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梦碎!人气爆棚的”美国州长“这就塌了?(转自文学城)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昨天还是媒体的宠儿,明天的美国总统,今天就成了贱民,库默这是怎么了?说是骚扰手下女子,而其实更像是逃脱养老院谋杀的掩护。
01 / 遭到性骚扰的女子与养老院屠杀
6 个。被纽约州长安德鲁 - 库默性骚扰的女性至少有 6 个。有人统计,到上周末,美国媒体上有 242 人站出来为这些指控撑腰打气,声援作证。

数字也可能不准,但无损事情的真实性。随便点开一个标题,都可以读到库默州长发生在州府奥尔巴尼圣诞派对,或纽约曼哈顿鸡尾酒会上那些香艳故事的来龙去脉。精确到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个言语,甚至每一个呼吸。
民主党这是在帮川普总统报仇吗?似乎没有那么幽默。

尽管这些指控看起来确实可信,也和库默一贯强硬的人设高度吻合。不过,民主党人还是在有意无意忽略或者掩盖这位州长另一项丑闻,喧嚣之下全然在淡化他涉嫌的严重犯罪,纽约州老人的大量死亡。
从去年夏天开始,一直有人投诉纽约养老院的大屠杀。当时连纽约州卫生部门都承认,根据库默州长的指令,有数千名新冠患者被转入养老院,并没有采取相应的安全措施。然而,除了少数媒体,事故完全被忽略。
哪怕到了今天,民主党和美国媒体也仅仅是在兴高采烈抨击库默骚扰女性之余,顺带提上那么一句,作为一个可有可无的配料和开胃菜。
现在,库默总算站出来承认了,纽约州死亡人数并非如州卫生部门最初所说的 8500 人,而是远超 15000 人。
然而,民主党也就是干咳两声。而主流媒体呢,兴趣缺缺。
02/ 库默州长楼起了楼塌了
位于奥尔巴尼的纽约州长官邸充满了历史气息。这里曾是洛克菲勒、老罗斯福、小罗斯福数位前州长的故居,当然还有库默的父亲马里奥。自库默与女友,电视名人桑得拉分手后,这位 63 岁的民主党人一直就住在这栋豪宅里。

去年,一直有些落寞的他,一夜之间,以 " 美国州长 " 身份爆红。库默差不多成了民主党的国家领导人。他是川普总统的天敌。他才是 2020 年民主党当然的总统候选人。风头无两。

到了 6 月的一天,库默在州长豪宅后院举行一场盛大活动,用啤酒和葡萄酒来庆祝他们团队的成就。成就不易。在幕后的库默先生,每天痴迷于一组变化的数字:他的收视率。每天挂在嘴上的一个问题是,哪家电视台直播了他的节目。

库默在新冠中的表演赢得了无数光环。他关于冠状病毒的新闻发布会成了精英们的炉边谈话。5 月上了《滚石》封面,一位庄严的流行摇滚明星。宣扬他如何领导的《美国危机》一书出版。这本书带给他的不仅是 7 位数的稿酬,他的名字也被列在拜登司法部长的候选者之列。11 月,他的电视表演获得了艾美奖。

而对纽约养老院问题的所有指责,他从来没有坦白过,说那是攻击和抹黑。香槟酒杯一直在响,直到奥尔巴尼的纽约州民主党人向他们的州长发难。然后,库默的前助手、曼哈顿区长候选人博伊兰发表文章,指责其性骚扰。

洪水闸门打开了。

现在,库默被他的民主党同僚政客们定性为一个淫荡的暴君。在某种程度上,这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1982 年,年轻的库默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把脚像奥巴马一样翘到了办公桌上,点燃了一支烟,吐着烟圈说:" 我最近变得非常受欢迎。" 老库默在刚刚结束的州长竞选中获胜,年轻的他作为父亲过渡团队的执行董事。在父亲马里奥担任州长期间,他的儿子被称为执法者。" 马里奥做好人,坏蛋总是他的活。" 他非常擅长。"纽约是新冠病毒的重灾区,库默赢得媒体的关注是可以理解的。库默更多得益于美国的党派斗争。美国民主党人和主流媒体拼命维护的这个人,是为反对川普总统。但也有其他的东西在这起作用。潜伏在库莫表象之下的是美国最持久、也最令人讨厌的特征:政治正确和名人文化。

很好理解。川普总统是美国最大的政治不正确,有这么一个人完全为反而反,那就是最大的政治正确。而库莫老爹曾任三届纽约州长,他曾与肯尼迪总统的侄女凯里结婚,还是克林顿总统第二任期的住房部长。这样看来,库莫几乎是为美国演艺界量身定做的。

在反川普大行其道的时候,这个家伙看起来像个蝙蝠侠的反派。他的言谈举止,略带哭腔,每一句纽约腔都让人想起川普,是的,也让人想起了黑帮电影《盗亦有道》和《教父》里的柯里昂家族。

他把这一切都用在了公益事业上,为科学服务。对了,库默州长和福西博士也是同一类人。他是公务员,他比那个慢跑时戴三层口罩的人更优秀。库莫甚至有自己亲自表演电视,还有 CNN 的亲兄弟友情出演。

看库默在电视上的表演,会觉得纽约人很可怜。巨大的灾难成了这些政治正确家伙们的秀场。绝对令人尴尬,除非有一天这兄弟俩的节目能成为他们对殴的 " 武林风 "。

安德鲁 - 库默的崛起从来就与现实无关。事实上,他掌管的州有近 5 万人死于新冠。他应对此负责。可惜,他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周遭媒体的小手每次都会拍得又响又亮,又红又痛。美国人对这些如此的着迷,他们不仅希望被娱乐,而且希望被娱乐的感觉很好,还希望听到他们的艺人把美国人平凡的行为和观点变成人道主义的和正义的东西。这就是美国州长库莫所做的。

这种替代性国家治疗,也是戴安娜王妃如此受人爱戴的原因。尽管戴妃的品位远超库莫,但就像戴安娜优雅的外表掩盖了一个更黑暗的现实一样,纽约州长的叫嚣声也是如此。美国媒体的恭恭敬敬刻意的忽略了他的丑闻,刻意的制造了左翼新冠时代英雄崇拜闹剧。

现在,梦游一般的美国媒体突然注意到,库默把一艘几乎空空如也的医疗船滞留在纽约港,连续几个星期都在晃悠。

03/ 掩护库默逃脱罪责的借口?

非常奇怪,库默说他不会 " 向取消文化低头 ",因为他 " 不是俱乐部的一员 "。库莫是政治正确的民主党人,是资深的政客,他和兄弟 CNN 主持人克里斯一样,纵容 " 取消文化 "。

拜登和民主党人、CNN、《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一直在庆祝库默的电视成就,直到民主党人、纽约州司法部长莱蒂西亚 - 詹姆斯发布了库莫政府掩盖养老院死亡事件的报告。事实上,詹姆斯是一名女性和黑人。美国媒体当然不敢说,这位女士如果她明年竞选州长,她会希望库莫退出。

除了黑人女司法部长詹姆斯的报告,还有州议员金这个大麻烦。金的叔叔死在养老院里。金认为,纽约州政府是罪魁祸首。金说,他读到库莫是怎样伪造数字时哭了。他注意到库莫的助手承认他们是为了逃避调查而提供虚假信息。

请注意,这里是否有可能犯罪?

也请注意,美国主流媒体去年接受了库默的谎言,称将老年人赶到养老院,是因为他遵循了 " 特朗普共和党政府 " 的联邦政策。那么,好莱坞现在会不会因为库默自娱自乐的电视节目而撤销其艾美奖?哦,这就像在问,诺贝尔委员会会不会撤销奥巴马仅仅因为成为总统而获得诺贝尔奖?

库默是所谓 " 进步 " 治理的海报男孩。自命不凡。在新冠病毒治理上,库默长篇大论、喋喋不休、自吹自擂的电视直播赢得艾美奖的同时,将新冠老人送到养老院,实际上是判了集体死刑。

女性在职场上的待遇和骚扰值得讨论和关注,尽管库默与女性的不当行为可能会引起法律问题,但与其在养老院致命过错相比,什么才是更糟糕的?他的新冠政策的致命后果和可能的犯罪掩盖, " 让女性在工作场所感到不舒服 " 而辞职或弹劾不是一个掩护吗?

新冠,尤其是没有了川普的新冠,对于美国媒体来说不是性感的东西,没人在意。讽刺的是,库默攻击这些妇女的指控是对他管理的 " 分心 "。而他其实应该感谢这个肥皂剧,是肥皂剧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很多人忽略了他最严重的问题。

04/ 硬汉库默死撑为什么?

库默确实是条硬汉。面对民主党人和媒体铺天盖地的攻击,他毫不畏惧。面对半打以上女性提出的性骚扰或不当行为的指控,库莫全部否认。

尽管纽约州议员发起弹劾调查,尽管大多数民主党同僚都要求他辞职,但这位连任三届的州长仍然拒绝辞职。

库默声称要求他辞职的立法者是在 " 不了解任何事实和实质 " 的情况下,因为 " 政治上的权宜之计 " 而这样做的,他是在暗示指控者有着不可告人的动机。

十多位纽约民主党人呼吁州长下台,他们说," 很明显,库默州长已经失去了他的执政伙伴和纽约人民的信任 "。

民主党政客的新台词是,库莫州长应该辞职,因为他已经 " 失去了执政的信心 ",——多么虚伪。翻译过来就是:他不再有伤害我们的影响力;明年他可能会输给共和党人。

可以预见,库默会有自己的一套防御:如果女性误解了我的无害的戏谑,我道歉。听着,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也有自己的稻草人,会说他并没有强迫女人。他想争取时间,说等纽约检察官的 " 独立 " 调查。

库莫不是傻子,他是律师。他还不会辞职。因为权力不仅会腐败,而且绝对会腐败,而且会成为保持权力的唯一途径。一旦卸任,他有什么?

如果他能以某种方式防止弹劾,提出辞职,他会这么做。更重要的是,如果他面临纽约州或联邦指控,他可以用辞职作为认罪交易的一部分。

《纽约时报》说,库默的落马 " 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发生,只有没有朋友的人才会遭受这种痛苦 "。" 库默的问题在于,从来没有人喜欢过他。

这份大报显然又在胡说八道。

带头要求库默辞职的民主党人在政治上比他更进步。所以,这位州长才在上周五不屑地对他的党内同僚说:" 我不是政治俱乐部的一员。"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库默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才能挽救他的工作,甚至是 2022 年第四届连任竞选。库默的顾问甚至一直在争取黑命贵的支持和背书。在黑人神职人员领袖的簇拥下,他出场了,表面上是为了促进纽约市的疫苗工作,而其实 ……

库默现在的一切,他的家,他的遗产,他的身份,都被包裹在现在惨遭围攻的州长职位中。州长就是他的空气。也许,他这个时候,应该后悔自己的老爹没能给他一个黑皮肤,还有一个女性的性别。这样的话,他面对民主党内的进攻,几乎可以安枕无忧。好在现在,库默要是改换性别还有机会。

哎,政治正确这玩意对于美国公共政策来说,实在是非常糟糕的床伴。除了昙花一现、肤浅的狂欢,还有经久不衰的,悲剧性的伤害后果。伤害的不但有美国老人,还有库默自己。

随着库默的倒塌,美国人的目光正一路从东海岸转向了西方。在那里,另一位流行病的王者,密歇根女王正神采奕奕地坐在那里。


和库默州长一样,格雷琴 - 惠特莫州长也被誉为抗疫英雄。她也像库默一样,强迫冠状病毒患者入住养老院,掩盖死亡人数。她会被追究责任吗?

而这取决于另一个问题的答案:民主党人什么时候抛弃她吗?而一切唯政治正确马首是瞻的美国,谁又能说今天政治正确的你,明天不会成了政治正确的罪人?那位始终瞌睡巴拉的疑似老年中度痴呆的人有数吗?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