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想: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唱歌的人不许掉眼泪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老年痴呆的形式很多,对生活自理能力的影响程度各异。
有的脾气暴虐,争吵,谩骂,无理取闹,让周围的人十分痛苦。
有的反而温顺谦和,令人怜悯。
米国上学时,我曾经接触过的一位老太,3个女儿,各个有事业,生活还算美满
老太40左右经历了一场车祸,被一个年轻女孩的车从驾驶位T-BONE,伤及身体左侧
年老之后患上了Pick's Disease,大大影响了她的言语交流能力
然而她的脾气秉性依旧,还有当年的柔和、坚毅、宽厚、善良
与她亲近的人, 她仍然能够识别
我有时开车带她在周围转转
也认识不少没有去过的地方
我们最后一次接触大约是10年之前
我感觉她已然过世了

我想当一个人对自己周遭熟悉的人的记忆逐渐消失退却
剩下的那部分最终走向消亡的这个过程也留给身边亲近的人们一个审视过去的机会
对一个人的留恋,其实是记忆不断的回放
这段记忆消失了,留恋就结束了
这个病,不同的人,不同病情发展时期,表现肯定不同。我看的那几部电影,描述的是病情的初期和中期,人物的性别、性情、病中表现也各异,其中有一位,和善、优雅、美丽,总是微笑着,但一瞬间的失忆,会让她的眼神突然充满冷漠和排斥,这个有点象把刀,扎在那些依旧深爱她的人们。
和电影里的故事一样,老马爸爸在家里呆了四五年后,马妈妈不得不把他送到养老机构。那时法律允许,马爸爸大多时间是被拴住的,不然会跑掉,直至最后,“成了一棵蔬菜。”
我问过马妈妈,马爸爸去世时她难不难过。她说不,因为马爸爸什么都记不得。很奇怪的回答,但想了想,觉得是这么回事。
 

未尝不可

思考的芦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十月,季节有了倦意
当叶子
因寒冷而卷曲
各自的枝头
我们因成熟而凋零
北风压低的天空
星河流转
聆听寂静
其余,是多余

这是一个
适合登高季节
遥远的记忆里奔跑着
青涩的追风少年
那些支离的细语
在空中飞舞
心情仿佛蝴蝶的翅膀
伴着
那些摇曳的长发
张开又合上
 
最后编辑: 2020-09-29

未尝不可

思考的芦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个病,不同的人,不同病情发展时期,表现肯定不同。我看的那几部电影,描述的是病情的初期和中期,人物的性别、性情、病中表现也各异,其中有一位,和善、优雅、美丽,总是微笑着,但一瞬间的失忆,会让她的眼神突然充满冷漠和排斥,这个有点象把刀,扎在那些依旧深爱她的人们。
和电影里的故事一样,老马爸爸在家里呆了四五年后,马妈妈不得不把他送到养老机构。那时法律允许,马爸爸大多时间是被拴住的,不然会跑掉,直至最后,“成了一棵蔬菜。”
我问过马妈妈,马爸爸去世时她难不难过。她说不,因为马爸爸什么都记不得。很奇怪的回答,但想了想,觉得是这么回事。
从得病到离开,多少年?
感觉就如同电影一样,经过漫长的告别后,到了最后已经没有难过了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个病,不同的人,不同病情发展时期,表现肯定不同。我看的那几部电影,描述的是病情的初期和中期,人物的性别、性情、病中表现也各异,其中有一位,和善、优雅、美丽,总是微笑着,但一瞬间的失忆,会让她的眼神突然充满冷漠和排斥,这个有点象把刀,扎在那些依旧深爱她的人们。
和电影里的故事一样,老马爸爸在家里呆了四五年后,马妈妈不得不把他送到养老机构。那时法律允许,马爸爸大多时间是被拴住的,不然会跑掉,直至最后,“成了一棵蔬菜。”
我问过马妈妈,马爸爸去世时她难不难过。她说不,因为马爸爸什么都记不得。很奇怪的回答,但想了想,觉得是这么回事。

我问过马妈妈,马爸爸去世时她难不难过。她说不,因为马爸爸什么都记不得。---------感觉马妈妈对马爸爸的亲密记忆已经被稀释了。 马爸爸的离去可能带给马妈妈的是一种责任上的解脱感
 
最后编辑: 2020-09-29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从得病到离开,多少年?
感觉就如同电影一样,经过漫长的告别后,到了最后已经没有难过了
十年。
带我大哥的阿姨,我们叫她李妈妈,她有四孩子,老二那个,年轻时相当英俊聪慧,因为知青返乡问题受了刺激。他的病症不算严重,平常药物控制,但家里人哄他说,那些药物是帮助睡觉的安眠药。
有年我休假回了我爸妈家,没歇两天,李妈妈的老三(我叫她三姐)打来电话,说二哥翻病了,这次很严重,有挥菜刀的暴力举动,谁也不认,只承认我家的人才是好人。装上几个衣服,我去了李妈妈家,住了一星期 ,带上二哥又回了我爸妈家。。。我快疯了,好在,新的环境,我爸妈以及我自己二哥轮换陪伴,这个二哥渐渐平息了狂躁。。。现在我回国,仍会去看他,他现在吃药很主动,说不吃睡不好。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问过马妈妈,马爸爸去世时她难不难过。她说不,因为马爸爸什么都记不得。---------感觉马妈妈对马爸爸的亲密记忆已经被稀释了。骂爸爸的离去可能带给马妈妈的是一种责任上的解脱感
我爸爸生病期间,曾经记忆混乱,医生说是因为电解质失衡。当时他的言行很伤害人,尤其伤害我妈妈,虽然都知道这是因为生病引起,但我妈妈还是会哭。直到有个晚上,我们连夜把我爸爸送回老家的医院,那里有一个施设齐备、能看见青山绿水的独间。天亮的时候,我爸爸醒了,他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很黑,他走了很长很长的路。“女儿,我醒了。”我爸爸慢慢坐起身。那天,病房里没有别人,但我还是忍住了眼泪。
两年后,我爸爸还是走了,虽然我难过,但这个结果,救了我妈妈。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十年。
带我大哥的阿姨,我们叫她李妈妈,她有四孩子,老二那个,年轻时相当英俊聪慧,因为知青返乡问题受了刺激。他的病症不算严重,平常药物控制,但家里人哄他说,那些药物是帮助睡觉的安眠药。
有年我休假回了我爸妈家,没歇两天,李妈妈的老三(我叫她三姐)打来电话,说二哥翻病了,这次很严重,有挥菜刀的暴力举动,谁也不认,只承认我家的人才是好人。装上几个衣服,我去了李妈妈家,住了一星期 ,带上二哥又回了我爸妈家。。。我快疯了,好在,新的环境,我爸妈以及我自己二哥轮换陪伴,这个二哥渐渐平息了狂躁。。。现在我回国,仍会去看他,他现在吃药很主动,说不吃睡不好。

十年,可以说长,也可以说短。
通常的这样的病例消耗最亲近人的精力与与生俱来的亲情,过程中度日如年
解脱了,回首往事,就像昨天,历历在目
老龄化与寿命的延长让老痴、癌症这些消耗性的慢性病逐渐成为生活常态
现在听说家里的老人没有一些慢性顽症的,少之又少。
 

未尝不可

思考的芦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爸爸生病期间,曾经记忆混乱,医生说是因为电解质失衡。当时他的言行很伤害人,尤其伤害我妈妈,虽然都知道这是因为生病引起,但我妈妈还是会哭。直到有个晚上,我们连夜把我爸爸送回老家的医院,那里有一个施设齐备、能看见青山绿水的独间。天亮的时候,我爸爸醒了,他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很黑,他走了很长很长的路。“女儿,我醒了。”我爸爸慢慢坐起身。那天,病房里没有别人,但我还是忍住了眼泪。
两年后,我爸爸还是走了,虽然我难过,但这个结果,救了我妈妈。
说起来都是伤痛,这样的伤痛我也有。。。
 
最后编辑: 2020-09-29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爸爸生病期间,曾经记忆混乱,医生说是因为电解质失衡。当时他的言行很伤害人,尤其伤害我妈妈,虽然都知道这是因为生病引起,但我妈妈还是会哭。直到有个晚上,我们连夜把我爸爸送回老家的医院,那里有一个施设齐备、能看见青山绿水的独间。天亮的时候,我爸爸醒了,他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很黑,他走了很长很长的路。“女儿,我醒了。”我爸爸慢慢坐起身。那天,病房里没有别人,但我还是忍住了眼泪。
两年后,我爸爸还是走了,虽然我难过,但这个结果,救了我妈妈。
看哭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