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1.31
当前赞力
100.00%
感恩节长周末的周六上午,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微信。看见有人申请加我为微信好友。点进去一看不由得暗暗吃惊,居然是他。片刻的犹豫后通过了验证。说实话,当时我真觉得那不是他本人的操作。

他是我大学时期的班长。大约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子,棱角分明的脸庞,高挺的鼻梁,浓密的眉毛下长着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睛,但是总感觉时不时会闪过一丝忧郁虽然班上好几个女生都有意无意对他表达好感,视他为白马王子。

从小到大的我一直就是枚开心果,O型血注定了我开朗外向的性格,还有一点点傲气。他的高冷让我离他很远。那时有位在上海华东理工大学上学的高中同学天天给我写信,我也有自己最要好的女同学每天形影不离,日子就那么一天天过去了。

元旦晚会的时候他跟我们寝室的一个女生一起朗诵了一首诗,为了那天,这个女生兴奋不已,天天在寝室发奋地练习。我不记得诗的题目,只记得他念的第一句:二十二岁,我爬出青春的沼泽,像一把伤痕累累的六弦琴,暗哑在流浪的主题。自此那个女生象疯了一般,跟寝室里每一位女生吵架,只要看见她们跟班长说一两句话,她骂她们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好,她没找我的茬,因为她知道我每天都收到上海的来信,也因为我始终没跟班长说过一句话。

几年的大学生活在波澜不惊中很快就结束了,在这期间有好几位男同学跟我表白,密密麻麻厚厚的求爱信时不时收到,自己班上或别的班的,因为压根没感觉每一次我拒绝得都很冷酷彻底。

毕业典礼后,就到了班上最后一次聚餐,有个喜欢我的男同学拿着一大杯啤酒向我走来要跟我干杯,我笑着说:喝就喝,谁怕谁。然后一干为尽(我的酒量大到吓人,到现在都不知道醉是什么感觉。有一次一群女生到男生寝室玩游戏,最后总是我和另一个男生输,输了之后就罚酒,估计喝了二十多次玻璃杯底大约一两厘米深的白酒。我一点反应都没有,回到宿舍爬到上铺躺下没多久,没想到那个男生在同学的搀扶下还跑到女生宿舍来想看我的笑话,最后转身出去连门都打不开不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儿,我们的班长过来了,他微微蹙起眉头,说:你不应该这样,蒋都躲一边哭去了,你还笑得那么开心,我得找你谈谈。我说谈就谈,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个夏天的夜晚,偶尔会有黄绿色的萤火虫轻轻柔柔地从眼前飘过,我们沿着长江堤坝一直走,走得很远很远,他说了太多的话我都不记得了,只知道到了最后他不再说别人,不再教我如何做人,开始说到了自己。他说从进学校看见我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了我,却一直压在心底,因为大家都认为我有个在上海的男友。或许是要各奔东西,又喝了点酒,他才找了这个借口,他不要再掩藏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同学纷纷离校,最后只剩我俩。那是我一生中最疯狂的五天五夜,他骑着自行车带我走遍了城市的大街小巷,24小时腻在一起,仿佛要弥补白白逝去的几年时光。我们五天五夜几乎没有睡觉,最后我居然到了坐着说胡话的地步,他就让我枕着他的臂弯休息会儿,我却很快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他的胳膊都麻了,却怕惊醒我没动一下······

大哥给我安排好了物质局下属公司总经理办的工作,7月15号上班,终于到了我不得不回去的时候,他到火车站送我,后来他告诉我那天他落泪了。

两个多星期后有一天早上去上班,那个夏日普通的清晨,却如照片一样定格在了我的记忆。薄薄的雾气在道路两旁墨绿树叶的空隙里慢慢地穿行,初升的太阳把大树的枝头照成了温柔的嫩黄。我发现公司门口的树荫底下站着一个人,仔细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是他。原来那天晚上他在家看电视,看到了天气预报最后是我所在的城市,突然就有想见我的冲动,胡乱抓起件衣服就直奔了火车站,连拖鞋都没换,就这样坐了一夜的绿皮火车来到了我的身旁,一切顺理成章,我把他带回了家。现在想想我爸妈真的是很开明,居然什么都没问就让他住在了家里的一间客房。只记得我妈考了他的拼音,他念得很流利,陪我妈打扑克还知道不露声色输掉讨她欢心,我妈对他印象不错。

他在我家呆了一个星期,天天骑车送我上班接我下班,每天傍晚一起去新安江游泳,他的拖鞋还在新安江里冲丢了一只,都忘了他是怎么走回家的了。唯一的一个周末我们一块儿去了道教圣地齐云山,可笑的是我们坐火车去的,那火车站离山脚很远,我们还抱着个西瓜,气喘吁吁爬到半山腰就再也坚持不下去灰溜溜地下来了。他说他之后又到过几次新安江边,也曾再爬齐云山,很诡异,依旧爬不到顶就下山了。我们每天在新安江边看星星,他说他要带我去天涯海角,去西双版纳,去布达拉,去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场景。
那时的我很快乐,也没去关心我上班的时候他在做些什么。后来回去后他在信里曾写过这些:新安江边的雕塑底下有过他落寞的身影。我不得不去上班他就天天巴结我侄女,教她拼音,那时她上的是全拼音教学的幼儿园,他说他甚至连我侄女的全拼音课本都记得,而我都全然不知。

他离开后每天拆信看信写信依旧,我沉浸在爱河里,日子并不象“从前慢”里唱的那样: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热情似火的夏转眼就结束了。

这期间在8月的时候我跟妈妈一起去了趟景德镇玩。景德镇火车站附近的马路边坐着一排算命先生,热情地跟我打着招呼:小姑娘,过来算个命吧。我赶忙摆手说:不要,我不信这些。结果其中一位站起来跟我说:不算也没关系,我白送你几句。然后他说我是三兄妹,今年刚刚大学毕业,有个感情不错的男友。但是九月会有一道坎,如果能跨过去就会相守一生,否则就会劳燕分飞。我微微一笑,虽然惊诧他猜中的事实但对后面的预测却并没有在意,而是加快脚步逃离了。

到了九月,他开始上班,去了一家大型工厂,我收到信件间隔的时间也渐渐越来越长,最后终于失去了联系。一路走来,我一直是被宠爱的那个,亲情友情爱情,让我过得太顺,因此也没有去苦苦追问,我想他大概是忍受不了距离,移情别恋了,那就这样吧。匆匆的那年,爱如璀璨的焰火,美丽又短暂,心也在灿烂中慢慢死去

此后的十几年从同学处零星会有他的消息,他到工厂后没多久就辞职去了深圳,后来定居南京,住着别墅开着宝马,过得不错。

再到后来有了微信,有了大学群,我和他都在群里,他从来不说话,只在过年的时候不动声色发几个红包给大家。他头像是一副在布达拉宫广场前的漫画。同学中没有一个知道我跟他的关系,哪怕是我最好的闺蜜成了他的哥们儿。
相安无事又过了这么多年,你怎么会想起加我的微信?我很疑惑地问他
他说他知道自己很唐突,但是忍了太久没忍住。其实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我身边,从来没有远离,他跟我的闺蜜成了哥们儿,就是想偶尔能从她那里不经意地得到一点我的消息。

他说他之前可以从大学群里进到我的朋友圈。看我生活的点滴为我现在的状态感到高兴,可是之后可能是我关闭了陌生人可以查看十条朋友圈的选项,他就再也进不去了,这才是让他鼓足勇气加我的原因。

说起当年的渐行渐远,他说他欠我一个解释,他真的没有移情别恋。去了我家他觉得我的家庭条件优越,生活很好,每天在想着怎样才能做到给我不低于我嫂子们的生活,当时的他很绝望。一想到轻许的承诺可能需要靠别人来兑现他就觉得心痛。

他于是下定决心去深圳打拼,他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会在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过上一如既往舒适的生活。他不想耽误我太久,所以选择一声不响地离开,如果他出头之日我还是单身他一定会回来找我,因为我是他的初恋,他最珍爱的人。他说那样的孤寂和失落我不会知道,他会在看日出的时候想我,在窗外有雨,在午夜梦回,在无数个他一个人的时候想我。

6年后他听到了我结婚的消息,他很心痛却也并没有因此消沉,他也清楚这是大概率的情形,除了默默祝福我他依然继续努力,就是为了证明给我看我的眼光并没有错,他不是烂泥。就这样一直到了三十岁他才算干出了点成绩,三十多就财务自由了,后来他成了家,因为再不结婚别人都该怀疑他有病了。他母亲现在是帕金森综合症晚期,他在四十岁时选择了彻底退休,陪在母亲的身边,现在靠资产增值过日子。

他说加我的那天跟几个哥们儿在一块,说起了过去,说到了我,他们都说他蠢。回来之后他一冲动就发送了加好友的请求。其实他也别无他求,只希望能解开我心中的结得到我的原谅。对我的内疚这些年一直深深埋在他心底,和朋友去KTV的时候他最爱唱的就是那首“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他要我记住他会一直默默祝福我

他录了一首歌给我听:好久不见。
我也送了他一首:后会无期
我告诉他我不怪他,很多事或许冥冥自有天意,而很多时候相见不如怀念。

他问我有没有看过山楂树之恋和周迅演的李米的猜想,最后男主都是消失了不见的,而这消失都是为了女主好。还有韩国电影:假如爱有天意,里面有好多我们当年的情节,看得他都想落泪。

他还记得我当初最喜欢读的杂志,他告诉我2011年时他给这本杂志投稿了一篇小说,并被评为了当年的年度佳作。

我很好奇,没想到他还会写小说,于是费了一番力气,终于在孔夫子旧书网上看见了当年的这本年度佳作合集,目录里面确实有我熟悉的名字。我买了一本,看完了这篇小说,结局是完满的,男主追寻女主去了温哥华,他们最终在太平洋边团聚。小说的名字就叫:不诉离伤。
E68A2479-DC11-4824-B6AE-B83156A5A221.jpegDB7B8B7F-3E3A-4AF7-9CD9-CC23437183C4.jpeg5C09BFE6-19A3-49B2-890C-3855E4B13449.jpegF987C426-E6C1-4F8F-978C-7B3F411CF03C.jpeg
 
最后编辑: 2019-11-11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感恩节长周末的周六上午,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微信。看见有人申请加我为微信好友。点进去一看不由得暗暗吃惊,居然是他。片刻的犹豫后通过了验证。说实话,当时我真觉得那不是他本人的操作。

他是我大学时期的班长。大约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子,棱角分明的脸庞,高挺的鼻梁,浓密的眉毛下长着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睛,但是总感觉时不时会闪过一丝忧郁虽然班上好几个女生都有意无意对他表达好感,视他为白马王子。

从小到大的我一直就是枚开心果,O型血注定了我开朗外向的性格,还有一点点傲气。他的高冷让我离他很远。那时有位在上海华东理工大学上学的高中同学天天给我写信,我也有自己最要好的女同学每天形影不离,日子就那么一天天过去了。

元旦晚会的时候他跟我们寝室的一个女生一起朗诵了一首诗,为了那天,这个女生兴奋不已,天天在寝室发奋地练习。我不记得诗的题目,只记得他念的第一句:二十二岁,我爬出青春的沼泽,像一把伤痕累累的六弦琴,暗哑在流浪的主题。自此那个女生象疯了一般,跟寝室里每一位女生吵架,只要看见她们跟班长说一两句话,她骂她们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好,她没找我的茬,因为她知道我每天都收到上海的来信,也因为我始终没跟班长说过一句话。

几年的大学生活在波澜不惊中很快就结束了,在这期间有好几位男同学跟我表白,密密麻麻厚厚的求爱信时不时收到,自己班上或别的班的,因为压根没感觉每一次我拒绝得都很冷酷彻底。

毕业典礼后,就到了班上最后一次聚餐,有个喜欢我的男同学拿着一大杯啤酒向我走来要跟我干杯,我笑着说:喝就喝,谁怕谁。然后一干为尽(我的酒量大到吓人,到现在都不知道醉是什么感觉。有一次一群女生到男生寝室玩游戏,最后总是我和另一个男生输,输了之后就罚酒,估计喝了二十多次玻璃杯底大约一两厘米深的白酒。我一点反应都没有,回到宿舍爬到上铺躺下没多久,没想到那个男生在同学的搀扶下还跑到女生宿舍来想看我的笑话,最后转身出去连门都打不开不了。)没想到过了一会儿,我们的班长过来了,他微微蹙起眉头,说:你不应该这样,蒋都躲一边哭去了,你还笑得那么开心,我得找你谈谈。我说谈就谈,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个夏天的夜晚,偶尔会有黄绿色的萤火虫轻轻柔柔地从眼前飘过,我们沿着长江堤坝一直走,走得很远很远,他说了太多的话我都不记得了,只知道到了最后他不再说别人,不再教我如何做人,开始说到了自己。他说从进学校看见我第一眼起就喜欢上了我,却一直压在心底,因为大家都认为我有个在上海的男友。或许是要各奔东西,又喝了点酒,他才找了这个借口,他不要再掩藏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同学纷纷离校,最后只剩我俩。那是我一生中最疯狂的五天五夜,他骑着自行车带我走遍了城市的大街小巷,24小时腻在一起,仿佛要弥补白白逝去的几年时光。我们五天五夜几乎没有睡觉,最后我居然到了坐着说胡话的地步,他就让我枕着他的臂弯休息会儿,我却很快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他的胳膊都麻了,却怕惊醒我没动一下······

大哥给我安排好了物质局下属公司总经理办的工作,7月15号上班,终于到了我不得不回去的时候,他到火车站送我,后来他告诉我那天他落泪了。

两个多星期后有一天早上去上班,那个夏日普通的清晨,却如照片一样定格在了我的记忆。薄薄的雾气在道路两旁墨绿树叶的空隙里慢慢地穿行,初升的太阳把大树的枝头照成了温柔的嫩黄。我发现公司门口的树荫底下站着一个人,仔细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居然是他。原来那天晚上他在家看电视,看到了天气预报最后是我所在的城市,突然就有想见我的冲动,胡乱抓起件衣服就直奔了火车站,连拖鞋都没换,就这样坐了一夜的绿皮火车来到了我的身旁,一切顺理成章,我把他带回了家。现在想想我爸妈真的是很开明,居然什么都没问就让他住在了家里的一间客房。只记得我妈考了他的拼音,他念得很流利,陪我妈打扑克还知道不漏声色输掉讨她欢心,我妈对他印象不错。

他在我家呆了一个星期,天天骑车送我上班接我下班,每天傍晚一起去新安江游泳,他的拖鞋还在新安江里冲丢了一只,都忘了他是怎么走回家的了。唯一的一个周末我们一块儿去了道教圣地齐云山,可笑的是我们坐火车去的,那火车站离山脚很远,我们还抱着个西瓜,气喘吁吁爬到半山腰就再也坚持不下去灰溜溜地下来了。他说他之后又到过几次新安江边,也曾再爬齐云山,很诡异,依旧爬不到顶就下山了。我们每天在新安江边看星星,他说他要带我去天涯海角,去西双版纳,去布达拉,去看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场景。
那时的我很快乐,也没去关心我上班的时候他在做些什么。后来回去后他在信里曾写过这些:新安江边的雕塑底下有过他落寞的身影。我不得不去上班他就天天巴结我侄女,教她拼音,那时她上的是全拼音教学的幼儿园,他说他甚至连我侄女的全拼音课本都记得,而我都全然不知。

他离开后每天拆信看信写信依旧,我沉浸在爱河里,日子并不象“从前慢”里唱的那样: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热情似火的夏转眼就结束了。

这期间在8月的时候我跟妈妈一起去了趟景德镇玩。景德镇火车站附近的马路边坐着一排算命先生,热情地跟我打着招呼:小姑娘,过来算个命吧。我赶忙摆手说:不要,我不信这些。结果其中一位站起来跟我说:不算也没关系,我白送你几句。然后他说我是三兄妹,今年刚刚大学毕业,有个感情不错的男友。但是九月会有一道坎,如果能跨过去就会相守一生,否则就会劳燕分飞。我微微一笑,虽然惊诧他猜中的事实但对后面的预测却并没有在意,而是加快脚步逃离了。

到了九月,他开始上班,去了一家大型工厂,我收到信件间隔的时间也渐渐越来越长,最后终于失去了联系。一路走来,我一直是被宠爱的那个,亲情友情爱情,让我过得太顺,因此也没有去苦苦追问,我想他大概是忍受不了距离,移情别恋了,那就这样吧。匆匆的那年,爱如璀璨的焰火,美丽又短暂,心也在灿烂中慢慢死去

此后的十几年从同学处零星会有他的消息,他到工厂后没多久就辞职去了深圳,后来定居南京,住着别墅开着宝马,过得不错。

再到后来有了微信,有了大学群,我和他都在群里,他从来不说话,只在过年的时候不动声色发几个红包给大家。他头像是一副在布达拉宫广场前的漫画。同学中没有一个知道我跟他的关系,哪怕是我最好的闺蜜成了他的哥们儿。
相安无事又过了这么多年,你怎么会想起加我的微信?我很疑惑地问他
他说他知道自己很唐突,但是忍了太久没忍住。其实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我身边,从来没有远离,他跟我的闺蜜成了哥们儿,就是想偶尔能从她那里不经意地得到一点我的消息。

他说他之前可以从大学群里进到我的朋友圈。看我生活的点滴为我现在的状态感到高兴,可是之后可能是我关闭了陌生人可以查看十条朋友圈的选项,他就再也进不去了,这才是让他鼓足勇气加我的原因。

说起当年的渐行渐远,他说他欠我一个解释,他真的没有移情别恋。去了我家他觉得我的家庭条件优越,生活很好,每天在想着怎样才能做到给我不低于我嫂子们的生活,当时的他很绝望。一想到轻许的承诺可能需要靠别人来兑现他就觉得心痛。

他于是下定决心去深圳打拼,他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会在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过上一如既往舒适的生活。他不想耽误我太久,所以选择一声不响地离开,如果他出头之日我还是单身他一定会回来找我,因为我是他的初恋,他最珍爱的人。他说那样的孤寂和失落我不会知道,他会在看日出的时候想我,在窗外有雨,在午夜梦回,在无数个他一个人的时候想我。

6年后他听到了我结婚的消息,他很心痛却也并没有因此消沉,他也清楚这是大概率的情形,除了默默祝福我他依然继续努力,就是为了证明给我看我的眼光并没有错,他不是烂泥。就这样一直到了三十岁他才算干出了点成绩,三十多就财务自由了,后来他成了家,因为再不结婚别人都该怀疑他有病了。他母亲现在是帕金森综合症晚期,他在四十岁时选择了彻底退休,陪在母亲的身边,现在靠资产增值过日子。

他说加我的那天跟几个哥们儿在一块,说起了过去,说到了我,他们都说他蠢。回来之后他一冲动就发送了加好友的请求。其实他也别无他求,只希望能解开我心中的结得到我的原谅。对我的内疚这些年一直深深埋在他心底,和朋友去KTV的时候他最爱唱的就是那首“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他要我记住他会一直默默祝福我

他录了一首歌给我听:好久不见。
我也送了他一首:后会无期
我告诉他我不怪他,很多事或许冥冥自有天意,而很多时候相见不如怀念。

他问我有没有看过山楂树之恋和周迅演的李米的猜想,最后男主都是消失了不见的,而这消失都是为了女主好。还有韩国电影:假如爱有天意,里面有好多我们当年的情节,看得他都想落泪。

他还记得我当初最喜欢读的杂志,他告诉我2011年时他给这本杂志投稿了一篇小说,并被评为了当年的年度佳作。

我很好奇,没想到他还会写小说,于是费了一番力气,终于在孔夫子旧书网上看见了当年的这本年度佳作合集,目录里面确实有我熟悉的名字。我买了一本,看完了这篇小说,结局是完满的,男主追寻女主去了温哥华,他们最终在太平洋边团聚。小说的名字就叫:不诉离伤。
浏览附件569319浏览附件569320浏览附件569331浏览附件569332
窗外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