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个日本老年人的观点:“别管我们死活,先救经济”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100.00%
見出し画像
70岁日本老人:别管我们死活,先救经济
2

纵横日本

2020/11/19 07:55

“我已经是一个老人了,所以就直截了当地说吧。
如果只是为了救几个老人的性命,而让经济停滞不前,让大量年轻人失业甚至丢掉生命,把社会拉进难以就业的冰河期的话,那就搞错了。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沉重的,但年轻人的生命应该比我们老人更重要。我想大多数老年人都会同意这一点。”
11月17日,70岁的前IT咨询顾问马场正博,在推特上发出了这样一段话。
48小时后,这段推文已经被1.6万次转发,8万次点赞。
画像1

而伴随着这句话的传播,日本的“第三波疫情”也迅速成为了社会焦点:今天东京新增患者534人,全日本新增超2300人,均刷新了最高记录。
该如何理解这位老人此时的发言,又该如何理解这段发言受到大量关注背后的社会心理因素呢?
70岁以下,基本不会死于新冠
日本传染学界的专家们在今年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就说过,这个病毒最关键的不是感染者数,而是控制死亡数和医疗资源占用率。这同样也是我们半年多来反复强调的信息。
当然,在大众媒体的反复轰炸下,几乎所有人一看到感染数创了新高就觉得天要塌了。
道理就不说了,之前写过太多了,咱们还是看数据吧。
9月30日,在厚生省的支持下,日本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发表了《关于新冠病毒重症化预测等研究的解析结果》。每个人类社会都是这样,越是权威的严肃的理性的靠谱的内容,就越是无人知晓。这份本应该打印出来贴在每家门口的权威机构研究成果,就静静躺在研究中心的官网上落灰。
在这份统计分析了6千多名患者状况的报告中,最亮眼的核心数据是下图——
画像2

画像3

画像4

6月6日,基本是日本“第一波”与“第二波”的分界线。伴随着病毒自身的变异(传染性增强,但致死率下降),以及医疗与科研界对病毒的熟悉,可以发现这个病毒在日本发生了较大的变化:70岁以下的患者,基本不会死了
如图所示,在6月6日之后,入院前如果是轻症,那么70岁以下的死亡率是0%,入院前如果是重症,那么70岁以下的死亡率只有千分之8。合计70岁以下患新冠的死亡率是万分之五。
而70岁以上的总体死亡率,则为十分之一,死亡率是70岁以下的200倍
新冠,起码在日本,是一种对两种不同年龄段的人,完全不同的病毒。
因此,当有人质疑马场正博“我认为年轻人和老年人的生命同等重要,老年人也曾经为社会做出很多付出,为什么现在就不关心老年人的生命”时,这位70岁老汉是这样回答的——
“不是说老年人的生命不重要。只是20多岁的人和80多岁的人的新冠死亡率相差千倍(注:此前计算的200倍是70岁分界)。对于年轻人来说,新冠不过是流感以下的风险。却要配合老年人,让整个社会都付出经济上的牺牲是不恰当的。”
实际上,整个社会付出的,何止是“经济上的牺牲”。
自杀是疫情死亡的3倍
193,614。
前边这个数字,是整个十月,全日本因为新冠而死亡的人数。这中间绝大部分,都是已经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
而后边这个数字,是整个十月,全日本比往年新增的自杀者数量,全日本的自杀者仅一个月就同比增长了40%。到今年10月为止,累计自杀人数已经超过了去年。
十月份新增自杀者,是疫情死亡者的3倍。
这些人为什么自杀呢?
画像5

很简单,就是经济下行、失业导致的。统计表明,日本的自杀率与失业率有着极强的关联性,如上图表明,两条曲线的拟合度极高。
教育社会学家舞田敏彦根据日本历年数据分析证实,日本的失业率每上升1%,自杀率将上升1.949。那么对于一个1.2亿人口的国家来说,失业率上升1%,新增自杀者为2339人左右。
直至目前,全日本的新冠死亡者数为1912人。但按现在的自杀增长率来看,今年日本的自杀数量恐怕要比去年增长2000人或更高。
治疗手段肯定是越来越进化的,也就是说疫情的死亡率还是会下降。但如果经济还是无法恢复正常,生活还是无法恢复正常,那么企业还是要倒闭,员工还是要失业,人们还是要自杀。
这些自杀的,可大多都是不会被疫情弄死的,正处于工作年龄段的70岁以下年轻人,那些已经领上养老金的老人,反而不会因经济下行而自杀。
这正是马场正博,身为一名70岁老人不顾误解与围攻,而说出上面一番话的根本原因。
日本逐渐展露底色
虽然存在非常多的噪音,但经过大半年的折腾,日本社会的一些底色也在疫情中逐渐展现了出来。
比如曾经集体被媒体口水牵着走的官员,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一些不那么好听的真话——
“是否接种新冠疫苗,将由每个人自己做出选择,国家不会强制。”
“GOTO旅游计划不会改变,通过避免3密接触等方法控制感染扩大,让疫情防治与经济活动两立。政府的考虑不会改变。”
“基于目前的感染状况,没有必要对跨区域移动一律要求自肃。”
这都是最近两天记者会上,官房长官说出的原话。日本如果能早一点彻底贯彻理性的方针,而不是任凭不需要对后果负责任的声音飞舞的话,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人自杀。
另外,日本政府推出的GOTO旅游计划,已经被国内外很多人嘲笑,说这个计划引发了第三波感染。但实际上,这个3100多万人参加的活动,只有131人因之感染,这个概率和中奖也差不太多
更令人欣慰的,是有马场正博这样敢于不从众的老人。
实际上,日本民族拥有相当豁达的生死观。
厚生劳动省在2017年做的“人生最终阶段意识调查”显示,73.3%的日本国民,在面对人生尽头时,最优化考虑的是“不要对家族造成负担”,只有5.4%的人会思考“尽可能活长一点”。
内阁府在1986年做的“长寿社会舆论调查”显示,只有12.2%的人认为“希望利用最好的医疗技术,尽可能地长寿”,而78.8%的日本人认为“不要做违背自然的事情,听天由命吧”。
第一生命保险在2004年做的“对死亡的意识与恐惧调查”显示,认为“害怕死亡”的人只有42%,相反有83.2%的人认为“担心死也没有办法”,76.5%的人认为“人的生死是命运”。
尽管这是世界上最长寿的民族,但这个民族的老人并没有表现出对生命的贪恋和对死亡的恐惧。
最后,还是用马场正博先生回答网友疑问的答案,结束本文吧——
“虽然赞成与反对我之前说法的人都很多,但大家不要忘了,现在日本应对疫情已经不是‘丧命’还是‘失财’的选择题了,而是‘让谁丧命’的经典哲学电车问题。这个问题不是简单的‘增加PCR检查’或者‘多印钞票’,不要逃避这个问题。
日本目前的对应其实很好,你慢慢也会这么想。”
画像6

每百万人的新増死亡病例图,从上到下的曲线依次是意大利、法国、英国、美国、德国和日本。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如果病毒将长期和人类共存,那么与其竭力控制新增,不如将重点放在尽力避免重症危症化,只要医疗资源不受挤兑,疫苗普及了社会还是会逐步恢复正常化,当然对于弱势群体要尽力保护,如果经济一旦连锁陷入严重的冰河期,要再恢复远远要花更多的时间,苦了一代应届毕业生和失业的年轻人。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8.35%
70岁日本老人:别管我们死活,先救经济
2

纵横日本
2020/11/19 07:55


11月17日,70岁的前IT咨询顾问马场正博,在推特上发出了这样一段话。
48小时后,这段推文已经被1.6万次转发,8万次点赞。

而伴随着这句话的传播,日本的“第三波疫情”也迅速成为了社会焦点:今天东京新增患者534人,全日本新增超2300人,均刷新了最高记录。
该如何理解这位老人此时的发言,又该如何理解这段发言受到大量关注背后的社会心理因素呢?
70岁以下,基本不会死于新冠
日本传染学界的专家们在今年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就说过,这个病毒最关键的不是感染者数,而是控制死亡数和医疗资源占用率。这同样也是我们半年多来反复强调的信息。
当然,在大众媒体的反复轰炸下,几乎所有人一看到感染数创了新高就觉得天要塌了。
道理就不说了,之前写过太多了,咱们还是看数据吧。
9月30日,在厚生省的支持下,日本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发表了《关于新冠病毒重症化预测等研究的解析结果》。每个人类社会都是这样,越是权威的严肃的理性的靠谱的内容,就越是无人知晓。这份本应该打印出来贴在每家门口的权威机构研究成果,就静静躺在研究中心的官网上落灰。
在这份统计分析了6千多名患者状况的报告中,最亮眼的核心数据是下图——



6月6日,基本是日本“第一波”与“第二波”的分界线。伴随着病毒自身的变异(传染性增强,但致死率下降),以及医疗与科研界对病毒的熟悉,可以发现这个病毒在日本发生了较大的变化:70岁以下的患者,基本不会死了。
如图所示,在6月6日之后,入院前如果是轻症,那么70岁以下的死亡率是0%,入院前如果是重症,那么70岁以下的死亡率只有千分之8。合计70岁以下患新冠的死亡率是万分之五。
而70岁以上的总体死亡率,则为十分之一,死亡率是70岁以下的200倍。
新冠,起码在日本,是一种对两种不同年龄段的人,完全不同的病毒。
因此,当有人质疑马场正博“我认为年轻人和老年人的生命同等重要,老年人也曾经为社会做出很多付出,为什么现在就不关心老年人的生命”时,这位70岁老汉是这样回答的——

实际上,整个社会付出的,何止是“经济上的牺牲”。
自杀是疫情死亡的3倍
193,614。
前边这个数字,是整个十月,全日本因为新冠而死亡的人数。这中间绝大部分,都是已经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
而后边这个数字,是整个十月,全日本比往年新增的自杀者数量,全日本的自杀者仅一个月就同比增长了40%。到今年10月为止,累计自杀人数已经超过了去年。
十月份新增自杀者,是疫情死亡者的3倍。
这些人为什么自杀呢?

很简单,就是经济下行、失业导致的。统计表明,日本的自杀率与失业率有着极强的关联性,如上图表明,两条曲线的拟合度极高。
教育社会学家舞田敏彦根据日本历年数据分析证实,日本的失业率每上升1%,自杀率将上升1.949。那么对于一个1.2亿人口的国家来说,失业率上升1%,新增自杀者为2339人左右。
直至目前,全日本的新冠死亡者数为1912人。但按现在的自杀增长率来看,今年日本的自杀数量恐怕要比去年增长2000人或更高。
治疗手段肯定是越来越进化的,也就是说疫情的死亡率还是会下降。但如果经济还是无法恢复正常,生活还是无法恢复正常,那么企业还是要倒闭,员工还是要失业,人们还是要自杀。
这些自杀的,可大多都是不会被疫情弄死的,正处于工作年龄段的70岁以下年轻人,那些已经领上养老金的老人,反而不会因经济下行而自杀。
这正是马场正博,身为一名70岁老人不顾误解与围攻,而说出上面一番话的根本原因。
日本逐渐展露底色
虽然存在非常多的噪音,但经过大半年的折腾,日本社会的一些底色也在疫情中逐渐展现了出来。
比如曾经集体被媒体口水牵着走的官员,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一些不那么好听的真话——
“是否接种新冠疫苗,将由每个人自己做出选择,国家不会强制。”
“GOTO旅游计划不会改变,通过避免3密接触等方法控制感染扩大,让疫情防治与经济活动两立。政府的考虑不会改变。”
“基于目前的感染状况,没有必要对跨区域移动一律要求自肃。”
这都是最近两天记者会上,官房长官说出的原话。日本如果能早一点彻底贯彻理性的方针,而不是任凭不需要对后果负责任的声音飞舞的话,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人自杀。
另外,日本政府推出的GOTO旅游计划,已经被国内外很多人嘲笑,说这个计划引发了第三波感染。但实际上,这个3100多万人参加的活动,只有131人因之感染,这个概率和中奖也差不太多。
更令人欣慰的,是有马场正博这样敢于不从众的老人。
实际上,日本民族拥有相当豁达的生死观。
厚生劳动省在2017年做的“人生最终阶段意识调查”显示,73.3%的日本国民,在面对人生尽头时,最优化考虑的是“不要对家族造成负担”,只有5.4%的人会思考“尽可能活长一点”。
内阁府在1986年做的“长寿社会舆论调查”显示,只有12.2%的人认为“希望利用最好的医疗技术,尽可能地长寿”,而78.8%的日本人认为“不要做违背自然的事情,听天由命吧”。
第一生命保险在2004年做的“对死亡的意识与恐惧调查”显示,认为“害怕死亡”的人只有42%,相反有83.2%的人认为“担心死也没有办法”,76.5%的人认为“人的生死是命运”。
尽管这是世界上最长寿的民族,但这个民族的老人并没有表现出对生命的贪恋和对死亡的恐惧。
最后,还是用马场正博先生回答网友疑问的答案,结束本文吧——


每百万人的新増死亡病例图,从上到下的曲线依次是意大利、法国、英国、美国、德国和日本。
这次的新冠实际就是给那些研究永生的科学家一记耳光, 还是按佛陀所言:生老病死,成住坏空是必然规律,别再瞎捣鼓人类永生这个话题吧!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