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了一圈我又回到了Montreal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其实我们最想去温哥华的理由是温的plant hardness zone是8甚至9,可以种很多植物在室外过冬。Montreal就差很多了。
咱俩一个想法,为了种植物,我去年放弃了魁省每月2万加币的系统研发新岗位,调来温哥华做低级编程岗位。
能种椰子树,赚钱少了很多也觉得心情很好。
人图个啥呢,赚钱多就是挂个名。
唯一不爽的是,院子太小不够我种地的。
下一步去温哥华岛或者西雅图买大院子。那里便宜。
但是魁省真是软件行业赚钱的好地方。
 
最后编辑: 2021-04-08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咱俩一个想法,为了种植物,我去年放弃了魁省每月2万加币的系统研发新岗位,调来温哥华做低级编程岗位。
能种椰子树,赚钱少了很多也觉得心情很好。
人图个啥呢,赚钱多就是挂个名。
唯一不爽的是,院子太小不够我种地的。
下一步去温哥华岛或者西雅图买大院子。那里便宜。
但是魁省真是软件行业赚钱的好地方。
看你移民过纽西兰和澳洲,气候不是比加拿大任何地方都好多了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看你移民过纽西兰和澳洲,气候不是比加拿大任何地方都好多了吗
纽西兰没有去过:
我大学读的是园林专业,有同学大四递交了新西兰园艺移民申请,立刻就通过了,于是推荐我也申请,我就也申请了,递交申请后不久就收到了回复,说条件变了,你不符合了。。。
然后看着同学天天在纽西兰种各种葡萄,羡慕的不行,于是递交了加拿大,加拿大那时候分数太高,直接就给我拒绝了。我算了一下,我读个博士,英语法语满分,才能通过。
加拿大分数太高,我以后再也不敢看加拿大移民那回事了,被各个中介侮辱的不像话,大概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到现在都记得,有个著名的移民中介,直接给我说:“我给你说个实话呀,你这种低学历没钱的就不要想移民了,特别是加拿大这种国家你想都不要想。老老实实在国内待着,先读个博士或者赚些钱在来找中介。否则白费时间。 天上不会掉馅饼的”。这样几次后,我一看到加拿大三个字,就非常紧张自卑的很。感觉加拿大街上都是帅哥美女,遍地都是精英和有钱人呀。
不久后加拿大突然降分降的比澳洲还低很多,但是我一直不知道。突然有一天知道了,已经2006年了,递交后等了好几年等到了一刀切。

澳洲一共呆了一年多,现在回想起来天气真是好,但是当时在澳洲不觉得呀,我还记得,给干旱植物浇点水吧,房东就骂,说你不知道节约用水吗,知不知道水的宝贵。
当时想这破地方,种个植物还不能浇水。感觉太热,那时候做梦都想去冰山。
 
最后编辑: 2021-04-08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纽西兰没有去过:
我大学读的是园林专业,有同学大四递交了新西兰园艺移民申请,立刻就通过了,于是推荐我也申请,我就也申请了,递交申请后不久就收到了回复,说条件变了,你不符合了。。。
说明跟加拿大有缘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去年放弃了魁省每月2万加币的系统研发新岗位,调来温哥华做低级编程岗位。
恕我直言,根据阁下之前讨论技术的帖子,阁下编程实力应该就是一个初级程序员。
20k岗位起码是高级经理和高级架构,阁下也许有能面过,但是岗位能不能长期保住,那是另一个话题。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Google了一下,每个bracket都是差了差不多10%,220k以上,安省税是13.16,魁省是25.75,相差12.59。正好相反,收入越低,相差越少。第一个bracket差了9.5,之后递增。
魁省的联邦税计算方法跟安省的不一样。
比如年收入23万,在魁省税后13万6,平均税率40。6%
安省税后14万4,平均税率37。2%,税率差异不到4%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恕我直言,根据阁下之前讨论技术的帖子,阁下编程实力应该就是一个初级程序员。
20k岗位起码是高级经理和高级架构,阁下也许有能面过,但是岗位能不能长期保住,那是另一个话题。


久仰大师之名多年,首先谢谢大师说我是初级程序员,虽然我自学的编程,十几年前在国内就是软件行业的高管了,之前在加拿大也做了几年管理型岗位,因为感觉不是那块料,所以还是继续做编程的。
即便如此,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好多老乡都不承认我是程序员,尤其在魁省这种华人精英和高级学者扎堆的地方。即便是魁省之外,华人业内互相贬低,印度人互相吹捧的现象是您可能也是知道的。所以你这么高级的人才都认可我是程序员,仿佛一股清流。我觉很感动。本来都不自信了,看到你的帖子就恢复了自信。也感觉这么多年的学习真的没有白费呀。

关于高级开发:可能您想多了,同时您也可能看错了,我写的我是系统开发,本来就不是高级系统开发。尖端课题里面会有很多院士和知名学者,会有精通编程的医生,这种项目里面的高级系统开发不是普通人能做到。

2万每月是我们蒙特利尔国家研究所项目低级系统研发的收入。本来就不是高级。高级系统研发比这个要高得多,还找不到人呢。
想一想一个医生去编程给多少钱合适。
所以我们的架构师每月8万加币。但是居然还没有我们的医生编程专家给的多。
蒙特利尔很多小项目是非常有钱的。
这是因为很多专业领域需要行业和计算机结合,例如地理气象和生态救援行业背景,医疗背景,需求决定价格。
很大比例的这种行业专业研发在蒙特利尔,因为有很多魁瓜院士博士和教授长期专注于国家级别研究所的研究,而且不爱跳槽。
很多魁瓜国际一流学者,说话办事谦虚的不得了,在和他们相处的时候丝毫感觉不到自己水平差,他们会对低级别人才非常总重和认可,同时提供帮助和提携,这也是魁省成为研发基地的一个重要原因。
亲身经历告诉我,并非级别越高的人才会对同事越认可,一些澳洲精英们就非常不nice。安省好一点,但是也没有魁省这种法系研发氛围。
这样的环境造成很大一部分这种行业研发都在蒙特利尔,而不是在多伦多和温哥华。

所以之前我要表达的蒙特利尔研发项目非常高端,而不是我水平高。

比较类似的是日本,日本普通程序员收入很低,但是专业行业程序员收入极高。

不过什么高级低级的,到了您这种级别应该都是低级的,所以也无需非要定个级别。

关于应聘了高级岗位,也不一定干下去的问题:
我在这个初级系统研发岗位之前,就已经在加拿大做了好几年高级开发和高管岗位了。因为去年研究所提供做的是研发岗位,所以虽然是低级研发职位我也去了。研发职位是说我做的东西找不到任何参考。我也是实现了可行的解决方案后才离开的,不存在干不下去的问题。


关于技术问题,虽然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讨论过技术问题,我只记得我讨论过种菜盖房,不记得我还讨论过技术。但是大师既然说我讨论过,那肯定不会错。那肯定是事实了。能被大师指正我感觉挺光荣的。

不过无所谓了,我的确是小学生,而且还以小学生为荣。不仅仅因为每天都遇到新的领域和问题,也因为小学生的好奇和探索精神虽然我期望能保持的。
做程序员和做人一个道理,贵在有少年新人的赤子之心,如果有超一日感觉到自己不再是小学生了,就到了退休的时候了吧。

所以希望有朝一日能被前辈您指教。当然前辈肯定时间宝贵,不一定有时间指教后生了。如果真的有时间指教那太好了。世间一大美事就是拜倒青藤之下,倾听前辈指导。


这是真的对你很崇拜了。
希望您这次不要再把意思看反了。实际上我几个月才来闲聊一次种花盖房,平时忙着学习工作,根本没有时间上网。如果您在把意思看错,我只能过很久在给您解释或者赔罪了。

祝福前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最后编辑: 2021-04-09

bbjj

无官一身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84.38%
纽西兰没有去过:
我大学读的是园林专业,有同学大四递交了新西兰园艺移民申请,立刻就通过了,于是推荐我也申请,我就也申请了,递交申请后不久就收到了回复,说条件变了,你不符合了。。。
然后看着同学天天在纽西兰种各种葡萄,羡慕的不行,于是递交了加拿大,加拿大那时候分数太高,直接就给我拒绝了。我算了一下,我读个博士,英语法语满分,才能通过。
加拿大分数太高,我以后再也不敢看加拿大移民那回事了,被各个中介侮辱的不像话,大概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到现在都记得,有个著名的移民中介,直接给我说:“我给你说个实话呀,你这种低学历没钱的就不要想移民了,特别是加拿大这种国家你想都不要想。老老实实在国内待着,先读个博士或者赚些钱在来找中介。否则白费时间。 天上不会掉馅饼的”。这样几次后,我一看到加拿大三个字,就非常紧张自卑的很。感觉加拿大街上都是帅哥美女,遍地都是精英和有钱人呀。
不久后加拿大突然降分降的比澳洲还低很多,但是我一直不知道。突然有一天知道了,已经2006年了,递交后等了好几年等到了一刀切。

澳洲一共呆了一年多,现在回想起来天气真是好,但是当时在澳洲不觉得呀,我还记得,给干旱植物浇点水吧,房东就骂,说你不知道节约用水吗,知不知道水的宝贵。
当时想这破地方,种个植物还不能浇水。感觉太热,那时候做梦都想去冰山。
哈哈,幸好我想起移民比较迟,否则也会被中介嘲笑了,如果被人认为是癞蛤蟆吃天鹅肉的话估计我就打消念头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哈哈,幸好我想起移民比较迟,否则也会被中介嘲笑了,如果被人认为是癞蛤蟆吃天鹅肉的话估计我就打消念头了。
我之前问中介也是回复我“加拿大移民NO”
但我不信邪之后我就自己办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久仰大师之名多年,首先谢谢大师说我是初级程序员,虽然我自学的编程,十几年前在国内就是软件行业的高管了,之前在加拿大也做了几年管理型岗位,因为感觉不是那块料,所以还是继续做编程的。
即便如此,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好多老乡都不承认我是程序员,尤其在魁省这种华人精英和高级学者扎堆的地方。即便是魁省之外,华人业内互相贬低,印度人互相吹捧的现象是您可能也是知道的。所以你这么高级的人才都认可我是程序员,仿佛一股清流。我觉很感动。本来都不自信了,看到你的帖子就恢复了自信。也感觉这么多年的学习真的没有白费呀。

关于高级开发:可能您想多了,同时您也可能看错了,我写的我是系统开发,本来就不是高级系统开发。尖端课题里面会有很多院士和知名学者,会有精通编程的医生,这种项目里面的高级系统开发不是普通人能做到。

2万每月是我们蒙特利尔国家研究所项目低级系统研发的收入。本来就不是高级。高级系统研发比这个要高得多,还找不到人呢。
想一想一个医生去编程给多少钱合适。
所以我们的架构师每月8万加币。但是居然还没有我们的医生编程专家给的多。
蒙特利尔很多小项目是非常有钱的。
这是因为很多专业领域需要行业和计算机结合,例如地理气象和生态救援行业背景,医疗背景,需求决定价格。
很大比例的这种行业专业研发在蒙特利尔,因为有很多魁瓜院士博士和教授长期专注于国家级别研究所的研究,而且不爱跳槽。
很多魁瓜国际一流学者,说话办事谦虚的不得了,在和他们相处的时候丝毫感觉不到自己水平差,他们会对低级别人才非常总重和认可,同时提供帮助和提携,这也是魁省成为研发基地的一个重要原因。
亲身经历告诉我,并非级别越高的人才会对同事越认可,一些澳洲精英们就非常不nice。安省好一点,但是也没有魁省这种法系研发氛围。
这样的环境造成很大一部分这种行业研发都在蒙特利尔,而不是在多伦多和温哥华。

所以之前我要表达的蒙特利尔研发项目非常高端,而不是我水平高。

比较类似的是日本,日本普通程序员收入很低,但是专业行业程序员收入极高。

不过什么高级低级的,到了您这种级别应该都是低级的,所以也无需非要定个级别。

关于应聘了高级岗位,也不一定干下去的问题:
我在这个初级系统研发岗位之前,就已经在加拿大做了好几年高级开发和高管岗位了。因为去年研究所提供做的是研发岗位,所以虽然是低级研发职位我也去了。研发职位是说我做的东西找不到任何参考。我也是实现了可行的解决方案后才离开的,不存在干不下去的问题。


关于技术问题,虽然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讨论过技术问题,我只记得我讨论过种菜盖房,不记得我还讨论过技术。但是大师既然说我讨论过,那肯定不会错。那肯定是事实了。能被大师指正我感觉挺光荣的。

不过无所谓了,我的确是小学生,而且还以小学生为荣。不仅仅因为每天都遇到新的领域和问题,也因为小学生的好奇和探索精神虽然我期望能保持的。
做程序员和做人一个道理,贵在有少年新人的赤子之心,如果有超一日感觉到自己不再是小学生了,就到了退休的时候了吧。

所以希望有朝一日能被前辈您指教。当然前辈肯定时间宝贵,不一定有时间指教后生了。如果真的有时间指教那太好了。世间一大美事就是拜倒青藤之下,倾听前辈指导。


这是真的对你很崇拜了。
希望您这次不要再把意思看反了。实际上我几个月才来闲聊一次种花盖房,平时忙着学习工作,根本没有时间上网。如果您在把意思看错,我只能过很久在给您解释或者赔罪了。

祝福前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打扰一下啦……我老公也是架构师但是每个月才1万多… 啥领域的架构师能赚8万啊在蒙特利尔… 哪怕2万4万我也满足了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久仰大师之名多年,首先谢谢大师说我是初级程序员,虽然我自学的编程,十几年前在国内就是软件行业的高管了,之前在加拿大也做了几年管理型岗位,因为感觉不是那块料,所以还是继续做编程的。
即便如此,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好多老乡都不承认我是程序员,尤其在魁省这种华人精英和高级学者扎堆的地方。
程序员本身就是一个不问出处的职业,我职业生涯里面见过很多不是CS/CE的优秀程序员。说回魁省,我跳过几家公司,参加过不同主题的Meetup和其他讨论会,牛人有但是密度很低,散落在市场的各家公司,和美国湾区牛人数量级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即便是魁省之外,华人业内互相贬低,印度人互相吹捧的现象是您可能也是知道的。所以你这么高级的人才都认可我是程序员,仿佛一股清流。我觉很感动。本来都不自信了,看到你的帖子就恢复了自信。也感觉这么多年的学习真的没有白费呀。
我对阁下有印象,主要是阁下名字是一个类似”星际迷航“很容易被死肥宅记住。当然记错也是有可能的,如果记错了我就此道歉。但是阁下被人指出不同意见,就举起民族大旗,真的只能让人一声叹息。

这里想帮印度人说几句话,很多华人看不起印度同事,我之前也这样。后来发现印度员工有很多华人不具备的素质,首先印度员工的基本功不比华人差,其次印度员工的语言能力,特别在论证一些事情的时候,语言的逻辑性对华裔是压倒性的。最后,印度员工在做技术的同时他不排斥管理和市场,所以很多印度高管存在。印度高管不是互相吹捧出来的,华人高管少,再怎么互相吹,心态不变,结果也难以改变。
关于高级开发:可能您想多了,同时您也可能看错了,我写的我是系统开发,本来就不是高级系统开发。尖端课题里面会有很多院士和知名学者,会有精通编程的医生,这种项目里面的高级系统开发不是普通人能做到。

2万每月是我们蒙特利尔国家研究所项目低级系统研发的收入。本来就不是高级。高级系统研发比这个要高得多,还找不到人呢。
想一想一个医生去编程给多少钱合适。
所以我们的架构师每月8万加币。但是居然还没有我们的医生编程专家给的多。
蒙特利尔很多小项目是非常有钱的。
这边的架构月收入在一万上下浮动, 超过一万五的已经很高收入了。8万对于市场的统计绝对已经是5σ外,完全没有任何的参考意义!
老板被你说的都像傻逼一样,钱在自己口袋里面烧的慌,不扔出去不死心。老板接了了单子,他不会去其他省找程序员?
综合整个加拿大的统计数据,魁省的收入是比较低的,为啥?安省的从业者人数比魁省大多了,你说那边就找不到厉害的架构,可能吗?一个牛人在魁省吃肉,到其他省只能吃屎,可能吗?市场是最冷酷的,但是是比较公平的。

再分享几个科创的数据,这边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小公司,寿命不超过5年。
很多孵化期的小公司,第一笔投资都不超过3万加元,其中不少都是自己有核心算法的公司。魁省很多小公司做了就是为了卖掉,公司出售以后,老板和初创员工分账走人。但是很多公司连第一轮融资都没撑到就胎死腹中,撑过了第一轮融资的公司,很多也不能拿到第二轮。那些很幸运被收购的小公司,初创团队的结局有两种,第一种就是团队内部比较翘楚的,拿钱后走人,回归市场。第二种,就是留在收购后的大公司,随着时间推移,技术慢慢老化,然后只能在自己的这个大公司内生存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打扰一下啦……我老公也是架构师但是每个月才1万多… 啥领域的架构师能赚8万啊在蒙特利尔… 哪怕2万4万我也满足了啊……
政府下属研究所的医学,交通,矿业等行业项目开发钱比较多。

首先收入不能痕量水平的。其次每个月一万多也是非常高了。

另外正如上边Wolfang前辈说的,通用开发这个收入是比较标准的,同事收入是变动的,只要有能力,收入可以不断提高,如果能力不够,收入就会降低。所以不必在意一年两年的收入。

对于非管理岗位,加拿大IT收入相对于美国澳洲本来就低,solution架构师每月1万加币是正常的,Enterprise架构师则要高得多。


高收入的非管理岗位一般是职业顾问或者contract顾问,在加拿大联邦政府下属的一些项目,和北欧合作的项目,例如医学,军事,地理的专业项目。
一般需要专业和计算机结合。有些必须要科班出身,有的可以自学。

以高端医学项目为例,很多医学项目必须要医生护士等专业人才进入编程团队,甚至还需要医院的管理者进入编程团队,甚至还需要医生懂人工智能,这种项目的收入自然是很多的,行业专家里面的小兵的收入都高于普通项目的高级开发。

所以在很多魁省的研究生都是先走行业开发道路,然后深钻成为行业专家+行业软件开发专家,走不通行业开发道路,才去通用开发层。
 
最后编辑: 2021-04-09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程序员本身就是一个不问出处的职业,我职业生涯里面见过很多不是CS/CE的优秀程序员。说回魁省,我跳过几家公司,参加过不同主题的Meetup和其他讨论会,牛人有但是密度很低,散落在市场的各家公司,和美国湾区牛人数量级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我对阁下有印象,主要是阁下名字是一个类似”星际迷航“很容易被死肥宅记住。当然记错也是有可能的,如果记错了我就此道歉。但是阁下被人指出不同意见,就举起民族大旗,真的只能让人一声叹息。

这里想帮印度人说几句话,很多华人看不起印度同事,我之前也这样。后来发现印度员工有很多华人不具备的素质,首先印度员工的基本功不比华人差,其次印度员工的语言能力,特别在论证一些事情的时候,语言的逻辑性对华裔是压倒性的。最后,印度员工在做技术的同时他不排斥管理和市场,所以很多印度高管存在。印度高管不是互相吹捧出来的,华人高管少,再怎么互相吹,心态不变,结果也难以改变。

这边的架构月收入在一万上下浮动, 超过一万五的已经很高收入了。8万对于市场的统计绝对已经是5σ外,完全没有任何的参考意义!
老板被你说的都像傻逼一样,钱在自己口袋里面烧的慌,不扔出去不死心。老板接了了单子,他不会去其他省找程序员?
综合整个加拿大的统计数据,魁省的收入是比较低的,为啥?安省的从业者人数比魁省大多了,你说那边就找不到厉害的架构,可能吗?一个牛人在魁省吃肉,到其他省只能吃屎,可能吗?市场是最冷酷的,但是是比较公平的。

再分享几个科创的数据,这边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小公司,寿命不超过5年。
很多孵化期的小公司,第一笔投资都不超过3万加元,其中不少都是自己有核心算法的公司。魁省很多小公司做了就是为了卖掉,公司出售以后,老板和初创员工分账走人。但是很多公司连第一轮融资都没撑到就胎死腹中,撑过了第一轮融资的公司,很多也不能拿到第二轮。那些很幸运被收购的小公司,初创团队的结局有两种,第一种就是团队内部比较翘楚的,拿钱后走人,回归市场。第二种,就是留在收购后的大公司,随着时间推移,技术慢慢老化,然后只能在自己的这个大公司内生存
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的确是继续被一直崇拜的前辈误解了。还是有必要在解释一下。

您说的我并没有有反对,我是支持您说的。加拿大本来收入就低。魁省薪水本来就是少,您的数据本来就是正确的。我的数据本来就是行业开发的小圈子。我从来都没有说我参加的项目是普遍现象,相反我是说我参加的项目是钱比较多的国家级别项目。

就我所说的项目是政府支持的行业尖端项目,很多国家级别研发机构都在魁省,里面每小时超过400加币的顾问比比皆是,的确是和普通项目没有可比性的。

我在安省职位比魁省高。在温哥华暂时没找到高级职位,还在努力中,望前辈继续提携。

个人感觉魁省法裔,甚至法国来的法国人,普遍能够安心研究很多年学问,但是安省英裔和印度人普遍不太踏实,不停的跳槽转技术方向,但是这仅仅是个人的看法。安省那么大,肯定不同地区不同公司气氛不一样。所以这一点我自己的看法也会随着进一步的观察而改变。

关于印度人的言论,也认同你的。

关于民族大旗,我仔细一看的确有歧义。道歉。已经被引用了就不删除修改了。

见谅。
 
最后编辑: 2021-04-09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政府下属研究所的医学,交通,矿业等行业项目开发钱比较多。

首先收入不能痕量水平的。其次每个月一万多也是非常高了。

另外正如上边Wolfang前辈说的,通用开发这个收入是比较标准的,同事收入是变动的,只要有能力,收入可以不断提高,如果能力不够,收入就会降低。所以不必在意一年两年的收入。

对于非管理岗位,加拿大IT收入相对于美国澳洲本来就低,solution架构师每月1万加币是正常的,Enterprise架构师则要高得多。


高收入的非管理岗位一般是职业顾问或者contract顾问,在加拿大联邦政府下属的一些项目,和北欧合作的项目,例如医学,军事,地理的专业项目。
一般需要专业和计算机结合。有些必须要科班出身,有的可以自学。

以高端医学项目为例,很多医学项目必须要医生护士等专业人才进入编程团队,甚至还需要医院的管理者进入编程团队,甚至还需要医生懂人工智能,这种项目的收入自然是很多的,行业专家里面的小兵的收入都高于普通项目的高级开发。

所以在很多魁省的研究生都是先走行业开发道路,然后深钻成为行业专家+行业软件开发专家,走不通行业开发道路,才去通用开发层。
谢谢指点,想拿高薪看来一般都是有医学机械的背景然后在懂计算机,像我老公这种一个数学专业一个计算机专业能拿1万多算是不错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久仰大师之名多年,首先谢谢大师说我是初级程序员,虽然我自学的编程,十几年前在国内就是软件行业的高管了,之前在加拿大也做了几年管理型岗位,因为感觉不是那块料,所以还是继续做编程的。
即便如此,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好多老乡都不承认我是程序员,尤其在魁省这种华人精英和高级学者扎堆的地方。即便是魁省之外,华人业内互相贬低,印度人互相吹捧的现象是您可能也是知道的。所以你这么高级的人才都认可我是程序员,仿佛一股清流。我觉很感动。本来都不自信了,看到你的帖子就恢复了自信。也感觉这么多年的学习真的没有白费呀。

关于高级开发:可能您想多了,同时您也可能看错了,我写的我是系统开发,本来就不是高级系统开发。尖端课题里面会有很多院士和知名学者,会有精通编程的医生,这种项目里面的高级系统开发不是普通人能做到。

2万每月是我们蒙特利尔国家研究所项目低级系统研发的收入。本来就不是高级。高级系统研发比这个要高得多,还找不到人呢。
想一想一个医生去编程给多少钱合适。
所以我们的架构师每月8万加币。但是居然还没有我们的医生编程专家给的多。
蒙特利尔很多小项目是非常有钱的。
这是因为很多专业领域需要行业和计算机结合,例如地理气象和生态救援行业背景,医疗背景,需求决定价格。
很大比例的这种行业专业研发在蒙特利尔,因为有很多魁瓜院士博士和教授长期专注于国家级别研究所的研究,而且不爱跳槽。
很多魁瓜国际一流学者,说话办事谦虚的不得了,在和他们相处的时候丝毫感觉不到自己水平差,他们会对低级别人才非常总重和认可,同时提供帮助和提携,这也是魁省成为研发基地的一个重要原因。
亲身经历告诉我,并非级别越高的人才会对同事越认可,一些澳洲精英们就非常不nice。安省好一点,但是也没有魁省这种法系研发氛围。
这样的环境造成很大一部分这种行业研发都在蒙特利尔,而不是在多伦多和温哥华。

所以之前我要表达的蒙特利尔研发项目非常高端,而不是我水平高。

比较类似的是日本,日本普通程序员收入很低,但是专业行业程序员收入极高。

不过什么高级低级的,到了您这种级别应该都是低级的,所以也无需非要定个级别。

关于应聘了高级岗位,也不一定干下去的问题:
我在这个初级系统研发岗位之前,就已经在加拿大做了好几年高级开发和高管岗位了。因为去年研究所提供做的是研发岗位,所以虽然是低级研发职位我也去了。研发职位是说我做的东西找不到任何参考。我也是实现了可行的解决方案后才离开的,不存在干不下去的问题。


关于技术问题,虽然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讨论过技术问题,我只记得我讨论过种菜盖房,不记得我还讨论过技术。但是大师既然说我讨论过,那肯定不会错。那肯定是事实了。能被大师指正我感觉挺光荣的。

不过无所谓了,我的确是小学生,而且还以小学生为荣。不仅仅因为每天都遇到新的领域和问题,也因为小学生的好奇和探索精神虽然我期望能保持的。
做程序员和做人一个道理,贵在有少年新人的赤子之心,如果有超一日感觉到自己不再是小学生了,就到了退休的时候了吧。

所以希望有朝一日能被前辈您指教。当然前辈肯定时间宝贵,不一定有时间指教后生了。如果真的有时间指教那太好了。世间一大美事就是拜倒青藤之下,倾听前辈指导。


这是真的对你很崇拜了。
希望您这次不要再把意思看反了。实际上我几个月才来闲聊一次种花盖房,平时忙着学习工作,根本没有时间上网。如果您在把意思看错,我只能过很久在给您解释或者赔罪了。

祝福前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这个是有这种情况的。我也一直混在所谓的IT领域里,不大写代码,论计算机编程水平自然很不如人意,之所以还能拿点薪水养家,主要是这个行业需要的专业知识建起的门槛。以前国内是半导体(芯片),门槛当然还可以,现在是视频音频,门槛也不低。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的确是继续被一直崇拜的前辈误解了。还是有必要在解释一下。

您说的我并没有有反对,我是支持您说的。加拿大本来收入就低。魁省薪水本来就是少,您的数据本来就是正确的。我的数据本来就是行业开发的小圈子。我从来都没有说我参加的项目是普遍现象,相反我是说我参加的项目是钱比较多的国家级别项目。

就我所说的项目是政府支持的行业尖端项目,很多国家级别研发机构都在魁省,里面每小时超过400加币的顾问比比皆是,的确是和普通项目没有可比性的。

我在安省职位比魁省高。在温哥华暂时没找到高级职位,还在努力中,望前辈继续提携。

个人感觉魁省法裔,甚至法国来的法国人,普遍能够安心研究很多年学问,但是安省英裔和印度人普遍不太踏实,不停的跳槽转技术方向,但是这仅仅是个人的看法。安省那么大,肯定不同地区不同公司气氛不一样。所以这一点我自己的看法也会随着进一步的观察而改变。

关于印度人的言论,也认同你的。

关于民族大旗,我仔细一看的确有歧义。道歉。已经被引用了就不删除修改了。

见谅。
确实是这样,也是很多人的一个矛盾纠结的地方。通用的,工资水平也通用,但是机会也多。不通用的,工资高,但是机会也少。例如,环境部的,机会少,工资高,呆里面很舒服,但一旦裁员后,在市场上再找,机会就很难了。甘蔗没有两头甜,人生不确定因素多,大抵如此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十几万已经非常高了,我认识一个大摩的vp, 11万
之前看过一个报道,蒙村top 1%差不多是23万年薪,正好月薪2万
因为他还做管理工作所以薪水高一点…但是8万的月薪简直了得是什么大神才能拿这个薪水在加拿大…老公的妹夫也是IT但是做到CEO才能拿到百万新加坡元…是目前为止我认识的年薪最高的人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