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忧,家人牵扯了攻击罪。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父亲前几日在朋友家中认识了一个新移民,我家是做装修的,他想让我家帮他装修商铺。
这个人也来过我家,我和我父亲也去过他的家中和商铺,出了装修方案、报价单,这个人也认可,定好了8号去购料,然后又说等9号确定用地板还是油漆后再说,9号没有回复,10号问他的时候他说不装修了,就直接开业。我和我父亲也没有再说什么,12号我们去购物的时候,离他的商铺较近,想到开业了,就去看看贺喜下。到了发现他商铺无人,里面也已经开始装修了,用的也是我爸爸给设计的方案。
13号我父亲去他家中,我并没有去(很后悔没去)摁了门铃他请我爸进去,寒暄了几句就聊起装修这个问题,我爸爸就问他,你这样对我是不是不太好,你说不装修了又用着我的方案,你这不是在欺骗我吗?你得给我一个解释吧。这个人有点脸上挂不住,开始抓着我爸推搡他,嘴里还说着我给你个屁说法,我找人干死你。我爸坚持让他给个解释,他松开我爸后走去岛台想拿东西,我爸害怕他用岛台的东西攻击自己,挡在他和岛台之间不让他拿东西,这个人拿不到东西就拽着我爸衣服往他的方向扯,倒退的时候他身后有凳子绊倒他了,顺势他把我爸也拽到了。
起身后,他拿着手机对我爸说,要联系人来干死我爸,边说边往室外走,我爸害怕他找人来做出过激行为,就跟着他,不断的重复说我们去屋里说,想让他冷静下来,将这件事情解决。
回去室内后,他快步走到岛台那里拿起一把菜刀,对我爸做劈砍的动作(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录视频了)我爸爸害怕也拿出手机录视频,他说可以处理这件事情,让我爸出去再说,我爸说有你这句话就好,那咱们俩出来说好不好?这个人又说我爸踢了他的背和脸,我爸60多岁了,去年底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身体还在恢复中,根本也没动手触碰他。双方录的视频上也显示我爸没有触碰对方。
我爸这个时候就感觉心脏不舒服,就想赶紧离开了,这个人还在后面继续威胁,我爸出门前还说中国人是垃圾,我爸问了一句你不是中国人吗?就走了。
回家发现胸上有两处被抓的淤伤,由于心脏不舒服就赶紧躺下休息了,后面接到警局的电话,我爸听不懂,我回家后找了翻译,和他一起去了警局(因为回拨打电话无人接了)
到了警局给我爸打电话的警察也在,就先带我爸去了室内先拍了淤伤的照片,简单的说了几句就让我爸走了,但是约了14号录口供。
我爸14号去录口供的时候啥也不知道啊,警局给配了认证的翻译,他在里面被问询了5个多小时,我爸也是把事情经过都说了,警局给我爸看了对方的视频和所谓的被打伤的照片(我爸完全没有碰触他,而且那个人脸上和背上也没有伤),唯一有身体接触的是这个人拽我爸被凳子绊倒后带倒我爸,被动的和他身体碰到一起。
从警局出来,警局给我爸把非法入室这个罪名取消,因为根本就是这个人请我爸进去的。但是给我爸开了上庭的日子,那个单子叫“Undertaking/Promesse” 写明了多少号去录指纹,多少号开庭,对这个人犯的是Commit assault 266条,禁止接触这个人和接近他的房子。录口供的警察说很同情我爸,这种情况来看,她只能说90%不会判刑,但是具体怎么样还是要看法院那边,然后我们就回家了。也后悔没留一个那个认证翻译的微信,那时候太害怕了。
我现在就很委屈,很难受,不知道我爸会怎么样。也在积极的联系律师,我这个地方小,也没有中文律师,懂法律方面的翻译也很少。
到日子去录指纹的话,是不是就算是有了刑事犯罪记录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现在除了找律师,每天都是担惊受怕,上庭是10月份。
如何找一个好的律师呢,请问各位有没有经验呢?麻烦教教我。谢谢。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也不知道警局那个警官对我爸说的90%是不是在宽慰我爸。因为她看的出来我和我爸都很害怕。我周围的白人邻居也知道我父亲是个好人,周围认识的国人也都知道我父亲很老实,待人热情。我也不知道让朋友和邻居写信作为证明我父亲的品格能不能作为有效的辩护呢。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父亲前几日在朋友家中认识了一个新移民,我家是做装修的,他想让我家帮他装修商铺。
这个人也来过我家,我和我父亲也去过他的家中和商铺,出了装修方案、报价单,这个人也认可,定好了8号去购料,然后又说等9号确定用地板还是油漆后再说,9号没有回复,10号问他的时候他说不装修了,就直接开业。我和我父亲也没有再说什么,12号我们去购物的时候,离他的商铺较近,想到开业了,就去看看贺喜下。到了发现他商铺无人,里面也已经开始装修了,用的也是我爸爸给设计的方案。
13号我父亲去他家中,我并没有去(很后悔没去)摁了门铃他请我爸进去,寒暄了几句就聊起装修这个问题,我爸爸就问他,你这样对我是不是不太好,你说不装修了又用着我的方案,你这不是在欺骗我吗?你得给我一个解释吧。这个人有点脸上挂不住,开始抓着我爸推搡他,嘴里还说着我给你个屁说法,我找人干死你。我爸坚持让他给个解释,他松开我爸后走去岛台想拿东西,我爸害怕他用岛台的东西攻击自己,挡在他和岛台之间不让他拿东西,这个人拿不到东西就拽着我爸衣服往他的方向扯,倒退的时候他身后有凳子绊倒他了,顺势他把我爸也拽到了。
起身后,他拿着手机对我爸说,要联系人来干死我爸,边说边往室外走,我爸害怕他找人来做出过激行为,就跟着他,不断的重复说我们去屋里说,想让他冷静下来,将这件事情解决。
回去室内后,他快步走到岛台那里拿起一把菜刀,对我爸做劈砍的动作(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录视频了)我爸爸害怕也拿出手机录视频,他说可以处理这件事情,让我爸出去再说,我爸说有你这句话就好,那咱们俩出来说好不好?这个人又说我爸踢了他的背和脸,我爸60多岁了,去年底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身体还在恢复中,根本也没动手触碰他。双方录的视频上也显示我爸没有触碰对方。
我爸这个时候就感觉心脏不舒服,就想赶紧离开了,这个人还在后面继续威胁,我爸出门前还说中国人是垃圾,我爸问了一句你不是中国人吗?就走了。
回家发现胸上有两处被抓的淤伤,由于心脏不舒服就赶紧躺下休息了,后面接到警局的电话,我爸听不懂,我回家后找了翻译,和他一起去了警局(因为回拨打电话无人接了)
到了警局给我爸打电话的警察也在,就先带我爸去了室内先拍了淤伤的照片,简单的说了几句就让我爸走了,但是约了14号录口供。
我爸14号去录口供的时候啥也不知道啊,警局给配了认证的翻译,他在里面被问询了5个多小时,我爸也是把事情经过都说了,警局给我爸看了对方的视频和所谓的被打伤的照片(我爸完全没有碰触他,而且那个人脸上和背上也没有伤),唯一有身体接触的是这个人拽我爸被凳子绊倒后带倒我爸,被动的和他身体碰到一起。
从警局出来,警局给我爸把非法入室这个罪名取消,因为根本就是这个人请我爸进去的。但是给我爸开了上庭的日子,那个单子叫“Undertaking/Promesse” 写明了多少号去录指纹,多少号开庭,对这个人犯的是Commit assault 266条,禁止接触这个人和接近他的房子。录口供的警察说很同情我爸,这种情况来看,她只能说90%不会判刑,但是具体怎么样还是要看法院那边,然后我们就回家了。也后悔没留一个那个认证翻译的微信,那时候太害怕了。
我现在就很委屈,很难受,不知道我爸会怎么样。也在积极的联系律师,我这个地方小,也没有中文律师,懂法律方面的翻译也很少。
到日子去录指纹的话,是不是就算是有了刑事犯罪记录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现在除了找律师,每天都是担惊受怕,上庭是10月份。
如何找一个好的律师呢,请问各位有没有经验呢?麻烦教教我。谢谢。
你在哪个城市?律师分很多类的,你爸爸这类的属于刑事类的,需要找刑事类的律师。如果没有的话,法庭会安排律师给你爸爸的。
除非法庭判你爸爸有罪,才会有刑事犯罪记录。我想录指纹是要查询你爸爸是否有刑事犯罪记录。

这是有关Undertaking的解释:

这是有关Commit assault 266的解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你在哪个城市?律师分很多类的,你爸爸这类的属于刑事类的,需要找刑事类的律师。如果没有的话,法庭会安排律师给你爸爸的。
除非法庭判你爸爸有罪,才会有刑事犯罪记录。我想录指纹是要查询你爸爸是否有刑事犯罪记录。

这是有关Undertaking的解释:

这是有关Commit assault 266的解释:
我是在SK Regina这边,主要是没有中文律师,英文都不好。唉 这点是我最头疼的。希望是这样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先去找律师了。266条规定我看着好严,不超过5年可公诉罪和简易程序罪,我完全不知道会怎么样,有些害怕。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那就找SK的大城市看有没可能找到会中文的律师,那个翻译你们可以再问警局问到他的联系方式,然后确保你爸的身体没有事情,没有受到惊吓,英文不好没问题,都是那么一步一步走来的。
警官倒是给我留了电话,我可以打电话在问这个警官吗?我怕打了电话对我爸有影响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牵扯到刑事这块,就很害怕,因为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特别担心。
别害怕,害怕帮不上忙,只能让自己乱阵脚。冷静下来,找个好律师,整理好证据,找可能的证人,邻居证明平日为人,手术搭桥证明身体状况等。在加拿大打过官司,这边的法官真的素质很不错。先不要自己找警察,首要任务找律师,听律师的建议行事,律师比网友经验多。没人推荐的话先看看google review,也可以先去找法律援助问问,法律援助的律师很多都是实习或者工作经验不多的,但他们至少可以给你一些基本建议。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别害怕,害怕帮不上忙,只能让自己乱阵脚。冷静下来,找个好律师,整理好证据,找可能的证人,邻居证明平日为人,手术搭桥证明身体状况等。在加拿大打过官司,这边的法官真的素质很不错。先不要自己找警察,首要任务找律师,听律师的建议行事,律师比网友经验多。没人推荐的话先看看google review,也可以先去找法律援助问问,法律援助的律师很多都是实习或者工作经验不多的,但他们至少可以给你一些基本建议。
关键是已经录完口供了,现在只能找律师了。唉
 
最大赞力
0.31
当前赞力
96.91%
警官倒是给我留了电话,我可以打电话在问这个警官吗?我怕打了电话对我爸有影响
你是可以打电话在问这个警官,但是更应该找到合适的刑事律师,警官不管法律判决。
 
最大赞力
0.31
当前赞力
96.91%
谢谢,我也在找合适的律师,唉。
其实不用这么担心,我目测还够不上刑事诉讼判决也肯定不会坐牢,最终可能是民事诉讼赔偿一些钱了事。
 
最大赞力
0.31
当前赞力
96.91%
好的,QAQ但是警局给出具的那张纸上,写了我父亲是犯了Commit assault 266条,也定了开庭的日期,这样算不算就是被刑事诉讼了呢?
sorry, 我上面可能说不准确,你现在找律师,就是想办法免除警局给出具的那张纸上Commit assault 266条的指控.

Section 266 is an offence for the simplest for of assault. A requirement of assault is that the person applying force intended to do so. As a result, accidentally bumping into someone will not make out an assault. However, intentional touching even as minor as touching someone's arm without his consent is an assault.

section 266 - Assault - Criminal Code of Canada link:​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好的,QAQ但是警局给出具的那张纸上,写了我父亲是犯了Commit assault 266条,也定了开庭的日期,这样算不算就是被刑事诉讼了呢?
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的区别在于:刑事诉讼的控方是警方,而民事诉讼的控方是和你爸爸产生冲突的人。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sorry, 我上面可能说不准确,你现在找律师,就是想办法免除警局给出具的那张纸上Commit assault 266条的指控.

Section 266 is an offence for the simplest for of assault. A requirement of assault is that the person applying force intended to do so. As a result, accidentally bumping into someone will not make out an assault. However, intentional touching even as minor as touching someone's arm without his consent is an assault.

section 266 - Assault - Criminal Code of Canada link:​

没事没事!很感谢你们大家都能百忙之中回复了。是的!就是想免于这个指控,我爸爸完全没有触碰他。唉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