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六章 (3)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8.33%
3、

秦涵芬看关桃一直没消息,一日去了关桃租住的地方,发现铁将军把门,不知去向。第二日再去,还是一样。她不晓得关桃出了什么事情,着急起来。关桃情绪低落,她有心理准备。她看出了关桃要离她而去,明白关桃的用心。看到关桃变成这个样子,她备受煎熬,但她想不出关桃会不辞而别。在那个黑乎乎的门外,她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孙亦元逐渐看清,这是迷魂阵,所谓飞鹰帮是不存在的。他越来越怀疑儿子失踪和日本人有关。他后悔当初没有痛下杀手把日本人做掉。他之所以犹疑不定,是想让自己尽量不和黑道形象沾边,以前军事将领的身份角逐特别市参议,或者工部局董事职位。但情势紧急,由不得他患得患失了。但他想,日本人若敢对他下手,背后也不会没一点势力。只是这势力什么来头呢,真实目标是谁呢?若说是为那点生意,不至于使出这样的障眼法,信号会直截了当一些。若不是为了生意,那又是为了什么?上一次,苏利文说这是些极端势力,这便可能扯上大局和政治。

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必须尽快出手,孤注一掷,把儿子救出来。即使杀错了,儿子并不在他们手上,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不然,儿子有三长两短,他会后悔终生。他叫来了郭朗生,让他集合人马,尽快动手。他们正要出发,看见孙爱琦换了裤装,手里拿着那把相对她的手有些大的手枪,站在门口。

“爸,我也要去。”

“哪里去?”

“去救轩轩。”

“谁说我们去救轩轩了?”

“爸,您是不是还当我是小孩子?”

“你不是小孩子,难道比我还大了?”

“您永远是父亲,可是,这个世界不是真空的,我不会看不到这些年您做了什么,所以不会不明白您现在要做什么。”

孙亦元有些敏感地说:“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叫我这些年做了什么?”

孙亦元看了一眼朗生,朗生会意,退出书房,把门带上了。

“您卷入了黑道生意。爸,我是学法律的,我明白您做的是什么生意,也明白这生意现在给这个家带来了什么。”

“你,你怎么跟爸说话?”孙亦元终于迎来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儿子被绑架了,而女儿也看穿了他生意的内幕,不,看穿了他恶浊的人生。并且,女儿把弟弟的被绑归咎于他的生意。他的心里,像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可是,他不能就此倒下。

“您还要我怎样说?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当然不对,你怎么可以相信那些小报记者的胡说八道?难道那些拿你和关桃做文章的记者,也是对的吗?”他的内心挣扎着。

“爸!您怎么能拿我的清白做这样的类比?”孙爱琦忽然崩溃了,潸然泪下。

“你不许出去!不许!”孙亦元大声吼道:“朗生,朗生!”

徐朗生闻声推门进来。

“派人守住院子,不许小姐离开这个家!”孙亦元想守住心里的最后一点安慰,儿子生死未卜,他不能让女儿也处于危险之中。

孙爱琦慢慢相信报纸上所说的是真的,孙亦元确实在暗地里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虎门销烟之后,买卖鸦片便为千夫所指,但暗地里一直没有根绝。她小时候便知道浙军是做这门生意的。有些事情就是习惯不习惯的问题。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习惯了,便见怪不怪。只是她没想到父亲也会卷入这生意当中。她虽然骂过父亲是军阀,但内心里,她始终认为父亲是高大勇武的汉子,值得尊重的男人。现在,这个在内心里住了那么多年的父亲,正如浸水的泥塑般坍塌。一想起这么多年富足的生活来源于这样的生意,她便怀疑自己的身体也浸满了肮脏和罪恶。她现在还担忧着林森会怎么看这件事情,怎么看这一家人。她和林森现在变得很冷淡,一天说不上几句话,更谈不上夫妻生活。

此刻,她要加入这个黑暗的团队去营救弟弟。但孙亦元断然拒绝了女儿的要求,坚持不让她出去。

孙亦元带着能用的二十多人,分乘六辆汽车出发。这些都是他当年的部下,不惜性命,能打善战。他算了一下,他要攻击的目标有两个,这点人手如果分开来同时出击,恐怕一个都做不好。他必须集中兵力先做掉一个,如果救出了儿子,他暂时就收兵,如果没有,他再扑向另外一个。集中兵力,可以确保没人逃脱,不走漏消息。

离目标还有些距离,前两辆车的人下了车,步行靠近目标。再近一点,又两辆车的人步行接近。动静尽量小,不打草惊蛇,也不留后患。当他的车到达目标时,他带人快速冲进楼里,扑向事先圈定的房间。他们冲进那个房间,很顺利,没有开枪,但里面什么都没有,更不用说他的儿子。他留了人清理现场,马上冲向下一个目标。

汤佑圣探长重新梳理了案情,发现日本人的线索是值得深入发掘的。既然其他方向没有进展,沿着这个思路查下去,总比一筹莫展好。探案有时就是排除法。他盯着日本浪人和日本帮派很久了,已经很熟悉这些帮派的来龙去脉和主要的活动场所。

这一天他带人去辖区排查,在一处红砖房子附近停了下来。他看到一个人坐着黄包车过来,手里提着食盒,足可以两三个人吃的样子。这是一栋两层小楼,平常没人住。二楼一个窗户里有人掀开窗帘一角向外张望,楼上楼下的人互相看了一眼,楼上的人做了一个手势,那个提食盒的家伙四处张望了一下,进了楼。

那时关桃和雷尼正走过来,走到楼的一侧,雷尼不走了,叫了两声,耳朵转了转,看着楼里的一个窗户,又呜呜地不知说什么。关桃会意,雷尼可能已经发现了孙淳轩的行踪。但他想得出,如果就这样赤手空拳贸然进去,不但可能害了纯轩,自己也会搭进去。

汤佑圣派了助手去打电话,自己留了下来,准备上去看看情况。他悄悄进了楼,走到二楼,看到左边的第一扇门正好关上。他听到一个声音突然吼起来:“该死的支那猪,鸦片鬼,让你吃你不吃,真该把你直接打死,现在害得我还要陪着你,象坐牢似的,还要给你吃饭,呸,我让你吃屎!他妈的,知不知道你坏蛋爸爸是开鸦片馆的?知不知道你早该死了?八嘎,让你反日,让你反日!”

然后,他听到了打人的声音和惨叫声。听到惨叫声,约瑟夫觉得自己没办法再等待援军的到来。看守应该只有两个人,他不能再等待。他冲了进去。但他没想到的是,对手异常凶狠,他的枪一下被踢掉,他只得千方百计不让这两人拿到枪。一阵搏斗之后,玻璃窗被飞来飞去的东西砸破了,他被那两个人压在了身下,枪也被对手拿到了手里。他闭上了眼睛,觉得自己必死无疑。

此时,一只狗冲进来,闪电般扑向拿枪的那个人,那人嗷嗷大叫,枪掉到了地上。随后又有一个人冲进来,稍稍犹疑之后,扑倒了压制他的那个人。眼看打不过,这两个人仗着对房子的熟悉,撞开另外一扇门,夺路而逃。

原来雷尼听到了孙淳轩的惨叫声,立即跃起冲进了楼,关桃看看玻璃窗破了,心知里面正在搏斗,也就顾不了那么多,心一横,也追了进来,正碰上这一场打斗。关桃当年是见过汤佑圣的,稍稍适应了光线便认出了他。

等待救护车过来的时候,孙淳轩躺在关桃的臂弯里。雷尼在他身边不断叫着,他血迹斑斑的衣服已经发硬,刚刚又被打过,嘴巴鼻子正不断流血。关桃呼唤着他,但他的反应已经很微弱。救护车上,他终于醒过来,很轻地问:“关一刀吗?雷尼。”

“是,我关桃。”

“关一刀啊……侬哪能在这里?侬,还是把我姐弄丢了呀。关一刀,侬晓得我爸爸的事体吗……”

“淳轩,不讲话了,不讲了,节省体力。”

雷尼小声哼哼着,呜咽一般。孙淳轩确实没力气讲话了。他后来那些话,更像是幻觉中的呢喃,灵魂在两界之间游移时的自问自答,模糊,没有逻辑。

孙淳轩被送进了医院抢救室。他年轻的生命像嗦嗦抖动的烛火,随时会被寒风吹灭。他说不出话。眼睛逐渐暗淡下去,他模糊的意识里,一只只铁皮玩具鸟,上足发条,飞上了天空。

孙亦元带着人扑向另一个地方,正准备行动,有一辆车快速赶到,告诉他孙淳轩已经在医院抢救。

孙太太和女儿到达医院时,关桃紧张地坐在抢救室外的长椅上,手里抓着雷尼的项圈。还没问清爽关桃在这里的缘由,以及雷尼怎么在他手上,医生已走出来,摘下口罩,面色沉重地宣布了不幸的消息。孙太太大叫一声,瘫软在座椅上,爱琦撕心裂肺地大叫:“轩轩,轩轩,弟弟啊!”

陆续有得到消息的记者赶过来。这件案子是最近的热门话题,现在肉票现身,消息灵敏的记者早已得到巡捕房内线通报,纷纷抢了过来。一时间,抢救室门口挤满了人。林森是稍后过来的,他到达抢救室门口时,穿过人群,看到爱琦靠在关桃的身上痛哭。关桃的一只手抱在爱琦的肩膀上,同样泪流满面。而照相机咔嚓咔嚓响着,记录下现场的一幕幕。

孙淳轩葬在了西郊万国公墓。墓园第七排,靠左第四块墓碑,是孙淳轩的。那是一块有着粗粝边缘的褐红色大理石墓碑,似乎象征了他的血迹,他的年轻。下葬那天,是一个好天,风和日丽。秋阳照在墓碑上,照在孙淳轩年轻的头像上,孙爱琦格外伤心,这样明丽的天,与她的弟弟永远隔绝了。

悼念的人们陆续散去,孙爱琦向伏在墓碑旁的雷尼走去,要带它回家。但牧羊犬一动不动。孙爱琦走过去,抱着雷尼哭泣。突然,雷尼挣脱了孙爱琦的怀抱,向远处的树林跑去,一会儿,跑得无影无踪。

很多年后,墓园看守还记得这只牧羊犬,在每个夜晚来到孙淳轩坟墓旁,举头向天,发出狼一般的嚎叫,凄婉,哀伤,然后趴着,一动不动。月明星稀的夜晚,他能看见它的眼睛闪着灼灼的光芒,好像灵前的长明灯。他近它不得,只能由它去,好在白天它从来不会出现,不会打扰扫墓的人。时间长了,看园人觉得,每天夜里在这黑森森的园子里有个活伴也挺好,所以有时也为它留些吃的。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年,最后几夜,他觉得它的叫声弱了。有一夜,它没来,以后也没再出现,看园人想,它大概老死了。他叹了口气,竟有些想念它。
 
最后编辑: 2020-12-04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没想到孙淳轩在这个故事里不是可有可无的角色。失去儿子,孙亦元会有什么大动作?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孙将军的救赎?
中国近代文学,有三个人,挺厉害的,
王朔,写北京,
池莉,写武汉,
何顿,写长沙,
这三位,我最喜欢何顿,你要是没看过,一定找来看看,我觉得莫言高行健都是过眼烟云,标签式的作品,何顿的作品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