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来说说我的家乡和那些零碎的记忆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23
fullsizeoutput_cea9.jpegfullsizeoutput_cea8.jpeg





我说这里是家乡,可能不合适,当地人都认为我们是外地人,所以最恰当的说法,应该是我出生的地方。

多年前,我爸读了某个职业或者中专学校,毕业以后分在这里,我是在这儿出生的,三岁半的时候,因为我爸调走,我们回到他原来的城市,后来我长大了,去过很多,很远的地方,但这里,我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爸爸前年去世了,我妈是个爱跑的人,我爸去世前大约有两年时间,我妈因为照顾他,哪也没去,我爸去世以后,我哥哥姐姐没事的时候就带着我妈到处转转,远的,近的。秋天的时候,我妈说想去我们小时候待过的钢厂看看,我哥姐带我妈去了一趟这儿,微信发了照片。

我三岁半离开的,所以很多事,可能不记得了,比如这条甘蔗路,似曾相识,又仿佛从未见过,可能几乎所有的甘蔗路或多或少都这样的吧。而这个钢厂大门,我是完全没有印象的,我爸在钢厂呆了几年,他去那里的时候,钢厂没有生产,他调走的时候,钢厂还是没有开始生产,据说,我爸调走后,一年又一年,钢厂的管辖权被不断下放,筹划规模也越来越小,开门一拖再拖,后来好不容易开始生产了,就是一直亏损,没有几年,就倒闭了。

这个大门,应该是勉强开门以后修建的,或者,是工厂倒闭以后厂房出租,别的单位修建的?总之,对于这个大门,我一无所知。。

事实上,对于那儿,我基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但我可以肯定,我是记得一些的,因为太小,这些记忆,只能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没有起点终点,没有来龙去脉,就像天上掉下来的雪,它只是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这一片是从那个方向来的,也不知道下一秒,它会到哪里去。在我黑暗的记忆房间里,它们是空气中一粒粒做着布朗运动的尘埃,悄无声息,无影无踪。只有当我想起它,就好像一束光,突然照到了它们,看得见它们,一粒粒的,在我记忆宽度的光束下舞动,当我的思绪离开它,好像一盏灯被突然切段了电源,只有沉沉的黑暗与静寂,它们仿佛从来也不存在。

一,来历不明的白光。

我们呆的地方,到处都是山,都不大,但开门就能见到,山都是小巧清秀,四季常绿的,我们就住在一个相对平坦,四面环山的大院子里面,院子一进大门口就是保卫科,然后两边环开,是一间间平房,其中一间就是我们住的。

记得是夏天,有几个晚上,不同的山上突然会有很强很强的光线束,往各个方向扫射,光源有近,也有远的,有时候移动,有时候固定,但转换方向。。我一直以为是手电光,现在想来,应该不是,因为手电光不可能这么强,也不可能射这么远。那光一定是发自山上,因为我们都需要仰头看,光有两到三个不同的发源点,黑压压的远处,是模糊的群山轮廓,这些光,有一种尖锐的惨白,撕开沉沉的夜幕,有种石破天惊,惊世骇俗的效果。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会跑出来,站在院子里,伸长脖子张望,跟古人看见天狗吃月亮一样。。

记得我听见有人说,这是採蜂人在山上拆野蜂窝,这是可能应该最常听到的解释。现在想起来,光“夜里采蜂”这个词,就极度不合常理了,首先夜里,你看不见蜂窝,其次,要是野蜂追起来,不是跑都不知道往哪儿跑吗?好像从来没有听人说过是外星人,那个时候,老百姓貌似还没有外星人这个概念。每次都会有人说,不会是特务吧。。

我那个时候不知道什么是特务,也不知道这个特务,指的是台特,美特,还是苏特。。。但我记得,一旦有人露出吃了三笑逍遙散样的古怪笑容,说出特务这个词之后,人群中的空气立马变得诡异粘稠了,人都成了冬天的刺猬,不由自主的靠近成群,又警惕不安的左右张望保持一定距离。表情有点兴奋和惊慌,黑暗中,一只只眼睛都点燃成了狼瞳,散着绿莹莹的光。压低的语调里掺合着一丝亢奋,说话的时候,密密切切的气流,在齿缝中打转,最后,模模糊糊的不可辨析。。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两次,三次,还是四次,我搞不清了,但这样的场景太过于奇怪,以至于当时三岁的我,都从此记得。


二,深绿色脱漆的大门

我年纪那么小,没人有帮忙,是不可能出现在那里的,所以我应该只是不记得我怎么出现在那里了。最大的可能,是我妈在附近打石头,我溜达到了那里。在我朦胧不清的回忆里,很多时候,我都是作为一个呆若木鸡的旁观者出现的,也许是因为我太小,的确只能看,没法参与,也有可能就是,我从小就是一个游离于外的人。


那应该是个大的山,山侧面像个蹲着的狗或者狮身人面像,我在半山,有一条马路,石子的,我站在路边,不解的看着那扇大门。大门在一个大山的中央,拱形的,相对我而言,很大很大,可以过汽车那种,像一个张开的深邃大嘴,门周围探头探脑的是各种数和杂草,门是深绿色的,油漆已经开始斑斑驳驳,有一个同样锈迹斑斑的大铁栓和锁,门后面很显然,应该是个巨大的山洞。

从前有个山,山上有个洞。。。故事都是这样说的,可,这个洞怎么这么大,还有人建了个这么大的门,这好像电影夺宝奇兵里才有的情节。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常常想起这个诡异的山洞,谁建了它?门的背后是什么?有没有芝麻开门?有没有古墓丽影或者活死人墓?有没有藏着飞机大炮机关枪?

我深藏这个记忆,自己反复琢磨,一直到大了,有一次偶然和我爸提起,才知道啥回事。我爸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个山洞,他自己都几乎忘记了这些山洞,对我这个记忆很是惊奇,他说钢厂最初筹建的时候,是要打算建在山洞里的,山已经挖空,厂房建好,几大车间都已经粗具规模,然后,发现不可能实现,又全搬出来了,那些山洞,就闲置了。我爸说,那时候有电厂建在山洞里的,我对钢铁厂不熟,但印象中,电视里面的钢铁厂都是温度极高,红火红火烤猪现场的,不由感叹,这把钢厂建在山洞里,脑洞开得也未免太大。

三 夏日玉米粥

这是一个朦胧的场景,天气很炎热,太阳挂在头顶晃眼睛,我蹒跚的走在田地间的一条小路上,两旁是高高的甘蔗或者玉米林,向左看,看不见出路,向右看,也看不见出路,密密麻麻的青纱帐,小路前面不远,是我姐姐的背影,她也费力的走着,我俩追赶的,是我哥哥和他的一两个同学,他们在更远的前方。

我们已失去了他们的位置,只听见忽远忽近他们的笑语或者喊叫,有时候真切,有时候飘忽,一下以为很近,可转过去,却又一个人也没有,偶尔,遇到陇间地头,我们在低处,他们在高处,我会看见他们一下一下的跳过去,像倚天屠龙里面的青衣蝠王韦一笑,在田间一起一伏。迎着阳光的光晕,因为有热空气在前方蜒蜒升起,使得他们模糊的背影微微的颤抖着,很不真实。

我们走了好久好久,后来来到一个人家,这事非常奇怪,因为当地农民应该都是自然村落,但那家就孤零零一个房子,在玉米地边,现在想起来,很有西游记或者聊斋里面的荒郊鬼屋感,但我们竟然一点也不害怕。

我们进去以后,见到一个老爷爷,一个老奶奶,样子记不清了,只记得爷爷说了声,来了啊,他们应该是哥哥其中一个同学的爷爷奶奶。现在想来,也不大可能,因为我哥哥去的是子弟学校,不收当地孩子的,他为何会有本地同学呢?很多事情,不合常理,如同做梦,但我记得那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然后我们就自己添了粥,坐在小板凳上吃,那是我记忆中最好吃的玉米粥,滑糯香甜甘洌,那可能是我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玉米粥。。然后记忆到此就中断了。

四,夜里的米粉

记忆中,我在睡觉,我爸不停的摇我,让我起来,我懵懵懂懂的坐起来,看见哥哥姐姐已经起来了,在小桌子边吃东西,是米粉。

我因为没清醒没胃口,闹了一阵,我妈一面抱着我哄我,一面嘟哝着埋怨我爸,我爸不停的说,“这是粉呗,你最爱吃的”。一会又过来,说:“吃一口,吃一口看看,试一下嘛”。或者:“你看你看,有肉末,有木耳,肉末木耳啵。。。”

一会儿我清醒了,才开始吃,我爸没有骗我,那的确是很好的米粉,香喷喷的肉汤冒着热气,一指宽的米粉白白嫩嫩,又软又滑没了筋骨一样,含情脉脉的荡漾在汤里。碧绿细碎的葱花,淡黄色一丁一丁的头菜,切得细长俊秀的黑木耳,红火热辣的辣椒油,热气和香气缠绕缠绵,一切都恰到好处,美轮美奂。。这个米粉和前面那个玉米粥,一直都是我记忆中,伟大而不朽的美食。

粉是我爸演出以后带回来的,我说过,我爸的厂从来没开过工,我爸百无聊赖,就加入了工宣队。这对我是非常奇异而不能理解的事情,因为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我爸这个人不仅仅粗枝大叶,没有任何文艺细胞,而且可以说是品味恶俗,(老爸你如果在天上看到,请原谅俺,就算你品味恶俗,你也是俺亲爱的老爸),我一辈子,真的是一辈子,从未见过他做过任何一件和文艺有关的事情,或者发生任何的联系。但他那个时候,却加入了工宣队。。

我问我妈我爸在工宣队做啥?我妈说,合唱,吹笛子,吹口琴,拉二胡,打快板,拉手风琴。。。。我妈还说,你爸才不喜欢表演,他参加工宣队,是因为每次演出完以后,都会有吃的。。。

是的,那时候演出完是有吃的的,一般都是邀请演出方款待的,有时候是粉,有时候是面,有时候是粥,有时候是油条豆浆,我爸最爱吃的是面,各种各样的,只要是面,就是他的最爱。。

饥饿与嘴馋能把一个人逼成文艺全才,这真是匪夷所思。。

还有一些记忆,比如那个总是出现在我噩梦里的,在公厕粪坑淹死的小孩。拖拉机抛开地面以后,我抢到的一个红薯。。昨天开始写的时候,兴致勃勃,现在回头看了一下,原来都是自己的流水账,突然就不想写了,写了的,就发出来,当个存底吧。
 
79,338
$21.25
$2,303.96
获赞赚币
13.48
点赞赚币
7.77
最大赞力
0.76
话里有话啊,你说楼主被人吃豆腐了哈哈哈哈哈
文章很有画面感

记忆 经常就是描绘脑海里的画面
对声音 味道 大概是没记忆的 有的 多半是画面 和画面带来的联想

人到中年 回首往事的时候
仅仅是几张画面了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23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23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结算周发行量
本周到目前发行量
总发行量
矿工家园币总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网站回购价
网站大额卖出价
私人交易建议成交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总市值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地址
bc1q9zwl0pan2agt2ku7lrkw4x5zy7thxah0ccm33v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5$(10%总赞力)
主贴5$-10$(20%总赞力)
主贴10-14$(30%总赞力)
主贴14$-19$(40%总赞力)
主贴19-24$(50%总赞力)
主贴24$-28$(60%总赞力)
主贴28$-33$(70%总赞力)
主贴33$+(70%+总赞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