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六章 (2)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2、

孙家的牧羊犬雷尼这两天变得很烦躁,旺旺叫个不停,甚至做出了攻击人的架势。孙家只好把它栓在了后院的树旁。这天中午,喂了雷尼,又遛了遛,佣人打算把雷尼栓回去。雷尼格外乖巧,呜呜地表达着抗议。佣人想,这狗平时很乖,栓在那里怪可怜的,看看院子大门关着,这会儿又那么安静,不如放了狗绳让它自己撒几圈欢。

说声迟那时快,雷尼箭一般窜出去,在院子里跑了一圈,借着围墙边停着的一部汽车,三跳两跳就上了围墙。佣人从大门追出去,已经找不到雷尼的踪影。佣人回来告诉了孙太太,孙太太听到狗跑没了,更加伤心。这狗是纯轩从小养大的,在家里好多年了,说是家庭一员不为过。现在儿子不见了,狗也跑了,孙太太心中的恐惧又加重了一分,一时泣不成声。

正在此时,有个小孩拿着一封信交到了孙公馆门口,信封上写明了孙亦元亲启。门口的人不敢怠慢,马上交给了孙亦元。

孙亦元打开信,信上讲孙淳轩被飞鹰帮绑架了,要他备好二十万块钱赎人,至于赎票的地点会另行通知。

孙亦元问:“飞鹰帮?谁听说过?”

旁边的人都摇摇头。

“信是谁送来的?”

“一个小孩。”

“人呢?”

“在外头,我们扣住了。”

“让我看看。”

孙亦元看到衣衫褴褛的孩子,便明白问不出什么来。但他不死心,问:“来,孩子,你坐下,告诉我,谁派你来送信的?”

“一个拉黄包车的,给了我一块大洋,让我送过来。”

“哦。”孙亦元挥挥手,让人把小孩带出去,说:“不要为难他。”

他站起身来,准备到巡捕房去。出门之前,他在书房对女儿讲:“你守在这里,有消息立即告诉我。”

爱琦对父亲讲:“爸,我要一把枪。”

孙亦元看着女儿,心情复杂。他犹豫了一下,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勃朗宁1911A1手枪交给爱琦。孙亦元明白爱琦的想法,但他本来是不想让女儿碰枪的。父亲出去后,爱琦检查了手枪,把弹匣退了出来,又推了回去。她左手拉住滑套,右手握住枪把前推,听见清脆的咔嚓声,机锤张开了,子弹上了膛。她开了保险,把枪放进自己的皮包。从现在开始,她必须让枪处于随时可以击发的状态。

几天后,汤圣佑探长还是一筹莫展。案件毫无进展。孙家提供了绑匪信件,令事件更像普通绑架案,但随后又没有了消息。他站在地图前看着,挠着头思考。这时有探员进来讲,外头有人找他,他走到大厅里,看见一个教书先生模样的人站在那里。

“您找我?”

“是的,汤探长。我是李柔然,孙淳轩的老师。”

孙淳轩失踪后,李柔然也很着急,向上级作了汇报。上级认为,鉴于孙淳轩的家庭出身,卷入普通刑事绑架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同时也怀疑是国民党特务下的手。但孙淳轩不是组织核心成员,这样的怀疑说服力不强。李柔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他找到逃脱了的那位同学,让他仔细回想当时的所有细节,终于找到了有价值的线索。李柔然通过关系得知巡捕房负责此案的是汤佑圣,于是找了过来。

汤佑圣把李老师让到办公室,问:“李先生有何指教?”

“汤探长,我认为,此案不像普通绑架案件,极可能是日本人做的案子。”

“哦,为什么?”

“脱身的那位同学,好像听到参与绑架的人中,曾发出短促的日语发音。”

“这是很重要的线索。”

“还有,孙淳轩是近来好几次反日示威的骨干。”

李老师走后,汤佑圣把情况向埃里克做了汇报,埃里克又同苏利文通了电话。苏利文想起此前砸烂孙亦元鸦片馆的就是一伙日本人,仔细想想,不能排除日本人继续对孙亦元下手的可能性。至于是不是因为孙淳轩参与了示威游行,他深表怀疑。

“但是,埃里克,我很担心沿着这个方向查下去,如果因此而激化了中国人与日本人的矛盾,掀开了火山口,租界将又一次陷入危机。1925年的危机犹在眼前,我们必须三思而行。”

关桃是在醉意朦胧中得知孙淳轩被绑架的消息的。那天,他遣散了最后两名员工,想独自一人醉一场。他不晓得以后还有没有钱上馆子,趁着手头还剩了些钱,他去了老正兴。将来的事情,真的越来越难捉摸,正如人心深不可测。倒不如买醉一场,晚上睡个好觉。他的皮箱里还留了一套好衣裳。他穿戴整齐,坐在大堂里,点了四个菜,要了五粮液,一个人吃了起来。跑堂是认得他的,看他喝得很快,便过来讲:“先生,慢点吃,打烊还早唻。”

关桃横了一眼,讲:“管侬屁事?”

跑堂笑面孔贴了冷屁股,但关桃是老客人,喝醉的人他也见得多了,所以不计较,只是不去管他了。不一会儿,关桃就有七八分醉了,两眼迷蒙,叫跑堂加菜加酒。跑堂听他又要一瓶酒,忍不住说:“先生,差不多了。”

关桃:“侬怕我付不出钞票?侬也配看不起我?”

跑堂连忙讲:“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一边就给关桃下了单。

关桃把头埋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听得有人在讲,孙大亨的儿子被绑架了。他没在意,又听得讲,就是那个女儿给她相好的在法庭作证的孙大亨,似乎和他有了些联系。他又听到桌子上“咚”地响了一下,抬眼一看,酒来了,于是倒了酒,又喝了起来。

第二天醒来,感觉脑仁疼。他泡了茶,喝了几口,昨晚的那几句话忽然跳了出来。感觉这似乎是一件与他相关的事情。他连忙跑出去买报纸。报纸上还有孙淳轩绑架案的后续报道,所以他很快就确认,是孙淳轩被绑架了。

他坐在简陋的房间里,想他该怎么办。是赶快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不久之后的吃饭问题,还是去找孙淳轩。他并没有什么好办法去救出孙淳轩,他一点头绪都没有,警察巡捕都找不到,他能够做什么?当年他孃孃被土匪害了,他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但他就是觉得,他必须为孙爱琦做一点什么,也为他自己做一点什么,他欠她太多了。如果去找孙淳轩,他又该怎么对涵芬说?但是,他和涵芬,还应该有未来吗?既然没有了未来,他又何必犯难。

现在,他应该从哪里开始?

他去了报纸说的纯轩失踪地点,虹口宾士路。他在那里转来转去,转不出头绪。那是一条僻静的路,来往的人不多。路东边住了很多日本人,西边则靠近闸北,中国人多。他选择了往东边走。既然报纸说纯轩可能是帮派斗争的牺牲品,把视线引向华人区,他的看法就是兵不厌诈和意料之外。他没有把这件事情和日本人联系起来,只是凭直觉行事。几个小时后,他仍旧漫无头绪地行走在虹口的马路上,除了心里想要找出孙淳轩来的那点愿望,没有半点希望。他只是走着,好像停止了走路,停止了寻找,便过不去心里的坎。路边,交错出现日本人和中国人的店铺。暮色降临,两层楼的街边商店,有些打烊了,有些刚刚开始服务。居酒屋开始热闹,歌舞伎换好了和服,等待着下班的客人上门。

关桃在回家睡觉还是继续走下去的念头之间挣扎的时候,注意到一只德国牧羊犬已经跟了他很久。他恍惚记得第一眼看见它是一个钟头以前的事情了,那时他在虬江路上,现在他走到了海宁路,它还跟着他。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狗也停下了,远远地看着他,轻轻地叫了两声。他又继续向前走,牧羊犬也不远不近地跟着他。

关桃走进一家饮食店,买了一碗馄饨吃,考虑着回那个小窝睡觉还是就近找个便宜的旅店将就一晚。他现在老有一种漂泊的感觉,好像心没有地方安放。回去,他也没法让自己安定,既然睡哪里都一样,倒不如将就一晚。他出了饮食店,看见那条狗守在不远处,看着他,仍旧低低地叫几声。他想,可怜的流浪狗,一定是饿了。一瞬间,同病相怜一般,他似乎与这只狗建立了伙伴一样的联系。他返回去买了点红肠,走过去,在差几步远的地方放到了地上。牧羊犬几口便吃完了,关桃想,它真是饿了。他短暂地迷失了,说不清他究竟是为了找孙淳轩出来的,还是他本身需要一场流浪。

关桃找了家旅店,要了个床位,倒头便睡。他走了一天,累了。他来不及想明天的计划,便睡着了。这是他这些天来睡得最沉的一晚。睡梦中,他依稀听见狼一般长长的嚎叫,“呜,嗷----”,持续了很久。但他实在累了。第二天早晨他醒来时,那声音早已停了,街上开始热闹起来,四周响起锅碗瓢盆的声音,空气里飘散着煤球炉和葱花的味道。

关桃躺在床上,想着这一天该怎么办,该不该一直这样走下去。他想起睡梦中依稀听到过狼一般凄婉的嚎叫声,脑子里划过一道闪电,想起孙家是养了一条叫雷尼的狗的。他第一次见它时,它还很小,后来见过两次,大了一些。但是,好几年了,难道它还认识他?如果真是雷尼,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急切地穿了衣服,冲出旅店,四处张望,发现那条狗蹲在不远处的路边,看着他。他走过去,试探着叫了一声“雷尼”,雷尼走过来,走到他脚边,仰头望着他,叫了几声,呜呜地说着什么,咬了他的裤腿,扯了扯,转头向远处跑去,跑出几十步,又回头,看看关桃是否跟着。

他和加藤清男,本来没有任何关系,正如世界上任何两个不相干的年轻人,平行生活在他们各自的世界里。关桃不知道,因为寻找孙淳轩,平行线被拨了一个角度,他正一步步走进加藤清男的世界,走进更加危机四伏的未来。
 
最后编辑: 2020-12-03
最大赞力
0.41
当前赞力
100.00%
人是土壤,
形势是土壤积累和发酵,
历史的发展,就是一个人,两个人,耶稣,哥白尼,达尔文,这种,
螃蟹这么贵的形势,在于最早吃螃蟹那个人,
这么说总是对的。毕竟历史就是人的历史。一个人两个人的关键推动,和一代人两代人的平庸追随,交织出形势来。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这么说总是对的。毕竟历史就是人的历史。一个人两个人的关键推动,和一代人两代人的平庸追随,交织出形势来。
我的感觉,大势和人的互动,促成了时代的转向。中国的不断强势,让一个个具体的美国人恐惧或不爽,于是遏制中国成了美国人的共识和政策选择。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78.45%
大略感觉孙将军有点银样蜡枪头,居然玩不过日本小流氓。不过也许周末的时候应该再次回顾许多细节,来应证大势的分析。对我来说,那个时代基本被“九一八”的悲怆填满了底色,这部小说里的许多思路还需要想想才能入境。
 
最大赞力
0.15
当前赞力
97.69%
每个具体的人都在自己的层次上感应大势,再用自己的水平去推动所认为正确的东西。认知能力*人口的数量~=一个群体的民意。
这里有一个未知数,理性度,
决定社会理性度的因素挺多的,我的观察是,社会理性度特别脆弱,好多有文化的大国,都会失去群体理性,
假如把理性变量放到你的公式里,我们会发现民意是一个很不确定的东西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这里有一个未知数,理性度,
决定社会理性度的因素挺多的,我的观察是,社会理性度特别脆弱,好多有文化的大国,都会失去群体理性,
假如把理性变量放到你的公式里,我们会发现民意是一个很不确定的东西
历史是一个摇摇摆摆的醉汉,深一脚浅一脚,趔趄着向前。摆到右边要跌倒的时候,仅存的一点理性让他摆向左边。每一次摆动之间,多少人万劫不复。
 
最大赞力
0.15
当前赞力
97.69%
历史是一个摇摇摆摆的醉汉,深一脚浅一脚,趔趄着向前。摆到右边要跌倒的时候,仅存的一点理性让他摆向左边。每一次摆动之间,多少人万劫不复。
我也玩一个dave吧,
我觉得个体的理性靠独立思维,群体理性靠规则,理就是礼,
非礼勿视勿闻勿传,
我小时候赶上了批林批孔,孔老师最大的罪行,就是克己复礼为仁,
四五十年之后,我发现克己复礼,是人类最大的智慧,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我也玩一个dave吧,
我觉得个体的理性靠独立思维,群体理性靠规则,理就是礼,
非礼勿视勿闻勿传,
我小时候赶上了批林批孔,孔老师最大的罪行,就是克己复礼为仁,
四五十年之后,我发现克己复礼,是人类最大的智慧,
哈哈,咱俩都写过批林批孔。我有次翻抽屉,看见我父亲写的文章,那洋洋洒洒,目瞪口呆了我,整个梁效水平。后来我就抄了一点放进作文,优。我每天都在想孔老师天天赶路,拉屎赶不上茅厕,会不会不雅。后来读报纸多了,才知道我父亲的文章就是抄报纸来的,而我抄了我爸。好在农村真看真懂报纸的人不多。
 
最大赞力
0.15
当前赞力
97.69%
哈哈,咱俩都写过批林批孔。我有次翻抽屉,看见我父亲写的文章,那洋洋洒洒,目瞪口呆了我,整个梁效水平。后来我就抄了一点放进作文,优。我每天都在想孔老师天天赶路,拉屎赶不上茅厕,会不会不雅。后来读报纸多了,才知道我父亲的文章就是抄报纸来的,而我抄了我爸。好在农村真看真懂报纸的人不多。
我的历史知识,不少是批林批孔,评法批儒,评水浒批判宋江得来的,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我的历史知识,不少是批林批孔,评法批儒,评水浒批判宋江得来的,
是。可惜我大半忘记了。好处是批宋江看了水浒,脑子里豹子头林冲八十万禁军教头杀得津津有味天昏地暗。然后顺带记得了西门豹。为什么不是一百万禁军教头?我真不知道。还好那时不让看宝玉哥哥,不然早早初试云雨也未可知。
 
最大赞力
0.15
当前赞力
97.69%
是。可惜我大半忘记了。好处是批宋江看了水浒,脑子里豹子头林冲八十万禁军杀得津津有味天昏地暗。然后顺带记得了西门豹。
西门豹是法家,他的故事是,县里每年收集处女敬河神,借机发财,
他上任之后,请县长去河里问问河神满意吗,扔几个县里的干部到河里,以后,没人敢扔处女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家园币净值溢价/折扣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