?家园他们有个帖,讲什么体育锻炼,生酮饮食的,我从来没参与,因为感觉是有些科学然后夹带民科,但又不想费脑了,要不你去那玩吧。。
其他楼里我也去看过,没啥特别感兴趣的。

未尝不可 : 2019-10-19#257
你别老呆我这个楼,足不出户的,跟旧时候大小姐一样。。
坛子里到处玩玩吧。。

如果你不喜欢,我也可以陪你在这慢慢聊天。。

你体重掉多少了?家园他们有个帖,讲什么体育锻炼,生酮饮食的,我从来没参与,因为感觉是有些科学然后夹带民科,但又不想费脑了,要不你去那玩吧。。
和熊猫pk音乐我没戏,特别是古典音乐啥的,
pk健身估计熊猫没戏啊。。

隔壁老王 : 2019-10-19#258
和熊猫pk音乐我没戏,特别是古典音乐啥的,
pk健身估计熊猫没戏啊。。
古典音乐我也是半瓶醋,我一直自称野生古典音乐爱好者,不敢自称懂古典音乐。

健身我也刚开始跑步半年,为了降血压,效果倒是杠杠的。我记得阿吾跑步很多年了,这个绝对不敢跟你比……

未尝不可 : 2019-10-19#259
其他楼里我也去看过,没啥特别感兴趣的。
你那个泡椒咋做的?
这个小伙子做菜我偶尔会看,上次看到他介绍做泡椒,原来这么简单,特别是选泡菜坛子,学了一招,但没机会用过。。。

隔壁老王 : 2019-10-19#260
你那个泡椒咋做的?
这个小伙子做菜我偶尔会看,上次看到他介绍做泡椒,原来这么简单,特别是选泡菜坛子,学了一招,但没机会用过。。。
就是跟他学的。没有泡菜坛子用的是最大号的塑料密封盒,类似于乐扣的那种。

王刚的做法泡菜水比较咸,以后用泡椒做菜的时候要少放盐。

未尝不可 : 2019-10-19#261
你别老呆我这个楼,足不出户的,跟旧时候大小姐一样。。
坛子里到处玩玩吧。。

如果你不喜欢,我也可以陪你在这慢慢聊天。。

你体重掉多少了?家园他们有个帖,讲什么体育锻炼,生酮饮食的,我从来没参与,因为感觉是有些科学然后夹带民科,但又不想费脑了,要不你去那玩吧。。
依旧记得在巴盟你和那个号称能听出各种版本的古典音乐爱好者的赌局
我一直比较爱吃肉和低碳,严格的生酮也干不了。。。

未尝不可 : 2019-10-19#262
就是跟他学的。没有泡菜坛子用的是最大号的塑料密封盒,类似于乐扣的那种。

王刚的做法泡菜水比较咸,以后用泡椒做菜的时候要少放盐。
这么巧,你这是个好主意

frontenac : 2019-10-19#263
其他楼里我也去看过,没啥特别感兴趣的。
别人的楼不好,你就自己开个楼吧,我保证天天去签到。

你这次回来,怎么觉得蔫蔫的,跟甲减一样。。

frontenac : 2019-10-19#264
和熊猫pk音乐我没戏,特别是古典音乐啥的,
pk健身估计熊猫没戏啊。。
我怎么印象中你们两个音乐都厉害,当年胖熊和四妹搞音乐,五哥也插了些,一听都是行家,我一头雾水,觉得你们太牛了。


五哥,我还真不知道你健身这么厉害呢。。

隔壁老王 : 2019-10-19#265
依旧记得在巴盟你和那个号称能听出各种版本的古典音乐爱好者的赌局
我一直比较爱吃肉和低碳,严格的生酮也干不了。。。
那个家伙根本不懂古典音乐,他谈古典音乐就和暴发户喜欢在办公室里放崭新的礼品书一样,纯粹为了zhuangbility。

生酮饮食我记得有研究已经证明没啥好处,所以没必要去照做。

frontenac : 2019-10-19#266
古典音乐我也是半瓶醋,我一直自称野生古典音乐爱好者,不敢自称懂古典音乐。

健身我也刚开始跑步半年,为了降血压,效果倒是杠杠的。我记得阿吾跑步很多年了,这个绝对不敢跟你比……
晕,你血压高?

frontenac : 2019-10-19#267
这么巧,你这是个好主意
我没做好过泡椒,做了不少剁椒。。。
味道和海航飞机发的那种小袋装黄灯笼辣椒酱很像。。
特好吃。。

未尝不可 : 2019-10-19#268
我怎么印象中你们两个音乐都厉害,当年胖熊和四妹搞音乐,五哥也插了些,一听都是行家,我一头雾水,觉得你们太牛了。


五哥,我还真不知道你健身这么厉害呢。。
我也谈不上啥健身,也就每天争取保证基本的简单的运动。。。

未尝不可 : 2019-10-19#269
我没做过泡椒,做了不少剁椒。。。
味道和海航飞机发的那种小袋装黄灯笼辣椒酱很像。。
特好吃。。
剁椒咋做?,我偶尔会买,

隔壁老王 : 2019-10-19#270
晕,你血压高?
最高的时候150/100,一般130-140/88-95,按照最新的诊断指南已经是板上钉钉的高血压了。以前就有过,但是我父母双方家族都没有高血压家族史,平时吃得也很清淡,不存在钠摄入过多,最后自己分析就是缺少运动引起的。果然,跑了一个礼拜血压就正常了,现在110-120/68-75。

未尝不可 : 2019-10-19#271
那个家伙根本不懂古典音乐,他谈古典音乐就和暴发户喜欢在办公室里放崭新的礼品书一样,纯粹为了zhuangbility。

生酮饮食我记得有研究已经证明没啥好处,所以没必要去照做。
不过,精制米面碳水的确容易让人胖。。。

frontenac : 2019-10-19#272
最高的时候150/100,一般130-140/88-95,按照最新的诊断指南已经是板上钉钉的高血压了。以前就有过,但是我父母双方家族都没有高血压家族史,平时吃得也很清淡,不存在钠摄入过多,最后自己分析就是缺少运动引起的。果然,跑了一个礼拜血压就正常了,现在110-120/68-75。
嗯,那真是血压高了,如果锻炼有效,哥真得好好锻炼了。。
不知道血脂,尿酸这类血生化有没有问题,你是医生,自己知道的。。

frontenac : 2019-10-19#273
剁椒咋做?,我偶尔会买,
我就是买墨西哥那种小灯笼辣椒,加蒜,打碎,加盐和酒,密封发酵,一两个礼拜就能吃了。。

未尝不可 : 2019-10-19#274
我就是买墨西哥那种小灯笼辣椒,加蒜,打碎,加盐和酒,密封发酵,一两个礼拜就能吃了。。
那我也试一试,墨西哥辣椒,有照片吗?
酒要用白酒吧

隔壁老王 : 2019-10-19#275
嗯,那真是血压高了,如果锻炼有效,哥真得好好锻炼了。。
不知道血脂,尿酸这类血生化有没有问题,你是医生,自己知道的。。
我现在每周跑30-40公里,已经有点跑上瘾了。冬天下雪不能跑准备改成跳绳和徒手HIIT。

frontenac : 2019-10-19#276
那我也试一试,墨西哥辣椒,有照片吗?
酒要用白酒吧
现在没现成的照片了,华人商店都有卖的,那种黄 绿 红一起一小封一小封的。。

下回我给你拍个照片。。

是要白酒。。

frontenac : 2019-10-19#277
我现在每周跑30-40公里,已经有点跑上瘾了。冬天下雪不能跑准备改成跳绳和徒手HIIT。
跑步,特别是长跑,是会上瘾的。。
促进多巴胺分泌,哈哈。。

隔壁老王 : 2019-10-19#278
现在没现成的照片了,华人商店都有卖的,那种黄 绿 红一起一小封一小封的。。

下回我给你拍个照片。。

是要白酒。。
这是habanero,相当辣,是海南黄帝椒的父本。阿吾如果不能吃辣,还是换别的辣椒比较好,或者加点甜椒中和一下。

未尝不可 : 2019-10-19#279
嗯,那真是血压高了,如果锻炼有效,哥真得好好锻炼了。。
不知道血脂,尿酸这类血生化有没有问题,你是医生,自己知道的。。
锻炼的确狠重要,我荒废锻炼的时候,指标就不太好
现在血压 109 71 61,上个月测的血液指标是正常的。。

未尝不可 : 2019-10-19#280
我现在每周跑30-40公里,已经有点跑上瘾了。冬天下雪不能跑准备改成跳绳和徒手HIIT。
你这个马拉松式跑步,在健身楼里都讨论过了
这样跑,肌肉流失会狠厉害,
首付原来这样跑,逛了健身楼后,准备放弃这种跑了

frontenac : 2019-10-19#281
这是habanero,相当辣,是海南黄帝椒的父本。阿吾如果不能吃辣,还是换别的辣椒比较好,或者加点甜椒中和一下。
原来还真不知道,这几种辣椒一家的。。
我发现辣椒,西红柿,基本给你整的门清了。。

不过我怀疑,我们三个里面,你才是最不能吃辣的那个。。

frontenac : 2019-10-19#282
锻炼的确狠重要,我荒废锻炼的时候,指标就不太好
现在血压 109 71 61,上个月测的血液指标是正常的。。
看来你过得还蛮不错嘛。。

隔壁老王 : 2019-10-19#283
你这个马拉松式跑步,在健身楼里都讨论过了
这样跑,肌肉流失会狠厉害,
首付原来这样跑,逛了健身楼后,准备放弃这种跑了
我就是为了减脂啊,减脂和增肌不可能同时进行。我现在主要目的是减体重到BMI正常,以后再考虑别的。

frontenac : 2019-10-19#284
你这个马拉松式跑步,在健身楼里都讨论过了
这样跑,肌肉流失会狠厉害,
首付原来这样跑,逛了健身楼后,准备放弃这种跑了
这个一向知道的吧。。

首富同志不是弃跑,是弃家园了。。

隔壁老王 : 2019-10-19#285
原来还真不知道,这几种辣椒一家的。。
我发现辣椒,西红柿,基本给你整的门清了。。

不过我怀疑,我们三个里面,你才是最不能吃辣的那个。。
我吃辣的确不算厉害,但就是喜欢,你打我啊? :giggle:

frontenac : 2019-10-19#286
我就是为了减脂啊,减脂和增肌不可能同时进行。我现在主要目的是减体重到BMI正常,以后再考虑别的。
其实你也没多少脂啊。。

对了,那边大麻楼有人不服,要不你甩几篇文献,我以前关心的时候查过,现在实在不想查了。。

frontenac : 2019-10-19#287
我吃辣的确不算厉害,但就是喜欢,你打我啊? :giggle:
你个死叶公好龙,讲起辣椒可以写长篇,但连个螺蛳粉汤料辣油都不敢放完的。。

未尝不可 : 2019-10-19#288
我就是为了减脂啊,减脂和增肌不可能同时进行。我现在主要目的是减体重到BMI正常,以后再考虑别的。
就我了解到的生酮,你这样的情况其实弄几个月的生酮,同时加无氧运动,效果会很好,下来以后,再恢复正常的饮食,感觉几个月的生酮不会有啥坏影响,即便是长期的影响,依然是个争论的话题。。。

frontenac : 2019-10-19#289
就我了解到的生酮,你这样的情况其实弄几个月的生酮,同时加无氧运动,效果会很好,下来以后,再恢复正常的饮食,感觉几个月的生酮不会有啥坏影响,即便是长期的影响,依然是个争论的话题。。。
俺特不喜欢生酮这个词,我觉得这个词有日本味,声明,俺不反日哈,但俺不喜欢。。

明明就是低碳水化合物,或者说是低糖饮食,国内也讲了这么多年了的,怎么换个生酮,就高大上起来。。

未尝不可 : 2019-10-19#290
这个一向知道的吧。。

首富同志不是弃跑,是弃家园了。。
我老调侃他跑成麻杆电线杆,
加上健身楼里都在说无氧运动增肌啥的,
首付看着自己的麻杆腿,突然怀疑自己一直得意的马拉松了,
典型的怀疑人生啊,哈

隔壁老王 : 2019-10-19#291
其实你也没多少脂啊。。

对了,那边大麻楼有人不服,要不你甩几篇文献,我以前关心的时候查过,现在实在不想查了。。
让他们去吧,他们喜欢抽就抽呗,多说无益。

隔壁老王 : 2019-10-19#292
你个死叶公好龙,讲起辣椒可以写长篇,但连个螺蛳粉汤料辣油都不敢放完的。。
现在全放了,哈哈。

frontenac : 2019-10-19#293
我老调侃他跑成麻杆电线杆,
加上健身楼里都在说无氧运动增肌啥的,
首付看着自己的麻杆腿,突然怀疑自己一直得意的马拉松了,
典型的怀疑人生啊,哈
首富的确是瘦点了,我记得我笑过他青蛙腿蚱蜢脚。。
不过他能保持这么瘦,也算很自我约束,有毅力了。
哎,可惜他不来了。。

frontenac : 2019-10-19#294
干活去了,你们慢慢聊。。

隔壁老王 : 2019-10-19#295
就我了解到的生酮,你这样的情况其实弄几个月的生酮,同时加无氧运动,效果会很好,下来以后,再恢复正常的饮食,感觉几个月的生酮不会有啥坏影响,即便是长期的影响,依然是个争论的话题。。。
生酮饮食会对肾脏造成很大压力,而且如果多吃红肉对结肠也不好,有其他办法减肥没有必要去搞什么生酮。其实三大营养素,坚持单吃其中一种都能减肥,但是各有各的不好。

而且我跑步不是慢跑(无氧运动),按照心率算基本都是无氧运动。

未尝不可 : 2019-10-19#296
生酮饮食会对肾脏造成很大压力,而且如果多吃红肉对结肠也不好,有其他办法减肥没有必要去搞什么生酮。其实三大营养素,坚持单吃其中一种都能减肥,但是各有各的不好。

而且我跑步不是慢跑(无氧运动),按照心率算基本都是无氧运动。
每周30到40公里,平均每天5公里的变速跑,效果应该也不错
不是首付那种马拉松。。。

隔壁老王 : 2019-10-19#297
每周30到40公里,平均每天5公里的变速跑,效果应该也不错
不是首付那种马拉松。。。
马拉松我是不考虑的,半马啥时候有兴趣了可以试试

风雪夜 : 2019-10-19#298
马拉松我是不考虑的,半马啥时候有兴趣了可以试试
熊猫?你回来了为什么不去找我?

隔壁老王 : 2019-10-19#299
熊猫?你回来了为什么不去找我?
您是?这个ID我不认识啊……

风雪夜 : 2019-10-19#300
您是?这个ID我不认识啊……
真的?那我勉强原谅你吧。。。。
我是娃娃啊。。。。嘿嘿,大熊!熊抱一个!

隔壁老王 : 2019-10-19#301
真的?那我勉强原谅你吧。。。。
我是娃娃啊。。。。嘿嘿,大熊!熊抱一个!
原来是娃娃,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你不上家园网了呢!

风雪夜 : 2019-10-19#302
原来是娃娃,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你不上家园网了呢!
我前几天还跟阿吾说起你,强尼他们,因为看见他最近满地开花遍地下蛋的开楼 :LOL: 。。。而我们还处在深切怀念老战友的阶段。。。没想到你回来了。。。
Whatever 吧,大家没个说话的地方也挺闷的。。。
一切都好?哎好几年没有说话了!

隔壁老王 : 2019-10-19#303
我前几天还跟阿吾说起你,强尼他们,因为看见他最近满地开花遍地下蛋的开楼 :LOL: 。。。而我们还处在深切怀念老战友的阶段。。。没想到你回来了。。。
Whatever 吧,大家没个说话的地方也挺闷的。。。
我听说家园网的owner换人来看看。能遇到老朋友真好(y)

CCOYYOTEE : 2019-10-19#304
你别老呆我这个楼,足不出户的,跟旧时候大小姐一样。。
坛子里到处玩玩吧。。

如果你不喜欢,我也可以陪你在这慢慢聊天。。

你体重掉多少了?家园他们有个帖,讲什么体育锻炼,生酮饮食的,我从来没参与,因为感觉是有些科学然后夹带民科,但又不想费脑了,要不你去那玩吧。。
熊猫进去会把楼砸垮的。

CCOYYOTEE : 2019-10-19#305
古典音乐我也是半瓶醋,我一直自称野生古典音乐爱好者,不敢自称懂古典音乐。

健身我也刚开始跑步半年,为了降血压,效果倒是杠杠的。我记得阿吾跑步很多年了,这个绝对不敢跟你比……
跑步降血压--不二之选。刚开始跑一次管不到一天血压就上去了,但坚持着跑就能把血压压住,这个很鼓舞人的--老子就一直跑下去,一直压住它。三个月之后,血压就是一天两天不跑也不抬头了。6个月之后,血压就稳定在自己的接受范围了。跑步还不能太慢,一定要把心率调到130--140,keep 住3-5分钟都行,10分钟更好。就像汽车跑高速烧积碳一样的,跑过后浑身通泰。

未尝不可 : 2019-10-19#306
我听说家园网的owner换人来看看。能遇到老朋友真好(y)
传统饮食的低脂高碳,现在到处掀起低碳高脂 ,
关于碳水和脂肪,你们医学界著名网站柳叶刀一篇论文引起了轩然大波,你看看靠不靠谱?
这篇论文好像在欧洲心脏病学会上也发表了,研究人员呼吁,基于有关脂肪摄入量和心血管危险因素和死亡率的新证据,全球饮食指南应该重新考虑。

我问过小芳,她啥也没说,估计怕打击我 :ROFLMAO: 。。。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17)32252-3/fulltext

未尝不可 : 2019-10-19#307
我前几天还跟阿吾说起你,强尼他们,因为看见他最近满地开花遍地下蛋的开楼 :LOL: 。。。而我们还处在深切怀念老战友的阶段。。。没想到你回来了。。。
Whatever 吧,大家没个说话的地方也挺闷的。。。
一切都好?哎好几年没有说话了!
我不把家园搞热闹了,熊猫能回来吗?:ROFLMAO:

隔壁老王 : 2019-10-19#308
跑步降血压--不二之选。刚开始跑一次管不到一天血压就上去了,但坚持着跑就能把血压压住,这个很鼓舞人的--老子就一直跑下去,一直压住它。三个月之后,血压就是一天两天不跑也不抬头了。6个月之后,血压就稳定在自己的接受范围了。跑步还不能太慢,一定要把心率调到130--140,keep 住3-5分钟都行,10分钟更好。就像汽车跑高速烧积碳一样的,跑过后浑身通泰。
跟我经历一模一样(y)不过我跑步心律一般都在150-160,维持30分钟到60分钟。减肥只是个好的“副作用”,我跑了半年,减了10公斤。

隔壁老王 : 2019-10-19#309
熊猫进去会把楼砸垮的。
没有的事。运动生理学我没研究过,现在看的都是些网上的资料,靠不靠谱还不知道。

风雪夜 : 2019-10-19#310
我听说家园网的owner换人来看看。能遇到老朋友真好(y)
不知道哎,也不care。。。 反正就是找个说话的地方吧。人老了念旧,换个论坛认识新人总觉得不习惯

隔壁老王 : 2019-10-19#311
传统饮食的低脂高碳,现在到处掀起低碳高脂 ,
关于碳水和脂肪,你们医学界著名网站柳叶刀一篇论文引起了轩然大波,你看看靠不靠谱?
这篇论文好像在欧洲心脏病学会上也发表了,研究人员呼吁,基于有关脂肪摄入量和心血管危险因素和死亡率的新证据,全球饮食指南应该重新考虑。

我问过小芳,她啥也没说,估计怕打击我 :ROFLMAO: 。。。

奠定“脂肪导致心血管疾病”这个结论的那片论文,在原文作者的儿子发现自己父亲当年隐瞒了很多关键数据之后,其权威性早就动摇了,但是并没有完全推翻。

阿吾提到的这篇论文我也看过,我暂时持怀疑态度。第一这是个观察研究,虽然样本数大,证据力度却并不强;第二,从中国的情况来看,以前穷的时候大家的饮食中碳水比例非常高,但是那时心血管疾病发病率并不高;而后来饮食中蛋白质和脂肪比例大幅上升之后,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的确也大幅上升了。我个人瞎说,这个就要考虑一下精制糖的摄入增加是不是起了坏作用。

所以其实心血管疾病和营养素的关系,现在还不是下最后定论的时候。

隔壁老王 : 2019-10-19#312
我不把家园搞热闹了,熊猫能回来吗?:ROFLMAO:
我回来也没啥鸟用啊。

未尝不可 : 2019-10-19#313
我回来也没啥鸟用啊。
小芳说你这次回来有点蔫,的确也没啥鸟用。。。 :ROFLMAO:

CCOYYOTEE : 2019-10-19#314
不知道哎,也不care。。。 反正就是找个说话的地方吧。人老了念旧,换个论坛认识新人总觉得不习惯
小丫头这几天总喊老,那我们就不要活了。

隔壁老王 : 2019-10-19#315
小芳说你这次回来有点蔫,的确也没啥鸟用。。。 :ROFLMAO:
合着你们眼里我一回来就到处惹事生非才正常么……

未尝不可 : 2019-10-19#316
合着你们眼里我一回来就到处惹事生非才正常么……
你不叼着一根牙签嘛,那个才是你的本来面目啊。。。

未尝不可 : 2019-10-19#317
跑步降血压--不二之选。刚开始跑一次管不到一天血压就上去了,但坚持着跑就能把血压压住,这个很鼓舞人的--老子就一直跑下去,一直压住它。三个月之后,血压就是一天两天不跑也不抬头了。6个月之后,血压就稳定在自己的接受范围了。跑步还不能太慢,一定要把心率调到130--140,keep 住3-5分钟都行,10分钟更好。就像汽车跑高速烧积碳一样的,跑过后浑身通泰。
我以前断断续续跑步,现在改成一天HIIT,一天一点点的重训

风雪夜 : 2019-10-19#318
小丫头这几天总喊老,那我们就不要活了。
说明我们对年龄的蔑视!不care它,它奈我何

frontenac : 2019-10-19#319
我不把家园搞热闹了,熊猫能回来吗?:ROFLMAO:
好啦好啦,你是家园的大功臣啦,你一走,家园就死气沉沉的,你去外地,外地就鸡飞狗跳,你一回来家园就枯木逢春了。。。

这样概括,中不中?

未尝不可 : 2019-10-19#320
好啦好啦,你是家园的大功臣啦,你一走,家园就死气沉沉的,你去外地,外地就鸡飞狗跳,你一回来家园就枯木逢春了。。。

这样概括,中不中?
其实也只有你才能把熊猫骗来啊。。。 :ROFLMAO:
家园网是被人的欲望搞活滴。。。

frontenac : 2019-10-19#321
奠定“脂肪导致心血管疾病”这个结论的那片论文,在原文作者的儿子发现自己父亲当年隐瞒了很多关键数据之后,其权威性早就动摇了,但是并没有完全推翻。

阿吾提到的这篇论文我也看过,我暂时持怀疑态度。第一这是个观察研究,虽然样本数大,证据力度却并不强;第二,从中国的情况来看,以前穷的时候大家的饮食中碳水比例非常高,但是那时心血管疾病发病率并不高;而后来饮食中蛋白质和脂肪比例大幅上升之后,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的确也大幅上升了。我个人瞎说,这个就要考虑一下精制糖的摄入增加是不是起了坏作用。

所以其实心血管疾病和营养素的关系,现在还不是下最后定论的时候。
我发现我个人对这些研究什么的,并不特别在意,反正按照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该吃吃,该喝喝,适量均匀得当,凡事只要不搞极端就好。。

很多东西,这个研究,那个研究,得出来的结果可以相反,还有一些,会变的,比如,人造黄油刚出来的时候,说健康啊啥的,后来又说反式脂肪酸不健康。。原来一直说红肉不健康,癌症啊,心脏病啊要少吃,前阵子研究又说,没有发现红肉和癌症心脏病有直接联系,吃红肉没关系。。

尽信书,不如无书,尽信专家,就没法吃饭。。

frontenac : 2019-10-19#322
我回来也没啥鸟用啊。
有用的,你现在离开太久了,有点陌生,不适应,等你缓口气,最好找人掐一架,就满血复活了。。

frontenac : 2019-10-19#323
小芳说你这次回来有点蔫,的确也没啥鸟用。。。 :ROFLMAO:
这是激将法还是throw me under the bus?

frontenac : 2019-10-19#324
合着你们眼里我一回来就到处惹事生非才正常么……
主要是我想赶你出去挣家园币了,你不是答应我,挣来的钱给我嘛。。

frontenac : 2019-10-19#325
其实也只有你才能把熊猫骗来啊。。。 :ROFLMAO:
家园网是被人的欲望搞活滴。。。
胖熊心情好,就卖我个面子,我叫霜月回来,他答应了,但说最近忙,现在还没浮头。。

未尝不可 : 2019-10-19#326
胖熊心情好,就卖我个面子,我叫霜月回来,他答应了,但说最近忙,现在还没浮头。。
我原来以为霜月回流了那
记得首付还是谁提到过在国内听音乐会见到霜月,说还是回国精气神不一样啥啥的。。。

frontenac : 2019-10-19#327
我原来以为霜月回流了那
记得首付还是谁提到过在国内听音乐会见到霜月,说还是回国精气神不一样啥啥的。。。
他应该没有回流吧,应该过得挺好,撒哥不是和他打乒乓球么?我夏天的时候,还看他发女儿足球照片呢。。

隔壁老王 : 2019-10-20#328
主要是我想赶你出去挣家园币了,你不是答应我,挣来的钱给我嘛。。
不会吧,你这是拉长工啊……

frontenac : 2019-10-20#329
不会吧,你这是拉长工啊……
如果真能吧你拉成长工,我当然想啦,你一发威不眠不休,我家园币就滚滚进帐了。。

要不你自己发帖吧,发个你家那个狗狗的帖子,它跟你那么多年,你不辞劳苦把它移民过来,为了它连假都不度,是拿他看成你的家人的吧,一定有可以写的地方。

我写这个帖子,其实,是关于我爸,几年过去了,我还是只敢写些和他相关的边边角角。

sabre : 2019-10-20#330
合着你们眼里我一回来就到处惹事生非才正常么……
拍你马屁 你都听不出来
意思是 你的话发人深省 激发狗尾续貂 画蛇添足的热情 翻译成中国話 你是一个带着光环的亲民大使

妇女愿意跟你做朋友
男人愿意成为你

隔壁老王 : 2019-10-20#331
拍你马屁 你都听不出来
意思是 你的话发人深省 激发狗尾续貂 画蛇添足的热情 翻译成中国話 你是一个带着光环的亲民大使

妇女愿意跟你做朋友
男人愿意成为你
嗯,然后你一按按钮,我就摔下来了

sabre : 2019-10-20#332
嗯,然后你一按按钮,我就摔下来了
怎么着也等过了蜜月期
你还能高兴42秒钟

frontenac : 2019-10-20#333
嗯,然后你一按按钮,我就摔下来了
你肥肉那么多,皮毛那么厚,反正不会出来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 摔有什么要紧呢。。。

dave : 2019-10-20#334
给园友第86个赞,你令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的经历,这个经历,我在加拿大曾经讲给西人听,我是説因果的故事。我五岁的时候,因为我父亲是军官,我入托军队幼儿园,这个军队幼儿园在青岛太平山下,要穿过动物园,那个时候,我父亲在部队,我母亲一个人带着我们兄妹三人生活,我和我妹妹平日在幼儿园,周末我舅舅来接我们回家。我清楚记得有一次,我舅舅骑自行车带着我和我妹妹回家的路上,穿过动物园那条路时,遇到了一只狼,那只狼一直跟着我们,我舅舅拼命蹬自行车,那是一个大上坡,别说带两个孩子,就是一个人蹬这个上坡也很艰难!也许是我舅舅发现了这只狼跟着我们,他拼尽全力蹬车,我坐在车座后面,能看到狼眼,闪着绿森森的光,可以感觉到假如我舅舅动作慢或停下来的话,我的命就没了。等到我们登上坡顶,来到大路,有了人在活动,回头再看,狼已经离去。此时再看我舅舅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面色惨白。
我一直记得我舅舅的大恩,所以,工作以后拿到第一份工资给我舅舅买了一双鞋,一条毛布裤子。那个时间80年代毕业的大学生每个月的工资是很低的。再后来就是2004年我舅舅得了癌症,要作放疗,我拿出1万人民币给我舅舅做放疗。那时我开生意,1万元人民币对我不算什么,但是这件事告诉我,确实是有因果的。因为一直心存报答我舅舅的恩,上苍就会给我这种报恩的机会。而且更奇妙的是那个时间我无论给我舅舅、我父母做什么,我前妻都不反对!从来不会因为经济问题争吵。

frontenac : 2019-10-20#335
给园友第86个赞,你令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的经历,这个经历,我在加拿大曾经讲给西人听,我是説因果的故事。我五岁的时候,因为我父亲是军官,我入托军队幼儿园,这个军队幼儿园在青岛太平山下,要穿过动物园,那个时候,我父亲在部队,我母亲一个人带着我们兄妹三人生活,我和我妹妹平日在幼儿园,周末我舅舅来接我们回家。我清楚记得有一次,我舅舅骑自行车带着我和我妹妹回家的路上,穿过动物园那条路时,遇到了一只狼,那只狼一直跟着我们,我舅舅拼命蹬自行车,那是一个大上坡,别说带两个孩子,就是一个人蹬这个上坡也很艰难!也许是我舅舅发现了这只狼跟着我们,他拼尽全力蹬车,我坐在车座后面,能看到狼眼,闪着绿森森的光,可以感觉到假如我舅舅动作慢或停下来的话,我的命就没了。等到我们登上坡顶,来到大路,有了人在活动,回头再看,狼已经离去。此时再看我舅舅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面色惨白。
我一直记得我舅舅的大恩,所以,工作以后拿到第一份工资给我舅舅买了一双鞋,一条毛布裤子。那个时间80年代毕业的大学生每个月的工资是很低的。再后来就是2004年我舅舅得了癌症,要作放疗,我拿出1万人民币给我舅舅做放疗。那时我开生意,1万元人民币对我不算什么,但是这件事告诉我,确实是有因果的。因为一直心存报答我舅舅的恩,上苍就会给我这种报恩的机会。而且更奇妙的是那个时间我无论给我舅舅、我父母做什么,我前妻都不反对!从来不会因为经济问题争吵。
所以得这样想,你现在照顾老人,也是善事,相信你将来也会有福报的,到时候,上来再和我们说说因果。。

smartworm : 2019-10-22#336
如果真能吧你拉成长工,我当然想啦,你一发威不眠不休,我家园币就滚滚进帐了。。

要不你自己发帖吧,发个你家那个狗狗的帖子,它跟你那么多年,你不辞劳苦把它移民过来,为了它连假都不度,是拿他看成你的家人的吧,一定有可以写的地方。

我写这个帖子,其实,是关于我爸,几年过去了,我还是只敢写些和他相关的边边角角。
我特别想看看你写在初中的时候,对爸爸的印象。我女儿就是这个年龄,可以借鉴,参考。

frontenac : 2019-10-22#337
我特别想看看你写在初中的时候,对爸爸的印象。我女儿就是这个年龄,可以借鉴,参考。
初中阶段我爸我妈不和我们住在一起,我们三个孩子自己住的,基本没有记忆。。

我爸不是个完美的人,也有很多缺点,感情还感情,但我能比较理智的看问题。。

冰柠檬 : 2019-10-22#338
初中阶段我爸我妈不和我们住在一起,我们三个孩子自己住的,基本没有记忆。。

我爸不是个完美的人,也有很多缺点,感情还感情,但我能比较理智的看问题。。
你为啥不搭理俺了呢?害俺追着你满楼跑。。。
是不是俺打击下你五哥对俺有意见啦?:ROFLMAO:

smartworm : 2019-10-22#339
你为啥不搭理俺了呢?害俺追着你满楼跑。。。
是不是俺打击下你五哥对俺有意见啦?:ROFLMAO:
我最喜欢你和楼主的性格,其他有才聪明的女网友往往太硬朗。要不小时候的故事芳妹已经写了,你来点初中的故事,

frontenac : 2019-10-22#340
你为啥不搭理俺了呢?害俺追着你满楼跑。。。
是不是俺打击下你五哥对俺有意见啦?:ROFLMAO:
没有啊,没有啊,我只是不怎么给你点赞了,因为我点了你也没钱,我得养养在给你点。。

我时间很紧,一般是搬砖间隙吃饭的时候上网,搞得一目十行,所以常常会有看漏的,或者来不及回的帖子,真心没有不搭理你。。

我都没看见你哪儿打击五哥了。。

我其实很喜欢你的,这么多人里面,你和我说的一些话,那是真心为我好的,我知道,也感受得到的。。

谢谢。

冰柠檬 : 2019-10-22#341
没有啊,没有啊,我只是不怎么给你点赞了,因为我点了你也没钱,我得养养在给你点。。

我时间很紧,一般是搬砖间隙吃饭的时候上网,搞得一目十行,所以常常会有看漏的,或者来不及回的帖子,真心没有不搭理你。。

我都没看见你哪儿打击五哥了。。

我其实很喜欢你的,这么多人里面,你和我说的一些话,那是真心为我好的,我知道,也感受得到的。。

谢谢。
嗯嗯,那俺就放心啦:giggle:

frontenac : 2019-10-22#342
嗯嗯,那俺就放心啦:giggle:
俺又得去搬砖了。。。

资本家的钱,不好赚啊。。。

冰柠檬 : 2019-10-22#343
我最喜欢你和楼主的性格,其他有才聪明的女网友往往太硬朗。要不小时候的故事芳妹已经写了,你来点初中的故事,
不好意思啊,又漏看你说话啦,不是不搭理你哈,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没谁不爱听好听的。俺初中时跟着俺那部队的爹东奔西颠的净转学了,这一段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清晰的记忆。。。还是等着小芳写吧,这阵家园泡的俺备受打击,忽然发现没点儿才艺家园都没法混了,面壁去了:wdb14::wdb7:

smartworm : 2019-10-22#344
不好意思啊,又漏看你说话啦,不是不搭理你哈,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没谁不爱听好听的。俺初中时跟着俺那部队的爹东奔西颠的净转学了,这一段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清晰的记忆。。。还是等着小芳写吧,这阵家园泡的俺备受打击,忽然发现没点儿才艺家园都没法混了,面壁去了:wdb14::wdb7:
真不是拍你俩的马P。我当然知道文字中只能看出一部分,就像张爱玲,文字中看透了世事,可自己的现实生活却经营得一塌糊涂。

我只是有很现实的问题。总是和女儿说,你长大了不要像这位,不要像那位。现实中我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她模仿的对象。青春期又开始了,不是很确定我对待她的态度是不是合适。

未尝不可 : 2019-10-22#345
真不是拍你俩的马P。我当然知道文字中只能看出一部分,就像张爱玲,文字中看透了世事,可自己的现实生活却经营得一塌糊涂。

我只是有很现实的问题。总是和女儿说,你长大了不要像这位,不要像那位。现实中我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她模仿的对象。青春期又开始了,不是很确定我对待她的态度是不是合适。
为什么要给她找模仿的对象,你有模仿的对象吗?

smartworm : 2019-10-22#346
为什么要给她找模仿的对象,你有模仿的对象吗?
我的意思是周边的人都不值得效仿,总是与众不同,难免有时候会有疑惑。我对待孩子的态度在华人家庭里绝对另类,没碰到过一个和我一致的。以前我不就和你说过,我主动放弃了我的权威,你并不同意。

sabre : 2019-10-22#347
为什么要给她找模仿的对象,你有模仿的对象吗?
正确的问题是:我是一个值得学习的榜样吗
对孩子 我觉得说一万句话 不如做一件事

smartworm : 2019-10-22#348
正确的问题是:我是一个值得学习的榜样吗
对孩子 我觉得说一万句话 不如做一件事
到目前为止,她表现得不错。但是因为被保护的很好,我担心她会太刁蛮。女孩子有个好的性格我认为是最重要的。

frontenac : 2019-10-22#349
我的意思是周边的人都不值得效仿,总是与众不同,难免有时候会有疑惑。我对待孩子的态度在华人家庭里绝对另类,没碰到过一个和我一致的。以前我不就和你说过,我主动放弃了我的权威,你并不同意。
态度不好说。。
但我对孩子的教育理念还真是另类,没一个和我相同的。

事实上我也有过自我怀疑,我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我也没有答案,没有办法,人生就是这样,小马过河,还只能走一遍。。

sabre : 2019-10-22#350
到目前为止,她表现得不错。但是因为被保护的很好,我担心她会太刁蛮。女孩子有个好的性格我认为是最重要的。
那要赞你的榜样好
父母的好品质 孩子偷偷的学
父母的坏处 让孩子暗暗发誓 长大绝不要像爸爸那样

sabre : 2019-10-22#351
态度不好说。。
但我对孩子的教育理念还真是另类,没一个和我相同的。

事实上我也有过自我怀疑,我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我也没有答案,没有办法,人生就是这样,小马过河,还只能走一遍。。
我的独特方法是 让我儿子看到 不努力勤奋的后果

smartworm : 2019-10-22#352
态度不好说。。
但我对孩子的教育理念还真是另类,没一个和我相同的。

事实上我也有过自我怀疑,我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我也没有答案,没有办法,人生就是这样,小马过河,还只能走一遍。。
我举两个例子。一个就是上周六,她们学校有个bottles drive的活动。所有band的同学都要去帮助分捡瓶子。等我去接她的时候,她那个抱怨哦,说她身上都是各种果汁,酒精混合的味道,不断做出恶心呕吐的样子。但是也说后悔以前没有努力,以后要靠干这工作生活就太悲惨了。我想到今天也没有定论,应该让她受更多的锻炼,还是让她继续保持这个娇滴滴的样子。
还有一个问题我也没想清楚。走到她的学校要14,5分钟。现在是晴天就让她自己走,下雨我就接送。我该不该下雨天就塞给她把伞?

是你怎么选?

冰柠檬 : 2019-10-23#353
我举两个例子。一个就是上周六,她们学校有个bottles drive的活动。所有band的同学都要去帮助分捡瓶子。等我去接她的时候,她那个抱怨哦,说她身上都是各种果汁,酒精混合的味道,不断做出恶心呕吐的样子。但是也说后悔以前没有努力,以后要靠干这工作生活就太悲惨了。我想到今天也没有定论,应该让她受更多的锻炼,还是让她继续保持这个娇滴滴的样子。
还有一个问题我也没想清楚。走到她的学校要14,5分钟。现在是晴天就让她自己走,下雨我就接送。我该不该下雨天就塞给她把伞?

是你怎么选?
女孩子就是用来宠的。。。

冰柠檬 : 2019-10-23#354
态度不好说。。
但我对孩子的教育理念还真是另类,没一个和我相同的。

事实上我也有过自我怀疑,我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我也没有答案,没有办法,人生就是这样,小马过河,还只能走一遍。。
俺老公一直说俺对孩子也挺另类的。。。

冰柠檬 : 2019-10-23#355
到目前为止,她表现得不错。但是因为被保护的很好,我担心她会太刁蛮。女孩子有个好的性格我认为是最重要的。
蓉儿也很刁蛮,你不喜欢吗?

jf9781054 : 2019-10-23#356
我举两个例子。一个就是上周六,她们学校有个bottles drive的活动。所有band的同学都要去帮助分捡瓶子。等我去接她的时候,她那个抱怨哦,说她身上都是各种果汁,酒精混合的味道,不断做出恶心呕吐的样子。但是也说后悔以前没有努力,以后要靠干这工作生活就太悲惨了。我想到今天也没有定论,应该让她受更多的锻炼,还是让她继续保持这个娇滴滴的样子。
还有一个问题我也没想清楚。走到她的学校要14,5分钟。现在是晴天就让她自己走,下雨我就接送。我该不该下雨天就塞给她把伞?

是你怎么选?
首先应该考虑安全问题,在安全基本有保障的条件下,我会塞给她把伞;我一向鼓励孩子们能自己干的事就不要求人。

smartworm : 2019-10-23#357
蓉儿也很刁蛮,你不喜欢吗?
蓉儿这个称号你都知道!完全是德才兼备老坛腌菜嘛。 :unsure:

冰柠檬 : 2019-10-23#358
蓉儿这个称号你都知道!完全是德才兼备老坛腌菜嘛。 :unsure:
俺弟喜欢武侠书,金庸,梁羽生,古龙。。。差不多那个年代的武侠书他都有买,然后两人偷偷一起看,俺爹妈进屋俺打掩护,利用俺家人对俺的信任,俺属于一突击成绩就能上去那种,结果把俺弟害了,书读的不是很好。。。若说愧疚,这算一个

smartworm : 2019-10-23#359
俺弟喜欢武侠书,金庸,梁羽生,古龙。。。差不多那个年代的武侠书他都有买,然后两人偷偷一起看,俺爹妈进屋俺打掩护,利用俺家人对俺的信任,俺属于一突击成绩就能上去那种,结果把俺弟害了,书读的不是很好。。。若说愧疚,这算一个
:oops:我们在说一回事吗?蓉儿是本坛一位美女,她的靖哥哥让我怼跑了,现在见不到了。:cool:美女本人改头换面,依然刁蛮任性,

zhidao : 2020-05-10#360
这篇怎么没看到啊?我可是铁粉。
只是好久没见楼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