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师 (16)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16、

恋爱的要件是冲动。你不能深思熟虑地爱。那一刻,我想说,那就让我看清你。但我知道,我不能。有时我们放弃自由,因为自由的另一端,是承诺。

我说,也许都看清了,世界就不美了。

她笑了笑。那时太阳下山晚了,夕阳斜照进窗口,将金黄明丽的光影涂抹在她身后的粉墙上。她的左边脸也被这余辉漫到,宛如铜像。她说,我今天先不回去了。我说,那我去抓几个包子过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很久没有留下看书了。但我就是那样说了,好像根本没有经过脑子,或者思想被劫持了。

她说,好的。

昨晚打完架,回去寝室,周红好一顿埋怨。她自然担心我被打伤,或者两个人都受伤,打出事情来,保卫部门找上来,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今天一早部长把我找去,说,出息了,先跟车间师傅吵,现在跟设计员打架了。我说,这个,部长,吵架的事情,检讨过了。他说,但没有吸取教训,越闹越大了呀。我说,这小子该揍,部长,有些事情,拳头好说话。部长说,啧啧,我怎么早没发现你如此有才。别废话,明天给我检讨书。

周红回家去了,我们毕竟还没生活在一起,所以我总有一些自由支配的时间。

那是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氛围。办公室里,只有翻动书页发出的声音。我觉得我的心分外平静,好像之前每一个在办公室看书的夜晚,很少扰动,很少乱七八糟的想法,似乎世界就该如此,而一行行字,一个个公式,可以毫不错位地安放到我脑海中某个适当的位置。不知不觉,三四个小时过去了,我抬起头,正巧她也抬起头,我感到欣喜,似乎这安静对于我们是刚刚好的,不多一分,不差一毫的。以前的这个时刻,终归是该回去休息了。

但她合了书,说,赵,愿意出去走走吗?我说,好啊。

初春还是冷的,但我多么喜欢那一刻的空气,清冽,舒放,涌进身体,穿过血管到达思想。夜晚的厂区道路是安静的,所以我们说话的声音便传得很远,我知道,传得很远。她说,姚的鼻梁估计够呛,你也下得去手。我说,他先动的手,不打回去,便宜那么好占。她说,你们确实应该好好干一架,说多了都是废话。

我怀疑她偷听了我和部长的谈话,不过我知道那不是她的风格。

我们嘻嘻哈哈地说着话,甚至说起各自小时候的故事,各种有趣或者愚蠢的故事。她说,你知道吗,我一直是有些不守规矩的,我爷爷被打倒的时候,我也不大守规矩,吓得我父母整天提心吊胆,生怕我惹出大麻烦。我说,我一点不怀疑。她说,就这么不看好我?我说,不是我看好不看好就可以改变的。她笑起来。

我后来想过,这样的交谈,是不是年轻男女之间的某种试探?好像不是,好像是,是一种危险的边缘性试探。你会欲罢不能,不断地向着更让你心动的话题进发。

那样的夜晚,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10点的样子了,再也没有不回去休息的理由了。

她说,说了这么多,走了那么多,肚子都饿了。我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食物,寝室里没有,外面街上的店也该关门了。她说,去食堂看看吧,说不定食堂还有剩下的。我说,食堂早关了,怎么可能还有。她说,食堂哪里会卖得一点不剩。我说,都锁上了,怎么进去。她说,想进去总有办法。我说,溜门撬锁,那可犯法。她说,万一没锁呢,或者窗没关。就拿点剩菜吃,留下饭菜票,不算偷。

不知为什么,我被她鼓动起来,对做一件冒险的事情充满了向往。小时候谁没皮过,况且我也不算是规矩乖顺的孩子,只是这两年看上去乖顺了,大人的说法,懂事了。尤其这段时间,时时处处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便更加人模狗样地规矩起来,可把我憋死了。谁的心里都住着一个调皮鬼,这会儿,这个调皮的自己便跳了出来,让我像喝酒上了头一般兴奋。

我说,你等着,我去拿碗。我拿了碗,我们走向不远处的食堂,去做一件荒唐的事情。我们并不真的很饿,就是觉得一起去做一件荒唐的事情,很好玩。除了她,大概没有其他女孩子会和我去做这样一件事情。这种对日常的自己的叛逆,似乎毫无意义,又充满意义。她边走,边吃吃笑着,疯颠颠的样子。

我真的找到了一处没有关严的窗口,跳了进去,找到了两个狮子头,留下一些菜票,便慌慌地跳了出来,两人蹑手蹑脚,走得离食堂远了点,便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引得一道手电光照了过来。我们赶紧跑,那手电光也没追我们。

那天晚上还是很冷的,偷出来的狮子头也是冷的,但我没觉得,我想她也没有觉得。我们只是觉得开心,孩子般的开心。以至于出工作区大门时,门卫说,老远就听见你们笑,拾到金元宝啦?我们说,是的是的。

我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会成为我们之间的一个秘密,长长久久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但不得不承认我们单位保卫部非常厉害,第二天下午我又被部长找去了。如果说,和姚打架,他可以理解,和李航一起去偷食堂的菜,让他觉得匪夷所思。

你们太幼稚,太荒唐了。多大了,知道自己身份吗?这种事情,我都没脸提,我们的部长助理,去食堂偷菜吃?我,我,我他妈能骂人吗?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事。你一天天给我搞出的都什么事情?想做什么?

这是部长第一次当着我面骂娘。我默默地听着部长训斥,脸上滚烫,无言以对。我想,闯大祸了,程书记说的那个转正的机会算是无缘了。

还记得留下菜票,显得你们聪明。可你他妈不留下菜票,人家都不知道少了俩狮子头,就不会报上去,就不会找到我这里来。当然,当然,那样就真是偷。可你们把兄弟部门当什么?厨房重地,闲人莫入,这几个字看到过吗?厨房为什么是重地?是随便什么人可以闯进去的吗?我告诉你,这要是早几年,你们两个,就必须进去说说清楚!作死吧,你就作死吧。

我们夜闯食堂的事情,很快传开了。我和李航,孤男寡女,做点什么不好,去食堂偷了俩狮子头。
 
最后编辑: 2021-01-28
最大赞力
0.19
当前赞力
94.58%
16、

恋爱的要件是冲动。你不能深思熟虑地爱。那一刻,我想说,那就让我看清你。但我知道,我不能。有时我们放弃自由,因为自由的另一端,是承诺。

我说,也许都看清了,世界就不美了。

她笑了笑。那时太阳下山晚了,夕阳斜照进窗口,将金黄明丽的光影涂抹在她身后的粉墙上。她的左边脸也被这余辉漫到,宛如铜像。她说,我今天先不回去了。我说,那我去抓几个包子过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很久没有留下看书了。但我就是那样说了,好像根本没有经过脑子,或者思想被劫持了。

她说,好的。

昨晚打完架,回去寝室,周红好一顿埋怨。她自然担心我被打伤,或者两个人都受伤,打出事情来,保卫部门找上来,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今天一早部长把我找去,说,出息了,先跟车间师傅吵,现在跟设计员打架了。我说,这个,部长,吵架的事情,检讨过了。他说,但没有吸取教训,越闹越大了呀。我说,这小子该揍,部长,有些事情,拳头好说话。部长说,啧啧,我怎么早没发现你如此有才。别废话,明天给我检讨书。

周红回家去了,我们毕竟还没生活在一起,所以我总有一些自由支配的时间。

那是熟悉的场景,熟悉的氛围。办公室里,只有翻动书页发出的声音。我觉得我的心分外平静,好像之前每一个在办公室看书的夜晚,很少扰动,很少乱七八糟的想法,似乎世界就该如此,而一行行字,一个个公式,可以毫不错位地安放到我脑海中某个适当的位置。不知不觉,三四个小时过去了,我抬起头,正巧她也抬起头,我感到欣喜,似乎这安静对于我们是刚刚好的,不多一分,不差一毫的。以前的这个时刻,终归是该回去休息了。

但她合了书,说,赵,愿意出去走走吗?我说,好啊。

初春还是冷的,但我多么喜欢那一刻的空气,清冽,舒放,涌进身体,穿过血管到达思想。夜晚的厂区道路是安静的,所以我们说话的声音便传得很远,我知道,传得很远。她说,姚的鼻梁估计够呛,你也下得去手。我说,他先动的手,不打回去,便宜那么好占。她说,你们确实应该好好干一架,说多了都是废话。

我怀疑她偷听了我和部长的谈话,不过我知道那不是她的风格。

我们嘻嘻哈哈地说着话,甚至说起各自小时候的故事,各种有趣或者愚蠢的故事。她说,你知道吗,我一直是有些不守规矩的,我爷爷被打倒的时候,我也不大守规矩,吓得我父母整天提心吊胆,生怕我惹出大麻烦。我说,我一点不怀疑。她说,就这么不看好我?我说,不是我看好不看好就可以改变的。她笑起来。

我后来想过,这样的交谈,是不是年轻男女之间的某种试探?好像不是,好像是,是一种危险的边缘性试探。你会欲罢不能,不断地向着更让你心动的话题进发。

那样的夜晚,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10点的样子了,再也没有不回去休息的理由了。

她说,说了这么多,走了那么多,肚子都饿了。我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食物,寝室里没有,外面街上的店也该关门了。她说,去食堂看看吧,说不定食堂还有剩下的。我说,食堂早关了,怎么可能还有。她说,食堂哪里会卖得一点不剩。我说,都锁上了,怎么进去。她说,想进去总有办法。我说,溜门撬锁,那可犯法。她说,万一没锁呢,或者窗没关。就拿点剩菜吃,留下饭菜票,不算偷。

不知为什么,我被她鼓动起来,对做一件冒险的事情充满了向往。小时候谁没皮过,况且我也不算是规矩乖顺的孩子,只是这两年看上去乖顺了,大人的说法,懂事了。尤其这段时间,时时处处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便更加人模狗样地规矩起来,可把我憋死了。谁的心里都住着一个调皮鬼,这会儿,这个调皮的自己便跳了出来,让我像喝酒上了头一般兴奋。

我说,你等着,我去拿碗。我拿了碗,我们走向不远处的食堂,去做一件荒唐的事情。我们并不真的很饿,就是觉得一起去做一件荒唐的事情,很好玩。除了她,大概没有其他女孩子会和我去做这样一件事情。这种对日常的自己的叛逆,似乎毫无意义,又充满意义。她边走,边吃吃笑着,疯颠颠的样子。

我真的找到了一处没有关严的窗口,跳了进去,找到了两个狮子头,留下一些菜票,便慌慌地跳了出来,两人蹑手蹑脚,走得离食堂远了点,便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引得一道手电光照了过来。我们赶紧跑,那手电光也没追我们。

那天晚上还是很冷的,偷出来的狮子头也是冷的,但我没觉得,我想她也没有觉得。我们只是觉得开心,孩子般的开心。以至于出工作区大门时,门卫说,老远就听见你们笑,拾到金元宝啦?我们说,是的是的。

我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会成为我们之间的一个秘密,长长久久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但不得不承认我们单位保卫部非常厉害,第二天下午我又被部长找去了。如果说,和姚打架,他可以理解,和李航一起去偷食堂的菜,让他觉得匪夷所思。

你们太幼稚,太荒唐了。多大了,知道自己身份吗?这种事情,我都没脸提,我们的部长助理,去食堂偷菜吃?我,我,我他妈能骂人吗?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事。你一天天给我搞出的都什么事情?想做什么?

这是部长第一次当着我面骂娘。我默默地听着部长训斥,脸上滚烫,无言以对。我想,闯大祸了,程书记说的那个转正的机会算是无缘了。

还记得留下菜票,显得你们聪明。可你他妈不留下菜票,人家都不知道少了俩狮子头,就不会报上去,就不会找到我这里来。当然,当然,那样就真是偷。可你们把兄弟部门当什么?厨房重地,闲人莫入,这几个字看到过吗?厨房为什么是重地?是随便什么人可以闯进去的吗?我告诉你,这要是早几年,你们两个,就必须进去说说清楚!

我们夜闯食堂的事情,很快传开了。我和李航,孤男寡女,做点什么不好,去食堂偷了俩狮子头。
嘿嘿~~这章我喜欢!想起了第凡内早餐,赫本跟作家两个人去杂货店偷面具,可爱。。。:love:

部长也很逗,“当然,那样就真是偷”:D:D:D

周红显然不会跟小赵干这事儿,李航撺掇小赵偷菜,是想证明自己不走寻常路吗?🤭同时也想试试小赵会不会在她的影响下,干出疯狂的事来?这是在暗示小赵,你,ln要定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我刚看见标题还想呢,这一日双更的火箭速度,看的都没写的快呀!:p
写累了,黔驴技穷了,该收尾了。大家一起收尾吧。@sabre
 
最大赞力
0.67
当前赞力
92.46%
写累了,黔驴技穷了,该收尾了。大家一起收尾吧。@sabre
有种形式,叫anthology, 可以是诗集,也能是电视剧,在一个大主题下,有不同人物和故事,中国最早的实践,电视上有一个鸳鸯楼,一个楼里,四个故事,

小说就多了,官场现行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儒林外使,

楼主先休息一下,

我有好多想法,写不出来,先让轩辕悬上,我慢慢来
 
最大赞力
0.19
当前赞力
94.58%
写累了,黔驴技穷了,该收尾了。大家一起收尾吧。@sabre
太任性太不负责任了啊!挖坑不填土,不如卖红薯啊!

1611946906858.png


作家哪里这么好当的?我要学林萧给周崇光送粽子催更,不知道有没有林萧那样的福利可以领啊 🤭

浏览附件20210129_140349.mov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太任性太不负责任了啊!挖坑不填土,不如卖红薯啊!

浏览附件650384


作家哪里这么好当的?我要学林萧给周崇光送粽子催更,不知道有没有林萧那样的福利可以领啊 🤭

浏览附件650385
这个林萧,嗯,读音一样,林霄,真名啊,很瘦,就是沉湎于打牌赌博的那位,后来我怀疑他吸毒,太瘦了。。
 
最后编辑: 2021-01-29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