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魁省开始向公众场所不戴口罩的人罚款:加拿大原来是”笨“还是”装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自我感觉良好罢了,政府和卫生部门的做法给人有点绿茶婊的那种感受。初期我们说戴口罩可以减缓传播,他们说口罩没有这个功能,好吧,全当认为是口罩不足,你们怕民众恐慌,不说真话。当口罩没有紧缺了,呼吁下戴口罩,但仅仅是呼吁,海边玩的扎堆的嗨的没人管。首席卫生官居然关注的是性爱时如何防止感染!我去!身边熟知的人有没有症状,难道不了解,有症状了还去跟伴侣性爱?BC说公交车乘客强制戴口罩,但公交司机可以不戴!说是因为有塑料隔板,所以可以不戴!噢,隔板能当住病毒,司机如果在别处感染了,上班时成天是个毒源载着一车一车的乘客在外面跑。卫生官真的太人性化了。部分司机们能够不带口罩觉得是一种优势和“特权”屁颠屁颠的无所谓,因为他们觉得隔板真有用!

政府官员你不需要用疫情吓唬人,但也不能这么放纵或误导部分大众。曾经口口声声说要拉平曲线,等你们拉平后,现在曲线直接狂升,都无所谓了。虽然死亡率不高,但不能将其控制在较低的传播率就是在养虎为患。另外,所谓保持社交距离,好多其他措施实施根本就是个笑话!社交距离适合不聚集的交往和怕感染的自觉的人,当人们意识中都不惧感染了,有多少人会去做好呢?去Costco等各种超市看看就了解了,不带口罩的都那么多,扎堆挤一挤的都不在乎。

你不需要学中国,但也不能太绿茶表了。所以,加拿大的疫情下不去,其实是政府培养出来的(我在BC,主要指BC)。半年时间白白浪费了。
说得太好了,感觉政府和百姓对口罩的态度,都是应付和玩笑的态度。我的西人同事,各个鼻子露在外面,只掩住半个嘴巴,甚至听不清话的时候,还要把口罩摘下来。日托的老师,我亲眼看见她的口罩只有在走近家长的时候才戴,仿佛在说“我也没办法才戴哈”。
一个老老实实戴口罩就那么难吗?太人性化,太自由,本质上是太自私,太政治正确,所以防疫不彻底,流于形式,冬天肯定会反弹的。政府发救助金解决不了病毒问题,我们可能面对通货膨胀,加税,子女一代承担额外经济负担,对市场的干扰弊远大于利。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刚才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加拿大魁省开始向无遵守口罩令者罚款



想起好久以前,论坛关于是否应该戴口罩的争议:现在”胜负“已分,显然是口罩派赢了。

还有“多伦多上空的鸟“的分析帖:也谈谈口罩 ?问题 : 最廉价降低病毒?传播速度的方法 当政府有了足够的口罩,就会鼓励大家戴。




我在想,到底是加拿大及大部分欧美政府”笨”,还是如“多伦多上空的鸟”前面所说,因没有足够的口罩,只好先”装傻“和social distancing。

毕竟social distancing从来没有错,呆在家里肯定谁都不会传染。

现在回过头去,家园网友怎么看这个问题?到底什么是真相?
GOOD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说得太好了,感觉政府和百姓对口罩的态度,都是应付和玩笑的态度。我的西人同事,各个鼻子露在外面,只掩住半个嘴巴,甚至听不清话的时候,还要把口罩摘下来。日托的老师,我亲眼看见她的口罩只有在走近家长的时候才戴,仿佛在说“我也没办法才戴哈”。
一个老老实实戴口罩就那么难吗?太人性化,太自由,本质上是太自私,太政治正确,所以防疫不彻底,流于形式,冬天肯定会反弹的。政府发救助金解决不了病毒问题,我们可能面对通货膨胀,加税,子女一代承担额外经济负担,对市场的干扰弊远大于利。
一个人老老实实地戴8个小时的口罩不难吗?你先试试能戴几个小时。
 

北美大款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刚出来时我算是自干五,后来shift到5分,现在自立门户——不唯党论、不唯民族论、不唯种族论、不唯国别论、不唯性别论,而只唯结果论——以成败论英雄,以成败论输赢,以成败论对错。
我这种转变,可能是很多人已经经过或正在经历的,这也是我们这种小人物的无奈和客观现状。我们的地位低,无法看远;我们获得的信息都是位高权重者加工处理转手给我们的2手、3手甚至N手的,这些都妨碍我们准确及时做出判断。并不是我们更愚蠢,他们更英明,只是地位不同,他们是制订游戏规则的,我们充其量只是斗兽场上的角斗士而已。

中西两种体制更象是两条并行的轨道,各有各的玩法,不能简单地以谁好谁差来一分高下。
中共的专制下那些弊端耳熟能详,就不赘述了。但是西方民主自由政体下就清澈如水么?爱泼斯坦案暴露出的那些,大官大款玩弄未成年女性,荒淫程度让我这个有5位数女人的北美大款羡慕嫉妒恨。这只是曝光了的,那些没曝光的呢?你会认为这是个案,而不具普遍性么?
两种体制其实都是大灰狼,只是穿上了不同的外衣而已。在中共体制下,要想达到某个目的,须按这个路数和打法去实现;而在西方体制下,要想达到同样的目的,则须按另外一套路数和打法去实现,两种体制区别仅在于打法不同,殊途同归,目的和结果都是一样的
中共土包子,凡事干的粗暴、俗;欧美洋大人,玩的高、漂亮。其实见了裸体美女,都是一样的扒了裤子使劲干,对真金白银和权力名利的追逐,都是TMD一样一样的。
两种制度并不是字面上那样的对立和反义,至少不是那么极端和绝对的非此即彼。

我现在认为并不存在某种高风亮节的主义,所有主义都是少数人操纵大多数人、剥削大多数人的,那种民主、平等、自由、博爱都是理想主义,都是乌托邦。

疫情爆发初期,中共采取了封城断路居家隔离政策,遭到海外一众媒体和团体的批判,说那样不人道,不尊重人权。西方诸多高官高管都说口罩没用。几个月后,https://udn.com/news/story/7332/4789678武汉人民开始这样游泳了,而西方仍然深陷泥沼中不能自拔,还在为戴不戴口罩争执不休。
当初武汉大建方舱医院,被西方媒体斥为活棺材。但是西方医院拔去年老患者的呼吸器管用于年轻患者,就没人鞭挞了。我想说的是在一个未知疫情爆发初期,并没有有效药物,唯一能做的就是“隔离”,加以辅助性治疗,无论方舱医院还是西方的舍老趋幼的拔管,背景原因都是一样的:有限的医疗资源获取最大限度地救治效果。但是媒体对待中西不同的态度是不公平的。
我们这些移民的家庭,心心念念的一件事就是“爬藤”。这个过程中,我相信你会经常闪过一个现象:达官显贵、社会精英的子女通常是各类各级名校的香饽饽,不管你是习近平的丫头还是奥巴马的闺女,都是各个名校乐于接纳的。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的娃,除了奋战考试以外,别无它途。而人家现在竞相取消这些考试了,寒门再难出贵子,中共那头有高考成绩被冒领,欧美这头干脆就取消考试,连冒领、代考也省了。遭到人民痛恨的红色世袭,在民主自由的欧美只是被另一种面目取代。取消了一考定终身,等同于为那些达官显贵的子子孙孙芝麻开门吧,掌控了最优的教育资源,就打开了仕途的金光大道,这一步,你赶不上,后面一切就都按部就班自然正常的了,贫贱由此分道扬镳,法官的儿子是法官,小偷的儿子是小偷;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另一个就是施政指导方针。西方以民主自居,但是面对疫情戴不戴口罩,无论是当权者,还是卫生官员,都屈从于民意而丧失坚持真理立场,这样的民主结果就是大家今天看到的。

最近我刚刚第N次看了《走向共和》,对其中一些桥段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比如恩铭的一段台词:那帮记者,懂得什么朝政,懂得什么官场,懂得什么政治 。袁世凯说:哪有什么人民,我就看见一个一个人。
这些话同样适用于今天的中共专政和欧美民主体制。三权分立也罢,言论自由也罢,都是噱头。五分肯定跳出来表示不同意,会立马举出陈水扁、尼克松、克林顿etc.等等被弹劾甚至下台的例子,但是同样的,中共那边也有现成的刘少奇、林彪、毛太祖etc.一大波下台被批判的典故。再次证明了我前面说的,目的结果都一样,只是打法不同罢了。
袁世凯说的对,哪有什么人民,都是一个一个草民罢了,他们也罢,或有点墨水儿的记者也罢,懂什么政治?都是底层粪坑里乌泱乌泱的蛆虫罢了,民意???哪有什么民意?都是被当权者操控的罢了。今天需要这样的民意,媒体就会一窝蜂地鼓噪出那样的民意;明天需要那样的民意了,媒体又会鼓噪出那样的民意。5分会搬出出身小木屋的林肯和里根,但是5毛分分钟能给你列出一大批我党早期无产阶级革命家,同样都是不为名不为利舍生取义的,毛太祖一家不就是几乎满门抄斩、且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银行都没有一分钱存款的例子么?一方面无论东西方,开国皇帝会有这种纯洁的理想主义者,另一方面,也不排除他们只是台前的木偶,后台牵线的才是大老板。一旦你忤逆,甭管你是林肯还是肯尼迪,一样被干掉。
人世间与自然界都是一样的,狗屁主义,只分为predator和prey,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刚出来时我算是自干五,后来shift到5分,现在自立门户——不唯党论、不唯民族论、不唯种族论、不唯国别论、不唯性别论,而只唯结果论——以成败论英雄,以成败论输赢,以成败论对错。
我这种转变,可能是很多人已经经过或正在经历的,这也是我们这种小人物的无奈和客观现状。我们的地位低,无法看远;我们获得的信息都是位高权重者加工处理转手给我们的2手、3手甚至N手的,这些都妨碍我们准确及时做出判断。并不是我们更愚蠢,他们更英明,只是地位不同,他们是制订游戏规则的,我们充其量只是斗兽场上的角斗士而已。

中西两种体制更象是两条并行的轨道,各有各的玩法,不能简单地以谁好谁差来一分高下。
中共的专制下那些弊端耳熟能详,就不赘述了。但是西方民主自由政体下就清澈如水么?爱泼斯坦案暴露出的那些,大官大款玩弄未成年女性,荒淫程度让我这个有5位数女人的北美大款羡慕嫉妒恨。这只是曝光了的,那些没曝光的呢?你会认为这是个案,而不具普遍性么?
两种体制其实都是大灰狼,只是穿上了不同的外衣而已。在中共体制下,要想达到某个目的,须按这个路数和打法去实现;而在西方体制下,要想达到同样的目的,则须按另外一套路数和打法去实现,两种体制区别仅在于打法不同,殊途同归,目的和结果都是一样的。
中共土包子,凡事干的粗暴、俗;欧美洋大人,玩的高、漂亮。其实见了裸体美女,都是一样的扒了裤子使劲干,对真金白银和权力名利的追逐,都是TMD一样一样的。
两种制度并不是字面上那样的对立和反义,至少不是那么极端和绝对的非此即彼。

我现在认为并不存在某种高风亮节的主义,所有主义都是少数人操纵大多数人、剥削大多数人的,那种民主、平等、自由、博爱都是理想主义,都是乌托邦。

疫情爆发初期,中共采取了封城断路居家隔离政策,遭到海外一众媒体和团体的批判,说那样不人道,不尊重人权。西方诸多高官高管都说口罩没用。几个月后,https://udn.com/news/story/7332/4789678武汉人民开始这样游泳了,而西方仍然深陷泥沼中不能自拔,还在为戴不戴口罩争执不休。
当初武汉大建方舱医院,被西方媒体斥为活棺材。但是西方医院拔去年老患者的呼吸器管用于年轻患者,就没人鞭挞了。我想说的是在一个未知疫情爆发初期,并没有有效药物,唯一能做的就是“隔离”,加以辅助性治疗,无论方舱医院还是西方的舍老趋幼的拔管,背景原因都是一样的:有限的医疗资源获取最大限度地救治效果。但是媒体对待中西不同的态度是不公平的。
我们这些移民的家庭,心心念念的一件事就是“爬藤”。这个过程中,我相信你会经常闪过一个现象:达官显贵、社会精英的子女通常是各类各级名校的香饽饽,不管你是习近平的丫头还是奥巴马的闺女,都是各个名校乐于接纳的。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的娃,除了奋战考试以外,别无它途。而人家现在竞相取消这些考试了,寒门再难出贵子,中共那头有高考成绩被冒领,欧美这头干脆就取消考试,连冒领、代考也省了。遭到人民痛恨的红色世袭,在民主自由的欧美只是被另一种面目取代。取消了一考定终身,等同于为那些达官显贵的子子孙孙芝麻开门吧,掌控了最优的教育资源,就打开了仕途的金光大道,这一步,你赶不上,后面一切就都按部就班自然正常的了,贫贱由此分道扬镳,法官的儿子是法官,小偷的儿子是小偷;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另一个就是施政指导方针。西方以民主自居,但是面对疫情戴不戴口罩,无论是当权者,还是卫生官员,都屈从于民意而丧失坚持真理立场,这样的民主结果就是大家今天看到的。

最近我刚刚第N次看了《走向共和》,对其中一些桥段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比如恩铭的一段台词:那帮记者,懂得什么朝政,懂得什么官场,懂得什么政治 。袁世凯说:哪有什么人民,我就看见一个一个人。
这些话同样适用于今天的中共专政和欧美民主体制。三权分立也罢,言论自由也罢,都是噱头。五分肯定跳出来表示不同意,会立马举出陈水扁、尼克松、克林顿etc.等等被弹劾甚至下台的例子,但是同样的,中共那边也有现成的刘少奇、林彪、毛太祖etc.一大波下台被批判的典故。再次证明了我前面说的,目的结果都一样,只是打法不同罢了。
袁世凯说的对,哪有什么人民,都是一个一个草民罢了,他们也罢,或有点墨水儿的记者也罢,懂什么政治?都是底层粪坑里乌泱乌泱的蛆虫罢了,民意???哪有什么民意?都是被当权者操控的罢了。今天需要这样的民意,媒体就会一窝蜂地鼓噪出那样的民意;明天需要那样的民意了,媒体又会鼓噪出那样的民意。5分会搬出出身小木屋的林肯和里根,但是5毛分分钟能给你列出一大批我党早期无产阶级革命家,同样都是不为名不为利舍生取义的,毛太祖一家不就是几乎满门抄斩、且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银行都没有一分钱存款的例子么?一方面无论东西方,开国皇帝会有这种纯洁的理想主义者,另一方面,也不排除他们只是台前的木偶,后台牵线的才是大老板。一旦你忤逆,甭管你是林肯还是肯尼迪,一样被干掉。
人世间与自然界都是一样的,狗屁主义,只分为predator和prey,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大款说的五位数,搞的我伸出手指,个,十,百,千.万才算出正确单位
 

MySunflower327

未关注(999土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刚出来时我算是自干五,后来shift到5分,现在自立门户——不唯党论、不唯民族论、不唯种族论、不唯国别论、不唯性别论,而只唯结果论——以成败论英雄,以成败论输赢,以成败论对错。
我这种转变,可能是很多人已经经过或正在经历的,这也是我们这种小人物的无奈和客观现状。我们的地位低,无法看远;我们获得的信息都是位高权重者加工处理转手给我们的2手、3手甚至N手的,这些都妨碍我们准确及时做出判断。并不是我们更愚蠢,他们更英明,只是地位不同,他们是制订游戏规则的,我们充其量只是斗兽场上的角斗士而已。

中西两种体制更象是两条并行的轨道,各有各的玩法,不能简单地以谁好谁差来一分高下。
中共的专制下那些弊端耳熟能详,就不赘述了。但是西方民主自由政体下就清澈如水么?爱泼斯坦案暴露出的那些,大官大款玩弄未成年女性,荒淫程度让我这个有5位数女人的北美大款羡慕嫉妒恨。这只是曝光了的,那些没曝光的呢?你会认为这是个案,而不具普遍性么?
两种体制其实都是大灰狼,只是穿上了不同的外衣而已。在中共体制下,要想达到某个目的,须按这个路数和打法去实现;而在西方体制下,要想达到同样的目的,则须按另外一套路数和打法去实现,两种体制区别仅在于打法不同,殊途同归,目的和结果都是一样的。
中共土包子,凡事干的粗暴、俗;欧美洋大人,玩的高、漂亮。其实见了裸体美女,都是一样的扒了裤子使劲干,对真金白银和权力名利的追逐,都是TMD一样一样的。
两种制度并不是字面上那样的对立和反义,至少不是那么极端和绝对的非此即彼。

我现在认为并不存在某种高风亮节的主义,所有主义都是少数人操纵大多数人、剥削大多数人的,那种民主、平等、自由、博爱都是理想主义,都是乌托邦。

疫情爆发初期,中共采取了封城断路居家隔离政策,遭到海外一众媒体和团体的批判,说那样不人道,不尊重人权。西方诸多高官高管都说口罩没用。几个月后,https://udn.com/news/story/7332/4789678武汉人民开始这样游泳了,而西方仍然深陷泥沼中不能自拔,还在为戴不戴口罩争执不休。
当初武汉大建方舱医院,被西方媒体斥为活棺材。但是西方医院拔去年老患者的呼吸器管用于年轻患者,就没人鞭挞了。我想说的是在一个未知疫情爆发初期,并没有有效药物,唯一能做的就是“隔离”,加以辅助性治疗,无论方舱医院还是西方的舍老趋幼的拔管,背景原因都是一样的:有限的医疗资源获取最大限度地救治效果。但是媒体对待中西不同的态度是不公平的。
我们这些移民的家庭,心心念念的一件事就是“爬藤”。这个过程中,我相信你会经常闪过一个现象:达官显贵、社会精英的子女通常是各类各级名校的香饽饽,不管你是习近平的丫头还是奥巴马的闺女,都是各个名校乐于接纳的。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的娃,除了奋战考试以外,别无它途。而人家现在竞相取消这些考试了,寒门再难出贵子,中共那头有高考成绩被冒领,欧美这头干脆就取消考试,连冒领、代考也省了。遭到人民痛恨的红色世袭,在民主自由的欧美只是被另一种面目取代。取消了一考定终身,等同于为那些达官显贵的子子孙孙芝麻开门吧,掌控了最优的教育资源,就打开了仕途的金光大道,这一步,你赶不上,后面一切就都按部就班自然正常的了,贫贱由此分道扬镳,法官的儿子是法官,小偷的儿子是小偷;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另一个就是施政指导方针。西方以民主自居,但是面对疫情戴不戴口罩,无论是当权者,还是卫生官员,都屈从于民意而丧失坚持真理立场,这样的民主结果就是大家今天看到的。

最近我刚刚第N次看了《走向共和》,对其中一些桥段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比如恩铭的一段台词:那帮记者,懂得什么朝政,懂得什么官场,懂得什么政治 。袁世凯说:哪有什么人民,我就看见一个一个人。
这些话同样适用于今天的中共专政和欧美民主体制。三权分立也罢,言论自由也罢,都是噱头。五分肯定跳出来表示不同意,会立马举出陈水扁、尼克松、克林顿etc.等等被弹劾甚至下台的例子,但是同样的,中共那边也有现成的刘少奇、林彪、毛太祖etc.一大波下台被批判的典故。再次证明了我前面说的,目的结果都一样,只是打法不同罢了。
袁世凯说的对,哪有什么人民,都是一个一个草民罢了,他们也罢,或有点墨水儿的记者也罢,懂什么政治?都是底层粪坑里乌泱乌泱的蛆虫罢了,民意???哪有什么民意?都是被当权者操控的罢了。今天需要这样的民意,媒体就会一窝蜂地鼓噪出那样的民意;明天需要那样的民意了,媒体又会鼓噪出那样的民意。5分会搬出出身小木屋的林肯和里根,但是5毛分分钟能给你列出一大批我党早期无产阶级革命家,同样都是不为名不为利舍生取义的,毛太祖一家不就是几乎满门抄斩、且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银行都没有一分钱存款的例子么?一方面无论东西方,开国皇帝会有这种纯洁的理想主义者,另一方面,也不排除他们只是台前的木偶,后台牵线的才是大老板。一旦你忤逆,甭管你是林肯还是肯尼迪,一样被干掉。
人世间与自然界都是一样的,狗屁主义,只分为predator和prey,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老听说自干五这个词
具体指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西方百姓比中国百姓好糊弄多了,一开始说口罩没用,洗手才是正道,商场齐刷刷都自备手套不戴口罩的屁民,现在说口罩有用,大家都只戴口罩几乎没人带手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而且,发生这么多自相矛盾的各种指导指引,造成空前的世界级抗疫后果,居然没一个人承担责任,别说下台,连一句道歉都没有。不得不说,加拿大乃至西方,真是官僚政客的天堂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西方百姓比中国百姓好糊弄多了,一开始说口罩没用,洗手才是正道,商场齐刷刷都自备手套不戴口罩的屁民,现在说口罩有用,大家都只戴口罩几乎没人带手套。
戴手套没什么大用,真不如认认真真的洗手,涂抹消毒液,才是第一,因为病毒会从口而入,有些人还有手模其他器官的习惯,比如眼睛嘴巴鼻子,所以洗手很重要,戴口罩在人多拥挤的地方有效,如果能够保证距离,口罩还是次要,洗手第一。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