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一些常见说法之(一)----任何论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霜岳

宅男战记
付费矿工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80
常年在网上闲逛,见过各种各样的思路,论调。其中有一些说法,很常见,也具有一定的迷惑性,往往貌似正确但又总让人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收集了一些这样的话语,打算一一分析,既是为了锻炼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也是想要提供一些思路供读者参考,以便于更清晰地思考相关问题。想要说明的是,我写的当然也可能有误。欢迎回复探讨。但囿于时间有限,我不一定会全部回复,还请见谅。

今天先讨论一个常见的说法,我给它起个名字叫做,任何论。

比如: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

还有一些类似的句子。比如,任何方案都有不足。任何权力都是双刃剑。中医西医都有治不好的病。言论自由也有缺点......

以及一些从这些论点引申出来的话语,比如,“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民主不是万能的”--“所以不需要民主”。或者“任何方案都有不足”--“所以这个处理方案也不能说是错的”--“所以你不需要去想其他的处理方案”。等等。当然,这里面的逻辑已经是槽点众多了,但我们今天先讲讲它们的根子,就是那个我总结叫做“任何论”的东西。

首先,“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这句话是否正确?不知道你怎么想,我觉得我得承认,这句话实在是太正确了。太特么正确了。它金光闪闪,祥瑞千道,浑身上下都是正能量,你简直找不到它的瑕疵,任何试图挑战其正确性的人都必定撞得头破血流,满怀惭愧地羞愤而去。

面对这种情况,我不得不搬出一句话来镇场子:绝对真理,就是正确的废话。注意注意,这句话的重点在最后两个字。

啥意思?就是说,这句话当然是正确的,但是,一点儿用都没有。跟“明天可能下雨也可能不下雨”“一个人可能是男的也可能是女的也可能不是男的不是女的”这种说法一样,太正确了,但一点用没有。它解释不了问题,做不成论据,安慰不了人,促不成社会进步工作顺利。说的人也不过是有口无心,听的人更加是毫不在意。它如同一个屁,放出来,就随风飘逝了。

但是,很多人,把这句话成天挂在嘴上。原因何在呢?因为,这句话绝对正确,很难辩驳。而一旦说出口,就模糊了正确和错误之间的界限。它最强调的是“都有”,而刻意避开的是“数量”或者“细节比较”。但恰恰它刻意避开的部分,是最重要的部分。前面我举的那些逻辑感人的推论,全是用这个方法得出来的。可是,我想说:

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没错。但是,不能因此不承认制度本身有先进与落后之分。不同的制度相比较,有些优越就是大一些,有些不足确实强一些。但是用了那个任何论的大前提,有很多不动脑子的人,就觉得“任何制度都差别不大”了。

任何权利都是双刃剑----但是,不能因此不要权利,而是要仔细界定各项权利的边界,在争取自身权利的同时,不要伤害到他人的权利。如果实在无法避免,那么就要互让一步,互相妥协。但是用了那个任何论的大前提,有很多不动脑子的人,就觉得“争取自身权利是有害的”了。

民主法制不是万能的(我想大家都承认)----但是,它虽然不是万能的,在保障人民权利,限制政府权力等方面的作用却是巨大的。但是用了那个任何论的大前提,有很多不动脑子的人,就觉得“民主法制体系跟独裁体系没区别”了。

无论哪个方案人民都不满意--------但是,方案2和102,可能满意程度不太一样。尽量争取去接近那个人民满意度最高的方案,坚决不要去做让人民满意度最低的那个方案。这个通过努力,还是能达到的。

无论怎么吃饭,总会有人噎死的--------但是,饭还是要吃的。注意点吃饭技术。

还有,我见过很多人持有这种任何论,但如果注意观察,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相当多的人都是选择性持有。比方说,他不会说,任何工作都有风险,所以做阿富汗的雇佣军和做多伦多某公司的会计是一样的。任何交通工具都有风险,所以开smart和开坦克上路是一样的。不管你这个企业怎么努力,客户们都不会满意的,所以干脆不要售后了,省钱......

我有时候很疑惑这种任何论是从哪里来的。后来想到,可能是当年学过的唯物辩证法惹的祸。在辩证法看来,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对立统一的,一定有A的方面和非A的方面。然后,如果脑回路再略微粗糙一点,就容易得出来“任何事情都有正确的一面和错误的一面”,然后就是“既然这样任何事情也区别不大了”,最后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结论。关于辩证法本身的问题,樊弓的批驳文章是我见过最通俗易懂的。有兴趣的去搜搜。

再举个绝对真理的例子。“不要迷信”,真理吧?简直太对了。可不是么?可是,不要迷信什么?为什么不要迷信?哪些不能迷,哪些可以信?这些其实是最重要的问题,但是在一句不要迷信中,就被轻轻带过,而且看起来是那么正确,正确得让听者都觉得,不用继续讲下去了,因为,不要迷信,难道还能有什么错吗?

可是,它恰恰有问题。它正如某些集团多年统治下的话语环境一样,刻意不谈细节,只谈大道理。近期新冠肺炎肆虐,领导指示:在不造成恐慌的条件下,保证人民的生命和健康。怎么做?怎么不造成恐慌?怎么保证健康?细则呢?不知道,也没人关心。再比如,“富强民主文明”这些话语,从来都是挂在它们的嘴上,但是,怎么叫富强?怎么实施民主?文明是什么?这些深入的讨论,却从来不在它们公开言论的时间表上。

别以为我是随便举的“不要迷信”的例子。你在它后面,可以加上任何词汇哦。不要迷信西医。不要迷信西方那一套,不要迷信法律,不要迷信互联网......怎么样,眼熟不?

其实,在我看来,绝大多数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并非是刻意为之。但在那个环境下生活久了,却很难避免话语窠臼。我写这系列小文,就是试图从细小的地方提醒人们注意,避开此类文字陷阱。越多的人能理解大话空话套话背后的逻辑缺失,就会让越少的人被骗。
 
貌似中立者都用任何论,
跟任何论一般不容易讨论下去,一句话都有好有不好,话题就结束了, 其实谁都知道这个道理,
关于辩证唯物主义害人不浅,我以前开楼讨论过。。。 :ROFLMAO:

当年逻辑思维的一篇文章,在家园遇到不少用辩证法一分为二讨论问题的,
自己有时候也在用,现在想来,在学校学的辩证法阻碍和影响了自己的很多想法,
用科学逻辑思维取代糟糕的辩证法去思考问题,很有必要!
 
1,324
$43.34
$1,138.49
获赞赚币
38.99
点赞赚币
4.35
最大赞力
0.52
常年在网上闲逛,见过各种各样的思路,论调。其中有一些说法,很常见,也具有一定的迷惑性,往往貌似正确但又总让人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收集了一些这样的话语,打算一一分析,既是为了锻炼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也是想要提供一些思路供读者参考,以便于更清晰地思考相关问题。想要说明的是,我写的当然也可能有误。欢迎回复探讨。但囿于时间有限,我不一定会全部回复,还请见谅。

今天先讨论一个常见的说法,我给它起个名字叫做,任何论。

比如: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

还有一些类似的句子。比如,任何方案都有不足。任何权力都是双刃剑。中医西医都有治不好的病。言论自由也有缺点......

以及一些从这些论点引申出来的话语,比如,“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民主不是万能的”--“所以不需要民主”。或者“任何方案都有不足”--“所以这个处理方案也不能说是错的”--“所以你不需要去想其他的处理方案”。等等。当然,这里面的逻辑已经是槽点众多了,但我们今天先讲讲它们的根子,就是那个我总结叫做“任何论”的东西。

首先,“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这句话是否正确?不知道你怎么想,我觉得我得承认,这句话实在是太正确了。太特么正确了。它金光闪闪,祥瑞千道,浑身上下都是正能量,你简直找不到它的瑕疵,任何试图挑战其正确性的人都必定撞得头破血流,满怀惭愧地羞愤而去。

面对这种情况,我不得不搬出一句话来镇场子:绝对真理,就是正确的废话。注意注意,这句话的重点在最后两个字。

啥意思?就是说,这句话当然是正确的,但是,一点儿用都没有。跟“明天可能下雨也可能不下雨”“一个人可能是男的也可能是女的也可能不是男的不是女的”这种说法一样,太正确了,但一点用没有。它解释不了问题,做不成论据,安慰不了人,促不成社会进步工作顺利。说的人也不过是有口无心,听的人更加是毫不在意。它如同一个屁,放出来,就随风飘逝了。

但是,很多人,把这句话成天挂在嘴上。原因何在呢?因为,这句话绝对正确,很难辩驳。而一旦说出口,就模糊了正确和错误之间的界限。它最强调的是“都有”,而刻意避开的是“数量”或者“细节比较”。但恰恰它刻意避开的部分,是最重要的部分。前面我举的那些逻辑感人的推论,全是用这个方法得出来的。可是,我想说:

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没错。但是,不能因此不承认制度本身有先进与落后之分。不同的制度相比较,有些优越就是大一些,有些不足确实强一些。但是用了那个任何论的大前提,有很多不动脑子的人,就觉得“任何制度都差别不大”了。

任何权利都是双刃剑----但是,不能因此不要权利,而是要仔细界定各项权利的边界,在争取自身权利的同时,不要伤害到他人的权利。如果实在无法避免,那么就要互让一步,互相妥协。但是用了那个任何论的大前提,有很多不动脑子的人,就觉得“争取自身权利是有害的”了。

民主法制不是万能的(我想大家都承认)----但是,它虽然不是万能的,在保障人民权利,限制政府权力等方面的作用却是巨大的。但是用了那个任何论的大前提,有很多不动脑子的人,就觉得“民主法制体系跟独裁体系没区别”了。

无论哪个方案人民都不满意--------但是,方案2和102,可能满意程度不太一样。尽量争取去接近那个人民满意度最高的方案,坚决不要去做让人民满意度最低的那个方案。这个通过努力,还是能达到的。

无论怎么吃饭,总会有人噎死的--------但是,饭还是要吃的。注意点吃饭技术。

还有,我见过很多人持有这种任何论,但如果注意观察,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相当多的人都是选择性持有。比方说,他不会说,任何工作都有风险,所以做阿富汗的雇佣军和做多伦多某公司的会计是一样的。任何交通工具都有风险,所以开smart和开坦克上路是一样的。不管你这个企业怎么努力,客户们都不会满意的,所以干脆不要售后了,省钱......

我有时候很疑惑这种任何论是从哪里来的。后来想到,可能是当年学过的唯物辩证法惹的祸。在辩证法看来,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对立统一的,一定有A的方面和非A的方面。然后,如果脑回路再略微粗糙一点,就容易得出来“任何事情都有正确的一面和错误的一面”,然后就是“既然这样任何事情也区别不大了”,最后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结论。关于辩证法本身的问题,樊弓的批驳文章是我见过最通俗易懂的。有兴趣的去搜搜。

再举个绝对真理的例子。“不要迷信”,真理吧?简直太对了。可不是么?可是,不要迷信什么?为什么不要迷信?哪些不能迷,哪些可以信?这些其实是最重要的问题,但是在一句不要迷信中,就被轻轻带过,而且看起来是那么正确,正确得让听者都觉得,不用继续讲下去了,因为,不要迷信,难道还能有什么错吗?

可是,它恰恰有问题。它正如某些集团多年统治下的话语环境一样,刻意不谈细节,只谈大道理。近期新冠肺炎肆虐,领导指示:在不造成恐慌的条件下,保证人民的生命和健康。怎么做?怎么不造成恐慌?怎么保证健康?细则呢?不知道,也没人关心。再比如,“富强民主文明”这些话语,从来都是挂在它们的嘴上,但是,怎么叫富强?怎么实施民主?文明是什么?这些深入的讨论,却从来不在它们公开言论的时间表上。

别以为我是随便举的“不要迷信”的例子。你在它后面,可以加上任何词汇哦。不要迷信西医。不要迷信西方那一套,不要迷信法律,不要迷信互联网......怎么样,眼熟不?

其实,在我看来,绝大多数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并非是刻意为之。但在那个环境下生活久了,却很难避免话语窠臼。我写这系列小文,就是试图从细小的地方提醒人们注意,避开此类文字陷阱。越多的人能理解大话空话套话背后的逻辑缺失,就会让越少的人被骗。
任何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老毛的名言。
 
28,080
$17.45
$1,474.85
获赞赚币
13.80
点赞赚币
3.65
最大赞力
0.67
任何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老毛的名言。
但是问题是谁是反动派呢?杜鲁门总统在他写的自传中原话大意是:”苏联说美国是帝国主义,但我认为苏联才是帝国主义!”跟着杜鲁门总统又说在当今世界上,有7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中,我们美国的当前任务就是如何帮助他们。这才有了后来的马歇尔计划,才有了美国开放市场等等。看看美国总统的胸怀,不会因为美国是第一富,第一强囯而不理贫穷国家和人民。
 
常年在网上闲逛,见过各种各样的思路,论调。其中有一些说法,很常见,也具有一定的迷惑性,往往貌似正确但又总让人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收集了一些这样的话语,打算一一分析,既是为了锻炼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也是想要提供一些思路供读者参考,以便于更清晰地思考相关问题。想要说明的是,我写的当然也可能有误。欢迎回复探讨。但囿于时间有限,我不一定会全部回复,还请见谅。

今天先讨论一个常见的说法,我给它起个名字叫做,任何论。

比如: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

还有一些类似的句子。比如,任何方案都有不足。任何权力都是双刃剑。中医西医都有治不好的病。言论自由也有缺点......

以及一些从这些论点引申出来的话语,比如,“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民主不是万能的”--“所以不需要民主”。或者“任何方案都有不足”--“所以这个处理方案也不能说是错的”--“所以你不需要去想其他的处理方案”。等等。当然,这里面的逻辑已经是槽点众多了,但我们今天先讲讲它们的根子,就是那个我总结叫做“任何论”的东西。

首先,“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这句话是否正确?不知道你怎么想,我觉得我得承认,这句话实在是太正确了。太特么正确了。它金光闪闪,祥瑞千道,浑身上下都是正能量,你简直找不到它的瑕疵,任何试图挑战其正确性的人都必定撞得头破血流,满怀惭愧地羞愤而去。

面对这种情况,我不得不搬出一句话来镇场子:绝对真理,就是正确的废话。注意注意,这句话的重点在最后两个字。

啥意思?就是说,这句话当然是正确的,但是,一点儿用都没有。跟“明天可能下雨也可能不下雨”“一个人可能是男的也可能是女的也可能不是男的不是女的”这种说法一样,太正确了,但一点用没有。它解释不了问题,做不成论据,安慰不了人,促不成社会进步工作顺利。说的人也不过是有口无心,听的人更加是毫不在意。它如同一个屁,放出来,就随风飘逝了。

但是,很多人,把这句话成天挂在嘴上。原因何在呢?因为,这句话绝对正确,很难辩驳。而一旦说出口,就模糊了正确和错误之间的界限。它最强调的是“都有”,而刻意避开的是“数量”或者“细节比较”。但恰恰它刻意避开的部分,是最重要的部分。前面我举的那些逻辑感人的推论,全是用这个方法得出来的。可是,我想说:

任何制度都有其优越与不足----没错。但是,不能因此不承认制度本身有先进与落后之分。不同的制度相比较,有些优越就是大一些,有些不足确实强一些。但是用了那个任何论的大前提,有很多不动脑子的人,就觉得“任何制度都差别不大”了。

任何权利都是双刃剑----但是,不能因此不要权利,而是要仔细界定各项权利的边界,在争取自身权利的同时,不要伤害到他人的权利。如果实在无法避免,那么就要互让一步,互相妥协。但是用了那个任何论的大前提,有很多不动脑子的人,就觉得“争取自身权利是有害的”了。

民主法制不是万能的(我想大家都承认)----但是,它虽然不是万能的,在保障人民权利,限制政府权力等方面的作用却是巨大的。但是用了那个任何论的大前提,有很多不动脑子的人,就觉得“民主法制体系跟独裁体系没区别”了。

无论哪个方案人民都不满意--------但是,方案2和102,可能满意程度不太一样。尽量争取去接近那个人民满意度最高的方案,坚决不要去做让人民满意度最低的那个方案。这个通过努力,还是能达到的。

无论怎么吃饭,总会有人噎死的--------但是,饭还是要吃的。注意点吃饭技术。

还有,我见过很多人持有这种任何论,但如果注意观察,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相当多的人都是选择性持有。比方说,他不会说,任何工作都有风险,所以做阿富汗的雇佣军和做多伦多某公司的会计是一样的。任何交通工具都有风险,所以开smart和开坦克上路是一样的。不管你这个企业怎么努力,客户们都不会满意的,所以干脆不要售后了,省钱......

我有时候很疑惑这种任何论是从哪里来的。后来想到,可能是当年学过的唯物辩证法惹的祸。在辩证法看来,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对立统一的,一定有A的方面和非A的方面。然后,如果脑回路再略微粗糙一点,就容易得出来“任何事情都有正确的一面和错误的一面”,然后就是“既然这样任何事情也区别不大了”,最后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结论。关于辩证法本身的问题,樊弓的批驳文章是我见过最通俗易懂的。有兴趣的去搜搜。

再举个绝对真理的例子。“不要迷信”,真理吧?简直太对了。可不是么?可是,不要迷信什么?为什么不要迷信?哪些不能迷,哪些可以信?这些其实是最重要的问题,但是在一句不要迷信中,就被轻轻带过,而且看起来是那么正确,正确得让听者都觉得,不用继续讲下去了,因为,不要迷信,难道还能有什么错吗?

可是,它恰恰有问题。它正如某些集团多年统治下的话语环境一样,刻意不谈细节,只谈大道理。近期新冠肺炎肆虐,领导指示:在不造成恐慌的条件下,保证人民的生命和健康。怎么做?怎么不造成恐慌?怎么保证健康?细则呢?不知道,也没人关心。再比如,“富强民主文明”这些话语,从来都是挂在它们的嘴上,但是,怎么叫富强?怎么实施民主?文明是什么?这些深入的讨论,却从来不在它们公开言论的时间表上。

别以为我是随便举的“不要迷信”的例子。你在它后面,可以加上任何词汇哦。不要迷信西医。不要迷信西方那一套,不要迷信法律,不要迷信互联网......怎么样,眼熟不?

其实,在我看来,绝大多数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并非是刻意为之。但在那个环境下生活久了,却很难避免话语窠臼。我写这系列小文,就是试图从细小的地方提醒人们注意,避开此类文字陷阱。越多的人能理解大话空话套话背后的逻辑缺失,就会让越少的人被骗。
他们全懂,小粉红,自干五不懂

他们不在乎你说天理,说段子,说人文关怀,他们自己也说要把权力关在笼子里,没有民主就没党和人民的一切。可是你只要说人事,说真相,说细节,说人之常情,他们就不干了,因为你在告诉大家,他们在撒谎,在唱高调,在干损人利己或傻不拉几的事,所以应该滚蛋

我的老师讲,中共当局靠中国的帝王术,还有列宁主义政党的组织能力和给反对派持续的毫不留情的压制能力,再加上互联网的高效的监控,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内生性的帝国。它很稳定,除非它向外企图变成外生性的,它崩盘的发条就开始旋转了。因为文明世界可以姑息一个压迫它自己人民的独裁政府,但没法忍受以一个把这种压迫输出到世界各地的独裁政府。所以,看清了这点的香港和台湾人民,就敢于对抗。而中共当局,却不敢武力对付台湾,因为他们知道,在九零年代也领教过,以美国为代表的文明世界决不会坐等不管,一旦输掉,他们的大厦就垮下来了

华为也是这样,它向外扩张时,他的衰退和崩溃就开始了
 
最后编辑: 2020-02-21

霜岳

宅男战记
付费矿工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80
他们全懂,小粉红,自干五不懂

他们不在乎你说天理,说段子,说人文关怀,他们自己也说要把权力关在笼子里,没有民主就没党和人民的一切。可是你只要说人事,说真相,说细节,说人之常情,他们就不干了,因为你在告诉大家,他们在撒谎,在唱高调,在干损人利己或傻不拉几的事,所以应该滚蛋

我的老师讲,中共当局靠中国的帝王术,还有列宁主义政党的组织能力和给反对派持续的毫不留情的压制能力,再加上互联网的高效的监控,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内生性的帝国。它很稳定,除非它向外企图变成外生性的,它崩盘的发条就开始旋转了。因为文明世界可以姑息一个压迫它自己人民的独裁政府,但没法忍受以一个把这种压迫输出到世界各地的独裁政府。所以,看清了这点的香港和台湾人民,就敢于对抗。而中共当局,却不敢武力对付台湾,因为他们知道,在九零年代也领教过,以美国为代表的文明世界决不会坐等不管,一旦输掉,他们的大厦就垮下来了

华为也是这样,它向外扩张时,他的衰退和崩溃就开始了
手动赞
 
78,364
$33.50
$2,233.90
获赞赚币
25.42
点赞赚币
8.08
最大赞力
1.01


英语叫whataboutism, 也叫whataboutery, 列宁的苏俄最爱使用,
是一个tu quoque(来自一个话剧, 你也的意思)的变种,
维基上有一段对tu quoque的分析,英语的论证,
Tu quoque "argument" follows the pattern:[2]
  1. Person A makes claim X.
  2. Person B asserts that A's actions or past claims are inconsistent with the truth of claim X.
  3. Therefore, X is false.
It is a fallacy because the moral character or actions of the opponent are generally irrelevant to the logic of the argument.[3]

以下是中文版tu quoque, 你也一样, 最下边, 两小段挺有意思的评论和例子,
中文里, 很多例子, 几乎都是楼主举过的,

“你也一样”的合理性
“你也一样”并非诉诸逻辑的不一致,而是诉诸言行的不一致。当某人反对一件事,他指责这个人同时也做了此事时,多半是在暗示:“你也在做这件事,可见你心里是不反对的,因此你说反对是虚假的。”这样的说法有时能说服一些人放弃原先的论点,但也可能使选择改变自己的行为,即不再做此事。

然而,“某人也做某事”有很多种不同情形:如果此人目前仍然持续做此事,且没有改变的意思,甚至变本加厉,“你也一样”仅能攻击此人言行不一,仅此而已,“你也一样”本身仍然具备逻辑上的谬误。

臭虫论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维基文库中查找此百科条目的相关原始文献:
  1. 外国也有

臭虫论源于20世纪中国著名作家鲁迅写于1933年的文章《外国也有》。文中鲁迅讽刺当时的中国人,被批评时会声称其他国家也有同样的错误,来掩饰自己的错误;其名句:“凡中国所有的,外国也都有。外国人说中国多臭虫,但西洋也有臭虫。”现今社会,臭虫论是用来批评不择手段,企图掩饰自己错误的人。
 
78,364
$33.50
$2,233.90
获赞赚币
25.42
点赞赚币
8.08
最大赞力
1.01
关于whataboutism, 维基的中文很短,
英语有几段分析和一段批评, 有点意思,

Psychological motivations

The philosopher Merold Westphal said that only people who know themselves to be guilty of something "can find comfort in finding others to be just as bad or worse."[98] Whataboutery, as practiced by both parties in The Troubles in Northern Ireland to highlight what the other side had done to them, was "one of the commonest forms of evasion of personal moral responsibility," according to Bishop (later Cardinal) Cahal Daly.[99] After a political shooting at a baseball game in 2017, journalist Chuck Todd criticized the tenor of political debate, commenting, "What-about-ism is among the worst instincts of partisans on both sides."[100][101]

Intentionally discrediting oneself
Whataboutism usually points the finger at a rival's offenses to discredit them, but, in a reversal of this usual direction, it can also be used to discredit oneself while one refuses to critique an ally. During the 2016 U.S. presidential campaign, when The New York Times asked candidate Donald Trump about Turkish President Recep Tayyip Erdoğan's treatment of journalists, teachers, and dissidents, Trump replied with a criticism of U.S. history on civil liberties.[102] Writing for The Diplomat, Catherine Putz pointed out: "The core problem is that this rhetorical device precludes discussion of issues (ex: civil rights) by one country (ex: the United States) if that state lacks a perfect record."[102] Masha Gessen wrot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that usage of the tactic by Trump was shocking to Americans, commenting, "No American politician in living memory has advanced the idea that the entire world, including the United States, was rotten to the core."[103]

Concerns about effects
Joe Austin was critical of the practice of whataboutism in Northern Ireland in a 1994 piece, The Obdurate and the Obstinate, writing: "And I'd no time at all for 'What aboutism' ... if you got into it you were defending the indefensible."[104] In 2017, The New Yorker described the tactic as "a strategy of false moral equivalences",[25] and Clarence Page called the technique "a form of logical jiu-jitsu".[105] Writing for National Review, commentator Ben Shapiro criticized the practice, whether it was used by those espousing right-wing politics or left-wing politics; Shapiro concluded: "It's all dumb. And it's making us all dumber."[106] Michael J. Koplow of Israel Policy Forum wrote that the usage of whataboutism had become a crisis; concluding that the tactic did not yield any benefits, Koplow charged that "whataboutism from either the right or the left only leads to a black hole of angry recriminations from which nothing will escape".[107]
 
78,364
$33.50
$2,233.90
获赞赚币
25.42
点赞赚币
8.08
最大赞力
1.01
文革的时候,一般都把不参与任何造反派的人叫做"逍遥派"。
好贴, 赞,

一个逍遥派, 才有资格做纯粹的逻辑分析,
你也一样论, 用在政治讨论的时候, 逻辑上有困难, 但是, 对hypocrisy的批判, 不能因为它逻辑上的缺陷, 成为无效,
 
貌似中立者都用任何论,
跟任何论一般不容易讨论下去,一句话都有好有不好,话题就结束了, 其实谁都知道这个道理,
关于辩证唯物主义害人不浅,我以前开楼讨论过。。。 :ROFLMAO:
辩证法,如果语境清晰,是个很好的逻辑判断工具,比如赛翁失马,焉知祸福

我们学的,是异化了的,滑向诡辩。有人说,疫情不全是坏事,它可以让我们的防疫机制得到检验,吸取教训,促进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制定。问题是,我们通常的语境是,生病对病人来讲无论如何是个坏事,特别是要人命的病。他却转换了语境。更重要的是,促进动物保护,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非要花如此代价?所以他最真实的动机是推卸责任,草菅人命

科学也好,逻辑也好,如果缺失了对人之所以为人的尊重,都是无力甚至有害的,你不如靠经验和常识,趋利避害,将心比心
 
我同意你的看法,(y)错的不是辩证法,是用辩证法的人,根本不是用辩证法来探讨真理。

所有讲出那些任何事情两方面的人,哪个不是人精,哪个心里不是非常清楚,真假善恶标准呢?

没有任何论以前,是伟大领袖说,再之前是圣上说,孔夫子说……

任何事情的两个方面,经常成为给别人的正义利剑和维护个人私利逃避责任的借口。不过这个哲学观,没了在位者威势支持也没有意义。如果粗暴一点的,你说的都对,我就这么着怎么了?



辩证法,如果语境清晰,是个很好的逻辑判断工具,比如赛翁失马,焉知祸福

我们学的,是异化了的,滑向诡辩。有人说,疫情不全是坏事,它可以让我们的防疫机制得到检验,吸取教训,促进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制定。问题是,我们通常的语境是,生病对病人来讲无论如何是个坏事,特别是要人命的病。他却转换了语境。更重要的是,促进动物保护,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非要花如此代价?所以他最真实的动机是推卸责任,草菅人命

科学也好,逻辑也好,如果缺失了对人之所以为人的尊重,都是无力甚至有害的,你不如靠经验和常识,趋利避害,将心比心




😋
 
最后编辑: 2020-02-21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周发行量
总发行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