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加八年,我心已不再善良!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遥想当年,尚未登陆加国,时常在北平冬日的雾霾里,畅想着加拿大国土之广袤,环境之纯净,民风之敦厚,人民之良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向往。也暗下决心,一定要保持本心,成为加国良善之人。

然而来加八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竟猛然的发现,我心已不再善良!

记得那年,刚刚登陆大多伦多,也是如此这般的夏日时节,潮湿炎热的傍晚,夕阳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穿过树林,照耀着公园里滑梯上女儿的小发辫,不时传来一阵欢声笑语。此时,突然一只大蚊子落在了我的胳膊上,那身姿那气派,似乎不是来偷偷吸血,而是作为老朋友来打个招呼。我,那一刻,竟然愣住了,打?还是不打?都说加国爱护环境,珍爱生命,这只蚊子也是生命啊!我心善良,既然来加,断不能徒然杀生作孽,随后一口吹灭生日蜡烛之气,局部的飓风让那蚊子飘然而去。。。

八年了,这件真实的初来乍到新客情怯的傻事,也早随着那只蚊子飘然而去了。也许,那只蚊子早已繁殖了万千后代,自由的飞到我家现在的后院,在灭蚊灯噼噼啪啪声中陨落,一并偿还了它们先辈的孽债,而我,只是举手之间,把成堆的它们扔到绿桶里 --- 心里并未再泛起一丝波澜。

天呐,我心已不再善良!

想想我来加之前,从不钓鱼 -- 怕杀生,从不吃野味 --- 吃不到,很少吃肉 --- 贵而不放心,反正吃素向佛很安全就对了;现如今,牛肉鸡肉五花肉,烤的炖的带煎的,无肉不欢。
那时候去国内公园,偶尔看到松鼠,大喊一声,哇看!松鼠,恨不得带些好吃的喂喂它们;现在呢,切!特么又是松鼠,毫无激动之心,更别说喂它们了。
以前吧国内公园,喂鸽子喂鸟,那是常有的事儿,多么的善良;可现在,去喂成群的大雁,凭什么?不惯着它们这毛病,省得它们冬天懒的飞去美国过冬。
钓鱼呢,每年还没冰冻开河就早已蠢蠢欲动,看到钓得的鱼儿蹦跳挣扎,心里并无怜悯,反而是无限欣喜。

天呐,我心已不再善良!更有甚者,我竟然还想伤害它们,我认错,我检讨!

事情当然还要从种菜说起。我大中华之龙的传人,向来不信什么宗教,如果非得说信个宗教,那就是 --- 种菜教!
要说咱勤劳勇敢的美加的华人家庭,但凡有个后院的,多多少少都要种点蔬菜,韭菜香菜芹菜倒是还好,味道大一般很安全;你想来点绿叶菜黄瓜西葫芦啥的,可得小心了,还不够喂附近的动物大爷们呢,什么松鼠,浣熊,土拨鼠,你方唱罢我登场,跟商量了似的轮番来骚扰,不能打来不能杀,看着嫩芽新果被它们啃的乱七八糟,真的恨得牙痒痒啊!

这不,就在前几天,一大只土拨鼠大摇大摆的来到我家后院,正准备大快朵颐,被我撞了个正着;
那正是,怨从心头起,恨由胆边生,古有飞镖飞刀流星锤,我有烧烤铲子在手,千年中国武术血液在此刻流淌,金庸古龙的教诲在此刻发光,小李飞刀的神技在此刻附体,随手一掷,飞铲直奔土拨鼠而去,正中此君 --- 旁边的那可青菜,那厮顿时吓出了经典的土拨鼠尖叫 ---------- 啊啊啊啊啊啊啊!飞奔而逃。

那土拨鼠心想了,你至于的吗?俺不就是想改善下伙食嘛,就想要了俺的命?加拿大生活几十年,真没见过你酱婶儿滴!一点也不善良!哼!哥不来了还不行吗?

那时那刻,我竟然没有为土拨鼠的遭遇而心痛,没有为它受到惊吓而担心,却直接去关心我的青菜去也。我我我,来加八年,竟何以堕落至此啊。

哎呀呀,我心真的已不再善良!我道歉,我检讨!

阿弥陀佛,救赎我心,天佑加拿大!
 
最后编辑: 21 天前
18,636
$22.56
$1.26
获赞赚币
22.54
点赞赚币
0.01
最大赞力
0.00
遥想当年,尚未登陆加国,时常在北平冬日的雾霾里,畅想着加拿大国土之广袤,环境之纯净,民风之敦厚,人民之良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向往。也暗下决心,一定要保持本心,成为加国良善之人。

然而来加八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竟猛然的发现,我心已不再善良!

记得那年,刚刚登陆大多伦多,也是如此这般的夏日时节,潮湿炎热的傍晚,夕阳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穿过树林,照耀着公园里滑梯上女儿的小发辫,不时传来一阵欢声笑语。此时,突然一只大蚊子落在了我的胳膊上,那身姿那气派,似乎不是来偷偷吸血,而是作为老朋友来打个招呼。我,那一刻,竟然愣住了,打?还是不打?都说加国爱护环境,珍爱生命,这只蚊子也是生命啊!我心善良,既然来加,断不能徒然杀生作孽,随后一口吹灭生日蜡烛之气,局部的飓风让那蚊子飘然而去。。。

八年了,这件真实的初来乍到新客情怯的傻事,也早随着那只蚊子飘然而去了。也许,那只蚊子早已繁殖了万千后代,自由的飞到我家现在的后院,在灭蚊灯噼噼啪啪声中陨落,一并偿还了它们先辈的孽债,而我,只是举手之间,把成堆的它们扔到绿桶里 --- 心里并未再泛起一丝波澜。

天呐,我心已不再善良!

想想我来加之前,从不钓鱼 -- 怕杀生,从不吃野味 --- 吃不到,很少吃肉 --- 贵而不放心,反正吃素向佛很安全就对了;现如今,牛肉鸡肉五花肉,烤的炖的带煎的,无肉不欢。
那时候去国内公园,偶尔看到松鼠,大喊一声,哇看!松鼠,恨不得带些好吃的喂喂它们;现在呢,切!特么又是松鼠,毫无激动之心,更别说喂它们了。
以前吧国内公园,喂鸽子喂鸟,那是常有的事儿,多么的善良;可现在,去喂成群的大雁,凭什么?不惯着它们这毛病,省得它们冬天懒的飞去美国过冬。
钓鱼呢,每年还没冰冻开河就早已蠢蠢欲动,看到钓得的鱼儿蹦跳挣扎,心里并无怜悯,反而是无限欣喜。

天呐,我心已不再善良!更有甚者,我竟然还想伤害它们,我认错,我检讨!

事情当然还要从种菜说起。我大中华之龙的传人,向来不信什么宗教,如果非得说信个宗教,那就是 --- 种菜教!
要说咱勤劳勇敢的美加的华人家庭,但凡有个后院的,多多少少都要种点蔬菜,韭菜香菜芹菜倒是还好,味道大一般很安全;你想来点绿叶菜黄瓜西葫芦啥的,可得小心了,还不够喂附近的动物大爷们呢,什么松鼠,浣熊,土拨鼠,你方唱罢我登场,跟商量了似的轮番来骚扰,不能打不能杀,看着嫩芽新果被它们啃的乱七八糟,真的恨得牙痒痒啊!

这不,就在前几天,一直土拨鼠大摇大摆的来到我家后院,正准备大快朵颐,被我撞了个正着;
那正是,怨从心头起,恨由胆边生,古有飞镖飞刀流星锤,我有烧烤铲子在手,千年中国武术血液在此刻流淌,金庸古龙的教诲在此刻发光,小李飞刀的神技在此刻附体,随手一掷,飞铲直奔土拨鼠而去,正中此君 --- 旁边的那可青菜,那厮顿时吓出了经典的土拨鼠尖叫 ---------- 啊啊啊啊啊啊啊!飞奔而逃。

那土拨鼠心想了,你至于的吗?俺不就是想改善下伙食嘛,就想我的命?加拿大生活几十年,真没见过你酱式儿滴!一点也不善良!哥不来了还不行吗?

那时那刻,我竟然没有为土拨鼠的遭遇而心痛而担心,却直接去关心我的青菜去也。我我我,来加八年,何以堕落至此啊。

哎呀呀,我心真的已不再善良!我道歉,我检讨!

阿弥陀佛,救赎我心,天佑加拿大!
写的诙谐幽默

可惜我赞力不高
将就用吧 呵呵
 
遥想当年,尚未登陆加国,时常在北平冬日的雾霾里,畅想着加拿大国土之广袤,环境之纯净,民风之敦厚,人民之良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向往。也暗下决心,一定要保持本心,成为加国良善之人。

然而来加八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竟猛然的发现,我心已不再善良!

记得那年,刚刚登陆大多伦多,也是如此这般的夏日时节,潮湿炎热的傍晚,夕阳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穿过树林,照耀着公园里滑梯上女儿的小发辫,不时传来一阵欢声笑语。此时,突然一只大蚊子落在了我的胳膊上,那身姿那气派,似乎不是来偷偷吸血,而是作为老朋友来打个招呼。我,那一刻,竟然愣住了,打?还是不打?都说加国爱护环境,珍爱生命,这只蚊子也是生命啊!我心善良,既然来加,断不能徒然杀生作孽,随后一口吹灭生日蜡烛之气,局部的飓风让那蚊子飘然而去。。。

八年了,这件真实的初来乍到新客情怯的傻事,也早随着那只蚊子飘然而去了。也许,那只蚊子早已繁殖了万千后代,自由的飞到我家现在的后院,在灭蚊灯噼噼啪啪声中陨落,一并偿还了它们先辈的孽债,而我,只是举手之间,把成堆的它们扔到绿桶里 --- 心里并未再泛起一丝波澜。

天呐,我心已不再善良!

想想我来加之前,从不钓鱼 -- 怕杀生,从不吃野味 --- 吃不到,很少吃肉 --- 贵而不放心,反正吃素向佛很安全就对了;现如今,牛肉鸡肉五花肉,烤的炖的带煎的,无肉不欢。
那时候去国内公园,偶尔看到松鼠,大喊一声,哇看!松鼠,恨不得带些好吃的喂喂它们;现在呢,切!特么又是松鼠,毫无激动之心,更别说喂它们了。
以前吧国内公园,喂鸽子喂鸟,那是常有的事儿,多么的善良;可现在,去喂成群的大雁,凭什么?不惯着它们这毛病,省得它们冬天懒的飞去美国过冬。
钓鱼呢,每年还没冰冻开河就早已蠢蠢欲动,看到钓得的鱼儿蹦跳挣扎,心里并无怜悯,反而是无限欣喜。

天呐,我心已不再善良!更有甚者,我竟然还想伤害它们,我认错,我检讨!

事情当然还要从种菜说起。我大中华之龙的传人,向来不信什么宗教,如果非得说信个宗教,那就是 --- 种菜教!
要说咱勤劳勇敢的美加的华人家庭,但凡有个后院的,多多少少都要种点蔬菜,韭菜香菜芹菜倒是还好,味道大一般很安全;你想来点绿叶菜黄瓜西葫芦啥的,可得小心了,还不够喂附近的动物大爷们呢,什么松鼠,浣熊,土拨鼠,你方唱罢我登场,跟商量了似的轮番来骚扰,不能打不能杀,看着嫩芽新果被它们啃的乱七八糟,真的恨得牙痒痒啊!

这不,就在前几天,一直土拨鼠大摇大摆的来到我家后院,正准备大快朵颐,被我撞了个正着;
那正是,怨从心头起,恨由胆边生,古有飞镖飞刀流星锤,我有烧烤铲子在手,千年中国武术血液在此刻流淌,金庸古龙的教诲在此刻发光,小李飞刀的神技在此刻附体,随手一掷,飞铲直奔土拨鼠而去,正中此君 --- 旁边的那可青菜,那厮顿时吓出了经典的土拨鼠尖叫 ---------- 啊啊啊啊啊啊啊!飞奔而逃。

那土拨鼠心想了,你至于的吗?俺不就是想改善下伙食嘛,就想要了俺的命?加拿大生活几十年,真没见过你酱式儿滴!一点也不善良!哥不来了还不行吗?

那时那刻,我竟然没有为土拨鼠的遭遇而心痛而担心,却直接去关心我的青菜去也。我我我,来加八年,何以堕落至此啊。

哎呀呀,我心真的已不再善良!我道歉,我检讨!

阿弥陀佛,救赎我心,天佑加拿大!
灭蚊灯有用吗?什么样子的?我们这蚊子相当疯狂。
 

徽州女人

江南烟雨
付费矿工
10,470
$71.25
$5,136.48
获赞赚币
56.89
点赞赚币
14.37
最大赞力
2.36
遥想当年,尚未登陆加国,时常在北平冬日的雾霾里,畅想着加拿大国土之广袤,环境之纯净,民风之敦厚,人民之良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向往。也暗下决心,一定要保持本心,成为加国良善之人。

然而来加八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竟猛然的发现,我心已不再善良!

记得那年,刚刚登陆大多伦多,也是如此这般的夏日时节,潮湿炎热的傍晚,夕阳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穿过树林,照耀着公园里滑梯上女儿的小发辫,不时传来一阵欢声笑语。此时,突然一只大蚊子落在了我的胳膊上,那身姿那气派,似乎不是来偷偷吸血,而是作为老朋友来打个招呼。我,那一刻,竟然愣住了,打?还是不打?都说加国爱护环境,珍爱生命,这只蚊子也是生命啊!我心善良,既然来加,断不能徒然杀生作孽,随后一口吹灭生日蜡烛之气,局部的飓风让那蚊子飘然而去。。。

八年了,这件真实的初来乍到新客情怯的傻事,也早随着那只蚊子飘然而去了。也许,那只蚊子早已繁殖了万千后代,自由的飞到我家现在的后院,在灭蚊灯噼噼啪啪声中陨落,一并偿还了它们先辈的孽债,而我,只是举手之间,把成堆的它们扔到绿桶里 --- 心里并未再泛起一丝波澜。

天呐,我心已不再善良!

想想我来加之前,从不钓鱼 -- 怕杀生,从不吃野味 --- 吃不到,很少吃肉 --- 贵而不放心,反正吃素向佛很安全就对了;现如今,牛肉鸡肉五花肉,烤的炖的带煎的,无肉不欢。
那时候去国内公园,偶尔看到松鼠,大喊一声,哇看!松鼠,恨不得带些好吃的喂喂它们;现在呢,切!特么又是松鼠,毫无激动之心,更别说喂它们了。
以前吧国内公园,喂鸽子喂鸟,那是常有的事儿,多么的善良;可现在,去喂成群的大雁,凭什么?不惯着它们这毛病,省得它们冬天懒的飞去美国过冬。
钓鱼呢,每年还没冰冻开河就早已蠢蠢欲动,看到钓得的鱼儿蹦跳挣扎,心里并无怜悯,反而是无限欣喜。

天呐,我心已不再善良!更有甚者,我竟然还想伤害它们,我认错,我检讨!

事情当然还要从种菜说起。我大中华之龙的传人,向来不信什么宗教,如果非得说信个宗教,那就是 --- 种菜教!
要说咱勤劳勇敢的美加的华人家庭,但凡有个后院的,多多少少都要种点蔬菜,韭菜香菜芹菜倒是还好,味道大一般很安全;你想来点绿叶菜黄瓜西葫芦啥的,可得小心了,还不够喂附近的动物大爷们呢,什么松鼠,浣熊,土拨鼠,你方唱罢我登场,跟商量了似的轮番来骚扰,不能打不能杀,看着嫩芽新果被它们啃的乱七八糟,真的恨得牙痒痒啊!

这不,就在前几天,一直土拨鼠大摇大摆的来到我家后院,正准备大快朵颐,被我撞了个正着;
那正是,怨从心头起,恨由胆边生,古有飞镖飞刀流星锤,我有烧烤铲子在手,千年中国武术血液在此刻流淌,金庸古龙的教诲在此刻发光,小李飞刀的神技在此刻附体,随手一掷,飞铲直奔土拨鼠而去,正中此君 --- 旁边的那可青菜,那厮顿时吓出了经典的土拨鼠尖叫 ---------- 啊啊啊啊啊啊啊!飞奔而逃。

那土拨鼠心想了,你至于的吗?俺不就是想改善下伙食嘛,就想要了俺的命?加拿大生活几十年,真没见过你酱式儿滴!一点也不善良!哥不来了还不行吗?

那时那刻,我竟然没有为土拨鼠的遭遇而心痛而担心,却直接去关心我的青菜去也。我我我,来加八年,何以堕落至此啊。

哎呀呀,我心真的已不再善良!我道歉,我检讨!

阿弥陀佛,救赎我心,天佑加拿大!
家园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这么生动风趣的描述,望尘莫及 :wdb17:
 

木姜子

I’m not returning to the Source.
付费矿工
2,363
$44.28
$0.99
获赞赚币
44.22
点赞赚币
0.06
最大赞力
0.00
“在灭蚊灯噼噼啪啪声中陨落,一并偿还了它们先辈的孽债”
被这句乐到了,哈哈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楼主只是杀生还没下肚,相比之下已经算是慈悲了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疫情转发榜(微信/网站)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