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见完了此生最后一面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骆驼客

厨子
付费矿工
12,835
$51.96
$1,452.57
获赞赚币
48.32
点赞赚币
3.64
最大赞力
0.66
我只知道他是我家的远亲,是我奶奶家那边的亲戚,我奶奶姓施
施姓是小姓,不常见,我同学朋友只出现两位。历史人物,施耐庵,帮大清国攻下台湾的施琅具都是名人。
我看到了你上面那个对话,明白是你奶奶的娘家亲戚!老辈人的世界,奶奶亲戚一般不常来往的。
 

Mimi2007

程序员妹子
付费矿工
4,969
$27.09
$2,045.67
获赞赚币
23.87
点赞赚币
3.21
最大赞力
0.93
昨天大温雨过天晴,出去采蓝莓走trail原本还挺开心的。这半年多来,虽说晨昏颠倒,但象昨晚那样2点左右才入睡,今早7点就醒的现象很少见,起因就是收到了大哥传来的这张截图:

施一家是我家在徽州唯一的亲戚,他是报社的总编,虽然4年前被检查出患上咽喉癌,但之后心态一直不错,今年6月份还时不时给我转各新闻网站发表的他拍的照片,7月3号还在发朋友圈,所以听到他过世的消息我还是觉得很震惊,毕竟他还不到耳顺之年。想起之前他曾告诉我他不怕死,只是他还年轻,遗憾很多事还来不及做就替他难过。:wdb7:

关于施最早的记忆是我四五岁的时候,那时的画面清晰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当时他已经是个毛头小伙,而我才刚上幼儿园,他来我家,家里一个大人都不在,只有我和小伙伴在玩耍。我居然会吩咐小伙伴去找我妈,而我自己洗茶杯,放茶叶进去给他泡了一杯茶,让他坐下等。不一会儿妈妈回来了,狠狠地表扬了我一通,这件事给我的印象极深刻,我被当作乖巧懂事的典范,让我骄傲至今。

我家在整个家族中的辈分很高,尽管他比我大那么多,他爸却是我的表哥,我是他的表姑姑。我的这个表哥当年从浙江跑到了皖南休宁县的一个小山沟,建了一个砖瓦厂,很早就成了万元户。87年我二哥去美国留学,二话不说表哥赞助了一万块钱,说穷家富路,让我哥拿着备用。不过我哥去了美国后很快寄钱回来还掉了,但这情分我们一直都记得。我家在屯溪,成了他们家去到全国各地的中转站,每一次他们过来说着家乡话吃饭聊天家里都热闹非凡,象过节一样。

施是家中的老大,当年他爸做主让他娶了他们当地镇上镇长的女儿,按他的说法是没有感情,包办的婚姻,婚后生了一女儿。他当时在镇上的文化站工作,喜爱摄影,有自己的暗房,会自己冲洗照片。我小时候也去玩过一次,印象中他的前妻还是很贤惠的,炒的菜极好吃。但山沟沟束缚不住他,加上没有共同语言,终于他不顾反对离了婚,净身出户,赤手空拳来到了屯溪,开始时是住在我家,找到了工作后搬去了宿舍,找到了自己中意的媳妇,又生了一个儿子,最后靠自己的打拼当上了报社的总编。

我结婚后就没再工作,他的私人聚会只要我有空都会喊我一块儿,有次去了才知道席上还有分管文宣的我们市的市长,介绍我的时候他说我是他妹妹,我说我是他姑姑,把大家笑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出门采风时经常会问我要不要去,两千年我买车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新闻采访的牌子放车上,让我碰见新闻就记录下给他投稿。那牌子是真管用,机场停车场放着都不用交费的。 :eek: o_O

出国后每次回去我们都会聚一聚,他是个性格外向说话幽默笑声爽朗的人。记得最清楚的是5年前我回去他约我们一家吃饭,我到了饭店门口,就看见他从马路对面风风火火地大踏步过来了,席间他很开心,说他很喜欢抽烟,感觉不舒服,到处检查搞得一笼子烟,今天体检出来了,还好,没什么大问题,一块石头落了地。没想到之后可能还是觉得不正常,一年后再检查,确诊得了喉癌。但他的乐观积极出乎我的想象,16年年底回去的时候我说请他吃饭,那时他已经知道自己得了重病,却很开心地一口应承下来了并带着家人赴了约,没想到那就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后来我再回国想去看他他就拒绝了,说他动了手术,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说话又不方便还是算了吧。我也就没强求,觉得在微信上聊聊天也一样。

早上起来跟以前单位的老总聊天,他说他今天也会去殡仪馆送施一程,这位老总退休后参加了老年大学的摄影班,这几年经常跟着施到处去拍照学习。他说这几个月施分外拼命,精神看着挺好,人却极瘦,声音嘶哑,头发也全白了,他真的是拿生命跟时间在赛跑,可惜终敌不过命运的安排。听了这些我很难过,他之所以避而不见是为了给亲人留下最美好的样子,而我就像这两天论坛帖子里说的那样:我们还想着来日方长呢,却见完了此生最后一面。

昨晚得知消息后我搜了网络上这几个月来他的摄影作品,今日头条,人民网,光明网等等,那么多美丽的瞬间尚存,人却已远走。但他对人生的积极追求,对生活的热爱和留给我们的温暖与天地永恒,与松柏长青,愿他在天堂安眠。🙏🙏🙏
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徽州姐姐节哀 😭
 

徽州女人

江南烟雨
付费矿工
10,567
$55.42
$5,237.33
获赞赚币
46.56
点赞赚币
8.86
最大赞力
2.38
施姓是小姓,不常见,我同学朋友只出现两位。历史人物,施耐庵,帮大清国攻下台湾的施琅具都是名人。
我看到了你上面那个对话,明白是你奶奶的娘家亲戚!老辈人的世界,奶奶亲戚一般不常来往的。
虽是远亲但由于你们在同一城市比其他亲人更亲近
就象bbjj所说,正是我们在同一个城市,又沾亲带故的,所以才会走动得密切起来。在外地,哪怕是遇见个老乡,都会觉得亲切吧。
 

dave

付费矿工
4,289
$10.88
$88.92
获赞赚币
10.79
点赞赚币
0.09
最大赞力
0.04
昨天大温雨过天晴,出去采蓝莓走trail原本还挺开心的。这半年多来,虽说晨昏颠倒,但象昨晚那样2点左右才入睡,今早7点就醒的现象很少见,起因就是收到了大哥传来的这张截图:

施一家是我家在徽州唯一的亲戚,他是报社的总编,虽然4年前被检查出患上咽喉癌,但之后心态一直不错,今年6月份还时不时给我转各新闻网站发表的他拍的照片,7月3号还在发朋友圈,所以听到他过世的消息我还是觉得很震惊,毕竟他还不到耳顺之年。想起之前他曾告诉我他不怕死,只是他还年轻,遗憾很多事还来不及做就替他难过。:wdb7:

关于施最早的记忆是我四五岁的时候,那时的画面清晰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当时他已经是个毛头小伙,而我才刚上幼儿园,他来我家,家里一个大人都不在,只有我和小伙伴在玩耍。我居然会吩咐小伙伴去找我妈,而我自己洗茶杯,放茶叶进去给他泡了一杯茶,让他坐下等。不一会儿妈妈回来了,狠狠地表扬了我一通,这件事给我的印象极深刻,我被当作乖巧懂事的典范,让我骄傲至今。

我家在整个家族中的辈分很高,尽管他比我大那么多,他爸却是我的表哥,我是他的表姑姑。我的这个表哥当年从浙江跑到了皖南休宁县的一个小山沟,建了一个砖瓦厂,很早就成了万元户。87年我二哥去美国留学,二话不说表哥赞助了一万块钱,说穷家富路,让我哥拿着备用。不过我哥去了美国后很快寄钱回来还掉了,但这情分我们一直都记得。我家在屯溪,成了他们家去到全国各地的中转站,每一次他们过来说着家乡话吃饭聊天家里都热闹非凡,象过节一样。

施是家中的老大,当年他爸做主让他娶了他们当地镇上镇长的女儿,按他的说法是没有感情,包办的婚姻,婚后生了一女儿。他当时在镇上的文化站工作,喜爱摄影,有自己的暗房,会自己冲洗照片。我小时候也去玩过一次,印象中他的前妻还是很贤惠的,炒的菜极好吃。但山沟沟束缚不住他,加上没有共同语言,终于他不顾反对离了婚,净身出户,赤手空拳来到了屯溪,开始时是住在我家,找到了工作后搬去了宿舍,找到了自己中意的媳妇,又生了一个儿子,最后靠自己的打拼当上了报社的总编。

我结婚后就没再工作,他的私人聚会只要我有空都会喊我一块儿,有次去了才知道席上还有分管文宣的我们市的市长,介绍我的时候他说我是他妹妹,我说我是他姑姑,把大家笑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出门采风时经常会问我要不要去,两千年我买车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新闻采访的牌子放车上,让我碰见新闻就记录下给他投稿。那牌子是真管用,机场停车场放着都不用交费的。 :eek: o_O

出国后每次回去我们都会聚一聚,他是个性格外向说话幽默笑声爽朗的人。记得最清楚的是5年前我回去他约我们一家吃饭,我到了饭店门口,就看见他从马路对面风风火火地大踏步过来了,席间他很开心,说他很喜欢抽烟,感觉不舒服,到处检查搞得一笼子烟,今天体检出来了,还好,没什么大问题,一块石头落了地。没想到之后可能还是觉得不正常,一年后再检查,确诊得了喉癌。但他的乐观积极出乎我的想象,16年年底回去的时候我说请他吃饭,那时他已经知道自己得了重病,却很开心地一口应承下来了并带着家人赴了约,没想到那就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后来我再回国想去看他他就拒绝了,说他动了手术,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说话又不方便还是算了吧。我也就没强求,觉得在微信上聊聊天也一样。

早上起来跟以前单位的老总聊天,他说他今天也会去殡仪馆送施一程,这位老总退休后参加了老年大学的摄影班,这几年经常跟着施到处去拍照学习。他说这几个月施分外拼命,精神看着挺好,人却极瘦,声音嘶哑,头发也全白了,他真的是拿生命跟时间在赛跑,可惜终敌不过命运的安排。听了这些我很难过,他之所以避而不见是为了给亲人留下最美好的样子,而我就像这两天论坛帖子里说的那样:我们还想着来日方长呢,却见完了此生最后一面。

昨晚得知消息后我搜了网络上这几个月来他的摄影作品,今日头条,人民网,光明网等等,那么多美丽的瞬间尚存,人却已远走。但他对人生的积极追求,对生活的热爱和留给我们的温暖与天地永恒,与松柏长青,愿他在天堂安眠。🙏🙏🙏
尽管我的赞不值钱,还是赞一个,楼主是写小说的料,文笔特好!节哀顺变吧!假如你表哥和你真有缘,他会托梦给你!我相信这个,而且我自己有亲身体会。
我有一个非常好的同学,我们的友谊延续了30多年, 2015年我本来买的机票是9月回国,但是,我那年正好要到NSCC去上学,校方要求我在9月报名, 我没办法只能改签机票,因为退票我一分钱拿不到,没想到这一改签机票,竟然赶上了他去世, 他们夫妻真恩爱呀, 我同学的妻在前几年得癌症,动手术我给他的钱,他那个时间真不容易,父亲有病,妻又有病,两个住院的,自己身体也不好,病退。没办法,我已经移民,给他帮不上忙了。 他去世的前一天,我跟他太太説:你回去休息吧,我陪他一晚上,没想到那是最后一面, 第二天下午,我正准备再去他那里看他,结果不知什么原因我的手机突然失灵,不能打电话,赶到医院,他已经去世!我还有一个同学,我们三人关系最好,那天他的手机也失灵了,我们俩都没见上他最后一面, 最奇特的是,那天参加他的葬礼,结束以后,我和我同学没有参加他们家搞得葬宴,等我回到家,晚上家里突然没电了,我这个家他以前经常来,我知道是他来了,我很平静,下楼去配电室,用手电一照,跳闸了。 说实话我和他的缘分已经超过了我父母,我父母九周年我都没回国, 但是2018年我竟然接到我妹妹的信说是我父母的的墓地有下陷,我一听立马买票回国,结果到家去墓地一看,墓地好好地,此时才想起来我同学2018年去世3周年。 于是和他太太联系,一起去给我同学扫墓。 我同学他弟弟、弟媳那天也来了,我另外一个同学没来。那天我看我同学的太太哭得就像她丈夫刚去世那样,我心情很不好,我送给她我的英文诗集,我说你丈夫原来是个诗人,他生前一直想把自己的诗出一本诗集,也许是他的灵魂附在了我的身体上,这几年我成了写诗的人,留个纪念吧。 后来我跟我另外那个同学坐下来聊起来,我説你在青岛,他太太你可以经常帮帮她,我那个同学説:不行呀,第一,我有工作,第二...... 不过过年过节我会和我老婆一起去看她。 她的女儿去了德国,她一个人生活也很不容易。说实话,类似这样的经历我还有,就不说了,别浪费你的空间。 他去世那年正好是49岁,大衍之数!很多事确实都是天意!
 

徽州女人

江南烟雨
付费矿工
10,567
$55.42
$5,237.33
获赞赚币
46.56
点赞赚币
8.86
最大赞力
2.38
尽管我的赞不值钱,还是赞一个,楼主是写小说的料,文笔特好!节哀顺变吧!假如你表哥和你真有缘,他会托梦给你!我相信这个,而且我自己有亲身体会。
我有一个非常好的同学,我们的友谊延续了30多年, 2015年我本来买的机票是9月回国,但是,我那年正好要到NSCC去上学,校方要求我在9月报名, 我没办法只能改签机票,因为退票我一分钱拿不到,没想到这一改签机票,竟然赶上了他去世, 他们夫妻真恩爱呀, 我同学的妻在前几年得癌症,动手术我给他的钱,他那个时间真不容易,父亲有病,妻又有病,两个住院的,自己身体也不好,病退。没办法,我已经移民,给他帮不上忙了。 他去世的前一天,我跟他太太説:你回去休息吧,我陪他一晚上,没想到那是最后一面, 第二天下午,我正准备再去他那里看他,结果不知什么原因我的手机突然失灵,不能打电话,赶到医院,他已经去世!我还有一个同学,我们三人关系最好,那天他的手机也失灵了,我们俩都没见上他最后一面, 最奇特的是,那天参加他的葬礼,结束以后,我和我同学没有参加他们家搞得葬宴,等我回到家,晚上家里突然没电了,我这个家他以前经常来,我知道是他来了,我很平静,下楼去配电室,用手电一照,跳闸了。 说实话我和他的缘分已经超过了我父母,我父母九周年我都没回国, 但是2018年我竟然接到我妹妹的信说是我父母的的墓地有下陷,我一听立马买票回国,结果到家去墓地一看,墓地好好地,此时才想起来我同学2018年去世3周年。 于是和他太太联系,一起去给我同学扫墓。 我同学他弟弟、弟媳那天也来了,我另外一个同学没来。那天我看我同学的太太哭得就像她丈夫刚去世那样,我心情很不好,我送给她我的英文诗集,我说你丈夫原来是个诗人,他生前一直想把自己的诗出一本诗集,也许是他的灵魂附在了我的身体上,这几年我成了写诗的人,留个纪念吧。 后来我跟我另外那个同学坐下来聊起来,我説你在青岛,他太太你可以经常帮帮她,我那个同学説:不行呀,第一,我有工作,第二...... 不过过年过节我会和我老婆一起去看她。 她的女儿去了德国,她一个人生活也很不容易。说实话,类似这样的经历我还有,就不说了,别浪费你的空间。 他去世那年正好是49岁,大衍之数!很多事确实都是天意!
说实话,得币固然重要,但在我眼里,点赞的次数也一样重要,所以币值哪怕是0,能为我点个赞我也是欣慰的。谢谢
你的同学这么年轻就去了,比我亲戚更惨啊,至少他还曾经璀璨过。看了你的帖子,你身体也不是那么好,且得多多保重啊,祝你早日康复。:wdb29: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3,020
$47.26
$229.14
获赞赚币
46.60
点赞赚币
0.67
最大赞力
0.10
斯人已乘黄鹤去,白云千载空悠悠。

到底还是遗憾。徽徽节哀。
 

徽州女人

江南烟雨
付费矿工
10,567
$55.42
$5,237.33
获赞赚币
46.56
点赞赚币
8.86
最大赞力
2.38
斯人已乘黄鹤去,白云千载空悠悠。

到底还是遗憾。徽徽节哀。
人生开始由不得自己支配,结束也不是能左右得了的,写出这篇帖子感觉好多了, 谢谢木南。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过好每一天,以告慰在天之灵。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3,020
$47.26
$229.14
获赞赚币
46.60
点赞赚币
0.67
最大赞力
0.10
人生开始由不得自己支配,结束也不是能左右得了的,写出这篇帖子感觉好多了, 谢谢木南。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过好每一天,以告慰在天之灵。
正是。
 

dave

付费矿工
4,289
$10.88
$88.92
获赞赚币
10.79
点赞赚币
0.09
最大赞力
0.04
说实话,得币固然重要,但在我眼里,点赞的次数也一样重要,所以币值哪怕是0,能为我点个赞我也是欣慰的。谢谢
你的同学这么年轻就去了,比我亲戚更惨啊,至少他还曾经璀璨过。看了你的帖子,你身体也不是那么好,且得多多保重啊,祝你早日康复。:wdb29:
谢谢,我已经康复。我今年坐绝地,该有这一劫。 不过,我60岁还有一坎,那一年我坐病地。 如果迈过,就没事了,我同学就是49-50这一坎没迈过去。 每一个九到零的时候都是一坎。9-10、19-20,29-30、39-40、49-50、59-60、69-70, 我父亲60那年,我弟弟车祸去世。 我舅舅69岁去世。 我同学当时是报社编辑,也是小有名气的诗人。 当时,跟我说,你写点东西,我给你发表,我那时天天想的是生意,根本不会考虑写字的事,所以,我是不认同人的本心的。 心都是随境转,来加拿大,生意做不成了,心才转到写诗上。
 
昨天大温雨过天晴,出去采蓝莓走trail原本还挺开心的。这半年多来,虽说晨昏颠倒,但象昨晚那样2点左右才入睡,今早7点就醒的现象很少见,起因就是收到了大哥传来的这张截图:

施一家是我家在徽州唯一的亲戚,他是报社的总编,虽然4年前被检查出患上咽喉癌,但之后心态一直不错,今年6月份还时不时给我转各新闻网站发表的他拍的照片,7月3号还在发朋友圈,所以听到他过世的消息我还是觉得很震惊,毕竟他还不到耳顺之年。想起之前他曾告诉我他不怕死,只是他还年轻,遗憾很多事还来不及做就替他难过。:wdb7:

关于施最早的记忆是我四五岁的时候,那时的画面清晰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当时他已经是个毛头小伙,而我才刚上幼儿园,他来我家,家里一个大人都不在,只有我和小伙伴在玩耍。我居然会吩咐小伙伴去找我妈,而我自己洗茶杯,放茶叶进去给他泡了一杯茶,让他坐下等。不一会儿妈妈回来了,狠狠地表扬了我一通,这件事给我的印象极深刻,我被当作乖巧懂事的典范,让我骄傲至今。

我家在整个家族中的辈分很高,尽管他比我大那么多,他爸却是我的表哥,我是他的表姑姑。我的这个表哥当年从浙江跑到了皖南休宁县的一个小山沟,建了一个砖瓦厂,很早就成了万元户。87年我二哥去美国留学,二话不说表哥赞助了一万块钱,说穷家富路,让我哥拿着备用。不过我哥去了美国后很快寄钱回来还掉了,但这情分我们一直都记得。我家在屯溪,成了他们家去到全国各地的中转站,每一次他们过来说着家乡话吃饭聊天家里都热闹非凡,象过节一样。

施是家中的老大,当年他爸做主让他娶了他们当地镇上镇长的女儿,按他的说法是没有感情,包办的婚姻,婚后生了一女儿。他当时在镇上的文化站工作,喜爱摄影,有自己的暗房,会自己冲洗照片。我小时候也去玩过一次,印象中他的前妻还是很贤惠的,炒的菜极好吃。但山沟沟束缚不住他,加上没有共同语言,终于他不顾反对离了婚,净身出户,赤手空拳来到了屯溪,开始时是住在我家,找到了工作后搬去了宿舍,找到了自己中意的媳妇,又生了一个儿子,最后靠自己的打拼当上了报社的总编。

我结婚后就没再工作,他的私人聚会只要我有空都会喊我一块儿,有次去了才知道席上还有分管文宣的我们市的市长,介绍我的时候他说我是他妹妹,我说我是他姑姑,把大家笑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出门采风时经常会问我要不要去,两千年我买车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新闻采访的牌子放车上,让我碰见新闻就记录下给他投稿。那牌子是真管用,机场停车场放着都不用交费的。 :eek: o_O

出国后每次回去我们都会聚一聚,他是个性格外向说话幽默笑声爽朗的人。记得最清楚的是5年前我回去他约我们一家吃饭,我到了饭店门口,就看见他从马路对面风风火火地大踏步过来了,席间他很开心,说他很喜欢抽烟,感觉不舒服,到处检查搞得一笼子烟,今天体检出来了,还好,没什么大问题,一块石头落了地。没想到之后可能还是觉得不正常,一年后再检查,确诊得了喉癌。但他的乐观积极出乎我的想象,16年年底回去的时候我说请他吃饭,那时他已经知道自己得了重病,却很开心地一口应承下来了并带着家人赴了约,没想到那就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后来我再回国想去看他他就拒绝了,说他动了手术,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说话又不方便还是算了吧。我也就没强求,觉得在微信上聊聊天也一样。

早上起来跟以前单位的老总聊天,他说他今天也会去殡仪馆送施一程,这位老总退休后参加了老年大学的摄影班,这几年经常跟着施到处去拍照学习。他说这几个月施分外拼命,精神看着挺好,人却极瘦,声音嘶哑,头发也全白了,他真的是拿生命跟时间在赛跑,可惜终敌不过命运的安排。听了这些我很难过,他之所以避而不见是为了给亲人留下最美好的样子,而我就像这两天论坛帖子里说的那样:我们还想着来日方长呢,却见完了此生最后一面。

昨晚得知消息后我搜了网络上这几个月来他的摄影作品,今日头条,人民网,光明网等等,那么多美丽的瞬间尚存,人却已远走。但他对人生的积极追求,对生活的热爱和留给我们的温暖与天地永恒,与松柏长青,愿他在天堂安眠。🙏🙏🙏
逝者已登仙界,生者节哀顺变。
 

徽州女人

江南烟雨
付费矿工
10,567
$55.42
$5,237.33
获赞赚币
46.56
点赞赚币
8.86
最大赞力
2.38
谢谢,我已经康复。我今年坐绝地,该有这一劫。 不过,我60岁还有一坎,那一年我坐病地。 如果迈过,就没事了,我同学就是49-50这一坎没迈过去。 每一个九到零的时候都是一坎。9-10、19-20,29-30、39-40、49-50、59-60、69-70, 我父亲60那年,我弟弟车祸去世。 我舅舅69岁去世。 我同学当时是报社编辑,也是小有名气的诗人。 当时,跟我说,你写点东西,我给你发表,我那时天天想的是生意,根本不会考虑写字的事,所以,我是不认同人的本心的。 心都是随境转,来加拿大,生意做不成了,心才转到写诗上。
每个9到0都是一个坎,难怪很多人整数大寿都是提前做的。康复了就好,多想多做开心的事,善待自己。:wdb10:
 

徽州女人

江南烟雨
付费矿工
10,567
$55.42
$5,237.33
获赞赚币
46.56
点赞赚币
8.86
最大赞力
2.38
逝者已登仙界,生者节哀顺变。
谢谢,我也想开心一点,留在这世上也不容易,特别是2020年。但刚看见BC省新冠确诊病例开始反转一天比一天多,真不知人类能何去何从,有悲从中来的感觉。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年迈的父母身边,就怕到时候会子欲养而亲不待。:wdb7:
 

徽州女人

江南烟雨
付费矿工
10,567
$55.42
$5,237.33
获赞赚币
46.56
点赞赚币
8.86
最大赞力
2.38
终于看完了文,美图,跟帖和点赞。

栩栩如生的描述,
灵魂有趣,内心有风景,
天堂里又多了一位豁达坚强乐观的摄影家。

安息。
我妈他们去参加了追悼会,我原来还想着这种场合老年人就别去让我大哥代表算了,结果他们坚持要去。灵堂上他的照片神采奕奕,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想起了他最爱说的话:一笼子烟。形容来回奔忙做事欢快的情景,也是他一生的写照。妹妹总结得很好,但愿天堂多了一位豁达坚强乐观的摄影家。:wdb10:2FACF29B-4B69-4269-8CA2-162772B236D8.jpeg
 
最后编辑: 27 天前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周发行量
总发行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