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快讯!特朗普发推宣布:今天出院!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确实一些人说是美国投的毒,但这难道是川普种族主义叫嚣的借口吗?

而且,我看大部分北美华人都没这么说。那么川普这种种族主义谩骂强加给北美华人,是不是犯罪?

我是Chinese,他管Chinese叫做Virus,我为什么要容忍,为什么要理解,为什么要为他洗地???我疯了吗?

在美国的华人亲戚朋友没有这样想法呀 他们认为他们是美国人吧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在美国的华人亲戚朋友没有这样想法呀 他们认为他们是美国人吧

在美国的华人有危机感的多了去了!就连美国的警方都证实亚裔受到的攻击直线上升难以抑制。

大环境如此,而你的亲戚朋友没想法,这真不是什么好现象。我说重一点你莫怪:到了这个时候还麻木不仁,实际上是对自己和家人不负责任。如果是我在美国,我会多加小心。当然,我真心希望你的亲朋一切都安好。哪怕因此你更支持川普,我也仍希望一切都安好,因为华人的安全比政治观点重要。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在美国的华人有危机感的多了去了!就连美国的警方都证实亚裔受到的攻击直线上升难以抑制。

大环境如此,而你的亲戚朋友没想法,这真不是什么好现象。我说重一点你莫怪:到了这个时候还麻木不仁,实际上是对自己和家人不负责任。如果是我在美国,我会多加小心。当然,我真心希望你的亲朋一切都安好。哪怕因此你更支持川普,我也仍希望一切都安好,因为华人的安全比政治观点重要。

都是基督徒 当然支持川普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都是基督徒 当然支持川普

仅仅因为都是基督徒就“当然”支持川普???

我有点好奇,基督教鼓励种族歧视吗?基督教规定只要同是教徒,就必须铁板一块吗?就跟洪兴东兴似的?

如果耶稣或者耶和华知道川普称华人为Virus,他们会不会反对?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仅仅因为都是基督徒就“当然”支持川普???

我有点好奇,基督教鼓励种族歧视吗?基督教规定只要同是教徒,就必须铁板一块吗?就跟洪兴东兴似的?

如果耶稣或者耶和华知道川普称华人为Virus,他们会不会反对?

疫情之下加拿大人对中国更反感 华人更遭歧视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疫情之下加拿大人对中国更反感 华人更遭歧视

呵呵,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呢?

你贴的这个帖子,跟川普有什么关系?你想说加拿大也因为疫情反感华人,就证明川普的“Chinese Virus”说法正确,不是种族歧视?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疫情之下加拿大人对中国更反感 华人更遭歧视

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没回答我:是不是基督教徒就必须互相支持,哪怕一个基督徒公然发表种族歧视的言论,那些被歧视的基督徒也必须维护他?
 

一庐春秋

居小庐看春去秋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以地名命名的疾病或病毒 并不是那个地方的人都是病毒的意思

印象很深的一个代表词 农村人 此词本身是表述事实的中性词而已 虽然说者心理、动机千种 但若是听者本人没有自卑心理 是不会有强烈反应的 一个道理

虽然我本人觉得用词应该考虑听者感受,但不是反对别人这么说的理由对吧

以下为网络转文 仅供参考

德国麻疹(German Measles)

它的学名应该叫做Rubella,拉丁文意为“小小的红色”,其实就是风疹。之所以“德国麻疹”这个名称在全世界如此风行,是因为1814年它被一位德国医生首次提出。

风疹很少致命,却会引起流产和出生缺陷,比如失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大众高涨的反德情绪,美国境内大量德裔移民生活在恐惧之中,为了表明立场避免无辜中枪,他们坚持要把一些能联想到德国、从而引起愤怒的名称改掉,比如“汉堡包”改成“自由三明治”,“德国麻疹”改成“自由麻疹”。

谢天谢地,1969年风疹疫苗终于问世,让这个本来跟德国没多大关系的疾病发病率大大下降,否则不知还有多少人深受它带来的心理压力。

西班牙流感( Spanish Flu)

爆发于1918年的这场流行病,算是人类历史上最具毁灭性的疾病,据说至少造成5亿人感染,5000万人死亡。西班牙其实压根不是它的爆发地,只是当时一战正酣,英美法德各国都实行新闻管制,只有中立国西班牙的媒体大肆报道,再加上西班牙国王也被感染,给人造成了当地疫情极其严重的错觉。

西班牙人当然不愿意接受这个名儿,于是就用当时正在热演的“那不勒斯兵”为其命名,借机甩锅给意大利。其它国家也各怀心思,比如塞内加尔把它叫做“巴西流感”,巴西则叫它“德国流感”,而波斯人显然对英国人不满,将其称作“不列颠流感”。最逗的是英国人,虽然一直对法国不满,但憋了近一个世纪后才于1999年宣布他们研究发现这场流感其实真正发源于法国埃塔普勒附近的军营和医院,应该叫作“法兰西流感”才对。

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

让刚果北部埃博拉河流域名扬天下的,并不是它壮丽天然的景色,而是1976年在此爆发的瘟疫,以及因此发现的高致死率病毒。当时的疫情席卷了沿河两岸55个村庄,病毒通过野生动物传给人,并在人际间迅速传播蔓延。其实当时同时爆发疫情的还有现在的南苏丹恩扎拉,而自发现这种病毒后,最大最复杂的疫情其实出现在2014年到2016年间的西非,首先在几内亚爆发,随后通过陆路边界传到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

但不幸的是,由于最初命名的原因,埃博拉一带与这个全球致命性传染病紧紧捆绑在一起,以至于如今人们一谈到埃博拉这个地区,就觉得莫名恐惧,更别说到埃博拉去旅行或者经商了。
埃博拉

埃博拉
西尼罗河病毒(West Nile Virus)

这是一种会引起人类致命性神经系统疾病的病毒,主要通过受感染库蚊的叮咬传播给人类,但约80%的病毒感染者没有任何症状。它是被1937年从乌干达西尼罗河地区一位妇女体中首次分离出来的,因此得名。

事实上,全世界许多国家均报告过这种病毒引起的人类感染,疫情通常发生在鸟类的主要迁徙路线上,而最大的疫情曾出现在以色列、希腊、罗马尼亚和美国。由于它被称作“西尼罗河病毒”,迄今没有可用于人类的疫苗,导致很多人对西尼罗河流域充满可怕的想象,其实这里山水秀美,宛如创世纪之前。

亨德拉病毒 (Hendra Virus)

上世纪90年代,风景如画的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近郊亨德拉镇,一个赛马场内发生了14匹赛马和1人死亡的急性传染病事件,典型症状是严重的呼吸困难和高死亡率,还有人接触性感染。

病原体被研究人员分离鉴定后,证明是副粘病毒科家族中的一员,最初命名为马麻疹病毒,后为了不混淆,根据发现地命名为亨德拉病毒。新病毒被擒获本是好事,但亨德拉镇的居民炸了。据说20多年过去,至今研究人员还能接到愤怒打来的电话,控诉他们的命名严重损害了当地的声誉,降低了度假地产的价值。

罗斯河病毒(Ross River Virus)

其实早在人类到达澳大利亚之前,这种病毒就已经在袋鼠和沙袋鼠等有袋类动物中存在超过4万年了。它的首次大爆发是在20世纪初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由于不致命,但被感染者往往发烧、极度虚弱、关节酸痛,当时被称作“流行性多关节炎”。

而昆士兰州的罗斯河之所以跟这个病毒扯在一起,主要因为1959年科学家们在河附近捉到的蚊子身上分离出了病毒,于是用罗斯河命名这个病毒,还把因病毒引起的疾病称作“罗斯河热病”。从此人们以为这种病是仅局限于澳大利亚的地方病,连很多研究者都被名称误导。后来,在美属萨摩亚群岛的原住民体内发现了病毒抗体,打破了这种地域误解。

马尔堡病毒(Marburg Virus)

1967年,德国马尔堡的一家疫苗研发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在接触了受感染的乌干达绿猴后,出现了严重头痛和不适,陆续有人死亡。这种同埃博拉病毒同科的病毒,其实已经在非洲默默存在了千年,而且法兰克福以及前南斯拉夫的贝尔格莱德也同时引进了用于实验的这种绿猴,共有31人感染,7人死亡。

但由于这种高致死率疾病被决定命名为“马尔堡出血热”,从此让这个小地方臭名远扬。没人知道这座中世纪的小城其实很美,沿兰河两侧向西延伸入格拉登巴赫山脉,还有世上现存最古老的新教徒创办的大学,以及哥特式的伊丽莎白大教堂。

拉沙热(Lassa Fever)

1969年,在西非尼日利亚的拉沙地区,出现了一种原因不明但情况严重的急性出血热疾病。经研究,它是沙状病毒科的一种单链核糖核酸新病毒,遂以发现地拉沙为其命名。后经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其实多国居民的血清中存在此病毒的病原微生物阳性抗体,证明在拉沙爆发这种疾病之前,肯尼亚、马里、扎伊尔、塞内加尔、象牙海岸等地早就有这种疾病的发生,只是以前毫无认识而已。

至今仍有许多不明就里、糊里糊涂的外国游客,把“拉沙热”误解成“拉萨热”,在前往中国西藏地区旅行时忐忑不安,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拉萨人民更是一脸大写的问号。

鄂木斯克出血热(Omsk Hemorrhagic Fever)

如果不是1944~1946年间前苏联科学家米哈伊尔.丘马科夫及其同事在西伯利亚地区发现了一种侵犯血管和神经系统的出血热,并以当地命名,没人会听说鄂木斯克这个小地方。

这里曾是西伯利亚的行政首都,流放过无数历史名人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等,还在苏德战争期间庇护了从莫斯科大量转移至此的军工企业;这里还有漂亮的歌剧院、艺术博物馆、凯旋门和林荫大道。谁能想到让鄂木斯克出名的不是这些历史遗迹,而是一场疾病呢

几内亚蠕虫病(Guinea Worm)

这是一种不至于危及生命,却让人毛发倒竖的可怕传染病。它的传播主要由于人们饮用了带有寄生虫的水蚤的污染水。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全世界有20个国家广泛存在这一寄生虫病的感染情况,其中16个国家位于非洲,受感染人数逾350万。由于国际公共卫生行动得到了高度重视,在目标地区采用了价格低廉且实用的干预措施,该病目前已处在被消灭的边缘,到2018年为止只有三个国家报告了病例:安哥拉、乍得和南苏丹。虽然几内亚已经和这个病没多大关系了,且世卫组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解,特地把名称改为“麦地那龙线虫病”,但几内亚蠕虫还是如此深入人心。

洛基山斑疹热(Rocky Mountain Spotted Fever)

这是一种可能致命但可治愈的蜱传疾病,最早于19世纪在美国爱达荷州的蛇河谷发现,迄今仍是严重危及生命的疾病。

为什么说这个名字带有误导性呢?因为从上世纪30年代起,它早已不限于洛基山地区,而在整个美国境内蔓延;加拿大南部、墨西哥、中美洲以及南美洲部分地区也都有发现。在哥伦比亚,它被叫做“托比亚热”;在巴西,它被叫做“圣保罗热”——被用来命名的地方一定不会认为这是一种荣耀。

圣路易斯脑炎(St. Louis Encephalitis)

1933年,在美国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爆发了大规模的脑炎,上千人被感染,当致命的病毒首次被分离出后,理所当然地以“圣路易斯”为其命名。

后来,病毒演变的研究证明,这种病毒是在19世纪晚期由热带美洲传人北美。可是,谁还在乎它到底是哪里来的?最郁闷的是圣路易斯,没人记得这里曾是北美洲第一个举办了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城市,可惜了那些充满浓郁法式和西班牙式风情的街

莱姆病(Lyme Disease)

与圣路易斯有着同样忧桑的,是莱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位于康乃狄格州的乡下,是个文艺气十足的海边历史小镇,出过不少著名作家、画家、百万富翁以及政治家。

这样的小地方在美国有千千万,只有莱姆被人们记住了,因为1975年的秋天,当地许多儿童纷纷出现了关节痛,起初被认为是“青少年类风湿性关节炎”,后来才发现他们发病前都被树林中一种硬蜱叮咬过,感染了伯氏疏螺旋体,于是把此种怪病命名为“莱姆病”,从此老莱姆镇人尽皆知——这也许是当地旅游部门最不想要的一种出名方式。

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

中东呼吸综合征是一种严重的冠状病毒引起的呼吸道疾病,该病毒于2012年首次在沙特阿拉伯得到确认。

虽然在命名前,世卫组织取得了沙特卫生部门的认可,但是在命名公布后还是收到了无数批评,尤其来自中东地区,抗议理由是该病毒不仅仅在中东,还在非洲和南亚一些国家的单峰骆驼中检出过,为何非得用“中东”命名?!世卫组织为此特地发布声明,强调不希望见到疾病名称造成污名化。据信,正是因为这一命名引发的争议,才促使2015年出台了旨在避免地图炮的《人类新型传染病命名指南》。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世卫组织为此特地发布声明,强调不希望见到疾病名称造成污名化。据信,正是因为这一命名引发的争议,才促使2015年出台了旨在避免地图炮的《人类新型传染病命名指南》。

唉,世卫组织白纸黑字,说得明明白白。然而川普明知故犯!可悲的是还有一群被人骂做病毒的可怜人在顶着川普轮番扇过来的大嘴巴为川普一遍遍地洗地。刚刚洗过“China”,人家就“Chinese”了。在下面一遍遍乞求川普说CCP,可是人家就是咬死Chinese,连China都不用了。唉,我都替这些中国人脸红。

我这个人,反川普不反共和党,更不反law and order。共和党能推出一个不歧视华人的人,我就支持。但是这个川普,是不能原谅的。
 

一庐春秋

居小庐看春去秋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别人歧视你是别人素质堪忧 你花时间纠结被歧视还是没被歧视 不如花时间强大自己 自己强大不自卑 还会在乎别人歧视不歧视吗 做自己就可以了 我们管不了全世界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警惕!拜登与“美国穆斯林化”是什么关系?
Muslims pray during the"Islam on Capitol Hill 2009" event at the West Front Lawn of the USCapitol September 25, 2009, in Washington, DC.(Photo by AlexWong/Getty Images)
警惕!
拜登与“美国穆斯林化”是什么关系?

在9月29日的首次总统辩论中,当川普总统回答主持人华莱士(Chris Wallace)关于《纽约时报》报道他税款的问题时,说:“我缴纳了数百万美元,你会看到的。”

(笔者注:《纽约时报》的报道不实,鼓励读者自己上网查。这里,笔者不打算展开,因为这不是本文的目的。)

拜登却回应,说:“什么时候?Inshallah”。

Inshallah是阿拉伯语,是穆斯林用语。英文意思是,If God wills;中文意思是,“如果安拉许可”。一般用在嘲讽的场合,意思是“不会发生”。

拜登的这句话,立刻在美国的穆斯林中,激起了涟漪。有的穆斯林在社交媒体上,大赞拜登,说这是“历史性的”。(叁2)

基督徒们,醒醒啦!小心拜登的宗教政策。如果拜登入主白宫,基督徒(尤其是牧师们)的生存空间,就更加艰险了。

2012年的大选之前,笔者在基督徒中呼吁关注奥巴马的穆斯林倾向,无人愿意听。

回头看,奥巴马总统和拜登副总统任职的八年(2009年1月-2017年1月),是美国穆斯林化最突飞猛进的八年,是美国快速去基督教的八年。奥巴马和拜登,从公共平台驱逐基督教,拥抱伊斯兰的业绩,罄竹难书。因篇幅所限,这里仅举几例:

1. 将白宫圣诞贺卡的内容,从关于圣诞节或信仰,改成了与圣诞节无关的内容(如家庭宠物)。这是公然的藐视与清洗美国的基督教传统。白宫内,却专门设置了穆斯林祷告的空间。

下图为奥巴马执政时设计的白宫圣诞卡(小狗为封面)


2.白宫的圣诞树,不再用与基督信仰有关的饰物装饰,而是用MAO ZD和变装皇后(dragqueen)等人物饰品装饰,等于变相地推崇Marxism,Communism和性变态。

3. 将支持生命的团体(pro-life groups)排除在白宫主办的医疗保健峰会之外。这是公然地压迫有基督信仰的个人和群体。

4. 向天主教的总部梵蒂冈,提名了三位支持堕胎的大使。

5. 43,000名索马里难民移居美国,其中99%是穆斯林。2018年底,奥马尔(Ilhan Omar)当选为明尼苏达的美国众议员,归功于一下子多起来的穆斯林选民,明尼苏达是美国的一个穆斯林移民据点。

奥马尔进国会时,手按着可兰经宣誓。自从立国以来,美国的政治领袖入职,都是手按着圣经宣誓。因为领袖和人民相信圣经中的上帝,相信上帝对人(尤其是领袖)有“言而有信”的要求,相信言而无信者会被上帝管教或诅咒。但可兰经对其信徒,并没有言而有信的要求,手按着可兰经宣誓,意义何在?


Ilhan Omar and Rashida Tlaib took their oaths of office on the Quran(美国第一次有2个穆斯林议员按古兰经宣誓就职)

6. 奥巴马深谋远虑,计划在他任内,引进至少一百万穆斯林移民。截至2014年,奥巴马和拜登的政府向穆斯林国家发放了83万多张绿卡。



7. 2009年6月,在埃及开罗的第一次演讲中,奥巴马称古兰经为“神圣”的。奥巴马是第一位做出这样声称的美国总统,而且他在演讲中,重复了四次这个声称(参4)。

在接受一个法国网络的采访时,奥巴马说,由于穆斯林人口的增加,美国将成为穆斯林世界最大的国家之一。

奥巴马穆斯林化美国的雄心,昭然若揭。拜登是奥巴马的助手和支持者,也会步其后尘。

8. 奥巴马在政府中安置了许多穆斯林兄弟会人员(参4):

阿拉伯裔美国律师Mazen al-Asbahi被任命为教育顾问,作为与阿拉伯人和穆斯林的链接。

国土安全部助理部长(Assistant Secretary of Homeland Security)ArifAliKhan。

国家安全协商委员会(National Consultative Council for Security)成员Mohammed al-byari。他曾经从事Sayyid Qutb思想研究,而SayyidQutb,正是穆斯林兄弟会的创始人。

奥巴马顾问委员会(the Obama Advisory Council)成员埃博-帕特尔Eboo Patel。

管理国内安全顾问委员会的戴利娅-莫加德DaliaMogahed,她是第一位蒙着头在白宫任的职穆斯林女性。

……

穆斯林兄弟会介绍自己的使命为(参5):首先,实行伊斯兰Sharia教法,作为“控制国家和社会事务的基础”。其次,努力统一“伊斯兰国家和国家,主要是阿拉伯国家,并将它们从外国帝国主义手中解放出来”。

深受基督教传统影响的美国,就是穆斯林兄弟会眼中的“外国帝国主义”。 “911”事件,其实就是穆斯林世界打击“外国帝国主义”的一个插曲。


你愿意伊斯兰Sharia教法取代美国现有的法律和信仰传统吗?你愿意自己和儿女被伊斯兰Sharia教法统治吗?你愿意美国像伊斯兰国家一样,女人最终失去人权,成为男人的附属品吗?…… 如果愿意,那你当初为什么移民来美国,而不移民去穆斯林国家呢?

拜登曾经是奥巴马的助手,现在也是奥巴马的支持者。拜登的理念,跟奥巴马一脉相承。7月20日,拜登在穆斯林中开会拉票,公开宣称:我希望在我们的学校里更多地教导伊斯兰信仰!(I wish we taught more in our schools about the Islamic faith.)同时,他还说:他若当选,上任第一天就会终止川普总统的“禁止穆斯林国家进入美国”的命令,他谴责白宫现任执政者有一种不合情理的“恐伊斯兰症”。(叁7)



从拜登在7月20日拉选民时说的话,以及首次总统辩论中,说穆斯林术语 Inshallah(不管他是有意或是无意地发出的),足见他的穆斯林情怀和政策。

亲爱的读者,为了你和你子孙后代的明天,不要浪费你手中的选票,发出你的声音。还有,尽量到投票站去投票,免得恶人作手脚。前不久的报道说,发现很多军人邮寄的选票,被扔掉,这些票都是选择川普的。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别人歧视你是别人素质堪忧 你花时间纠结被歧视还是没被歧视 不如花时间强大自己 自己强大不自卑 还会在乎别人歧视不歧视吗 做自己就可以了 我们管不了全世界

这话说得太高大上了,其实跟没说一样。这是站在上帝的角度在教育整个中华民族。对吧?先不说阁下能否代表上帝,我反正是不能代表整个中华民族来受教。

我只代表我个人,说川普是racist。我能说服别人也好,不能说服别人也罢,都跟中国能否强大不沾边。我只是不想看到一些华人同胞被人欺负了还帮人数钱。Period。So simple。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以地名命名的疾病或病毒 并不是那个地方的人都是病毒的意思

印象很深的一个代表词 农村人 此词本身是表述事实的中性词而已 虽然说者心理、动机千种 但若是听者本人没有自卑心理 是不会有强烈反应的 一个道理

虽然我本人觉得用词应该考虑听者感受,但不是反对别人这么说的理由对吧

以下为网络转文 仅供参考

德国麻疹(German Measles)

它的学名应该叫做Rubella,拉丁文意为“小小的红色”,其实就是风疹。之所以“德国麻疹”这个名称在全世界如此风行,是因为1814年它被一位德国医生首次提出。

风疹很少致命,却会引起流产和出生缺陷,比如失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大众高涨的反德情绪,美国境内大量德裔移民生活在恐惧之中,为了表明立场避免无辜中枪,他们坚持要把一些能联想到德国、从而引起愤怒的名称改掉,比如“汉堡包”改成“自由三明治”,“德国麻疹”改成“自由麻疹”。

谢天谢地,1969年风疹疫苗终于问世,让这个本来跟德国没多大关系的疾病发病率大大下降,否则不知还有多少人深受它带来的心理压力。

西班牙流感( Spanish Flu)

爆发于1918年的这场流行病,算是人类历史上最具毁灭性的疾病,据说至少造成5亿人感染,5000万人死亡。西班牙其实压根不是它的爆发地,只是当时一战正酣,英美法德各国都实行新闻管制,只有中立国西班牙的媒体大肆报道,再加上西班牙国王也被感染,给人造成了当地疫情极其严重的错觉。

西班牙人当然不愿意接受这个名儿,于是就用当时正在热演的“那不勒斯兵”为其命名,借机甩锅给意大利。其它国家也各怀心思,比如塞内加尔把它叫做“巴西流感”,巴西则叫它“德国流感”,而波斯人显然对英国人不满,将其称作“不列颠流感”。最逗的是英国人,虽然一直对法国不满,但憋了近一个世纪后才于1999年宣布他们研究发现这场流感其实真正发源于法国埃塔普勒附近的军营和医院,应该叫作“法兰西流感”才对。

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

让刚果北部埃博拉河流域名扬天下的,并不是它壮丽天然的景色,而是1976年在此爆发的瘟疫,以及因此发现的高致死率病毒。当时的疫情席卷了沿河两岸55个村庄,病毒通过野生动物传给人,并在人际间迅速传播蔓延。其实当时同时爆发疫情的还有现在的南苏丹恩扎拉,而自发现这种病毒后,最大最复杂的疫情其实出现在2014年到2016年间的西非,首先在几内亚爆发,随后通过陆路边界传到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

但不幸的是,由于最初命名的原因,埃博拉一带与这个全球致命性传染病紧紧捆绑在一起,以至于如今人们一谈到埃博拉这个地区,就觉得莫名恐惧,更别说到埃博拉去旅行或者经商了。
埃博拉
西尼罗河病毒(West Nile Virus)

这是一种会引起人类致命性神经系统疾病的病毒,主要通过受感染库蚊的叮咬传播给人类,但约80%的病毒感染者没有任何症状。它是被1937年从乌干达西尼罗河地区一位妇女体中首次分离出来的,因此得名。

事实上,全世界许多国家均报告过这种病毒引起的人类感染,疫情通常发生在鸟类的主要迁徙路线上,而最大的疫情曾出现在以色列、希腊、罗马尼亚和美国。由于它被称作“西尼罗河病毒”,迄今没有可用于人类的疫苗,导致很多人对西尼罗河流域充满可怕的想象,其实这里山水秀美,宛如创世纪之前。

亨德拉病毒 (Hendra Virus)

上世纪90年代,风景如画的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近郊亨德拉镇,一个赛马场内发生了14匹赛马和1人死亡的急性传染病事件,典型症状是严重的呼吸困难和高死亡率,还有人接触性感染。

病原体被研究人员分离鉴定后,证明是副粘病毒科家族中的一员,最初命名为马麻疹病毒,后为了不混淆,根据发现地命名为亨德拉病毒。新病毒被擒获本是好事,但亨德拉镇的居民炸了。据说20多年过去,至今研究人员还能接到愤怒打来的电话,控诉他们的命名严重损害了当地的声誉,降低了度假地产的价值。

罗斯河病毒(Ross River Virus)

其实早在人类到达澳大利亚之前,这种病毒就已经在袋鼠和沙袋鼠等有袋类动物中存在超过4万年了。它的首次大爆发是在20世纪初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由于不致命,但被感染者往往发烧、极度虚弱、关节酸痛,当时被称作“流行性多关节炎”。

而昆士兰州的罗斯河之所以跟这个病毒扯在一起,主要因为1959年科学家们在河附近捉到的蚊子身上分离出了病毒,于是用罗斯河命名这个病毒,还把因病毒引起的疾病称作“罗斯河热病”。从此人们以为这种病是仅局限于澳大利亚的地方病,连很多研究者都被名称误导。后来,在美属萨摩亚群岛的原住民体内发现了病毒抗体,打破了这种地域误解。

马尔堡病毒(Marburg Virus)

1967年,德国马尔堡的一家疫苗研发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在接触了受感染的乌干达绿猴后,出现了严重头痛和不适,陆续有人死亡。这种同埃博拉病毒同科的病毒,其实已经在非洲默默存在了千年,而且法兰克福以及前南斯拉夫的贝尔格莱德也同时引进了用于实验的这种绿猴,共有31人感染,7人死亡。

但由于这种高致死率疾病被决定命名为“马尔堡出血热”,从此让这个小地方臭名远扬。没人知道这座中世纪的小城其实很美,沿兰河两侧向西延伸入格拉登巴赫山脉,还有世上现存最古老的新教徒创办的大学,以及哥特式的伊丽莎白大教堂。

拉沙热(Lassa Fever)

1969年,在西非尼日利亚的拉沙地区,出现了一种原因不明但情况严重的急性出血热疾病。经研究,它是沙状病毒科的一种单链核糖核酸新病毒,遂以发现地拉沙为其命名。后经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其实多国居民的血清中存在此病毒的病原微生物阳性抗体,证明在拉沙爆发这种疾病之前,肯尼亚、马里、扎伊尔、塞内加尔、象牙海岸等地早就有这种疾病的发生,只是以前毫无认识而已。

至今仍有许多不明就里、糊里糊涂的外国游客,把“拉沙热”误解成“拉萨热”,在前往中国西藏地区旅行时忐忑不安,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拉萨人民更是一脸大写的问号。

鄂木斯克出血热(Omsk Hemorrhagic Fever)

如果不是1944~1946年间前苏联科学家米哈伊尔.丘马科夫及其同事在西伯利亚地区发现了一种侵犯血管和神经系统的出血热,并以当地命名,没人会听说鄂木斯克这个小地方。

这里曾是西伯利亚的行政首都,流放过无数历史名人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等,还在苏德战争期间庇护了从莫斯科大量转移至此的军工企业;这里还有漂亮的歌剧院、艺术博物馆、凯旋门和林荫大道。谁能想到让鄂木斯克出名的不是这些历史遗迹,而是一场疾病呢

几内亚蠕虫病(Guinea Worm)

这是一种不至于危及生命,却让人毛发倒竖的可怕传染病。它的传播主要由于人们饮用了带有寄生虫的水蚤的污染水。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全世界有20个国家广泛存在这一寄生虫病的感染情况,其中16个国家位于非洲,受感染人数逾350万。由于国际公共卫生行动得到了高度重视,在目标地区采用了价格低廉且实用的干预措施,该病目前已处在被消灭的边缘,到2018年为止只有三个国家报告了病例:安哥拉、乍得和南苏丹。虽然几内亚已经和这个病没多大关系了,且世卫组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解,特地把名称改为“麦地那龙线虫病”,但几内亚蠕虫还是如此深入人心。

洛基山斑疹热(Rocky Mountain Spotted Fever)

这是一种可能致命但可治愈的蜱传疾病,最早于19世纪在美国爱达荷州的蛇河谷发现,迄今仍是严重危及生命的疾病。

为什么说这个名字带有误导性呢?因为从上世纪30年代起,它早已不限于洛基山地区,而在整个美国境内蔓延;加拿大南部、墨西哥、中美洲以及南美洲部分地区也都有发现。在哥伦比亚,它被叫做“托比亚热”;在巴西,它被叫做“圣保罗热”——被用来命名的地方一定不会认为这是一种荣耀。

圣路易斯脑炎(St. Louis Encephalitis)

1933年,在美国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爆发了大规模的脑炎,上千人被感染,当致命的病毒首次被分离出后,理所当然地以“圣路易斯”为其命名。

后来,病毒演变的研究证明,这种病毒是在19世纪晚期由热带美洲传人北美。可是,谁还在乎它到底是哪里来的?最郁闷的是圣路易斯,没人记得这里曾是北美洲第一个举办了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城市,可惜了那些充满浓郁法式和西班牙式风情的街

莱姆病(Lyme Disease)

与圣路易斯有着同样忧桑的,是莱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位于康乃狄格州的乡下,是个文艺气十足的海边历史小镇,出过不少著名作家、画家、百万富翁以及政治家。

这样的小地方在美国有千千万,只有莱姆被人们记住了,因为1975年的秋天,当地许多儿童纷纷出现了关节痛,起初被认为是“青少年类风湿性关节炎”,后来才发现他们发病前都被树林中一种硬蜱叮咬过,感染了伯氏疏螺旋体,于是把此种怪病命名为“莱姆病”,从此老莱姆镇人尽皆知——这也许是当地旅游部门最不想要的一种出名方式。

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

中东呼吸综合征是一种严重的冠状病毒引起的呼吸道疾病,该病毒于2012年首次在沙特阿拉伯得到确认。

虽然在命名前,世卫组织取得了沙特卫生部门的认可,但是在命名公布后还是收到了无数批评,尤其来自中东地区,抗议理由是该病毒不仅仅在中东,还在非洲和南亚一些国家的单峰骆驼中检出过,为何非得用“中东”命名?!世卫组织为此特地发布声明,强调不希望见到疾病名称造成污名化。据信,正是因为这一命名引发的争议,才促使2015年出台了旨在避免地图炮的《人类新型传染病命名指南》。

好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以地名命名的疾病或病毒 并不是那个地方的人都是病毒的意思

印象很深的一个代表词 农村人 此词本身是表述事实的中性词而已 虽然说者心理、动机千种 但若是听者本人没有自卑心理 是不会有强烈反应的 一个道理

虽然我本人觉得用词应该考虑听者感受,但不是反对别人这么说的理由对吧

以下为网络转文 仅供参考

德国麻疹(German Measles)

它的学名应该叫做Rubella,拉丁文意为“小小的红色”,其实就是风疹。之所以“德国麻疹”这个名称在全世界如此风行,是因为1814年它被一位德国医生首次提出。

风疹很少致命,却会引起流产和出生缺陷,比如失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大众高涨的反德情绪,美国境内大量德裔移民生活在恐惧之中,为了表明立场避免无辜中枪,他们坚持要把一些能联想到德国、从而引起愤怒的名称改掉,比如“汉堡包”改成“自由三明治”,“德国麻疹”改成“自由麻疹”。

谢天谢地,1969年风疹疫苗终于问世,让这个本来跟德国没多大关系的疾病发病率大大下降,否则不知还有多少人深受它带来的心理压力。

西班牙流感( Spanish Flu)

爆发于1918年的这场流行病,算是人类历史上最具毁灭性的疾病,据说至少造成5亿人感染,5000万人死亡。西班牙其实压根不是它的爆发地,只是当时一战正酣,英美法德各国都实行新闻管制,只有中立国西班牙的媒体大肆报道,再加上西班牙国王也被感染,给人造成了当地疫情极其严重的错觉。

西班牙人当然不愿意接受这个名儿,于是就用当时正在热演的“那不勒斯兵”为其命名,借机甩锅给意大利。其它国家也各怀心思,比如塞内加尔把它叫做“巴西流感”,巴西则叫它“德国流感”,而波斯人显然对英国人不满,将其称作“不列颠流感”。最逗的是英国人,虽然一直对法国不满,但憋了近一个世纪后才于1999年宣布他们研究发现这场流感其实真正发源于法国埃塔普勒附近的军营和医院,应该叫作“法兰西流感”才对。

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

让刚果北部埃博拉河流域名扬天下的,并不是它壮丽天然的景色,而是1976年在此爆发的瘟疫,以及因此发现的高致死率病毒。当时的疫情席卷了沿河两岸55个村庄,病毒通过野生动物传给人,并在人际间迅速传播蔓延。其实当时同时爆发疫情的还有现在的南苏丹恩扎拉,而自发现这种病毒后,最大最复杂的疫情其实出现在2014年到2016年间的西非,首先在几内亚爆发,随后通过陆路边界传到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

但不幸的是,由于最初命名的原因,埃博拉一带与这个全球致命性传染病紧紧捆绑在一起,以至于如今人们一谈到埃博拉这个地区,就觉得莫名恐惧,更别说到埃博拉去旅行或者经商了。
埃博拉
西尼罗河病毒(West Nile Virus)

这是一种会引起人类致命性神经系统疾病的病毒,主要通过受感染库蚊的叮咬传播给人类,但约80%的病毒感染者没有任何症状。它是被1937年从乌干达西尼罗河地区一位妇女体中首次分离出来的,因此得名。

事实上,全世界许多国家均报告过这种病毒引起的人类感染,疫情通常发生在鸟类的主要迁徙路线上,而最大的疫情曾出现在以色列、希腊、罗马尼亚和美国。由于它被称作“西尼罗河病毒”,迄今没有可用于人类的疫苗,导致很多人对西尼罗河流域充满可怕的想象,其实这里山水秀美,宛如创世纪之前。

亨德拉病毒 (Hendra Virus)

上世纪90年代,风景如画的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近郊亨德拉镇,一个赛马场内发生了14匹赛马和1人死亡的急性传染病事件,典型症状是严重的呼吸困难和高死亡率,还有人接触性感染。

病原体被研究人员分离鉴定后,证明是副粘病毒科家族中的一员,最初命名为马麻疹病毒,后为了不混淆,根据发现地命名为亨德拉病毒。新病毒被擒获本是好事,但亨德拉镇的居民炸了。据说20多年过去,至今研究人员还能接到愤怒打来的电话,控诉他们的命名严重损害了当地的声誉,降低了度假地产的价值。

罗斯河病毒(Ross River Virus)

其实早在人类到达澳大利亚之前,这种病毒就已经在袋鼠和沙袋鼠等有袋类动物中存在超过4万年了。它的首次大爆发是在20世纪初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由于不致命,但被感染者往往发烧、极度虚弱、关节酸痛,当时被称作“流行性多关节炎”。

而昆士兰州的罗斯河之所以跟这个病毒扯在一起,主要因为1959年科学家们在河附近捉到的蚊子身上分离出了病毒,于是用罗斯河命名这个病毒,还把因病毒引起的疾病称作“罗斯河热病”。从此人们以为这种病是仅局限于澳大利亚的地方病,连很多研究者都被名称误导。后来,在美属萨摩亚群岛的原住民体内发现了病毒抗体,打破了这种地域误解。

马尔堡病毒(Marburg Virus)

1967年,德国马尔堡的一家疫苗研发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在接触了受感染的乌干达绿猴后,出现了严重头痛和不适,陆续有人死亡。这种同埃博拉病毒同科的病毒,其实已经在非洲默默存在了千年,而且法兰克福以及前南斯拉夫的贝尔格莱德也同时引进了用于实验的这种绿猴,共有31人感染,7人死亡。

但由于这种高致死率疾病被决定命名为“马尔堡出血热”,从此让这个小地方臭名远扬。没人知道这座中世纪的小城其实很美,沿兰河两侧向西延伸入格拉登巴赫山脉,还有世上现存最古老的新教徒创办的大学,以及哥特式的伊丽莎白大教堂。

拉沙热(Lassa Fever)

1969年,在西非尼日利亚的拉沙地区,出现了一种原因不明但情况严重的急性出血热疾病。经研究,它是沙状病毒科的一种单链核糖核酸新病毒,遂以发现地拉沙为其命名。后经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其实多国居民的血清中存在此病毒的病原微生物阳性抗体,证明在拉沙爆发这种疾病之前,肯尼亚、马里、扎伊尔、塞内加尔、象牙海岸等地早就有这种疾病的发生,只是以前毫无认识而已。

至今仍有许多不明就里、糊里糊涂的外国游客,把“拉沙热”误解成“拉萨热”,在前往中国西藏地区旅行时忐忑不安,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拉萨人民更是一脸大写的问号。

鄂木斯克出血热(Omsk Hemorrhagic Fever)

如果不是1944~1946年间前苏联科学家米哈伊尔.丘马科夫及其同事在西伯利亚地区发现了一种侵犯血管和神经系统的出血热,并以当地命名,没人会听说鄂木斯克这个小地方。

这里曾是西伯利亚的行政首都,流放过无数历史名人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等,还在苏德战争期间庇护了从莫斯科大量转移至此的军工企业;这里还有漂亮的歌剧院、艺术博物馆、凯旋门和林荫大道。谁能想到让鄂木斯克出名的不是这些历史遗迹,而是一场疾病呢

几内亚蠕虫病(Guinea Worm)

这是一种不至于危及生命,却让人毛发倒竖的可怕传染病。它的传播主要由于人们饮用了带有寄生虫的水蚤的污染水。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全世界有20个国家广泛存在这一寄生虫病的感染情况,其中16个国家位于非洲,受感染人数逾350万。由于国际公共卫生行动得到了高度重视,在目标地区采用了价格低廉且实用的干预措施,该病目前已处在被消灭的边缘,到2018年为止只有三个国家报告了病例:安哥拉、乍得和南苏丹。虽然几内亚已经和这个病没多大关系了,且世卫组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解,特地把名称改为“麦地那龙线虫病”,但几内亚蠕虫还是如此深入人心。

洛基山斑疹热(Rocky Mountain Spotted Fever)

这是一种可能致命但可治愈的蜱传疾病,最早于19世纪在美国爱达荷州的蛇河谷发现,迄今仍是严重危及生命的疾病。

为什么说这个名字带有误导性呢?因为从上世纪30年代起,它早已不限于洛基山地区,而在整个美国境内蔓延;加拿大南部、墨西哥、中美洲以及南美洲部分地区也都有发现。在哥伦比亚,它被叫做“托比亚热”;在巴西,它被叫做“圣保罗热”——被用来命名的地方一定不会认为这是一种荣耀。

圣路易斯脑炎(St. Louis Encephalitis)

1933年,在美国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爆发了大规模的脑炎,上千人被感染,当致命的病毒首次被分离出后,理所当然地以“圣路易斯”为其命名。

后来,病毒演变的研究证明,这种病毒是在19世纪晚期由热带美洲传人北美。可是,谁还在乎它到底是哪里来的?最郁闷的是圣路易斯,没人记得这里曾是北美洲第一个举办了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城市,可惜了那些充满浓郁法式和西班牙式风情的街

莱姆病(Lyme Disease)

与圣路易斯有着同样忧桑的,是莱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位于康乃狄格州的乡下,是个文艺气十足的海边历史小镇,出过不少著名作家、画家、百万富翁以及政治家。

这样的小地方在美国有千千万,只有莱姆被人们记住了,因为1975年的秋天,当地许多儿童纷纷出现了关节痛,起初被认为是“青少年类风湿性关节炎”,后来才发现他们发病前都被树林中一种硬蜱叮咬过,感染了伯氏疏螺旋体,于是把此种怪病命名为“莱姆病”,从此老莱姆镇人尽皆知——这也许是当地旅游部门最不想要的一种出名方式。

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

中东呼吸综合征是一种严重的冠状病毒引起的呼吸道疾病,该病毒于2012年首次在沙特阿拉伯得到确认。

虽然在命名前,世卫组织取得了沙特卫生部门的认可,但是在命名公布后还是收到了无数批评,尤其来自中东地区,抗议理由是该病毒不仅仅在中东,还在非洲和南亚一些国家的单峰骆驼中检出过,为何非得用“中东”命名?!世卫组织为此特地发布声明,强调不希望见到疾病名称造成污名化。据信,正是因为这一命名引发的争议,才促使2015年出台了旨在避免地图炮的《人类新型传染病命名指南》。
这个和其它歧视一样,重要的是尊重当事人的意见,如果中国不反对,那就不是歧视,反之,无疑则是
 

一庐春秋

居小庐看春去秋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个和其它歧视一样,重要的是尊重当事人的意见,如果中国不反对,那就不是歧视,反之,无疑则是

有些歧视是自卑者单方解读出来的

很多病毒都以公认首发地(不见得是源头)命名,除了说明首发地,说明什么了吗?我个人认为什么也说明不了不是吗

再者歧视不是靠喊反对消失的,靠实力回击

如果对方确实是歧视,那么,花时间和精力强大自己 而不是跟低素质较劲、纠结
 

一庐春秋

居小庐看春去秋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话说得太高大上了,其实跟没说一样。这是站在上帝的角度在教育整个中华民族。对吧?先不说阁下能否代表上帝,我反正是不能代表整个中华民族来受教。

我只代表我个人,说川普是racist。我能说服别人也好,不能说服别人也罢,都跟中国能否强大不沾边。我只是不想看到一些华人同胞被人欺负了还帮人数钱。Period。So simple。

为啥你说话就代表你自己 我说话就代表上帝了?多谢抬举,我除了自己谁也代表不了,可以了吗

有理说理,不是嗓门大就有理对吧,我给你扣帽子了吗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为啥你说话就代表你自己 我说话就代表上帝了?多谢抬举,我除了自己谁也代表不了,可以了吗

有理说理,不是嗓门大就有理对吧,我给你扣帽子了吗

我在说具体的理,阁下跟我讲“有时间纠结这个,不如强大自己”,呵呵。请问这不是站在一个制高点上在教育整个中华民族吗?这个制高点,除了上帝他老人家,还有谁合适?

这种说教对一切受害者都适用。被偷被抢被强拆的,有时间纠结上法庭,不如去挣钱把损失挣回来,对么?阁下不觉得这种说法往好听了说是和稀泥,往不好听了说就是是非不分吗?
 

一庐春秋

居小庐看春去秋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在说具体的理,阁下跟我讲“有时间纠结这个,不如强大自己”,呵呵。请问这不是站在一个制高点上在说教吗?这个制高点,除了上帝他老人家,还有谁合适?

这种说教对一切受害者都适用。被偷被抢被强拆的,有时间纠结上法庭,不如去挣钱把损失挣回来,对么?阁下不觉得这种说法往好听了说是和稀泥,往不好听了说就是是非不分吗?

不是在说病毒的说法吗,咋上升到被偷被抢被杀了? 咋别地儿被跟病毒连一起没啥感觉,轮到自己地块有病毒,别人还不能说了,这不是自卑强势是什么。别人怎么说病毒还要你同意,霍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