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水 (1)》链接在这里:

这是《水(2)》:

水缸里的花手巾很爱国

上文说到我们在水城最多的课外活动就是游泳钓鱼,其实我们还时常抓花手巾。

花手巾是一种很漂亮的斗鱼(见图),水城田埂和小路边上的清水沟里很多,不过据说现在由于大量使用农药和化肥花手巾濒临绝种,有些人工喂养的卖价一条可达几十元,可我们小时候到处都可以抓到。

只要你不怕蚂蝗,抓花手巾很容易。当地产一种用竹条编织的筲箕(见图),我们用筲箕往水湄戳下去,捞起来就会有一两条,我们只留大的,小的扔回水里。水沟里很多蚂蝗,但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给蚂蝗钉在腿上了是不能硬拔下来的,拔下来会流很多血,最好的办法就是撒点盐或烟丝,蚂蝗会自己松开口掉下来。
1571797723983.png1571797791879.png

当地的水缸很便宜,我们没有金鱼缸就用水缸养花手巾。其实用水杠养鱼我觉得更好,鱼在里头若隐若现,比在玻璃缸里养更有情调。花手巾的食物主要是苍蝇和沙虫,有时候我们还没把食物放进水里花手巾就跳出水面来抢,给我们平添不少乐趣。

我们邻居林医生是内科主任,以前在省医院做主治医生,旧知识分子,人很有风趣,但开玩笑会得罪领导,所以水城医院建立时被下放过来当内科主任。解放初期资本家大量出走的时候他在广州以白菜价与好友合伙买了一个四合院,他家住前院,朋友家住后院。后来他一个老乡没地方住,又把前院一个厢房让给老乡老何一家住,后来老何几个孩子个个都是牛高马大又帅气,林医生的孩子们经常有点吃醋的感觉。林医生一心想着回省城,只身一人去了水城,没事他就过来与我们聊天,他与我老爸都是旧知识分子,天南地北什么都谈。

有一天林医生看到我用苍蝇喂花手巾很是感性趣,我解释说火柴盒里的苍蝇是学校搞爱国卫生运动的战利品,林医生听了哈哈大笑,从那天开始他总开玩笑说花手巾吃苍蝇是爱国行为,爱国的花手巾这个说法就是这样来的。

花手巾爱国但林医生的儿子却叛国了。一天林医生满脸得意地过来找我爸,并拿出一些彩色照片给我们看,原来是他家老三从插队的地方走路到边境然后游泳偷渡到了香港,随后又去美国投靠了在某知名学府当教授的亲舅舅。照片是林家老三在美国的生活照。中国那时连彩色照片都没有,更别说洋房轿车了,所以那些照片产生的影响很震憾。

林医生家老大在广州上班,我每次去广州都住他房间,每次我都会带几条最大最好看的花手巾给他。有一次,住在同一院子里的老何家老二满脸苍白一身污泥回来了,原来是肇庆两条客船相撞沉船,几百人就这么葬身江底了,这小子身体好自己逃生挽回一条小命。那两条船的船身是用水泥做的,当时这种水泥做的船大行其道,但船身很重一旦有事逃生都来不及。

我们出国前几次前往省城办理体检护照换汇等事宜,一直住在林医生家,林医生还特地从水城回来做安排,期间我们认识了他一位朋友区伯。区伯解放前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老蒋撤退时他神差鬼错留在了大陆,几次运动没被活活整死,最后被安排到一家招待外宾的酒店当西点(西式糕点)厨师,他开玩笑说那是他的第二个西点。区伯、林医生和我爸三人在一起总是用英语交谈,偶尔也会指着我送他们的花手巾边讲边笑,可以猜得到他们又是在夸奖花手巾爱国了。

待续。。。
 
最后编辑: 2019-10-23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水 (1)》链接在这里:

这是《水(2)》:

水缸里的花手巾很爱国

上文说到我们在水城最多的课外活动就是游泳钓鱼,其实我们还时常抓花手巾。

花手巾是一种很漂亮的斗鱼(见图),水城田埂和小路边上的清水沟里很多,不过据说现在由于大量使用农药和化肥花手巾濒临绝种,有些人工喂养的卖价一条可达几十元,可我们小时候到处都可以抓到。

只要你不怕蚂蝗,抓花手巾很容易。当地产一种用竹条编织的筲箕(见图),我们用筲箕往水湄戳下去,捞起来就会有一两条,我们只留大的,小的扔回水里。水沟里很多蚂蝗,但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给蚂蝗钉在腿上了是不能硬拔下来的,拔下来会流很多血,最好的办法就是撒点盐或烟丝,蚂蝗会自己松开口掉下来。
浏览附件566121浏览附件566122

当地的水缸很便宜,我们没有金鱼缸就用水缸养花手巾。其实用水杠养鱼我觉得更好,鱼在里头若隐若现,比在玻璃缸里养更有情调。花手巾的食物主要是苍蝇和沙虫,有时候我们还没把食物放进水里花手巾就跳出水面来抢,给我们平添不少乐趣。

我们邻居林医生是内科主任,以前在省医院做主治医生,旧知识分子,人很有风趣,但开玩笑会得罪领导,所以水城医院建立时被下放过来当内科主任。解放初期资本家大量出走的时候他在广州以白菜价与好友合伙买了一个四合院,他家住前院,朋友家住后院。后来他一个老乡没地方住,又把前院一个厢房让给老乡老何一家住,后来老何几个孩子个个都是牛高马大又帅气,林医生的孩子们经常有点吃醋的感觉。林医生一心想着回省城,只身一人去了水城,没事他就过来与我们聊天,他与我老爸都是旧知识分子,天南地北什么都谈。

有一天林医生看到我用苍蝇喂花手巾很是感性趣,我解释说火柴盒里的苍蝇是学校搞爱国卫生运动的战利品,林医生听了哈哈大笑,从那天开始他总开玩笑说花手巾吃苍蝇是爱国行为,爱国的花手巾这个说法就是这样来的。

苍蝇爱国但林医生的儿子却叛国了。一天林医生满脸得意地过来找我爸,并拿出一些彩色照片给我们看,原来是他家老三从插队的地方走路到边境然后游泳偷渡到了香港,随后又去美国投靠了在某知名学府当教授的亲舅舅。照片是林家老三在美国的生活照。中国那时连彩色照片都没有,更别说洋房轿车了,所以那些照片产生的影响很震憾。

林医生家老大在广州上班,我每次去广州都住他房间,每次我都会带几条最大最好看的花手巾给他。有一次,住在同一院子里的老何家老二满脸苍白一身污泥回来了,原来是肇庆两条客船相撞沉船,几百人就这么葬身江底了,这小子身体好自己逃生挽回一条小命。那两条船的船身是用水泥做的,当时这种水泥做的船大行其道,但船身很重一旦有事逃生都来不及。

我们出国前几次前往省城办理体检护照换汇等事宜,一直住在林医生家,林医生还特地从水城回来做安排,期间我们认识了他一位朋友区伯。区伯解放前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老蒋撤退时他神差鬼错留在了大陆,几次运动没被活活整死,最后被安排到一家招待外宾的酒店当西点(西式糕点)厨师,他开玩笑说那是他的第二个西点。区伯、林医生和我爸三人在一起总是用英语交谈,偶尔也会指着我送他们的花手巾边讲边笑,可以猜得到他们又是在夸奖花手巾爱国了。
这个区伯,你爸和林医生都是老一辈的知识分子啊,真是谈笑有鸿儒,怪不得平时觉得习哥也比较老成稳重。。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个区伯,你爸和林医生都是老一辈的知识分子啊,真是谈笑有鸿儒,怪不得平时觉得习哥也比较老成稳重。。
呵呵,我们开玩笑说他们三个是三家村,林医生家是林家铺子。真正的三家村指的是文革早期被批判打倒的吴晗、邓拓、廖沫沙。《林家铺子》是矛盾写的,也被批判为毒草。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水 (1)》链接在这里:

这是《水(2)》:

水缸里的花手巾很爱国

上文说到我们在水城最多的课外活动就是游泳钓鱼,其实我们还时常抓花手巾。

花手巾是一种很漂亮的斗鱼(见图),水城田埂和小路边上的清水沟里很多,不过据说现在由于大量使用农药和化肥花手巾濒临绝种,有些人工喂养的卖价一条可达几十元,可我们小时候到处都可以抓到。

只要你不怕蚂蝗,抓花手巾很容易。当地产一种用竹条编织的筲箕(见图),我们用筲箕往水湄戳下去,捞起来就会有一两条,我们只留大的,小的扔回水里。水沟里很多蚂蝗,但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给蚂蝗钉在腿上了是不能硬拔下来的,拔下来会流很多血,最好的办法就是撒点盐或烟丝,蚂蝗会自己松开口掉下来。
浏览附件566121浏览附件566122

当地的水缸很便宜,我们没有金鱼缸就用水缸养花手巾。其实用水杠养鱼我觉得更好,鱼在里头若隐若现,比在玻璃缸里养更有情调。花手巾的食物主要是苍蝇和沙虫,有时候我们还没把食物放进水里花手巾就跳出水面来抢,给我们平添不少乐趣。

我们邻居林医生是内科主任,以前在省医院做主治医生,旧知识分子,人很有风趣,但开玩笑会得罪领导,所以水城医院建立时被下放过来当内科主任。解放初期资本家大量出走的时候他在广州以白菜价与好友合伙买了一个四合院,他家住前院,朋友家住后院。后来他一个老乡没地方住,又把前院一个厢房让给老乡老何一家住,后来老何几个孩子个个都是牛高马大又帅气,林医生的孩子们经常有点吃醋的感觉。林医生一心想着回省城,只身一人去了水城,没事他就过来与我们聊天,他与我老爸都是旧知识分子,天南地北什么都谈。

有一天林医生看到我用苍蝇喂花手巾很是感性趣,我解释说火柴盒里的苍蝇是学校搞爱国卫生运动的战利品,林医生听了哈哈大笑,从那天开始他总开玩笑说花手巾吃苍蝇是爱国行为,爱国的花手巾这个说法就是这样来的。

花手巾爱国但林医生的儿子却叛国了。一天林医生满脸得意地过来找我爸,并拿出一些彩色照片给我们看,原来是他家老三从插队的地方走路到边境然后游泳偷渡到了香港,随后又去美国投靠了在某知名学府当教授的亲舅舅。照片是林家老三在美国的生活照。中国那时连彩色照片都没有,更别说洋房轿车了,所以那些照片产生的影响很震憾。

林医生家老大在广州上班,我每次去广州都住他房间,每次我都会带几条最大最好看的花手巾给他。有一次,住在同一院子里的老何家老二满脸苍白一身污泥回来了,原来是肇庆两条客船相撞沉船,几百人就这么葬身江底了,这小子身体好自己逃生挽回一条小命。那两条船的船身是用水泥做的,当时这种水泥做的船大行其道,但船身很重一旦有事逃生都来不及。

我们出国前几次前往省城办理体检护照换汇等事宜,一直住在林医生家,林医生还特地从水城回来做安排,期间我们认识了他一位朋友区伯。区伯解放前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老蒋撤退时他神差鬼错留在了大陆,几次运动没被活活整死,最后被安排到一家招待外宾的酒店当西点(西式糕点)厨师,他开玩笑说那是他的第二个西点。区伯、林医生和我爸三人在一起总是用英语交谈,偶尔也会指着我送他们的花手巾边讲边笑,可以猜得到他们又是在夸奖花手巾爱国了。

待续。。。

那是一個去省城要過好幾個渡口的年代。我們上省城,要過九個。
 
最后编辑: 2019-10-23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水(1)我还没拜读,给水(2)大大的赞:wdb37:

记得从前有老师说,读懂了《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就不用去上他的“中国近现代文化史”课了。老习的文章用细腻的笔触向我们展现了当时社会的部分缩影和知识分子的命运,有很多事件和人物值得展开写,写成一个长篇,可以让我们了解改革开放前的社会史。

我的职业病又犯了,帮你改了两个错别字(见红字),让你的文字更完美。

哦,不对,感觉你写那个“性趣”是故意的,是属于你的习氏幽默 :p
谢谢闪亮老师,那两个错别字还真是笔误。汉语拼音输入法有时会根据你使用频率来自动挑选对应的字。

我有个荷兰朋友,每次见面就敦促我写回忆录,他还特地帮我买了本笔记本,要我想到什么都先记录下来以后整理成小说,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写书的料所以一直没动笔。以前我在一家唱片公司工作时有一位白人女同事听了我的一些故事情不自禁地流泪,她老公是Alliance电影公司的副总,圣诞晚餐时我们聊了很久,他非要派个写手来帮我写回忆录拍电影,但我觉得我又不是什么名人谁会看那电影呢,再说了,像我这样的遭遇在当时的中国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所以也婉言拒绝了。有时候想想倒是觉得如果能写些东西留给子孙们看也很有意义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8.08%
谢谢闪亮老师,那两个错别字还真是笔误。汉语拼音输入法有时会根据你使用频率来自动挑选对应的字。



我有个荷兰朋友,每次见面就敦促我写回忆录,他还特地帮我买了本笔记本,要我想到什么都先记录下来以后整理成小说,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写书的料所以一直没动笔。以前我在一家唱片公司工作时有一位白人女同事听了我的一些故事情不自禁地流泪,她老公是Alliance电影公司的副总,圣诞晚餐时我们聊了很久,他非要派个写手来帮我写回忆录拍电影,但我觉得我又不是什么名人谁会看那电影呢,再说了,像我这样的遭遇在当时的中国几乎每家每户都有,所以也婉言拒绝了。有时候想想倒是觉得如果能写些东西留给子孙们看也很有意义的。

我是不断的,经常性的把我和我领导的遭遇和经历讲给孩子听,并把过去的一些照片给他们看。让他们不忘阶级苦,让他们牢记今天所得来的一切是多么不易。
 
最大赞力
0.31
当前赞力
100.00%
《水 (1)》链接在这里:

这是《水(2)》:

水缸里的花手巾很爱国

上文说到我们在水城最多的课外活动就是游泳钓鱼,其实我们还时常抓花手巾。

花手巾是一种很漂亮的斗鱼(见图),水城田埂和小路边上的清水沟里很多,不过据说现在由于大量使用农药和化肥花手巾濒临绝种,有些人工喂养的卖价一条可达几十元,可我们小时候到处都可以抓到。

只要你不怕蚂蝗,抓花手巾很容易。当地产一种用竹条编织的筲箕(见图),我们用筲箕往水湄戳下去,捞起来就会有一两条,我们只留大的,小的扔回水里。水沟里很多蚂蝗,但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给蚂蝗钉在腿上了是不能硬拔下来的,拔下来会流很多血,最好的办法就是撒点盐或烟丝,蚂蝗会自己松开口掉下来。
浏览附件566121浏览附件566122

当地的水缸很便宜,我们没有金鱼缸就用水缸养花手巾。其实用水杠养鱼我觉得更好,鱼在里头若隐若现,比在玻璃缸里养更有情调。花手巾的食物主要是苍蝇和沙虫,有时候我们还没把食物放进水里花手巾就跳出水面来抢,给我们平添不少乐趣。

我们邻居林医生是内科主任,以前在省医院做主治医生,旧知识分子,人很有风趣,但开玩笑会得罪领导,所以水城医院建立时被下放过来当内科主任。解放初期资本家大量出走的时候他在广州以白菜价与好友合伙买了一个四合院,他家住前院,朋友家住后院。后来他一个老乡没地方住,又把前院一个厢房让给老乡老何一家住,后来老何几个孩子个个都是牛高马大又帅气,林医生的孩子们经常有点吃醋的感觉。林医生一心想着回省城,只身一人去了水城,没事他就过来与我们聊天,他与我老爸都是旧知识分子,天南地北什么都谈。

有一天林医生看到我用苍蝇喂花手巾很是感性趣,我解释说火柴盒里的苍蝇是学校搞爱国卫生运动的战利品,林医生听了哈哈大笑,从那天开始他总开玩笑说花手巾吃苍蝇是爱国行为,爱国的花手巾这个说法就是这样来的。

花手巾爱国但林医生的儿子却叛国了。一天林医生满脸得意地过来找我爸,并拿出一些彩色照片给我们看,原来是他家老三从插队的地方走路到边境然后游泳偷渡到了香港,随后又去美国投靠了在某知名学府当教授的亲舅舅。照片是林家老三在美国的生活照。中国那时连彩色照片都没有,更别说洋房轿车了,所以那些照片产生的影响很震憾。

林医生家老大在广州上班,我每次去广州都住他房间,每次我都会带几条最大最好看的花手巾给他。有一次,住在同一院子里的老何家老二满脸苍白一身污泥回来了,原来是肇庆两条客船相撞沉船,几百人就这么葬身江底了,这小子身体好自己逃生挽回一条小命。那两条船的船身是用水泥做的,当时这种水泥做的船大行其道,但船身很重一旦有事逃生都来不及。

我们出国前几次前往省城办理体检护照换汇等事宜,一直住在林医生家,林医生还特地从水城回来做安排,期间我们认识了他一位朋友区伯。区伯解放前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老蒋撤退时他神差鬼错留在了大陆,几次运动没被活活整死,最后被安排到一家招待外宾的酒店当西点(西式糕点)厨师,他开玩笑说那是他的第二个西点。区伯、林医生和我爸三人在一起总是用英语交谈,偶尔也会指着我送他们的花手巾边讲边笑,可以猜得到他们又是在夸奖花手巾爱国了。

待续。。。
看来老习只靠一个水系列主贴就成家园论坛首富了。。。 :D :wdb32: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