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中的一粒灰,搞得我灰头土脸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1,326
$9.22
$250.14
获赞赚币
9.00
点赞赚币
0.22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52.22%
从1997年开始,我经历了四次大的危机。有些年纪的人都经历了这些危机,但这些危机对我个人,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泰铢狂贬,带动马来西亚林吉特和印尼盾不断贬值,一天一个价,天天创新低。短短两个多月,印尼盾从1美元换2000跌到了比12000更低。大多数人对东南亚金融危机是无感的,但对我的职业生涯却是一次大的冲击。那几年我在一家合资企业做外贸,我们外贸的主要方向正是东南亚。

我头一次去印尼,苏哈托还是总统,两国刚刚恢复外交关系。

在我手里,公司的外贸业务从零上升到了超过50%的销售收入,我也顺理成章成为公司技术开发和销售业务的负责人。

危机后,客户没有能力向我们购买那么多的产品了,还造成了不少烂账。一年多后,国企大股东把总经理换了。新的总经理带来了自己人,我只好另谋出路。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转折。没有这次转折,我可能仍会留在国企系统。好处是,大概率混成了脑满肠肥的高管,坏处是,肝脏不断酒精中毒。我那时已经有脂肪肝了。

那些年我慢慢开窍了,在考虑入党问题。

按说入党于我早就不该是问题。我十五岁那年交的入团报告,过几天已经要戴团徽了,却因为出黑板报和班主任顶了几句嘴被拿下了。从此,我就再也没有打过入团报告。我逆反了。

这班主任,可能是改变我一生轨迹的人。

苏哈托总统归西了,印尼民主化了。

我去了一家外资企业,做着做着觉得很局促,找不到以前的那种感觉了,就想,不如自己试试吧。

那年虚岁快四十了,想着再不折腾,真就老了。

回头想想我挺能瞎折腾的。我毕业分配在市区,我有几个同学分在了远郊的一家大企业里,其中有我最要好的同学。我便申请换单位,换到这远郊的大单位去。这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八九十年代,宁要市区一张床,不要**一套房。哪有我这样的傻子,从上海市区调去安亭、闵行、松江这样的地方,还没有一套房等着我。人家对换的那个人可能已经巴巴等了十来年了,通常还得出笔钱给我这样的傻子。我却很无感,这大约与我成长在郊区有关,也与我心大有关。

SARS来时,我已经把家和工作折腾回了市里。前一年把值当时一套房子的钱折在了和印度人做的一单生意里,但与SARS 无关。那时自己公司的业务还很不成熟,所以,大的打击谈不上,记忆里只留下空空的地铁里,我从家里去陆家嘴某楼上班的场景。我的英国合作伙伴在这座高楼里租了一间很小很小的办公室,有时候我不得不冒着风险去一下。

2008年金融危机时,我已经有了两年好日子,在欧洲建立了一些客户关系,一家北欧的连锁商店每个月有固定单子发来。但危机来临,连锁店收缩业务,把我们这里的单子砍了。那些单子,真的占比很大。

更坏的是,德国的一家客户,造成了很大坏账。他耍赖不付钱了,没有办法。因为是老客户,从一开始的信用证,到后来的电汇付款,再到后来30天、60天账期,觉得不会怎样,德国人,应该靠谱。嗯,现在想想,特朗普就是德国后裔。

后来就又折腾,折腾移民,生意不咸不淡淌着,终于断流了。

今年的危机,对每个人冲击都很大。但对我的额外冲击是,我在魁北克挂牌出售的房子,很难卖。如果时间太久,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现在国内转款有限,而我已经搬离魁北克,在BC买了房子。两头支付贷款,账户里的钱下得特别快。即使降价卖了房子,去交接也成了一件颇有风险的事情。

加之,近90岁的老岳丈人事不省,在上海住院了……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而我头上落了太多时代的灰,喜欢瞎折腾,又一根筋,这辈子,怕只能灰头土脸了。
 
最后编辑: 2020-05-24

jjsheng

恢复矿工啦。
付费矿工
15,044
$0.72
$253.25
获赞赚币
0.41
点赞赚币
0.31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92.77%
从1997年开始,我经历过四次危机。有些年纪的人应该都经历了这些危机,但这些危机对我个人,可能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泰铢狂贬,带动马来西亚林吉特和印尼盾不断贬值,一天一个价,天天创新低。短短两个多月,印尼盾从1美元换2000跌到了比12000更低。大多数人对东南亚金融危机是无感的,但对我的职业生涯却是一次大的冲击。那几年我被派在一家合资企业做外贸,我们外贸的主要方向正是东南亚。在我手里,公司的外贸业务从零上升到了超过50%的销售收入,我也顺理成章成为公司技术开发和销售业务的负责人。
客户再也没有能力向我们购买那么多的产品了,还造成了不少烂账。国企大股东把总经理换了。新的总经理带来了自己人,我只好另谋他就。做着做着觉得很局促,就想,不如自己试试吧。
SARS来时,我自己的公司业务还很不成熟,所以,大的打击谈不上,记忆里只留下空空的地铁里,我从家里去陆家嘴某楼上班的场景。我的英国合作伙伴在这座高楼里租了一间很小很小的办公室,有时候我不得不冒着风险去一下。
2008年金融危机时,我已经有了两年好日子,在欧洲建立了一些客户关系,一家北欧的连锁商店每个月有固定单子发来。但危机来临,连锁店收缩业务,把我们这里的单子砍了。那些单子,真的占比很大。
更坏的是,德国的一家客户,造成了很大坏账。他耍赖不付钱了,没有办法。因为是老客户,从一开始的信用证,到后来的电汇付款,再到后来30天、60天账期,觉得不会怎样,德国人,应该靠谱。嗯,现在想想,特朗普就是德国后裔。
今年的危机,对每个人冲击都很大。但对我的额外冲击是,我在魁北克挂牌出售的房子,很难卖。如果时间太久,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现在国内转款有限,而我已经搬离魁北克,在BC买了房子。两头支付贷款,账户里的钱下得特别快。即使降价卖了房子,去交接也成了一件颇有风险的事情。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而我头上落了太多时代的灰,这辈子,怕只能灰头土脸了。
咋介么倒霉呢?口头安慰一下吧。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3,612
$16.28
$415.40
获赞赚币
14.97
点赞赚币
1.32
最大赞力
0.12
当前赞力
14.60%
银行现在可以申请延后还贷款,是不是可以考虑。另外魁省的房子还在涨呢,卖房该只是短期的麻烦。

前三次的危机你都扛过来了,相信这次一样。几经考验,应该很快就能练就风雨不动安如山,以后可以闲看山水度余年了。
 
最后编辑: 2020-05-23

小暑

火娃
付费矿工
15,078
$0.00
$0.21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从1997年开始,我经历过四次危机。有些年纪的人应该都经历了这些危机,但这些危机对我个人,可能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泰铢狂贬,带动马来西亚林吉特和印尼盾不断贬值,一天一个价,天天创新低。短短两个多月,印尼盾从1美元换2000跌到了比12000更低。大多数人对东南亚金融危机是无感的,但对我的职业生涯却是一次大的冲击。那几年我被派在一家合资企业做外贸,我们外贸的主要方向正是东南亚。在我手里,公司的外贸业务从零上升到了超过50%的销售收入,我也顺理成章成为公司技术开发和销售业务的负责人。
客户再也没有能力向我们购买那么多的产品了,还造成了不少烂账。国企大股东把总经理换了。新的总经理带来了自己人,我只好另谋他就。做着做着觉得很局促,就想,不如自己试试吧。
SARS来时,我自己的公司业务还很不成熟,所以,大的打击谈不上,记忆里只留下空空的地铁里,我从家里去陆家嘴某楼上班的场景。我的英国合作伙伴在这座高楼里租了一间很小很小的办公室,有时候我不得不冒着风险去一下。
2008年金融危机时,我已经有了两年好日子,在欧洲建立了一些客户关系,一家北欧的连锁商店每个月有固定单子发来。但危机来临,连锁店收缩业务,把我们这里的单子砍了。那些单子,真的占比很大。
更坏的是,德国的一家客户,造成了很大坏账。他耍赖不付钱了,没有办法。因为是老客户,从一开始的信用证,到后来的电汇付款,再到后来30天、60天账期,觉得不会怎样,德国人,应该靠谱。嗯,现在想想,特朗普就是德国后裔。
今年的危机,对每个人冲击都很大。但对我的额外冲击是,我在魁北克挂牌出售的房子,很难卖。如果时间太久,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现在国内转款有限,而我已经搬离魁北克,在BC买了房子。两头支付贷款,账户里的钱下得特别快。即使降价卖了房子,去交接也成了一件颇有风险的事情。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而我头上落了太多时代的灰,这辈子,怕只能灰头土脸了。

只要你自己够强大就倒不了
钱也就是来来去去
你自己的健康(精神和身体)在就有未来
即使一无所有也可以从头再来
不要想太多
该咋样就咋样
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19,269
$66.76
$7,893.25
获赞赚币
45.75
点赞赚币
21.02
最大赞力
2.34
当前赞力
36.71%
从1997年开始,我经历过四次危机。有些年纪的人应该都经历了这些危机,但这些危机对我个人,可能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泰铢狂贬,带动马来西亚林吉特和印尼盾不断贬值,一天一个价,天天创新低。短短两个多月,印尼盾从1美元换2000跌到了比12000更低。大多数人对东南亚金融危机是无感的,但对我的职业生涯却是一次大的冲击。那几年我被派在一家合资企业做外贸,我们外贸的主要方向正是东南亚。在我手里,公司的外贸业务从零上升到了超过50%的销售收入,我也顺理成章成为公司技术开发和销售业务的负责人。
客户再也没有能力向我们购买那么多的产品了,还造成了不少烂账。国企大股东把总经理换了。新的总经理带来了自己人,我只好另谋他就。做着做着觉得很局促,就想,不如自己试试吧。
SARS来时,我自己的公司业务还很不成熟,所以,大的打击谈不上,记忆里只留下空空的地铁里,我从家里去陆家嘴某楼上班的场景。我的英国合作伙伴在这座高楼里租了一间很小很小的办公室,有时候我不得不冒着风险去一下。
2008年金融危机时,我已经有了两年好日子,在欧洲建立了一些客户关系,一家北欧的连锁商店每个月有固定单子发来。但危机来临,连锁店收缩业务,把我们这里的单子砍了。那些单子,真的占比很大。
更坏的是,德国的一家客户,造成了很大坏账。他耍赖不付钱了,没有办法。因为是老客户,从一开始的信用证,到后来的电汇付款,再到后来30天、60天账期,觉得不会怎样,德国人,应该靠谱。嗯,现在想想,特朗普就是德国后裔。
今年的危机,对每个人冲击都很大。但对我的额外冲击是,我在魁北克挂牌出售的房子,很难卖。如果时间太久,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现在国内转款有限,而我已经搬离魁北克,在BC买了房子。两头支付贷款,账户里的钱下得特别快。即使降价卖了房子,去交接也成了一件颇有风险的事情。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而我头上落了太多时代的灰,这辈子,怕只能灰头土脸了。
看来楼主是个成功人士,就算落了点灰,也肯定挺得住。。。 (y)
 
1,326
$9.22
$250.14
获赞赚币
9.00
点赞赚币
0.22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52.22%
看来楼主是个成功人士,就算落了点灰,也肯定挺得住。。。 (y)
我回头细思,之前碰到过的灰,实在比较多,没写出来的奇葩事情还不少。好在肉厚皮糙,心大,挺住没问题。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之前的危机,在浑浑噩噩不知不觉间度过了。今年的危机真的体会到了其影响。想来都是自己折腾到加拿大的缘故。如果还在中国大概率还是不知不觉间度过了。首先没有买张机票就可以回家的自由了,儿子入籍了,成为不得进入中国的“外国人士”。先生PR身份丢了,成了不能进入加拿大的外国人士。其次,RRSP账户从去年喜滋滋12%的年收益一下子降为-5%,所好反正暂时用不着。投资的condo正好租期到了,从以前的不愁租到现在的待嫁闺中,日子不太妙呢。还好,咱们存足了emergency fund,不至于断供。再继续下去,虽然已是阳光明媚的夏天,心情却阴云密布!明天真的比今天好吗?但愿吧!!!
 
1,326
$9.22
$250.14
获赞赚币
9.00
点赞赚币
0.22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52.22%
之前的危机,在浑浑噩噩不知不觉间度过了。今年的危机真的体会到了其影响。想来都是自己折腾到加拿大的缘故。如果还在中国大概率还是不知不觉间度过了。首先没有买张机票就可以回家的自由了,儿子入籍了,成为不得进入中国的“外国人士”。先生PR身份丢了,成了不能进入加拿大的外国人士。其次,RRSP账户从去年喜滋滋12%的年收益一下子降为-5%,所好反正暂时用不着。投资的condo正好租期到了,从以前的不愁租到现在的待嫁闺中,日子不太妙呢。还好,咱们存足了emergency fund,不至于断供。再继续下去,虽然已是阳光明媚的夏天,心情却阴云密布!明天真的比今天好吗?但愿吧!!!
昨天看了 一个文章,讲的就是疫情对新移民家庭造成的影响的。我以前一直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句话嗤之以鼻,明显是历史知识不够又自恋的人讲的。想不到,转头就碰到了五十年未有之大变局。
文章链接在这里。https://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7797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从1997年开始,我经历过四次危机。有些年纪的人应该都经历了这些危机,但这些危机对我个人,可能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泰铢狂贬,带动马来西亚林吉特和印尼盾不断贬值,一天一个价,天天创新低。短短两个多月,印尼盾从1美元换2000跌到了比12000更低。大多数人对东南亚金融危机是无感的,但对我的职业生涯却是一次大的冲击。那几年我在一家合资企业做外贸,我们外贸的主要方向正是东南亚。

我头一次去印尼,苏哈托还是总统,两国刚刚恢复外交关系。

在我手里,公司的外贸业务从零上升到了超过50%的销售收入,我也顺理成章成为公司技术开发和销售业务的负责人。

危机后,客户没有能力向我们购买那么多的产品了,还造成了不少烂账。一年多后,国企大股东把总经理换了。新的总经理带来了自己人,我只好另谋出路。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转折。没有这次转折,我可能仍会留在国企系统。好处是,大概率混成了脑满肠肥的高管,坏处是,肝脏不断酒精中毒。我那时已经有脂肪肝了。

那些年我慢慢开窍了,在考虑入党问题。

按说入党于我早就不该是问题。我十五岁那年交的入团报告,过几天已经要戴团徽了,却因为出黑板报和班主任顶了几句嘴被拿下了。从此,我就再也没有打过入团报告。我逆反了。

这班主任,可能是改变我一生轨迹的人。

苏哈托总统归西了,印尼民主化了。

我去了一家外资企业,做着做着觉得很局促,找不到以前的那种感觉了,就想,不如自己试试吧。

那年虚岁快四十了,想着再不折腾,真就老了。

回头想想我挺能瞎折腾的。我毕业分配在市区,我有几个同学分在了远郊的一家大企业里,其中有我最要好的同学。我便申请换单位,换到这远郊的大单位去。这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八九十年代,哪有这么傻的傻子,从上海市区调去安亭、闵行、松江这样的地方的。人家对换的那个人可能已经巴巴等了十来年了,通常还得出笔钱给我这样的傻子。

SARS来时,我已经把家和工作折腾回了市里。前一年把值当时一套房子的钱折在了和印度人做的一单生意里,但与SARS 无关。那时自己公司的业务还很不成熟,所以,大的打击谈不上,记忆里只留下空空的地铁里,我从家里去陆家嘴某楼上班的场景。我的英国合作伙伴在这座高楼里租了一间很小很小的办公室,有时候我不得不冒着风险去一下。

2008年金融危机时,我已经有了两年好日子,在欧洲建立了一些客户关系,一家北欧的连锁商店每个月有固定单子发来。但危机来临,连锁店收缩业务,把我们这里的单子砍了。那些单子,真的占比很大。

更坏的是,德国的一家客户,造成了很大坏账。他耍赖不付钱了,没有办法。因为是老客户,从一开始的信用证,到后来的电汇付款,再到后来30天、60天账期,觉得不会怎样,德国人,应该靠谱。嗯,现在想想,特朗普就是德国后裔。

后来就又折腾,折腾移民,生意不咸不淡淌着,终于断流了。

今年的危机,对每个人冲击都很大。但对我的额外冲击是,我在魁北克挂牌出售的房子,很难卖。如果时间太久,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现在国内转款有限,而我已经搬离魁北克,在BC买了房子。两头支付贷款,账户里的钱下得特别快。即使降价卖了房子,去交接也成了一件颇有风险的事情。

加之,近90岁的老岳丈在上海住院了……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而我头上落了太多时代的灰,喜欢瞎折腾,又一根筋,这辈子,怕只能灰头土脸了。
不止你,包括我,以及很多人都是灰头土脸!只能硬撑着,为了小孩!
 
4,018
$50.48
$768.82
获赞赚币
49.26
点赞赚币
1.22
最大赞力
0.23
当前赞力
44.91%
从1997年开始,我经历过四次危机。有些年纪的人应该都经历了这些危机,但这些危机对我个人,可能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泰铢狂贬,带动马来西亚林吉特和印尼盾不断贬值,一天一个价,天天创新低。短短两个多月,印尼盾从1美元换2000跌到了比12000更低。大多数人对东南亚金融危机是无感的,但对我的职业生涯却是一次大的冲击。那几年我在一家合资企业做外贸,我们外贸的主要方向正是东南亚。

我头一次去印尼,苏哈托还是总统,两国刚刚恢复外交关系。

在我手里,公司的外贸业务从零上升到了超过50%的销售收入,我也顺理成章成为公司技术开发和销售业务的负责人。

危机后,客户没有能力向我们购买那么多的产品了,还造成了不少烂账。一年多后,国企大股东把总经理换了。新的总经理带来了自己人,我只好另谋出路。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转折。没有这次转折,我可能仍会留在国企系统。好处是,大概率混成了脑满肠肥的高管,坏处是,肝脏不断酒精中毒。我那时已经有脂肪肝了。

那些年我慢慢开窍了,在考虑入党问题。

按说入党于我早就不该是问题。我十五岁那年交的入团报告,过几天已经要戴团徽了,却因为出黑板报和班主任顶了几句嘴被拿下了。从此,我就再也没有打过入团报告。我逆反了。

这班主任,可能是改变我一生轨迹的人。

苏哈托总统归西了,印尼民主化了。

我去了一家外资企业,做着做着觉得很局促,找不到以前的那种感觉了,就想,不如自己试试吧。

那年虚岁快四十了,想着再不折腾,真就老了。

回头想想我挺能瞎折腾的。我毕业分配在市区,我有几个同学分在了远郊的一家大企业里,其中有我最要好的同学。我便申请换单位,换到这远郊的大单位去。这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八九十年代,哪有这么傻的傻子,从上海市区调去安亭、闵行、松江这样的地方的。人家对换的那个人可能已经巴巴等了十来年了,通常还得出笔钱给我这样的傻子。

SARS来时,我已经把家和工作折腾回了市里。前一年把值当时一套房子的钱折在了和印度人做的一单生意里,但与SARS 无关。那时自己公司的业务还很不成熟,所以,大的打击谈不上,记忆里只留下空空的地铁里,我从家里去陆家嘴某楼上班的场景。我的英国合作伙伴在这座高楼里租了一间很小很小的办公室,有时候我不得不冒着风险去一下。

2008年金融危机时,我已经有了两年好日子,在欧洲建立了一些客户关系,一家北欧的连锁商店每个月有固定单子发来。但危机来临,连锁店收缩业务,把我们这里的单子砍了。那些单子,真的占比很大。

更坏的是,德国的一家客户,造成了很大坏账。他耍赖不付钱了,没有办法。因为是老客户,从一开始的信用证,到后来的电汇付款,再到后来30天、60天账期,觉得不会怎样,德国人,应该靠谱。嗯,现在想想,特朗普就是德国后裔。

后来就又折腾,折腾移民,生意不咸不淡淌着,终于断流了。

今年的危机,对每个人冲击都很大。但对我的额外冲击是,我在魁北克挂牌出售的房子,很难卖。如果时间太久,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现在国内转款有限,而我已经搬离魁北克,在BC买了房子。两头支付贷款,账户里的钱下得特别快。即使降价卖了房子,去交接也成了一件颇有风险的事情。

加之,近90岁的老岳丈在上海住院了……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而我头上落了太多时代的灰,喜欢瞎折腾,又一根筋,这辈子,怕只能灰头土脸了。
楼主应了那句能者劳智者忧,而无能如我辈,只能吃瓜围笑。
 
1,326
$9.22
$250.14
获赞赚币
9.00
点赞赚币
0.22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52.22%
楼主谈到的几次危机,尽管有些已经过去多年,相信大多数人仍记忆犹新,造成的某些冲击也是刻骨铭心的。楼主能够搬去温哥华,一定属于成功人士,风雨过后,生活依然精彩。
不是所有牛奶都叫特仑苏。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17
1K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结算周发行量
本周到目前发行量
总发行量
矿工家园币总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网站回购价
网站大额卖出价
私人交易建议成交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总市值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地址
bc1q9zwl0pan2agt2ku7lrkw4x5zy7thxah0ccm33v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5$(10%总赞力)
主贴5$-10$(20%总赞力)
主贴10-16$(30%总赞力)
主贴16$-21$(40%总赞力)
主贴21-26$(50%总赞力)
主贴26$-31$(60%总赞力)
主贴31$-36$(70%总赞力)
主贴36$+(80%+总赞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