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外公外婆的照片和他们的故事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23
先说明,这不是俺的外公外婆,是俺老公的, 但为了书写表达方便,俺还是称外公外婆吧,为了家园币,俺也是拼了。。



外公与外婆最早相识在上海,相识这个词不大准确,但我也不知道哪个词更为准确,那时候外公在上海工作,外婆在一个教会学校读书,每天早上同一个时间,他们都会出现在同一条街上,顺着街道,走三个十字路口,外婆转弯离开,外公直走。。



一开始他们都没有留意对方,慢慢的见的多了,如果互相看到,两个人会微笑一下,或者点个头,但从来没有答过话,都是各自走各自的。。



那个时候外婆还小,对外公的印象,按她的原话就是“很丑”“这人实在是太丑了”路上那么多人,她都不记得,但因为外公长得丑,所以记得他了。。



但外公那时候却是喜欢上她了的,所以一开始的确是偶然,后来就是有意无意的等她出现,但始终没有勇气说一句话或者做什么。。



后来外公被选上了国民党的官派留学日本学医,因为想到自己一去几年,变数太多,外公没有做什么,匆匆忙忙的去了日本,这段感情,还没萌芽就悄无声息的湮灭了,外婆只是他异国他乡偶尔还想起的那个漂亮清秀的女孩子。。





几年以后,外公和外婆再次相遇,那个时候,外公已经是武汉一个医院的医生,外婆则是那里的护士。两人一见面,就认出了彼此,后来就顺理成章的,恋爱,结婚,生孩子。。



两个人感情很好,期间经历了走日本鬼子,也做出了决定不去台湾,还有不少磨难。。。



后来外公在南方的一个医院做院长,外婆一开始做护士,因为是保姆带孩子,一场意外,大儿子去世以后,外婆悲痛与自责之余,决定自己在家做全职家庭主妇。。



外婆全职主妇在家那几年,是俺老公的妈,也就是俺婆婆记忆里面,自己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她现在都还时不时回忆起小时候,一到礼拜天,外婆就开始准备好很多好吃的,从芝麻糖到水果,从凉拌小菜到酱牛肉,然后每个人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家人会去公园或者河边,玩上一整天。。





可惜好日子不长久,外公五十多岁就去世了,因为大儿子过世,外婆42岁的时候又生了一个小儿子,外公过世的时候,小儿子才三岁。



外婆为了养家,就又回医院当护士,一个寡居女人带着三个孩子,还要工作值夜班,后来因为家庭变化太大,老公的姨妈,本来是所有孩子里面最聪明伶俐的,得了很严重的疾病,因病一辈子在家,外婆一面工作,还要照顾她,这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外婆应该算是无神论吧,外公去世以后是土葬,外婆从未去上过坟,我们当地风俗,每到清明,七月十四,过年都要供奉过世的人,她也从来不做。有一年报上有迁坟通知,正好是外公下葬的地方,说不迁就当无主坟处理了,她也没去管。在她眼里,这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外公已经不在了,人死了就死了,任何这类活动,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没有意义。



但直到老了,她仍然能清晰的回忆起她和外公在一起做过的很多细微的小事,一点一滴,比如,外婆喜欢头上喜欢戴玉兰花,应季节的时候,一般卖花的人会很清早在街口的菜市卖,有时候卖花的人有事不来,外婆回家以后心里还惦记着,外公就悄悄跑去比较远另一个菜市买了,回家给外婆以后才去上班。。她慢慢说起那些事情的时候,好像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或者,外公作为一个人,已经不在了,但在她心里,却从来没有离去过。。



后来卖花人没有了,外公也过世了,外婆头上也再也没戴过花。她工作到72岁的时候才退休,100岁的时候去世。。



我家小时候住在一个大杂院,出院门五十米是条主街,上了主街以后十米左边的巷子里,就是一个医院的宿舍区,外婆就住在那里。



老公小的时候,因为父母忙于工作没时间管他,只要是寒暑假,他都是被送来我这个城市,在外婆家渡过的,所以附近巷子,小孩们都很熟,他和我都有一些共同的记忆,比如,一帮小孩,一个骑着另一个,互相冲,拿竹棍打来打去。在巷子口玩踢棒躲藏游戏。抱着一条腿,金鸡独立跳啊跳的互相撞。或者爬铃琴果,无花果树摘果子吃。。



我们都记得这些游戏,只是,我和他都不记得,一起玩的小孩里面,有没有彼此了。。



我大学毕业工作的时候,又回到了这个城市,和老公算是异地,那个时候,老公每个礼拜都要来看我,哪怕是因为工作忙,他路上得花七八个小时,到这里只能呆两三个小时,就得走,他都会来。。



他来了,一般我们都是自己玩,但如果时间松动,有时候我们也会去看他外婆,外婆那个时候已经很老了,但依然思维清晰,身体健康。或许是因为她已经老到知道要安然接受生活给予她的任何东西,也或许是她对孙媳妇本来也没有啥太多的期待,只要是个女的就行。她对我没有任何排斥,每次见我都是很开心,所以才会聊到一些事情。。



因为各种流离失所,后来是特意烧了,外公外婆早年的照片都没有了。老公从来不知道外公长撒样子。外婆过世的时候,通知了她的亲戚,她的亲戚平辈,老一辈都不在了,但小辈们东翻西找,居然找出了她几张工作以后的照片,现在看到的几张,是外婆工作结婚以后照了寄给家人的,亲戚翻拍发给了发给我婆婆的,我婆婆原来都没有见过。。



外公的大头照

IMG_2790.jpeg



外婆大头照

IMG_2792.jpeg



外公唯一一张白大褂照,他的确不大好看,哈哈。。

IMG_2781.jpeg




外公外婆和亲戚的合照,左边两个大人是外公外婆,外婆前面的女孩是我婆婆。

IMG_2787.jpeg
 
先说明,这不是俺的外公外婆,是俺老公的, 但为了书写表达方便,俺还是称外公外婆吧,为了家园币,俺也是拼了。。



外公与外婆最早相识在上海,相识这个词不大准确,但我也不知道哪个词更为准确,那时候外公在上海工作,外婆在一个教会学校读书,每天早上同一个时间,他们都会出现在同一条街上,顺着街道,走三个十字路口,外婆转弯离开,外公直走。。



一开始他们都没有留意对方,慢慢的见的多了,如果互相看到,两个人会微笑一下,或者点个头,但从来没有答过话,都是各自走各自的。。



那个时候外婆还小,对外公的印象,按她的原话就是“很丑”“这人实在是太丑了”路上那么多人,她都不记得,但因为外公长得丑,所以记得他了。。



但外公那时候却是喜欢上她了的,所以一开始的确是偶然,后来就是有意无意的等她出现,但始终没有勇气说一句话或者做什么。。



后来外公被选上了国民党的官派留学日本学医,因为想到自己一去几年,变数太多,外公没有做什么,匆匆忙忙的去了日本,这段感情,还没萌芽就悄无声息的湮灭了,外婆只是他异国他乡偶尔还想起的那个漂亮清秀的女孩子。。





几年以后,外公和外婆再次相遇,那个时候,外公已经是武汉一个医院的医生,外婆则是那里的护士。两人一见面,就认出了彼此,后来就顺理成章的,恋爱,结婚,生孩子。。



两个人感情很好,期间经历了走日本鬼子,也做出了决定不去台湾,还有不少磨难。。。



后来外公在南方的一个医院做院长,外婆一开始做护士,因为是保姆带孩子,一场意外,大儿子去世以后,外婆悲痛与自责之余,决定自己在家做全职家庭主妇。。



外婆全职主妇在家那几年,是俺老公的妈,也就是俺婆婆记忆里面,自己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她现在都还时不时回忆起小时候,一到礼拜天,外婆就开始准备好很多好吃的,从芝麻糖到水果,从凉拌小菜到酱牛肉,然后每个人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家人会去公园或者河边,玩上一整天。。





可惜好日子不长久,外公五十多岁就去世了,因为大儿子过世,外婆42岁的时候又生了一个小儿子,外公过世的时候,小儿子才三岁。



外婆为了养家,就又回医院当护士,一个寡居女人带着三个孩子,还要工作值夜班,后来因为家庭变化太大,老公的姨妈,本来是所有孩子里面最聪明伶俐的,得了很严重的疾病,因病一辈子在家,外婆一面工作,还要照顾她,这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外婆应该算是无神论吧,外公去世以后是土葬,外婆从未去上过坟,我们当地风俗,每到清明,七月十四,过年都要供奉过世的人,她也从来不做。有一年报上有迁坟通知,正好是外公下葬的地方,说不迁就当无主坟处理了,她也没去管。在她眼里,这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外公已经不在了,人死了就死了,任何这类活动,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没有意义。



但直到老了,她仍然能清晰的回忆起她和外公在一起做过的很多细微的小事,一点一滴,比如,外婆喜欢头上喜欢戴玉兰花,应季节的时候,一般卖花的人会很清早在街口的菜市卖,有时候卖花的人有事不来,外婆回家以后心里还惦记着,外公就悄悄跑去比较远另一个菜市买了,回家给外婆以后才去上班。。她慢慢说起那些事情的时候,好像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或者,外公作为一个人,已经不在了,但在她心里,却从来没有离去过。。



后来卖花人没有了,外公也过世了,外婆头上也再也没戴过花。她工作到72岁的时候才退休,100岁的时候去世。。



我家小时候住在一个大杂院,出院门五十米是条主街,上了主街以后十米左边的巷子里,就是一个医院的宿舍区,外婆就住在那里。



老公小的时候,因为父母忙于工作没时间管他,只要是寒暑假,他都是被送来我这个城市,在外婆家渡过的,所以附近巷子,小孩们都很熟,他和我都有一些共同的记忆,比如,一帮小孩,一个骑着另一个,互相冲,拿竹棍打来打去。在巷子口玩踢棒躲藏游戏。抱着一条腿,金鸡独立跳啊跳的互相撞。或者爬铃琴果,无花果树摘果子吃。。



我们都记得这些游戏,只是,我和他都不记得,一起玩的小孩里面,有没有彼此了。。



我大学毕业工作的时候,又回到了这个城市,和老公算是异地,那个时候,老公每个礼拜都要来看我,哪怕是因为工作忙,他路上得花七八个小时,到这里只能呆两三个小时,就得走,他都会来。。



他来了,一般我们都是自己玩,但如果时间松动,有时候我们也会去看他外婆,外婆那个时候已经很老了,但依然思维清晰,身体健康。或许是因为她已经老到知道要安然接受生活给予她的任何东西,也或许是她对孙媳妇本来也没有啥太多的期待,只要是个女的就行。她对我没有任何排斥,每次见我都是很开心,所以才会聊到一些事情。。



因为各种流离失所,后来是特意烧了,外公外婆早年的照片都没有了。老公从来不知道外公长撒样子。外婆过世的时候,通知了她的亲戚,她的亲戚平辈,老一辈都不在了,但小辈们东翻西找,居然找出了她几张工作以后的照片,现在看到的几张,是外婆工作结婚以后照了寄给家人的,亲戚翻拍发给了发给我婆婆的,我婆婆原来都没有见过。。



外公的大头照





外婆大头照





外公唯一一张白大褂照,他的确不大好看,哈哈。。






外公外婆和亲戚的合照,左边两个大人是外公外婆,外婆前面的女孩是我婆婆。
先赞,回头仔细看,
俺在准备第二次抢红包快手比赛,难度比上回大,参加不?
 

comeback

天若有情
付费矿工
24,599
$37.25
$3,530.70
获赞赚币
29.32
点赞赚币
7.93
最大赞力
1.17
先说明,这不是俺的外公外婆,是俺老公的, 但为了书写表达方便,俺还是称外公外婆吧,为了家园币,俺也是拼了。。



外公与外婆最早相识在上海,相识这个词不大准确,但我也不知道哪个词更为准确,那时候外公在上海工作,外婆在一个教会学校读书,每天早上同一个时间,他们都会出现在同一条街上,顺着街道,走三个十字路口,外婆转弯离开,外公直走。。



一开始他们都没有留意对方,慢慢的见的多了,如果互相看到,两个人会微笑一下,或者点个头,但从来没有答过话,都是各自走各自的。。



那个时候外婆还小,对外公的印象,按她的原话就是“很丑”“这人实在是太丑了”路上那么多人,她都不记得,但因为外公长得丑,所以记得他了。。



但外公那时候却是喜欢上她了的,所以一开始的确是偶然,后来就是有意无意的等她出现,但始终没有勇气说一句话或者做什么。。



后来外公被选上了国民党的官派留学日本学医,因为想到自己一去几年,变数太多,外公没有做什么,匆匆忙忙的去了日本,这段感情,还没萌芽就悄无声息的湮灭了,外婆只是他异国他乡偶尔还想起的那个漂亮清秀的女孩子。。





几年以后,外公和外婆再次相遇,那个时候,外公已经是武汉一个医院的医生,外婆则是那里的护士。两人一见面,就认出了彼此,后来就顺理成章的,恋爱,结婚,生孩子。。



两个人感情很好,期间经历了走日本鬼子,也做出了决定不去台湾,还有不少磨难。。。



后来外公在南方的一个医院做院长,外婆一开始做护士,因为是保姆带孩子,一场意外,大儿子去世以后,外婆悲痛与自责之余,决定自己在家做全职家庭主妇。。



外婆全职主妇在家那几年,是俺老公的妈,也就是俺婆婆记忆里面,自己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她现在都还时不时回忆起小时候,一到礼拜天,外婆就开始准备好很多好吃的,从芝麻糖到水果,从凉拌小菜到酱牛肉,然后每个人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家人会去公园或者河边,玩上一整天。。





可惜好日子不长久,外公五十多岁就去世了,因为大儿子过世,外婆42岁的时候又生了一个小儿子,外公过世的时候,小儿子才三岁。



外婆为了养家,就又回医院当护士,一个寡居女人带着三个孩子,还要工作值夜班,后来因为家庭变化太大,老公的姨妈,本来是所有孩子里面最聪明伶俐的,得了很严重的疾病,因病一辈子在家,外婆一面工作,还要照顾她,这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外婆应该算是无神论吧,外公去世以后是土葬,外婆从未去上过坟,我们当地风俗,每到清明,七月十四,过年都要供奉过世的人,她也从来不做。有一年报上有迁坟通知,正好是外公下葬的地方,说不迁就当无主坟处理了,她也没去管。在她眼里,这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外公已经不在了,人死了就死了,任何这类活动,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没有意义。



但直到老了,她仍然能清晰的回忆起她和外公在一起做过的很多细微的小事,一点一滴,比如,外婆喜欢头上喜欢戴玉兰花,应季节的时候,一般卖花的人会很清早在街口的菜市卖,有时候卖花的人有事不来,外婆回家以后心里还惦记着,外公就悄悄跑去比较远另一个菜市买了,回家给外婆以后才去上班。。她慢慢说起那些事情的时候,好像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或者,外公作为一个人,已经不在了,但在她心里,却从来没有离去过。。



后来卖花人没有了,外公也过世了,外婆头上也再也没戴过花。她工作到72岁的时候才退休,100岁的时候去世。。



我家小时候住在一个大杂院,出院门五十米是条主街,上了主街以后十米左边的巷子里,就是一个医院的宿舍区,外婆就住在那里。



老公小的时候,因为父母忙于工作没时间管他,只要是寒暑假,他都是被送来我这个城市,在外婆家渡过的,所以附近巷子,小孩们都很熟,他和我都有一些共同的记忆,比如,一帮小孩,一个骑着另一个,互相冲,拿竹棍打来打去。在巷子口玩踢棒躲藏游戏。抱着一条腿,金鸡独立跳啊跳的互相撞。或者爬铃琴果,无花果树摘果子吃。。



我们都记得这些游戏,只是,我和他都不记得,一起玩的小孩里面,有没有彼此了。。



我大学毕业工作的时候,又回到了这个城市,和老公算是异地,那个时候,老公每个礼拜都要来看我,哪怕是因为工作忙,他路上得花七八个小时,到这里只能呆两三个小时,就得走,他都会来。。



他来了,一般我们都是自己玩,但如果时间松动,有时候我们也会去看他外婆,外婆那个时候已经很老了,但依然思维清晰,身体健康。或许是因为她已经老到知道要安然接受生活给予她的任何东西,也或许是她对孙媳妇本来也没有啥太多的期待,只要是个女的就行。她对我没有任何排斥,每次见我都是很开心,所以才会聊到一些事情。。



因为各种流离失所,后来是特意烧了,外公外婆早年的照片都没有了。老公从来不知道外公长撒样子。外婆过世的时候,通知了她的亲戚,她的亲戚平辈,老一辈都不在了,但小辈们东翻西找,居然找出了她几张工作以后的照片,现在看到的几张,是外婆工作结婚以后照了寄给家人的,亲戚翻拍发给了发给我婆婆的,我婆婆原来都没有见过。。



外公的大头照





外婆大头照





外公唯一一张白大褂照,他的确不大好看,哈哈。。






外公外婆和亲戚的合照,左边两个大人是外公外婆,外婆前面的女孩是我婆婆。
赞!
小芳你好像还没领取俺的红包吧?新年快乐!
 

jjsheng

恢复矿工啦。
付费矿工
15,019
$2.21
$251.06
获赞赚币
1.79
点赞赚币
0.42
最大赞力
0.08
先说明,这不是俺的外公外婆,是俺老公的, 但为了书写表达方便,俺还是称外公外婆吧,为了家园币,俺也是拼了。。



外公与外婆最早相识在上海,相识这个词不大准确,但我也不知道哪个词更为准确,那时候外公在上海工作,外婆在一个教会学校读书,每天早上同一个时间,他们都会出现在同一条街上,顺着街道,走三个十字路口,外婆转弯离开,外公直走。。



一开始他们都没有留意对方,慢慢的见的多了,如果互相看到,两个人会微笑一下,或者点个头,但从来没有答过话,都是各自走各自的。。



那个时候外婆还小,对外公的印象,按她的原话就是“很丑”“这人实在是太丑了”路上那么多人,她都不记得,但因为外公长得丑,所以记得他了。。



但外公那时候却是喜欢上她了的,所以一开始的确是偶然,后来就是有意无意的等她出现,但始终没有勇气说一句话或者做什么。。



后来外公被选上了国民党的官派留学日本学医,因为想到自己一去几年,变数太多,外公没有做什么,匆匆忙忙的去了日本,这段感情,还没萌芽就悄无声息的湮灭了,外婆只是他异国他乡偶尔还想起的那个漂亮清秀的女孩子。。





几年以后,外公和外婆再次相遇,那个时候,外公已经是武汉一个医院的医生,外婆则是那里的护士。两人一见面,就认出了彼此,后来就顺理成章的,恋爱,结婚,生孩子。。



两个人感情很好,期间经历了走日本鬼子,也做出了决定不去台湾,还有不少磨难。。。



后来外公在南方的一个医院做院长,外婆一开始做护士,因为是保姆带孩子,一场意外,大儿子去世以后,外婆悲痛与自责之余,决定自己在家做全职家庭主妇。。



外婆全职主妇在家那几年,是俺老公的妈,也就是俺婆婆记忆里面,自己人生最快乐的时光,她现在都还时不时回忆起小时候,一到礼拜天,外婆就开始准备好很多好吃的,从芝麻糖到水果,从凉拌小菜到酱牛肉,然后每个人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家人会去公园或者河边,玩上一整天。。





可惜好日子不长久,外公五十多岁就去世了,因为大儿子过世,外婆42岁的时候又生了一个小儿子,外公过世的时候,小儿子才三岁。



外婆为了养家,就又回医院当护士,一个寡居女人带着三个孩子,还要工作值夜班,后来因为家庭变化太大,老公的姨妈,本来是所有孩子里面最聪明伶俐的,得了很严重的疾病,因病一辈子在家,外婆一面工作,还要照顾她,这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外婆应该算是无神论吧,外公去世以后是土葬,外婆从未去上过坟,我们当地风俗,每到清明,七月十四,过年都要供奉过世的人,她也从来不做。有一年报上有迁坟通知,正好是外公下葬的地方,说不迁就当无主坟处理了,她也没去管。在她眼里,这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外公已经不在了,人死了就死了,任何这类活动,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没有意义。



但直到老了,她仍然能清晰的回忆起她和外公在一起做过的很多细微的小事,一点一滴,比如,外婆喜欢头上喜欢戴玉兰花,应季节的时候,一般卖花的人会很清早在街口的菜市卖,有时候卖花的人有事不来,外婆回家以后心里还惦记着,外公就悄悄跑去比较远另一个菜市买了,回家给外婆以后才去上班。。她慢慢说起那些事情的时候,好像事情就发生在昨天,或者,外公作为一个人,已经不在了,但在她心里,却从来没有离去过。。



后来卖花人没有了,外公也过世了,外婆头上也再也没戴过花。她工作到72岁的时候才退休,100岁的时候去世。。



我家小时候住在一个大杂院,出院门五十米是条主街,上了主街以后十米左边的巷子里,就是一个医院的宿舍区,外婆就住在那里。



老公小的时候,因为父母忙于工作没时间管他,只要是寒暑假,他都是被送来我这个城市,在外婆家渡过的,所以附近巷子,小孩们都很熟,他和我都有一些共同的记忆,比如,一帮小孩,一个骑着另一个,互相冲,拿竹棍打来打去。在巷子口玩踢棒躲藏游戏。抱着一条腿,金鸡独立跳啊跳的互相撞。或者爬铃琴果,无花果树摘果子吃。。



我们都记得这些游戏,只是,我和他都不记得,一起玩的小孩里面,有没有彼此了。。



我大学毕业工作的时候,又回到了这个城市,和老公算是异地,那个时候,老公每个礼拜都要来看我,哪怕是因为工作忙,他路上得花七八个小时,到这里只能呆两三个小时,就得走,他都会来。。



他来了,一般我们都是自己玩,但如果时间松动,有时候我们也会去看他外婆,外婆那个时候已经很老了,但依然思维清晰,身体健康。或许是因为她已经老到知道要安然接受生活给予她的任何东西,也或许是她对孙媳妇本来也没有啥太多的期待,只要是个女的就行。她对我没有任何排斥,每次见我都是很开心,所以才会聊到一些事情。。



因为各种流离失所,后来是特意烧了,外公外婆早年的照片都没有了。老公从来不知道外公长撒样子。外婆过世的时候,通知了她的亲戚,她的亲戚平辈,老一辈都不在了,但小辈们东翻西找,居然找出了她几张工作以后的照片,现在看到的几张,是外婆工作结婚以后照了寄给家人的,亲戚翻拍发给了发给我婆婆的,我婆婆原来都没有见过。。



外公的大头照





外婆大头照





外公唯一一张白大褂照,他的确不大好看,哈哈。。






外公外婆和亲戚的合照,左边两个大人是外公外婆,外婆前面的女孩是我婆婆。
坚决挺长篇大作。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结算周发行量
本周到目前发行量
总发行量
矿工家园币总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网站回购价
网站大额卖出价
私人交易建议成交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总市值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地址
bc1q9zwl0pan2agt2ku7lrkw4x5zy7thxah0ccm33v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5$(10%总赞力)
主贴5$-10$(20%总赞力)
主贴10-14$(30%总赞力)
主贴14$-19$(40%总赞力)
主贴19-24$(50%总赞力)
主贴24$-28$(60%总赞力)
主贴28$-33$(70%总赞力)
主贴33$+(70%+总赞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