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新闻频道

一庐春秋

居小庐看春去秋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网络转文,请自辨真伪)

林伍德:我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真相​

赎罪之泉 今天


林伍德律师今天在自己的电报上发了一个长贴,讲述这一年的经历和感想。因为他的电报频道是公开的,我就自作主张翻译出来了。

民诛党和左派对林律师恨之入骨,已经把他抹黑成万恶不赦的疯子,进一步的迫害还会加剧。但是在众多草根民众的心中,林律师不但是英雄,而且是百年不遇的勇士。为了揭露大选舞弊和米国ZF最高层的阴暗,他一直在冒着生命危险奔走呼号,最终导致众叛亲离。

以下是他的长贴,千里走单骑全文翻译:

2019年11月,我告诉家人我要半退休了。经过四十多年的诉讼斗争,期间我一直在努力寻求真相,而对手却在掩盖真相,这段生涯该结束了。我宣布我想开始写作,但我必须履行对尼古拉斯·桑德曼的承诺,把他的官司打完。
2020年,我赢了CNN和《华盛顿邮报》,此外还有6个尼古拉斯的官司需要处理。我希望能“干掉”主流媒体。它们是骗子。

我想写一些我与狗的生活,她们如何影响我,以及让我学到的东西。我想写一些我的客户,包括理查德·朱维尔的真实故事。我想写写谈话的艺术。
我想成立一个慈善机构,为那些被抛弃的狗和马建立一个爱心设施。我想建一所小教堂,在上帝给予的最美丽的土地上,所有人都可以来祈祷。我想花一些时间反思我周围的环境以及对上帝的信仰。

但是,一切都变了。我的半退休计划彻底消失了。 2020年我经历了什么?今晚我就聊聊这些。我会告诉你真相。我说的是实话。我从不说谎。


2020年仲夏,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街头暴力事件,越来越多的言论审查,还有一个近乎痴呆的候选人跟川普总统对决。这一切都具备颜色革命的所有特征,目的就是推翻我们的民选政府。我在Twitter上谈到了这一点。随后发生的事件证明我是正确的。

到11月,我亲眼目睹了企图盗窃总统大选的勾当,以及很多其他席位的选举。我站出来了。我已经看到海量证据,毫无疑问证实了2020年选举的欺诈行为和不合法性。我在社交媒体上大声说了出来。

根据既定的法律,我自己针对佐治亚州提起了两项诉讼。我也在帮鲍威尔(Sidney Powell),她提起了多项选举舞弊的诉讼。我发现了不合法的现象,我在试图纠正它们。我知道,一场不诚实的选举会威胁我们的自由。我感到义不容辞,为了我的美国同胞,为了我的子孙后代,我必须尽我所能,避免失去自由的新鲜空气。所以我行动了。在法律范畴之内。

有人给我提供了一些信息,有可能曝光恋童癖犯罪的视频。所有这些都与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有关,以及我们政府的高官们,还有许多其他人。我已经把自己的生命,家人的生命,和一些值得信赖的同事,都置于危险之中。但是我不能站在阴影中无动于衷,允许那些孩子继续被虐待和贩运。我愿意帮忙。所以我就去做了。

然后,我的努力导致了一个可信的吹哨人出现,他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将有关变态和犯罪的真相告诉你们,希望美国人民会要求全面调查并伸张正义。他同意我公开他的访谈。这样一来,他再次使自己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他已经接到多次威胁,之前还遭到政府成员的严刑拷打。

因为讲真话,我被推特封杀了。因为讲真话,我被Parler封杀了。因为讲真话,我被领英封杀了。言论审查已经非常猖獗。我已尽力把可靠的信息传递给你们,并分享我对上帝的信仰。我不准备停下来。

对于我的客户而言,数十年来,我一直在与做出虚假指控的暴民和他们的威胁作斗争。暴民们正在攻击我。很快,他们就会攻击你。

我的母校默瑟法学院正在攻击我。我的律师执照和过去毫无瑕疵的职业记录,正在遭受出于政治动机的攻击。有人威胁要把我送进大牢,因为那个关于迈克·彭斯的夸张帖子。但是我的客户都没有离开我,虽然我估计尼古拉斯·桑德曼(Nicholas Sandmann)会这样做,因为麦康奈尔团队的施压。去年大选期间尼古拉斯在为麦康奈尔工作。我接到过严重的伤害和死亡威胁,包括我和我的家人。我的家人和我断绝了关系。但是我并不孤单。我有美国人民作伴,是你们一直在激励我,安慰我。说到底,我的努力一直是为了美国人民。除非他们以监禁或死亡使我沉默,否则我会一直战斗下去,为“我们人民”,为公平选举,为自由,为成千上万幼小的儿童,她们正在遭受折磨,性侵和杀害,仅仅因为世界上一帮恶魔的邪恶欲望 – 包括我们政府的领导人。

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我的财产缩水了,我的神圣荣誉被抹黑了。 假如可以重来,我会选择现在还是半退休去写作呢? 我会毫不犹豫地再来一遍。 我爱自由,我爱诚实的选举,我爱幼小的孩子们,包括我即将两岁的孙子,但是我已经快一年都不允许见他了。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疯了吗? 不,我没疯。 我想要川普总统的回报吗? 不,我不需要。我想生前或身后获得荣誉吗? 不,我不想要。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我的上帝,是为了满足我的一点渴望,希望看到人性更美好的一面,是为了你们,是为了真相。

我会继续讲真话。 请你们加入我的行列。 我无所畏惧。 请你们也不要害怕。 我会保持信念,并继续分享。 也请你们保持信念。我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谢谢你们。
愿上帝祝福你们。 愿上帝保佑美国。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100.00%
视频剪辑过,应该有用了彩排时的镜头或特殊技术处理,所以这个合成的视频是别有用心的
特殊技术处理的视频,是不是主媒放的视频?

哦,好像你说你看的实况不是这样的,实况视频应该能找到的,回头我有时间找出来看看

因为拜登登基没人看,也许是为了提高点击率,加一点料,让大家反复的看, :LOL:

《ZT》

登基的视频,有一个细节颇为奇怪。大家可以看这个WaPo的视频:


我选WaPo的视频,是因为这个是MSM认定的权威官方媒体。不是自媒体自行剪接来搞阴谋论的。从4:32:50开始,拜登的背景有两个年轻女子,一个穿粉红,一个穿白外套。到4:33:05的时候,这俩神奇消失了。从摄像角度来看,这俩不可能不在镜头里。到4:33:20 时候,这俩又在同一个镜头框内出现了。大家可以反复看一下这一段。这俩不停得出现消失,说明什么?这个宣誓是提前录制并且剪接的。这么大的事情作假,第一宣誓是不合法的,第二,心里没鬼为什么作假?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100.00%
参议院刚才关于弹劾前总统是否违宪投票 ,45人认为违宪
民主党是发泄仇恨?,还是害怕川普卷土重来?。。。

总统离任,就是平民,已经不在参议院管辖范围,
如果可以弹劾前总统,当年为啥尼克松辞职,弹劾就中止了,
如果能弹劾前总统,我看就可以弹劾奥巴马,克林顿,这些人的问题太多了。。。

JUST IN - U.S. Senate, on a 55-45 vote, has rejected Paul’s motion to declare the impeachment trial unconstitutional. Senate Minority Leader McConnell voted with Paul.

Five Republican senators sided with Democrats and voted “no” on dismissing the Senate impeachment trial:

• Susan Collins (ME)
• Lisa Murkowski (AK)
• Mitt Romney (UT)
• Ben Sasse (NE)
• Pat Toomey (PA)

45 senators believe the impeachment of a former President Trump is unconstitutional.
The conviction now is highly-unlikely as a 2/3 majority is required.


1611694483542.png
 
最后编辑: 2021-01-26

一庐春秋

居小庐看春去秋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转文 各位怎么看)

可能不是所谓深层政府,而是一种新的政治怪兽

  立平观察,孙立平社会观察

  孙立平:

  这是读文笔记的第二篇。没错,是读文笔记,不是读书笔记。准确地说,是我读一篇比较有意义的文章的摘录与思考。摘录的部分用蓝色字体,我的思考和引申用黑色字体

  1、最近有一篇文章在网上热传,即童大焕先生的《公司打败国家!醒醒!这不是监督总统是超级奴役》。该文提出的公司打败国家的说法,正好与我最近思考的一些问题暗合。这个问题涉及到如何看待最近在世界上尤其在美国发生的一系列重要事情的框架问题:这些事情是发生在传统的政治框架中,还是发生在一种我们不熟悉的全新框架内?一些大的科技公司对政治的介入,表明的是一个国家内部资本对政治的干预,还是一种与国家相对应的、相对独立的政治主体已经出现?现在,我们也许要有一些新的眼光了。
 
 2、直接的标志性事件,是在2021年1月6日国会山事件发生后,一些由大资本掌控的社交平台联手对川普的封杀。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标志而已。大资本在这次美国大选中的作用从一开始就已凸显出来,包括大资本对竞选经费的提供,由大资本控制的媒体在舆论上的一边倒,一些社交平台对川普及其支持者言论的限制与封杀等。这都成为影响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的重要因素。问题是,对这个事情怎么看,是看作历史上那种屡见不鲜的资本介入政治的熟悉故事的重演?还是看作过去我们完全没有见过的一种政治主体进入舞台及其演出?

  3、在上述这篇文章中,童大焕先生首先指出:美国科技社交平台联手封杀现任总统川普,其本质根本不是公民权利对公共权力的舆论监督,而是新型科技霸权对国家和民众实施的降维打击和超级奴役。这些在现代科技下最长才20余年、最短才几年时间迅速成长起来的超级公司,正用一种无微不至无孔不入的科技力量,有望迅速打败几百年建立起来的国家,并全面重塑人类的价值观与灵魂。尽管对这段话使用的语言和表述方式,我有一定的保留态度,但可以说,这段话给了我们认识有关问题的一个新角度。

  4、这种超级公司的力量不仅表现在其所控制的平台对川普及其支持者言论的封杀,更能够表明其力量的是,当川普及其支持者想利用新的平台发布意见的时候,这些大公司对那些平台的集体封杀能力。文章指出:谷歌在Play Store中暂停了Parler的下载,亚马逊直接宣称将不再向Parler提供云服务,苹果公司也加入到封杀Parler的队伍中。这不是一家科技企业的个体行为,而是几家大公司的联合行动。

  5、问题是,所有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我的看法是,要真正理解这个现象,首先要弄明白在过去30年狂飙猛进的全球化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我曾分别于2018年3月17日和2019年10月28日,发表了《资本抽离与社会断裂》和《资本的跨国界流动搅动了整个地球:对冷战结束之后世界格局变化的一个解释框架》两篇文章,其中提出的一些观点和分析,可以作为理解这个问题的线索。

  6、在《资本抽离与社会断裂》那篇文章中,我说过:随着上个世纪末期苏东剧变,冷战结束,全球化的政治障碍被清除,原来实际上的半球化开始进入真正全球化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率先释放出的是资本这个全球化的先锋要素,使得资本开始具有真正的全球性特征。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资本的形成,意味着国界的淡化,资本无国界从理念变成现实。与此同时,这也就意味着全球性的资本在从本国的社会结构中抽离,并走向真正意义的全球化舞台。

  7、在《资本的跨国界流动搅动了整个地球:对冷战结束之后世界格局变化的一个解释框架》那篇文章中,我更进一步指出:资本的全球化流动,特别是资本的全球化属性的形成,从根本上改变了资本与权力的关系。在全球化之前的时代里,即使是在打破地方封锁的情况下,私人资本的活动范围,一般也不超过民族国家的范围。而全球性资本的真正意义是由于其跨越了权力的边界而从根本上改变了其与权力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已经不能完全在过去那种跨国公司的意义上来理解这种全球化的超级公司。

  8、资本的重要属性之一是自由。特别是在全球化为大资本提供了更大舞台的情况下,自由的价值就更为凸显,同时,与旧的权力框架的矛盾也就日益彰显出来。资本要求将整个世界作为市场,要求破除与此相关的那些障碍。就从我们最容易理解的层面上说,好莱坞的演员,NBA的球员,为什么大部分成为川普的反对者和民主党的支持者?因为他们更能在现实的层面理解全球化的意义:他们从世界市场获得的收益,要远远超过仅在美国本土市场获得的收益。就更不用说那些市场主要在美国本土之外的超级公司了。

  9、这次美国总统大选让人们可以看到的另一点是,超级公司拥有的能量,不仅仅在于其拥有的资本和财富的体量,这个能量也来自其所掌握的科技力量。正如童大焕的文章所说:近二十年来,借助现代科技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它终于像癌症一样成为不受控制的力量,在美国这样限制三权而不限制第四权的国家,成长为超级巨无霸的、远大于传统三权的存在,并有可能被先知先觉者控制,成为笼罩在美国上空的超级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形成了一种由跨国资本、高科技和传媒通谋协作而形成的巨大强制力,是一个经典宪政结构未能规制而放纵在外的政治浪子。

  10、在过去这些年,川普不断地、祥林嫂一般地抱怨深层政府的存在,抱怨这个深层政府对他施政的反对和抵制,抱怨深层政府施展的种种阴谋。许多人也就据此望风捕影地寻找谁谁是深层政府的成员。但现在我们也许可以意识到了,川普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理解他面对的是什么,他的对手为什么那么有力量。童大焕先生很敏锐地指出:科技平台数字霸权背后的深层政府,不仅仅是美国的深层政府,更是或已经形成局部事实的统治全球的深层政府和影子政府。但其实,这么说也不确切,这些超级公司已经在成为与国家相对应的一种独立的政治主体,一种新的政治怪兽。

  11、由此,人们也许应当认真思考一个问题了,一种新的世界政治生态是否已经开始出现?在这种新的政治生态中,原来只是作为国内政治一个要素的资本的力量,在获得新的全球性舞台之后,正在成为与民族国家平行的一个新型政治主体。正因为如此,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川普推特帐号被封之后,许多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包括与其关系并不和睦的默克尔,都站出来发出质疑的声音。他们也许感受到一种共同的威胁。

  12、如果可以这样理解的话,请允许我说一句有点超前甚或有点夸张的话: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实际上已经不仅仅是美国国内不同政治力量的博弈,同时也带有一种超越国界的力量与国内本土力量博弈的色彩。当然,现在后者也许还仅仅是一个若隐若现的要素,但可以想象它日后可能拥有的能量和空间。如果是这样的话,怎么判断其对人类生活的含义,在价值上如何进行评价,也许还需要时间来证明,但无论如何,现在是我们需要面对这个因素的时候了。

  13、当然,在我们强调超级公司作为一种独立于国家的政治存在的同时,不能忽略一点,即资本与权力可能形成的新暧昧。现实是,一方面,全球性资本由于脱离了以民族国家为单位的权力架构而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另一方面,经济的发展成为当今世界各国政府所致力的最优先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对外流而来的资本提供优惠的条件,甚至是某种特权,就成为一种流行的做法。在这样的情况下,资本与权力之间的一致性甚至亲和性,甚至彼此之间形成的新暧昧,当然不能低估。否则,就真的有点幼稚了。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100.00%
(转文 各位怎么看)

可能不是所谓深层政府,而是一种新的政治怪兽

  立平观察,孙立平社会观察

  孙立平:

  这是读文笔记的第二篇。没错,是读文笔记,不是读书笔记。准确地说,是我读一篇比较有意义的文章的摘录与思考。摘录的部分用蓝色字体,我的思考和引申用黑色字体

  1、最近有一篇文章在网上热传,即童大焕先生的《公司打败国家!醒醒!这不是监督总统是超级奴役》。该文提出的公司打败国家的说法,正好与我最近思考的一些问题暗合。这个问题涉及到如何看待最近在世界上尤其在美国发生的一系列重要事情的框架问题:这些事情是发生在传统的政治框架中,还是发生在一种我们不熟悉的全新框架内?一些大的科技公司对政治的介入,表明的是一个国家内部资本对政治的干预,还是一种与国家相对应的、相对独立的政治主体已经出现?现在,我们也许要有一些新的眼光了。
 
 2、直接的标志性事件,是在2021年1月6日国会山事件发生后,一些由大资本掌控的社交平台联手对川普的封杀。但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标志而已。大资本在这次美国大选中的作用从一开始就已凸显出来,包括大资本对竞选经费的提供,由大资本控制的媒体在舆论上的一边倒,一些社交平台对川普及其支持者言论的限制与封杀等。这都成为影响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的重要因素。问题是,对这个事情怎么看,是看作历史上那种屡见不鲜的资本介入政治的熟悉故事的重演?还是看作过去我们完全没有见过的一种政治主体进入舞台及其演出?

  3、在上述这篇文章中,童大焕先生首先指出:美国科技社交平台联手封杀现任总统川普,其本质根本不是公民权利对公共权力的舆论监督,而是新型科技霸权对国家和民众实施的降维打击和超级奴役。这些在现代科技下最长才20余年、最短才几年时间迅速成长起来的超级公司,正用一种无微不至无孔不入的科技力量,有望迅速打败几百年建立起来的国家,并全面重塑人类的价值观与灵魂。尽管对这段话使用的语言和表述方式,我有一定的保留态度,但可以说,这段话给了我们认识有关问题的一个新角度。

  4、这种超级公司的力量不仅表现在其所控制的平台对川普及其支持者言论的封杀,更能够表明其力量的是,当川普及其支持者想利用新的平台发布意见的时候,这些大公司对那些平台的集体封杀能力。文章指出:谷歌在Play Store中暂停了Parler的下载,亚马逊直接宣称将不再向Parler提供云服务,苹果公司也加入到封杀Parler的队伍中。这不是一家科技企业的个体行为,而是几家大公司的联合行动。

  5、问题是,所有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我的看法是,要真正理解这个现象,首先要弄明白在过去30年狂飙猛进的全球化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我曾分别于2018年3月17日和2019年10月28日,发表了《资本抽离与社会断裂》和《资本的跨国界流动搅动了整个地球:对冷战结束之后世界格局变化的一个解释框架》两篇文章,其中提出的一些观点和分析,可以作为理解这个问题的线索。

  6、在《资本抽离与社会断裂》那篇文章中,我说过:随着上个世纪末期苏东剧变,冷战结束,全球化的政治障碍被清除,原来实际上的半球化开始进入真正全球化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率先释放出的是资本这个全球化的先锋要素,使得资本开始具有真正的全球性特征。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资本的形成,意味着国界的淡化,资本无国界从理念变成现实。与此同时,这也就意味着全球性的资本在从本国的社会结构中抽离,并走向真正意义的全球化舞台。

  7、在《资本的跨国界流动搅动了整个地球:对冷战结束之后世界格局变化的一个解释框架》那篇文章中,我更进一步指出:资本的全球化流动,特别是资本的全球化属性的形成,从根本上改变了资本与权力的关系。在全球化之前的时代里,即使是在打破地方封锁的情况下,私人资本的活动范围,一般也不超过民族国家的范围。而全球性资本的真正意义是由于其跨越了权力的边界而从根本上改变了其与权力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已经不能完全在过去那种跨国公司的意义上来理解这种全球化的超级公司。

  8、资本的重要属性之一是自由。特别是在全球化为大资本提供了更大舞台的情况下,自由的价值就更为凸显,同时,与旧的权力框架的矛盾也就日益彰显出来。资本要求将整个世界作为市场,要求破除与此相关的那些障碍。就从我们最容易理解的层面上说,好莱坞的演员,NBA的球员,为什么大部分成为川普的反对者和民主党的支持者?因为他们更能在现实的层面理解全球化的意义:他们从世界市场获得的收益,要远远超过仅在美国本土市场获得的收益。就更不用说那些市场主要在美国本土之外的超级公司了。

  9、这次美国总统大选让人们可以看到的另一点是,超级公司拥有的能量,不仅仅在于其拥有的资本和财富的体量,这个能量也来自其所掌握的科技力量。正如童大焕的文章所说:近二十年来,借助现代科技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它终于像癌症一样成为不受控制的力量,在美国这样限制三权而不限制第四权的国家,成长为超级巨无霸的、远大于传统三权的存在,并有可能被先知先觉者控制,成为笼罩在美国上空的超级权力。在这种情况下,形成了一种由跨国资本、高科技和传媒通谋协作而形成的巨大强制力,是一个经典宪政结构未能规制而放纵在外的政治浪子。

  10、在过去这些年,川普不断地、祥林嫂一般地抱怨深层政府的存在,抱怨这个深层政府对他施政的反对和抵制,抱怨深层政府施展的种种阴谋。许多人也就据此望风捕影地寻找谁谁是深层政府的成员。但现在我们也许可以意识到了,川普实际上并没有真正理解他面对的是什么,他的对手为什么那么有力量。童大焕先生很敏锐地指出:科技平台数字霸权背后的深层政府,不仅仅是美国的深层政府,更是或已经形成局部事实的统治全球的深层政府和影子政府。但其实,这么说也不确切,这些超级公司已经在成为与国家相对应的一种独立的政治主体,一种新的政治怪兽。

  11、由此,人们也许应当认真思考一个问题了,一种新的世界政治生态是否已经开始出现?在这种新的政治生态中,原来只是作为国内政治一个要素的资本的力量,在获得新的全球性舞台之后,正在成为与民族国家平行的一个新型政治主体。正因为如此,我们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川普推特帐号被封之后,许多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包括与其关系并不和睦的默克尔,都站出来发出质疑的声音。他们也许感受到一种共同的威胁。

  12、如果可以这样理解的话,请允许我说一句有点超前甚或有点夸张的话: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实际上已经不仅仅是美国国内不同政治力量的博弈,同时也带有一种超越国界的力量与国内本土力量博弈的色彩。当然,现在后者也许还仅仅是一个若隐若现的要素,但可以想象它日后可能拥有的能量和空间。如果是这样的话,怎么判断其对人类生活的含义,在价值上如何进行评价,也许还需要时间来证明,但无论如何,现在是我们需要面对这个因素的时候了。

  13、当然,在我们强调超级公司作为一种独立于国家的政治存在的同时,不能忽略一点,即资本与权力可能形成的新暧昧。现实是,一方面,全球性资本由于脱离了以民族国家为单位的权力架构而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另一方面,经济的发展成为当今世界各国政府所致力的最优先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对外流而来的资本提供优惠的条件,甚至是某种特权,就成为一种流行的做法。在这样的情况下,资本与权力之间的一致性甚至亲和性,甚至彼此之间形成的新暧昧,当然不能低估。否则,就真的有点幼稚了。
“限制三权而不限制第四权”,看来需要立法规管这个政治怪兽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100.00%
最后编辑: 2021-01-26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100.00%
DC的NG司令沃克,今天的这个爆料值得回味,
他说1月6为啥DC国民警卫队来的那么晚,也没多少人,是因为他的权力受到了五角大楼的阻挠,他用兵需要通过陆军部长麦卡锡,国防部长米勒的批准,

这个爆料,很微妙啊,感觉军队在分裂。。。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100.00%
感觉DC NG的司令沃克像是支持川普的人,还有代理国防部长也像
而这个陆军部长麦卡锡就需要打个问号了。。。

According to McCarthy, the restrictions were put in place due to the D.C. National Guard’s aggressive and widely criticized response to racial justice protests over the summer.

现在看,1月6号,国防部阻挠派国民警卫队去是故意的,
你想1月20号没群众,竟然派了25000人,严加防守,
而1月6号知道有百万人去国会,也许会发生事情,竟然几乎没有啥防守,任由进入。。。

前国会大厦警察局长说暴动要求国民警卫队被拒绝6次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