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愿你平安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96.66%
木南别客气呀,大家都很关心呢:)祝书生早日康复,一家人重新开始开心快乐的好日子:wdb29::wdb32:
:giggle:还是要谢小轩。 抱抱。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写这篇文很难,但想到自己在最脆弱的时候身边朋友的一句“我太明白你的心境了”,给了我莫大的安慰,想到在网上看到那些把自己的病情表述,给需要的人以供参考默默奉献的文章,我想也许讲出这段2020年末我们这个如在风雪中打旋的小家的经历,可以给同在经历黑暗的朋友一点相扶持的力气。

2020年末圣诞节前,当家常的日子毫无征兆一步到了悬崖边,眼泪滂沱内心悲号也阻挡不了厄运来临的我领教了命运有多诡秘莫测,原来2020年可以带来噩梦的不仅是那如幽灵般盘旋的新冠病毒,还有被各种灰色新闻摧垮的精神堤坝。

说毫无征兆只是对我的心理感受而言,悲剧来临的时间要更早点,只是那时我还不明白。在11月份的某一个夜晚8点多,当我的眼睛脱离电脑,却没看到我的丈夫,在屋子里找了一圈,然后在桌子上看到一张字条,写着他去大使馆请求避难,让我在半个小时后打911,留言时间是晚7点半。“???”!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迟钝又莫名其妙,我没有任何动作,静待在屋子里,血液有点停滞的感觉。好在9点多的时候,他回家了。问我打了911没?我说没打,问他怎么了,为什么需要打911,他刚刚是不是去大使馆了,为了什么?他说他被人盯上了,情况很危险,需要到大使馆避难,打911,是想让警察保护我们娘仨。不过当晚天太暗,他没找到大使馆的所在,就又回来了。

大概9月末10月初的时候,我的丈夫开始谈及网络手机电话视频监控的话题,那个时候新闻也没少报道此类话题,被监控和中国与西方的相互打压的报道甚嚣尘上。只是我们两个不过是小蚂蚁一只,哪里扯得上实际关联。但渐渐的,我的丈夫越来越认定他是某些网络黑暗势力盯上的特定目标,因为他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微信上倾向中国的言论和他在唱吧上唱了许许多多爱国歌曲。

我们真实的生活环境是平静的,我和他的工作都还稳定,相对我的马虎粗糙,我的老公性情小心谨慎,我们都爱唱歌,孩子们也很乖巧开朗,居住的社区安静平和,然而在所有的媒体资讯里,世界是这样的动荡混乱,新冠病毒的威胁,国与国利益尖锐冲突,最后也许是11月末,他的银行卡被人在美国某一个Uber公司盗刷了20多块的小事件,彻底让他相信确确切切有人在针对他警告他。他不能再上班了,他开始为了我们全家的安全彻夜守在客厅,他怀疑停在附近的车辆并为此报警。他甚至想离家出走,因为他觉得他会给我们带来灾难。那一阵,白天的他,除了比以往更小心谨慎,和常人没什么两样,可以做家务,接送孩子。但晚上很焦虑紧张,紧守门窗外,还时不时要出门探看。

只在那时我还不知道他生病了。直到圣诞节前天,他急迫地采取各种方式,想让我带孩子逃离住所,去其他城市避难,不得已最后我在他保证圣诞节过后我们可以回家的情况下,只匆匆忙忙套了外套,胡乱塞点东西证件,拉了件小行李箱,带着孩子出门了。是他开着车送我们去机场的,相对他安静镇定的样子,我看起来更像个疯子。出门前的崩溃哭喊,慌慌忙和公司请假,气急败坏对他的喊叫,直到认命带孩子们去了机场。面对惶惶然不明白到底出什么事的孩子,我非常抱歉地说,妈妈的失态是因为我从不想让我的孩子们被爸妈的焦虑影响,我不愿意她们面对一个脆弱的人生,但她们现在还是知道了糟糕的事实。不过没关系,爸爸靠不住了,还有妈妈,我会努力带她们继续生活。

那天我们到底没走成,因为新冠特别时期,机场人很少但事情很麻烦,我们需要在柜台买票,排在前面只有四五组人左右,但不知有什么问题,正在柜台前的顾客事情久久不得解决。等待的过程,在他知道我们还没登机回来找我们时,我忍不住再三和他商量能不能让我们回家,我说疫情期间坐飞机也不安全,东部当时也有暴风雪警报,到了蒙城机场也可能会滞留在那。且我的状态也不好,当时已是下午4点多,从早到那会儿我都空着肚子,也许会病倒在路上。我不信也不怕危险,最后他带我们回家了。

这次之后,我意识到事情可能不仅仅只是他想多了这么简单,针对他的状态,我上网试图找到答案,才知道他可能精神出问题了。我开始劝说他见医生,和他商量,“你看圣诞平安过了,元旦也过了,你紧张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所有大半可能是你生病了”。他自己也开始怀疑是不是幻觉,但对看医生下不定决心,拖了几天,到1月初,也许因为长时间的紧张焦虑,他的心脏开始疼痛,这回我赶紧约了家庭医生。可惜因为疫情,现在见医生,家人不能陪同,也许他本人对病情的表述不准确,医生给他的药似乎有差错,第一天还好,吃过药可以入睡,第二天明显人不对劲,之前他白天是理智的,但那天能清楚看到他陷入幻觉,夜里也还是没能睡觉。第三天的早晨我发现了他夜里出现自残的痕迹,不得已拨打了911。在我打电话和工作人员通话的时间里,两位医警开着一辆救护车安静上门,他自己也能正常和医警沟通,在问过情况后,他们带他去了医院。谢天谢地去的大医院急诊部门不错,专科医护人员都友好,单人病房,吃得丰富,医药也有效,留院观察两周就回家了。虽然还要吃药,但至少他现在已经恢复冷静回复正常,再也不会做傻事,能吃能睡也接送孩子做家务, 且最最重要的是亲爱的爸爸回家了可以温暖我们的心。孩子们的爸爸确实非常棒,即使无意识病了也从来不惊扰两孩子,我们的孩子们即使在爸爸住院时也还是心情平和,因为爸爸每天都会和我们简短通话相互道平安。所以今天的我可以不再流泪,安静写下这篇文。

40多年平淡的人生,窝居海外十几载,养两孩子,打的小工,耐得寂寞,一路有老公的护佑,糊里糊涂人到中年的我,原本以为2020年的新冠病毒已经是有生以来最可怕的威胁了,在2020年末经历了这可怕的一遭之后,回头看之前的40多年倒如义勇军进行曲,傻傻的我一直认为只要勇往直前再多的险阻也会跨过,但如今踩了大坑,爱人可能失去,小家从此落难的恐惧让无知无畏的我终也尝到了身似孤雁人海飘零,不知何处可皈依的戚戚惶惶。那一刻我看到我的人生炮灰了大半,原本想象的我那柴米油盐烟火色的日子,随着孩子长大就可以平平淡淡朝着岁月静好而去的前景已经远去。

新冠威胁之下的日子是这样的无助,我不好求助身边的朋友,我们这样的年龄都是有家有口,疫情的威胁不可轻忽,保持距离是必要的。而我的家人在千里之外,海的那边,坐飞机有无限的风险,出事的时候我不能告诉他们,他们知道事情除了着急没有办法可以帮到我。但后来我还是告诉了家人,他们也给了我最窝心的爱,我那银发苍苍却意志坚强的妈妈,还有我的姐弟们毫不犹豫地表示他们是我坚强的后盾,而在微信里面对忍不住哭出声的老爸,我也哭着和他们说,他们一定要好好的,这样我就知道在这世上我也还是有爸妈,有人爱护的人。当然我也安慰他们,事情没有糟糕到底,一切都还好。我忍不住落泪哭泣不过是在爸妈面前撒撒娇而已。

如果可以回到2000初年,回到移民前,也许我再没勇气背井离乡来到海外,我现在觉得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人生中再没比这更重要的事了。

我休了整整一个月的假,下周就要再上班了,过几天就是中国年,这一点文字就当祭给我那沦陷在黑暗里的2020庚子年吧。另值此新春来临之际,真诚祝愿家园的朋友们牛年吉祥,爱心常伴,阖家平安!愿同在异乡的你我一同保重。
祝愿楼主一切平安!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楼主的先生也有压力,尤其是看不见的压力比较大,而且是长期的。 也许是年龄大了,我也慢慢地感觉有些隐隐的可能是压力的东西。好在每天看到无忧无虑的小孩,感觉好多了。也许真的是疫情原因在家时间太长了,加上疾病困扰的原因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写这篇文很难,但想到自己在最脆弱的时候身边朋友的一句“我太明白你的心境了”,给了我莫大的安慰,想到在网上看到那些把自己的病情表述,给需要的人以供参考默默奉献的文章,我想也许讲出这段2020年末我们这个如在风雪中打旋的小家的经历,可以给同在经历黑暗的朋友一点相扶持的力气。

2020年末圣诞节前,当家常的日子毫无征兆一步到了悬崖边,眼泪滂沱内心悲号也阻挡不了厄运来临的我领教了命运有多诡秘莫测,原来2020年可以带来噩梦的不仅是那如幽灵般盘旋的新冠病毒,还有被各种灰色新闻摧垮的精神堤坝。

说毫无征兆只是对我的心理感受而言,悲剧来临的时间要更早点,只是那时我还不明白。在11月份的某一个夜晚8点多,当我的眼睛脱离电脑,却没看到我的丈夫,在屋子里找了一圈,然后在桌子上看到一张字条,写着他去大使馆请求避难,让我在半个小时后打911,留言时间是晚7点半。“???”!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迟钝又莫名其妙,我没有任何动作,静待在屋子里,血液有点停滞的感觉。好在9点多的时候,他回家了。问我打了911没?我说没打,问他怎么了,为什么需要打911,他刚刚是不是去大使馆了,为了什么?他说他被人盯上了,情况很危险,需要到大使馆避难,打911,是想让警察保护我们娘仨。不过当晚天太暗,他没找到大使馆的所在,就又回来了。

大概9月末10月初的时候,我的丈夫开始谈及网络手机电话视频监控的话题,那个时候新闻也没少报道此类话题,被监控和中国与西方的相互打压的报道甚嚣尘上。只是我们两个不过是小蚂蚁一只,哪里扯得上实际关联。但渐渐的,我的丈夫越来越认定他是某些网络黑暗势力盯上的特定目标,因为他作为一个中国人在微信上倾向中国的言论和他在唱吧上唱了许许多多爱国歌曲。

我们真实的生活环境是平静的,我和他的工作都还稳定,相对我的马虎粗糙,我的老公性情小心谨慎,我们都爱唱歌,孩子们也很乖巧开朗,居住的社区安静平和,然而在所有的媒体资讯里,世界是这样的动荡混乱,新冠病毒的威胁,国与国利益尖锐冲突,最后也许是11月末,他的银行卡被人在美国某一个Uber公司盗刷了20多块的小事件,彻底让他相信确确切切有人在针对他警告他。他不能再上班了,他开始为了我们全家的安全彻夜守在客厅,他怀疑停在附近的车辆并为此报警。他甚至想离家出走,因为他觉得他会给我们带来灾难。那一阵,白天的他,除了比以往更小心谨慎,和常人没什么两样,可以做家务,接送孩子。但晚上很焦虑紧张,紧守门窗外,还时不时要出门探看。

只在那时我还不知道他生病了。直到圣诞节前天,他急迫地采取各种方式,想让我带孩子逃离住所,去其他城市避难,不得已最后我在他保证圣诞节过后我们可以回家的情况下,只匆匆忙忙套了外套,胡乱塞点东西证件,拉了件小行李箱,带着孩子出门了。是他开着车送我们去机场的,相对他安静镇定的样子,我看起来更像个疯子。出门前的崩溃哭喊,慌慌忙和公司请假,气急败坏对他的喊叫,直到认命带孩子们去了机场。面对惶惶然不明白到底出什么事的孩子,我非常抱歉地说,妈妈的失态是因为我从不想让我的孩子们被爸妈的焦虑影响,我不愿意她们面对一个脆弱的人生,但她们现在还是知道了糟糕的事实。不过没关系,爸爸靠不住了,还有妈妈,我会努力带她们继续生活。

那天我们到底没走成,因为新冠特别时期,机场人很少但事情很麻烦,我们需要在柜台买票,排在前面只有四五组人左右,但不知有什么问题,正在柜台前的顾客事情久久不得解决。等待的过程,在他知道我们还没登机回来找我们时,我忍不住再三和他商量能不能让我们回家,我说疫情期间坐飞机也不安全,东部当时也有暴风雪警报,到了蒙城机场也可能会滞留在那。且我的状态也不好,当时已是下午4点多,从早到那会儿我都空着肚子,也许会病倒在路上。我不信也不怕危险,最后他带我们回家了。

这次之后,我意识到事情可能不仅仅只是他想多了这么简单,针对他的状态,我上网试图找到答案,才知道他可能精神出问题了。我开始劝说他见医生,和他商量,“你看圣诞平安过了,元旦也过了,你紧张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所有大半可能是你生病了”。他自己也开始怀疑是不是幻觉,但对看医生下不定决心,拖了几天,到1月初,也许因为长时间的紧张焦虑,他的心脏开始疼痛,这回我赶紧约了家庭医生。可惜因为疫情,现在见医生,家人不能陪同,也许他本人对病情的表述不准确,医生给他的药似乎有差错,第一天还好,吃过药可以入睡,第二天明显人不对劲,之前他白天是理智的,但那天能清楚看到他陷入幻觉,夜里也还是没能睡觉。第三天的早晨我发现了他夜里出现自残的痕迹,不得已拨打了911。在我打电话和工作人员通话的时间里,两位医警开着一辆救护车安静上门,他自己也能正常和医警沟通,在问过情况后,他们带他去了医院。谢天谢地去的大医院急诊部门不错,专科医护人员都友好,单人病房,吃得丰富,医药也有效,留院观察两周就回家了。虽然还要吃药,但至少他现在已经恢复冷静回复正常,再也不会做傻事,能吃能睡也接送孩子做家务, 且最最重要的是亲爱的爸爸回家了可以温暖我们的心。孩子们的爸爸确实非常棒,即使无意识病了也从来不惊扰两孩子,我们的孩子们即使在爸爸住院时也还是心情平和,因为爸爸每天都会和我们简短通话相互道平安。所以今天的我可以不再流泪,安静写下这篇文。

40多年平淡的人生,窝居海外十几载,养两孩子,打的小工,耐得寂寞,一路有老公的护佑,糊里糊涂人到中年的我,原本以为2020年的新冠病毒已经是有生以来最可怕的威胁了,在2020年末经历了这可怕的一遭之后,回头看之前的40多年倒如义勇军进行曲,傻傻的我一直认为只要勇往直前再多的险阻也会跨过,但如今踩了大坑,爱人可能失去,小家从此落难的恐惧让无知无畏的我终也尝到了身似孤雁人海飘零,不知何处可皈依的戚戚惶惶。那一刻我看到我的人生炮灰了大半,原本想象的我那柴米油盐烟火色的日子,随着孩子长大就可以平平淡淡朝着岁月静好而去的前景已经远去。

新冠威胁之下的日子是这样的无助,我不好求助身边的朋友,我们这样的年龄都是有家有口,疫情的威胁不可轻忽,保持距离是必要的。而我的家人在千里之外,海的那边,坐飞机有无限的风险,出事的时候我不能告诉他们,他们知道事情除了着急没有办法可以帮到我。但后来我还是告诉了家人,他们也给了我最窝心的爱,我那银发苍苍却意志坚强的妈妈,还有我的姐弟们毫不犹豫地表示他们是我坚强的后盾,而在微信里面对忍不住哭出声的老爸,我也哭着和他们说,他们一定要好好的,这样我就知道在这世上我也还是有爸妈,有人爱护的人。当然我也安慰他们,事情没有糟糕到底,一切都还好。我忍不住落泪哭泣不过是在爸妈面前撒撒娇而已。

如果可以回到2000初年,回到移民前,也许我再没勇气背井离乡来到海外,我现在觉得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人生中再没比这更重要的事了。

我休了整整一个月的假,下周就要再上班了,过几天就是中国年,这一点文字就当祭给我那沦陷在黑暗里的2020庚子年吧。另值此新春来临之际,真诚祝愿家园的朋友们牛年吉祥,爱心常伴,阖家平安!愿同在异乡的你我一同保重。
不知道怎么安慰你,2020 确是诡异的一年,希望明天一切都会过去,愿你一家安好,你老公也会好起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其实我写这篇文,也是因为发现在我们的身边不少这样的病例,只是平常不说不知道而已。但我谢谢我的朋友在我最难的时候她告诉了我相类似的经历以及后续可能的情况,这个对我确实是很大的心理支持。事到眼前才发现,远离亲人,背井离乡的生活不是那么容易。

我老公在住院期间也注意到有一些人完全看不出生病的样子,健健康康活蹦乱跳倒像在医院混饭吃的样子。当然这可能是假象。
这确实是假象,所以你要让你老公告诉你他的真实情况,而不是你感觉到的,你认为的他的状况。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96.66%
楼主的先生也有压力,尤其是看不见的压力比较大,而且是长期的。 也许是年龄大了,我也慢慢地感觉有些隐隐的可能是压力的东西。好在每天看到无忧无虑的小孩,感觉好多了。也许真的是疫情原因在家时间太长了,加上疾病困扰的原因
祝愿楼主一切平安!
谢谢你。也祝你平安。

是的,在他病倒了,我才真正心疼他背负的艰难。以前大半会认为有困难就去克服是积极的人生态度,但现在真的明白,个体和个体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苦痛都是真实的,不能因为我的无感,就认为他也必须忽略。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96.66%
这确实是假象,所以你要让你老公告诉你他的真实情况,而不是你感觉到的,你认为的他的状况。
不知道怎么安慰你,2020 确是诡异的一年,希望明天一切都会过去,愿你一家安好,你老公也会好起来。
谢谢你的祝福。

我们每天的沟通还算比较到位,虽然我可能不认同他的观点,他也知道,但我现在的想法是,只要不是危险的,不利他身体健康的牛角尖,那么他有思想的权力和行动的自由,我只想给他一个放松和自由的空间,我还是相信,只要有爱,阳光总会照到心里。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谢谢你的祝福。

我们每天的沟通还算比较到位,虽然我可能不认同他的观点,他也知道,但我现在的想法是,只要不是危险的,不利他身体健康的牛角尖,那么他有思想的权力和行动的自由,我只想给他一个放松和自由的空间,我还是相信,只要有爱,阳光总会照到心里。
你老公很幸运有你。一些事情还是得他自己才能找到正确的出口和宣泄途径。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96.66%
你老公很幸运有你。一些事情还是得他自己才能找到正确的出口和宣泄途径。
谢谢你的认同。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