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 从被误读的剑桥论文想到谣言、立场和是非判断!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其实有个事情,我们这种平民是后知后觉的。我看你也不关心。我也是看新闻才知道。
把病毒称为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会容易出现地域歧视,特别海外华人。
国际健康机构是有规定2015年以后不以种族和地名命名病毒。
但美国一直要以武汉病毒和中国病毒称呼。后来因为美国华人反对,特兰埔才停止这样称呼。
中国政府一直在反对这个。
你去搜下看看吧。
床铺的有些言词我也很反感,但是他说武汉病毒中国病毒,显然是在赵发言人摔锅是美国军人放毒之后才说的,而且床铺现在也停止了这样的说法,那么赵发言人有没有改口呢?
 

confiture

熊猫出没注意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篇论文在知乎上已经被鄙视了。4个作者,3个人是一家的,分别是兄弟俩和其中一个的老婆;主要作者是一位美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不过不是医学或者生物学方面的专家,而是考古学家。他的创新是用人类学方法研究病毒……

而且这篇论文只采用了160个数据,样本量太小,论文才3页,结论也不靠谱;最后,发表的期刊是美国科学院的院刊,院士们有优先直接发表的特权,大概也是这篇论文能得以发表的主要原因。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ZT:
Sylvia Browne在2013年去世前出版了《End Of the Days》,书中预言着:「大约在2020年会发生一场严重疫症,并会于全球蔓延。这个病会侵害人类的肺部及支气管,而且没有一个完全有效的治疗方法。但它会自己突然消失,然后10年后会再次爆发,最后会完全消失」。 这本书在2008年出版的,即是12年前她已经预示一切。对现在来说,她的的预测也是100%准确的,因为现正人类面对COVID-19,而且这个病毒所引起的瘟疫是没有特效药可以抑制的。

預言, Kim Kardashian, 靈媒, 武漢肺炎, 新型冠狀病毒, 龍婆

除了Sylvia Brown之外,也有位神婆曾经预言过这次瘟疫,她就是曾经预示过911事件、奥巴马当选总统、南亚大海啸的盲眼预言家盲婆Baba Vanga 。有网民指龙婆曾经预言过第45届美国总统上任后,全球将会发生一场「不知名疾病」,而碰巧的是现任美国总统Donald Trump刚好就是第45届美国总统!



如果考虑这些预言,这次瘟疫是一个会发生的事情,那么发源地是哪里真的非常重要吗?

全世界早在 1 月就看见了中国发生了瘟疫,美国是 3 月才大爆发的,难道不是美国政府自己没有好好准备才造成美国的损失的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原文:被误读的剑桥论文
来源:太平洋时区

这几天剑桥大学的一份研究成为一个大热点,这份研究的标题为《COVID-19:遗传网络分析提供了大流行起源的“快照”》(《COVID-19: genetic network analysis provides ‘snapshot’ of pandemic origins》)。


剑桥大学相关研究的官方页面

在这篇研究中,科学家对新冠病毒分了三个变种:A、B、C。其中A类变种更多发现于美国和澳洲的受感染者,而且A 类和从蝙蝠、穿山甲身上提取的病毒最为相似,因此研究人员称 A 类病毒为“爆发根源”。

在部分中文(自)媒体中,还反复强调着一句话:A类在武汉只有极少案例,且来源于在武汉生活过的美国人。这句话具有很强的暗示性,把无数读者都忽悠的都快沸腾了。



那么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我们这里就来认真看一下。

全篇文章并没有说病毒源头在哪里,而是对三个变种的分布、各自特点以及各地的不同情况做了全面解释。

更重要的是,有关“A类在武汉只有极少案例,且来源于在武汉生活过的美国人”这句带有明显暗示含义的话,我仔细通读全文后并未找到对应的内容。

只找到了这样一句:Mutated versions of ‘A’ were seen in Americans reported to have lived in Wuhan, and a large number of A-type viruses were found in patients from the US and Australia.

即美国检出的 A 类病毒患者曾在武汉生活。

造谣者巧妙地用了几个字、轻轻地颠倒了一下顺序,就把整个消息的意思恶意篡改了。没错,这就是恶意的。



论文中还提到,研究人员认为“ B”变体在东亚的本地化可能是由“奠基者效应”造成的,这是一种由少数个体的基因频率决定他们后代中的基因频率的效应,是一种为数不多的几个个体所建立起来的新群体所产生的一种极端的遗传漂变作用。

这篇研究的作者福斯特认为,还有另一种值得考虑的解释。“武汉的B型病毒可以在免疫学或环境方面适应东亚大部分人口。它可能需要改变以克服东亚以外的抵抗。”


可见,这篇论文对于A、B、C在不同地区的分布特征做了基因学上的解释,而不是直接根据ABC来判定来源。

实际上,这则研究的内容概述就已经反驳了谣言传播者的结论了,其概述为:Study charts the “incipient supernova” of COVID-19 through genetic mutations as it spread from China and Asia to Australia, Europe and North America. Researchers say their methods could be used to help identify undocumented infection sources.

翻译成中文是:随着疫情从中国和亚洲传播到澳大利亚、欧洲和北美,研究通过基因突变绘制了COVID-19的“初期超新星”。研究人员说他们的方法可用于帮助识别无症状感染源。

所以文章作者在最前面的概述中就已经强调了疫情传播的先后顺序这一客观事实。

稍有常识的人都不难判断疫情的传播路径,如果这次疫情先在欧美地区发生,那么它与普通流感在感染性、重症率、发病症状、肺部感染的CT特征方面都存在巨大差异,一旦病例大量出现,怎么可能不被当地的医生注意到呢?

只可惜,很多人在事实面前仍不愿理性思考,目前科学研究并未得出最终结论,在此之前任何的论断甚至是暗示都是不合时宜不负责任的。目前来看,可能性最大的源头仍是野生动物的食用,蝙蝠是大多数病毒的自然宿主。

通过对外文信息的选择性转载和歧义化引导从而混淆视听、让反智信息大行其道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在前不久,一则题为“美科学家:武汉绝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的信息得到了全网转发。


该内容引述美国学者罗伯特.加里在《自然医学》发表的文章,表示新冠病毒不是实验室中构建的,也不是有目的性的人为操控的病毒。另外还对一句话加黑体和横线:武汉那里肯定有一些病例,但绝不是该病毒的源头。

出于好奇,我找到了ABC转载的《Nature Medicine》(即自然医学)的相应文章,它的标题是:Sorry, conspiracy theorists. Study concludes COVID-19 'is not a laboratory construct'.

翻译成中文是:对不起,阴谋论者。研究得出结论,COVID-19不是实验室的产物。

可见驳斥阴谋论才是这篇文章的主旨。我们看到文章的最后两段,最有意思的部分也来了。


这两句话中的第一句称:And while many believe the virus originated at a fish market in Wuhan, China, Garry said that is also a misconception. (翻译:尽管许多人认为该病毒起源于武汉海鲜市场,但加里说这也是一个误解。)

随后,作者指出:"Our analyses, and others too, point to an earlier origin than that," Garry said. "There were definitely cases there, but that wasn’t the origin of the virus."(翻译:Garry称“我们和其他人的分析都指向了一个比那里更早的起源。肯定存在某些病例,但那里不是该病毒的起源。”)

很明显,最后这两个that指代的不是Wuhan而是a fish market in Wuhan(武汉海鲜市场),Garry教授表达的原意是:武汉海鲜市场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然而在一些中文(自)媒体上,就摇身一变成了:武汉绝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

回到这次剑桥大学的内容,相比之下,这次信息的搬运者显然更加明目张胆,因为上次只是利用一个代词(that)来传递错误信息,但这回直接扭曲原文的意思。

更有趣的是,这回信息的恶意搬运者甚至直接把剑桥大学论文的原文链接也附上了,这么做的目的,我推测是想彰显自己的光明磊落和信息权威性,另一方面大概也是对读者的判断力和英语水平相当有把握,他就是算准了你们只会看个标题起起哄而已,而不会去认真阅读原文。

从结果来看,这些恶意搬运者的押注是相当成功的,这也是令人失望的。造谣的成本远远低于辟谣的成本,对这类不实信息加以澄清永远是费力不讨好的事,因为那些人为扭曲的信息被加入私货传播开来可以非常简单、可以得到各种助力,而一旦谣言传开,你想再让准确的信息重新被大众所接受就变得难上加难。

这些谣言的转载都是几万甚至几十万次,而那些对于真相澄清的少量信息,不仅得不到传播,而且还会遭遇来自无数自认为根正苗红者的人身攻击、甚至是平台的删除。在立场和是非面前,大多数人的选择是立场而不是是非,这是非常可怕的。

更可悲的是,尽管各种各样的谣言已经对社会、对全民的心智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毒害,我们面对不同的谣言时仍无法采取一视同仁的态度,因为谣言在这里似乎是分立场的,只要“立场对了”,那谣言就不是谣言了。引申下去,社会喜欢听一种声音,网络论坛也有类似现象,就是喜欢听赞美歌颂论调,不能或不愿接受批评反对声音,古今中外,概莫能例外也。
其实只要不是故意反人类的生化武器,现在源头争论相比疫情控制已经意义不大,但这种低级的谣言被揭发后只能使更多人站在这个造谣者出发点的对立面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8.71%
他和床铺都是推迷,无论是社交平台还是口头发言都是代表了他们本人的观点,推特在国内是被禁止的,不过工作需要是可以不设墙的
这篇论文在知乎上已经被鄙视了。4个作者,3个人是一家的,分别是兄弟俩和其中一个的老婆;主要作者是一位美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不过不是医学或者生物学方面的专家,而是考古学家。他的创新是用人类学方法研究病毒……

而且这篇论文只采用了160个数据,样本量太小,论文才3页,结论也不靠谱;最后,发表的期刊是美国科学院的院刊,院士们有优先直接发表的特权,大概也是这篇论文能得以发表的主要原因。
ZT:
Sylvia Browne在2013年去世前出版了《End Of the Days》,书中预言着:「大约在2020年会发生一场严重疫症,并会于全球蔓延。这个病会侵害人类的肺部及支气管,而且没有一个完全有效的治疗方法。但它会自己突然消失,然后10年后会再次爆发,最后会完全消失」。 这本书在2008年出版的,即是12年前她已经预示一切。对现在来说,她的的预测也是100%准确的,因为现正人类面对COVID-19,而且这个病毒所引起的瘟疫是没有特效药可以抑制的。



除了Sylvia Brown之外,也有位神婆曾经预言过这次瘟疫,她就是曾经预示过911事件、奥巴马当选总统、南亚大海啸的盲眼预言家盲婆Baba Vanga 。有网民指龙婆曾经预言过第45届美国总统上任后,全球将会发生一场「不知名疾病」,而碰巧的是现任美国总统Donald Trump刚好就是第45届美国总统!



如果考虑这些预言,这次瘟疫是一个会发生的事情,那么发源地是哪里真的非常重要吗?

全世界早在 1 月就看见了中国发生了瘟疫,美国是 3 月才大爆发的,难道不是美国政府自己没有好好准备才造成美国的损失的吗?
其实只要不是故意反人类的生化武器,现在源头争论相比疫情控制已经意义不大,但这种低级的谣言被揭发后只能使更多人站在这个造谣者出发点的对立面
我发这文章的初衷,是因为同学群不停那这个剑桥论文洗白说事,我轻轻说一声就被爱国声音淹没,国内微信群或论坛,真相远没有立场重要。。。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8.71%
遗憾的是川普没有机会在微博上发表自己观点 。。。 但绝对反对川普的chinese virus 的说法
俺也反对川普的chinese virus 的说法,不管病毒来源哪里。。。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且不说这些文章不能证明新冠病毒不是来源于武汉。就算退10000步讲,病毒真的不是来源于武汉,so what?

现在美英澳印这些鼓噪得欢的势力,是在指责“中国隐瞒了真实疫情”。这个指责有没有一毛钱提到了病毒来源?没有。这不应该是我们目前工作的重点。这完全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往沟里面带。

也就是说,就算病毒是来源于美国的,美国可以狡辩说:“我们压根没有意识到有病毒。而你们中国是最先观测到足够多的现象可以证明这种致命病毒在人群中传播的。而你们没有及时准确通报国际社会”。

现在的问题是,要证明中国官方没有向国际社会隐瞒疫情。而对内,有一些信息通报不准确,是为了稳定人心的需要,不能成为指责中国的理由——美国的川普不是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故意把病毒轻描淡写吗?那么,如何能够证明中国官方没有向国际社会隐瞒疫情呢?

首先要证明我们从接到病毒报告到向WHO通报,虽然经过了一些时间,但是这个时间是在进行合理的investigation和verification。

其次,要说明WHO的论断和建议都是WHO自主发布的,而且也是在合理的范畴之内,在发布建议的时刻并未刻意淡化病毒的危险。

最后,要澄清,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实际上是有足够充分的时间进行准备的。但是他们因为各自原因没有能够进行充分准备,导致了疫情爆发和事态失控。这应该由这些国家的领导层负责,而不是甩锅给中国。换句话说,中国2月初公布的数字是1万人感染还是2万人感染,都不应该是导致三个月以后美国全国病毒肆虐的原因。
華春瑩曾經在推特(?)上說中國在1/3前曾向美國通報疫情, 結果美國一點反應也沒有. 此推特被罵說只通報美國卻沒在國內公布. 中國也許經歷過SARS後比較有戒心, 但其他歐美國家完全搞不清楚, 還以為是流感.
至於從發現到定向, 再到確定病毒種類, 這都需要時間去驗證, 總不能一出現就大呼小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CNN的报导引述中国上海复旦大学和在武汉的中国地质大学官网公告说,中国国务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机制相关工作小组3月25日作出决定,要求有关新冠肺炎的学术论文要采分类审查,病毒溯源相关的论文要从严管理,论文经学校学术委员会审查通过后,再送到国务院科研攻关组溯源专班审查,通过后才可以投稿。其他和疫情相关的论文要经学校学术委员会评议,主要针对该篇论文的学术价值、发表时间进行讨论,再决定是否要发布。

鲍彤:牛顿、爱因斯坦哪个科学家是“领导”出来的?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1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的第一个反应是:“我想没有一个科学家是领导出来的啊!牛顿也不是领导出来的呀!爱因斯坦也不是领导出来的啊!科学家研究科学,我看应该就是根据科学研究科学,不能根据政治研究科学,也不能根据领导意图研究科学,也不能根据国家利益来研究科学,都不行的!”
鲍彤说,科学就是科学,领导不必操这个心,哪一个领导是科学家?中央常委有7个人没有一个科学家。他不懂科学不要去管科学。鲍彤提到,共产党有个老祖宗、前北大文学院院长陈独秀当年就说,中国需要“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
鲍彤认为,让理论家研究理论,科学家研究科学,共产党管好政治,这叫“各得其所”;让共产党研究科学,这就叫“不得其所”。

鲍彤:硬管科学不是吃饱撑的就是怕真相损及利益
鲍彤质疑,“共产党领导一切,他们领不领导蚂蚁呢?不领导蚂蚁,因为蚂蚁跟他的利益没关系,所以他不会下命令蚂蚁要向东边走或向西边走。可是为什么中国领导不喜欢人们研究病毒呢?要研究这个问题,必须要经过他的批准、审查,好像这个问题的研究、病毒的起源问题,跟共产党的利益、跟共产党的命运有什么关系?”
今年3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Twitter发表爆炸性言论,指“可能是美军将病毒带到中国”,被质疑是甩锅给美国,引发中美外交口水战。鲍彤说,他相信发言人一定代表外交部、代表国家领导的意见,否则早就被撤职,不会又出现。
对病毒的起源,鲍彤表示他不懂。但是学科学不能愈学愈糊涂,是要求真相。要是能够研究出新冠病毒源头肯定是诺贝尔奖级的成就。“共产党害怕科学所以要来管科学。一定是这个真相一出来以后,损害他的利益,所以他必须要下令禁止这、禁止那,要不然他吃饱了饭撑的啊?”
鲍彤奉劝当局该做的事多着呢,像是脱贫、老百姓失业、企业开工等等。关于科学研究,政府应该创造条件,让科学家自由自在地研究,不应该去管这个论文能发表还是那个论文必须烧掉。
 

附件

  • 4e09.jpg
    4e09.jpg
    168.2 KB · 查看: 5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其实有个事情,我们这种平民是后知后觉的。我看你也不关心。我也是看新闻才知道。
把病毒称为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会容易出现地域歧视,特别海外华人。
国际健康机构是有规定2015年以后不以种族和地名命名病毒。
但美国一直要以武汉病毒和中国病毒称呼。后来因为美国华人反对,特兰埔才停止这样称呼。
中国政府一直在反对这个。
你去搜下看看吧。

装瞎的人,永远看不见。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CNN的报导引述中国上海复旦大学和在武汉的中国地质大学官网公告说,中国国务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机制相关工作小组3月25日作出决定,要求有关新冠肺炎的学术论文要采分类审查,病毒溯源相关的论文要从严管理,论文经学校学术委员会审查通过后,再送到国务院科研攻关组溯源专班审查,通过后才可以投稿。其他和疫情相关的论文要经学校学术委员会评议,主要针对该篇论文的学术价值、发表时间进行讨论,再决定是否要发布。

鲍彤:牛顿、爱因斯坦哪个科学家是“领导”出来的?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1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的第一个反应是:“我想没有一个科学家是领导出来的啊!牛顿也不是领导出来的呀!爱因斯坦也不是领导出来的啊!科学家研究科学,我看应该就是根据科学研究科学,不能根据政治研究科学,也不能根据领导意图研究科学,也不能根据国家利益来研究科学,都不行的!”
鲍彤说,科学就是科学,领导不必操这个心,哪一个领导是科学家?中央常委有7个人没有一个科学家。他不懂科学不要去管科学。鲍彤提到,共产党有个老祖宗、前北大文学院院长陈独秀当年就说,中国需要“德先生(民主)”和“赛先生(科学)”。
鲍彤认为,让理论家研究理论,科学家研究科学,共产党管好政治,这叫“各得其所”;让共产党研究科学,这就叫“不得其所”。

鲍彤:硬管科学不是吃饱撑的就是怕真相损及利益
鲍彤质疑,“共产党领导一切,他们领不领导蚂蚁呢?不领导蚂蚁,因为蚂蚁跟他的利益没关系,所以他不会下命令蚂蚁要向东边走或向西边走。可是为什么中国领导不喜欢人们研究病毒呢?要研究这个问题,必须要经过他的批准、审查,好像这个问题的研究、病毒的起源问题,跟共产党的利益、跟共产党的命运有什么关系?”
今年3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Twitter发表爆炸性言论,指“可能是美军将病毒带到中国”,被质疑是甩锅给美国,引发中美外交口水战。鲍彤说,他相信发言人一定代表外交部、代表国家领导的意见,否则早就被撤职,不会又出现。
对病毒的起源,鲍彤表示他不懂。但是学科学不能愈学愈糊涂,是要求真相。要是能够研究出新冠病毒源头肯定是诺贝尔奖级的成就。“共产党害怕科学所以要来管科学。一定是这个真相一出来以后,损害他的利益,所以他必须要下令禁止这、禁止那,要不然他吃饱了饭撑的啊?”
鲍彤奉劝当局该做的事多着呢,像是脱贫、老百姓失业、企业开工等等。关于科学研究,政府应该创造条件,让科学家自由自在地研究,不应该去管这个论文能发表还是那个论文必须烧掉。
我见过党委领导是这么说的,科学没有国界,但是科学家有国别,学术自由不是没有禁区,高等教育也好,科学研究也好,都是党的事业,教授研究员都是吃党的饭……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见过党委领导是这么说的,科学没有国界,但是科学家有国别,学术自由不是没有禁区,高等教育也好,科学研究也好,都是党的事业,教授研究员都是吃党的饭……
现在最好完全脱钩算了,这样也不用互相攻击了,你为了国家利益禁止媒体开放,我就直接禁止华为不找借口,完全别虚伪再找借口了,有好处就合作没利益就分开,谁对眼谁合作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疫后追责,再狡猾也跑不了。

大家都在说这个话题,我有几个问题搞不清楚。

1. 历史上有疫后追责的先例吗?比如艾滋,比如西班牙流感...
2. 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就好比外星人入侵到了武汉;又从武汉进军到全世界各地。请问这时候,不想着如何对付外星人,总是想找中国(武汉)的责任,所为何来?
3. 那些说中国隐瞒疫情的论述请歇歇吧。记得当初在中国爆发的时候,全球都采取了各种行动。甚至很多活动都取消了。现在都过去了好几过月了,你现在说中国隐瞒疫情?当大家都是傻子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大家都在说这个话题,我有几个问题搞不清楚。

1. 历史上有疫后追责的先例吗?比如艾滋,比如西班牙流感...
2. 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就好比外星人入侵到了武汉;又从武汉进军到全国各地。请问这时候,不想着如何对付外星人,总是想找中国(武汉)的责任,所为何来?
3. 那些说中国隐瞒疫情的论述请歇歇吧。记得当初在中国爆发的时候,全球都采取了各种行动。甚至很多活动都取消了。现在都过去了好几过月了,你现在说中国隐瞒疫情?当大家都是傻子啊。
追责有个屁用,中国又不是伊拉克,不过大家说武汉开始隐瞒疫情也没有错,大家认为要是武汉开始就公开可能武汉都没有事情,现在是中国世界都倒霉,做外贸的朋友已经有几个关门了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原文:被误读的剑桥论文
来源:太平洋时区

这几天剑桥大学的一份研究成为一个大热点,这份研究的标题为《COVID-19:遗传网络分析提供了大流行起源的“快照”》(《COVID-19: genetic network analysis provides ‘snapshot’ of pandemic origins》)。


剑桥大学相关研究的官方页面

在这篇研究中,科学家对新冠病毒分了三个变种:A、B、C。其中A类变种更多发现于美国和澳洲的受感染者,而且A 类和从蝙蝠、穿山甲身上提取的病毒最为相似,因此研究人员称 A 类病毒为“爆发根源”。

在部分中文(自)媒体中,还反复强调着一句话:A类在武汉只有极少案例,且来源于在武汉生活过的美国人。这句话具有很强的暗示性,把无数读者都忽悠的都快沸腾了。



那么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我们这里就来认真看一下。

全篇文章并没有说病毒源头在哪里,而是对三个变种的分布、各自特点以及各地的不同情况做了全面解释。

更重要的是,有关“A类在武汉只有极少案例,且来源于在武汉生活过的美国人”这句带有明显暗示含义的话,我仔细通读全文后并未找到对应的内容。

只找到了这样一句:Mutated versions of ‘A’ were seen in Americans reported to have lived in Wuhan, and a large number of A-type viruses were found in patients from the US and Australia.

即美国检出的 A 类病毒患者曾在武汉生活。

造谣者巧妙地用了几个字、轻轻地颠倒了一下顺序,就把整个消息的意思恶意篡改了。没错,这就是恶意的。



论文中还提到,研究人员认为“ B”变体在东亚的本地化可能是由“奠基者效应”造成的,这是一种由少数个体的基因频率决定他们后代中的基因频率的效应,是一种为数不多的几个个体所建立起来的新群体所产生的一种极端的遗传漂变作用。

这篇研究的作者福斯特认为,还有另一种值得考虑的解释。“武汉的B型病毒可以在免疫学或环境方面适应东亚大部分人口。它可能需要改变以克服东亚以外的抵抗。”


可见,这篇论文对于A、B、C在不同地区的分布特征做了基因学上的解释,而不是直接根据ABC来判定来源。

实际上,这则研究的内容概述就已经反驳了谣言传播者的结论了,其概述为:Study charts the “incipient supernova” of COVID-19 through genetic mutations as it spread from China and Asia to Australia, Europe and North America. Researchers say their methods could be used to help identify undocumented infection sources.

翻译成中文是:随着疫情从中国和亚洲传播到澳大利亚、欧洲和北美,研究通过基因突变绘制了COVID-19的“初期超新星”。研究人员说他们的方法可用于帮助识别无症状感染源。

所以文章作者在最前面的概述中就已经强调了疫情传播的先后顺序这一客观事实。

稍有常识的人都不难判断疫情的传播路径,如果这次疫情先在欧美地区发生,那么它与普通流感在感染性、重症率、发病症状、肺部感染的CT特征方面都存在巨大差异,一旦病例大量出现,怎么可能不被当地的医生注意到呢?

只可惜,很多人在事实面前仍不愿理性思考,目前科学研究并未得出最终结论,在此之前任何的论断甚至是暗示都是不合时宜不负责任的。目前来看,可能性最大的源头仍是野生动物的食用,蝙蝠是大多数病毒的自然宿主。

通过对外文信息的选择性转载和歧义化引导从而混淆视听、让反智信息大行其道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在前不久,一则题为“美科学家:武汉绝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的信息得到了全网转发。


该内容引述美国学者罗伯特.加里在《自然医学》发表的文章,表示新冠病毒不是实验室中构建的,也不是有目的性的人为操控的病毒。另外还对一句话加黑体和横线:武汉那里肯定有一些病例,但绝不是该病毒的源头。

出于好奇,我找到了ABC转载的《Nature Medicine》(即自然医学)的相应文章,它的标题是:Sorry, conspiracy theorists. Study concludes COVID-19 'is not a laboratory construct'.

翻译成中文是:对不起,阴谋论者。研究得出结论,COVID-19不是实验室的产物。

可见驳斥阴谋论才是这篇文章的主旨。我们看到文章的最后两段,最有意思的部分也来了。


这两句话中的第一句称:And while many believe the virus originated at a fish market in Wuhan, China, Garry said that is also a misconception. (翻译:尽管许多人认为该病毒起源于武汉海鲜市场,但加里说这也是一个误解。)

随后,作者指出:"Our analyses, and others too, point to an earlier origin than that," Garry said. "There were definitely cases there, but that wasn’t the origin of the virus."(翻译:Garry称“我们和其他人的分析都指向了一个比那里更早的起源。肯定存在某些病例,但那里不是该病毒的起源。”)

很明显,最后这两个that指代的不是Wuhan而是a fish market in Wuhan(武汉海鲜市场),Garry教授表达的原意是:武汉海鲜市场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然而在一些中文(自)媒体上,就摇身一变成了:武汉绝不是新冠病毒的源头。

回到这次剑桥大学的内容,相比之下,这次信息的搬运者显然更加明目张胆,因为上次只是利用一个代词(that)来传递错误信息,但这回直接扭曲原文的意思。

更有趣的是,这回信息的恶意搬运者甚至直接把剑桥大学论文的原文链接也附上了,这么做的目的,我推测是想彰显自己的光明磊落和信息权威性,另一方面大概也是对读者的判断力和英语水平相当有把握,他就是算准了你们只会看个标题起起哄而已,而不会去认真阅读原文。

从结果来看,这些恶意搬运者的押注是相当成功的,这也是令人失望的。造谣的成本远远低于辟谣的成本,对这类不实信息加以澄清永远是费力不讨好的事,因为那些人为扭曲的信息被加入私货传播开来可以非常简单、可以得到各种助力,而一旦谣言传开,你想再让准确的信息重新被大众所接受就变得难上加难。

这些谣言的转载都是几万甚至几十万次,而那些对于真相澄清的少量信息,不仅得不到传播,而且还会遭遇来自无数自认为根正苗红者的人身攻击、甚至是平台的删除。在立场和是非面前,大多数人的选择是立场而不是是非,这是非常可怕的。

更可悲的是,尽管各种各样的谣言已经对社会、对全民的心智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毒害,我们面对不同的谣言时仍无法采取一视同仁的态度,因为谣言在这里似乎是分立场的,只要“立场对了”,那谣言就不是谣言了。引申下去,社会喜欢听一种声音,网络论坛也有类似现象,就是喜欢听赞美歌颂论调,不能或不愿接受批评反对声音,古今中外,概莫能例外也。
还是有智者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追责有个屁用,中国又不是伊拉克,不过大家说武汉开始隐瞒疫情也没有错,大家认为要是武汉开始就公开可能武汉都没有事情,现在是中国世界都倒霉,做外贸的朋友已经有几个关门了
也不会,我觉得很多人有个误区,以为中共或者武汉一开始就知道所有真相,知道这病毒多强传染力。。。 怎么可能?根据我整理的时间线。武汉隐匿压制信息应该是1月份以后的事。病毒也是1月份后才测序出来。但是12月份已经社区传染了。当时没人知道多严重,也不知道潜伏期是否传染,传播途径等,更不可能一上来就采取封城之类的措施。看看其他国家,大概就知道像新冠病毒这么厉害的传染病,除非一上来就知道好厉害,然后赶紧封城封区,否则很难止住。
 
最后编辑: 2020-04-15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