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老人将房、车留给儿子,怒斥女儿不看望...评论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方舱医院多恐怖!中国医生微博爆料 令人毛骨悚》的相关评论
11月8日、9日,两位推友爆料一位从去年12月开始在方舱医院工作的中国医生的微博内容,揭露方舱内的真实现状,其描绘的惨状令人震惊:“方舱是地狱!方舱是会死人的,方舱是会死人的,方舱是会死人的!重要的事说三遍!”,“病人加油吧,争取活着出舱就行。”
图为武汉当局在一会展中心改建的隔离病房(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阿波罗网报道,11月8日、9日,两位推友爆料一位从去年12月开始在方舱医院工作的中国医生的微博内容,揭露中共国的方舱内的真实现状,其描绘的惨状令人震惊:“方舱是地狱!方舱是会死人的,方舱是会死人的,方舱是会死人的!重要的事说三遍!”,“病人加油吧,争取活着出舱就行。”
11月9日,自媒体人 Inty上传了另外四个截图,是这位医生2月3日至8月14日部分微博内容。另外一张截图为11月8日的。11月8日,网友“天地一沙鸥”上传推特四幅这位医生的微博截图。是这位医生8月16日至11月1日部分微博内容。
这位医生的微博名为“没有小白的新酱”,其微博部分内容如下:11月8日,上周方舱死了3个病人,还有一个插上管了,不知道能不能挺过今天,这些病人只是因为发热就被隔离在方舱得不到应有的治疗。哎,就这样吧,这个环境下,谁对谁错呢?还有一个右室侧壁急性心梗的,因为是黄码, 5天了,介入都做不了,因为没人愿意承担责任,还好当时溶栓了暂时保住了性命。
11月1日,我就说吧,今天就有病人因为等不到病房,在发热门诊猝死了。哎!因为发热,急诊都去不了,别说住院了。
10月30日:今天开始拒绝承认院外核酸结果了。看来,方舱又要拖延死一批病人了。
10月25日,方舱是会死人的,方舱是会死人的,方舱是会死人的!重要的事说三遍,别以为方舱的病人轻,基本上平均每周死3—4个病人呢。
10月23日,现在只要你发热还来发热门诊就诊了,都会被关到方舱里。不管你有几次核酸,不管你病多重,也不管你生不生孩子,目前就是这样。
10月10日17时,上周发热门诊送走了四个病人,至于有没有延误病情,你细品吧,反正发热是原罪,方舱是地狱。
10月10日2时,一个发热的孕妇,核酸,新冠抗体都为阴性,因为怀孕无法做CT,就被强制留在方舱不让走了。感觉发热门诊要变集中营了 。病人们,尤其是发热病人要好之为之吧。
5月25日,现在发热门诊的主任为了推卸责任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病人都快死在方舱里了,还得等微信群里这些个所谓专家同意后才能拉走,哎,加油吧病人,没事别来发热门诊了,死家里都比这强。
5月22日,就发热门诊这领导的能力,得弄死多少病人才甘心呀,这还是所谓的省里最好的医院,现在就是一说就是宁可病人死,不能担责任。
5月18日 ,别说基层了,省里三甲医院的发热门诊都形同虚设的。就算再发生几次传播也没啥稀奇的。
4月21日,目前看来,方舱的病人因为政策问题,都不能第一时间得到有效的治疗,只能先对症处理。一方面又要求家属间隔24h的两次核酸延缓了出舱速度;另一方面负责方舱的主任害怕病人死在方舱要求加快出舱速度,嗯,政策都是他们订的,感觉他们都有点精神分裂了。病人加油吧,争取活着出舱就行。
在中国方舱集中营上班的医生日记。
全部截图如下:






图片来源:推特
恐怖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89.70%
不像真的
现在国内新冠很少死人了,反倒加拿大每天几十个。麻木了。
有可能是2020吧
1) 发帖时间包括4, 5, 10, 11 月。因为去年10-11月基本没有疫情,所以应该是今年的,特别是最近的疫情。
2) 主贴引用的微博反映的方舱医院每周死亡人数不多,而且多数应该不是死于新冠。
 
最后编辑: 16 天前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对打台湾的成功率,我既不像五毛那样positive,也不像美分那样negative。

但我是个生活在西方世界的华裔。从我个人利益出发, 我绝不想看到中国与西方世界发生武装冲突。如果真要打,必须一击制胜。如果拖个哪怕两三周再胜,或者压根就赢不了,那早在参战各方停火之前,海外华人就跟二战时候的日裔美国人一样已经被炮灰掉了。所以说,until中国又掌握了什么黑科技能够有十足把握秒杀对方,还是不要打。
台灣島內有多少解放軍的內應? 如果有很多, 要武統成功率就高, 問題是這樣的內應應該不存在, 或者人數少到起不了作用.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范曾悼妻,陈来忆友…有一种纪念叫自我吹嘘》的相关评论
这两天,画家范曾发布的一篇关于妻子楠莉去世的讣告,在网上流传开了。倒不是说这位女性有什么问题,而是范曾的这份讣告的写法,令人咋舌。
▲范曾(图 / 视觉中国)
在这篇讣告中,范曾写道," 我所奉献的书画作品,她皆欣然取出,其中有她陪同我画了 200 张画捐献给某某大楼 …… 据荣宝斋价达六十亿。" 又说," 因为我是全国纳税模范,所以她所有捐款皆是税后收入。"
▲范曾发的讣告(图 / 中国网)
这种语气,逝者不像是妻子,倒像是财务出纳。一份短短的讣告,有三分之二是在夸自己的。
无独有偶,前几天著名哲学家李泽厚去世,清华大学教授陈来,写了一篇悼念李泽厚的文章。里面附了一张照片,一大桌人一起吃饭,李泽厚正与陈来交谈。
通篇文章,都是在说李泽厚问陈来," 你写了多少本书 "" 你自己的哪本书最好 "" 你的王阳明写得真好 ",甚至,李泽厚还对陈来说:" 中国哲学你第一 "。
文中还说," 李泽厚其实极少称赞别人,所以我把这次他说的话始终看作是前辈的一种鼓励。"
▲ " 人文日新陈来 " 公众号截图
这位陈教授可能不知道,李泽厚是一个狡黠又冷幽默的人,他说 " 中国哲学你第一 ",里面的揶揄和讥讽,陈教授听不出来吗?
追忆一位家喻户晓的大家,倒有九成九的篇幅,是在写这位哲学家如何夸他的。写出来,好意思吗?
▲哲学家李泽厚(图 / 中新视频截图)
这让我想起有一类人:极端自恋,处处想成为焦点,婚礼上他必须是新娘,葬礼上一定当尸体。日常的舞台已不够他们发挥了,非得要跑到别人的主场上,使劲一切全力来吸引聚光灯;葬礼、丧礼,他们都要踩着别人来抬举自己。
显而易见,范曾就是这样的人。
毫无愧色说自己的 200 幅作品值 60 亿,全然忘了自己是以流水线工坊来作画了。此前先攀附沈从文,又编造谣言、检举揭发沈;黄永玉是其老师,他却极尽所能羞辱黄;李苦禅更是宣称自己没有这个学生,"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
现在,范曾依然活跃着。一找到机会,比如妻子亡故,还要忙不迭跳出来说:我的画很值钱、值钱,我是纳税模范。妻子呢?在讣告上几乎看不到她的位置和身影,更看不出范曾对她的感情,对他来说,她就像是一个执行命令的财务出纳。
这种人,对逝者的怀念,只是怀念别人吹捧他那一部分而已。无非是把别人都看成是可以踩着上位的工具人罢了。
这让我想起,另一位哲学家、作家周国平。他在哲学家邓正来刚去世时写了一篇悼文《想念我生活中的邓正来》,可算是奇文共赏了。
里面写道:
" 感觉是他像兄长,对我呵护有加。什么时候看见我身体不好,他一定会催我去检查,如果认为是工作太累所致,他会批评我,连带也批评红,要她在家里贴上五个大字:‘国平无急事。’他经常叮嘱红,国平最重要,要把关心国平放在第一位。"
" 有一回,我们去他家里,还带去了我家的两位女友,他语重心长地批评她俩说:‘你们不知道心疼国平,国平跟别人不一样,我阅人无数,很少有像他这样优秀的人,但他一辈子没有享受过。’然后布置任务:‘你们每人每周约他出来一次,要单独和他,找一个好的酒吧,让他放松。’ "
" 他是真正心疼我,所以,知道红又怀孕了,他力主做掉,理由是我应该安度晚年,不该再受苦了。叩叩生下后,他召开家庭会议,力劝红辞职,好好安排家庭生活,让我好好休息和工作。"
▲周国平(图 / 腾讯视频截图)
后面还有不少邓正来夸周国平的散文、哲学水平如何如何高的,相比来说,已经算正常了。
周国平所怀念的邓正来,是一个爱他爱到指导他的夫妻生活,指导他妻子流产不流产、怎么带孩子,指导他女友们怎么侍候他,一切围着他转的邓正来。
而真正应该呈现在一位知名学者的悼念文章应该有的,学问,品行,建树,一些温暖的细节,都没有了。
读者们读的是悼念邓正来的文章,看到的却只有周国平的水平高,周国平的夫妻生活,周国平的两个女友们 …… 这恐怕不是做葬礼上的尸体了,而是想当葬礼上诈尸的尸体,才能够满足周国平无以伦比的自恋了。
03
对于这一类人来说,他们就像是一只关不上尾羽的孔雀,时时刻刻都要撑开尾巴,任何时候都要当这条街上最靓的仔。
但是,孔雀张开尾巴,同时,也会让大家看到他们的屁股啊。可他们不在乎。
类似的故事,并不少见。
疯狂英语的李阳,他曾接受采访时说,他坐飞机很喜欢领了登机牌却迟迟不上飞机,享受着机场一遍一遍地广播他的名字的那种快感。他需要以戏剧性的效果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新浪新闻微博截图
果不其然,这种自恋的人,打起老婆来也毫不客气,而且已经建立起自己的一套打人的逻辑体系。
许多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非要在别人的葬礼上大出风头的人,他结交别人,也不会有为善之心。他们连死人都能利用,对活人,很难想象,他会心慈手软。
“这让我想起有一类人:极端自恋,处处想成为焦点,婚礼上他必须是新娘,葬礼上一定当尸体。”
“许多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非要在别人的葬礼上大出风头的人,他结交别人,也不会有为善之心。他们连死人都能利用,对活人,很难想象,他会心慈手软。”

生活中好多这样的人,感觉每天没吃药就跑出来勒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89.70%
新闻:《范曾悼妻,陈来忆友…有一种纪念叫自我吹嘘》的相关评论“这让我想起有一类人:极端自恋,处处想成为焦点,婚礼上他必须是新娘,葬礼上一定当尸体。”
“许多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非要在别人的葬礼上大出风头的人,他结交别人,也不会有为善之心。他们连死人都能利用,对活人,很难想象,他会心慈手软。”

生活中好多这样的人,感觉每天没吃药就跑出来勒
范曾两次夺友人妻,
女儿、恩师与他断绝关系,
但他忠于习总书记,忠于党,”大节无亏”。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十九大报告,寄水调歌头

范 曾

炜烨笼遐迩,赤帜立苍黄。旧邦新命此日,西伯足衡量。伟大复兴之梦,九州百族同向,雄词若腾骧。真个千秋赋,青史大文章。

民为本,同忧乐,树纲常。寰球衣冠,阊阖长启友情彰。不战屈人之衅,劲弩强兵整肃,自御鄙猖狂。岂许金瓯缺,风正一帆航。

"国宝艺术家范曾:两次夺友人妻,女儿、恩师与他断绝关系 - 历史资讯(娱乐新闻网)" http://www.manyanu.com/new/46e89ee0c5a247eeb67faa54b622e3c3
 
最后编辑: 16 天前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公民记者在上海监狱中被饿瘦了20公斤,也不保外》的相关评论
张展哥哥张举给上海市监狱管理局留言:请予以张展保外就医的申请
咨询编号:Z20219111
标题:请予以张展保外就医的申请
内容: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是张展的哥哥张举。张展目前被关押在上海市女子监狱第五监区,她的监号为27997。 2021年8月份,我们在女子监狱的会客室,与被送至医院的张展以及医生通了电话。从中得知,张展的身体极为羸弱,体重不足40公斤。张展身高177厘米,正常体重是60-65公斤。自张展被关押至浦东看守所,到转押至女子监狱期间,因为种种原因,张展的身体羸弱不堪。我问医生,张展是否可能死去?医生明确回答我可能性很大。 2021年10月29日,我母亲得到监狱通知,去监狱和张展进行了视频会见。我母亲见到的张展,比我们在8月份电话中听到的还要虚弱,张展的体重恐怕更加不足40公斤,走路需要人搀扶,脖子无力支撑脑袋,脸上和额头上皮包骨头、毫无血色,已经命悬一线。张展目前的身体状况不能独自走路。在搀扶和支撑下,勉强可以行走20-30米的距离。我母亲闻此噩耗,万分悲痛,甚至向监狱工作人员双膝下跪,希望他们能给予张展人道的照顾。 长时间的关押和饥饿给张展的内脏器官和分泌系统带来不可逆转的损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印发《暂予监外执行规定》的通知》的相关规定,张展目前的身体条件和身患疾病,已经符合“保外就医”的相关条件。 无论从相关法律规定或者人道主义原则出发,我们特此申请,请批准允许张展保外就医。我们深知,张展案件具有一定的敏感性。从家人的角度,我们愿意配合警察、监狱等相关部门的相关要求。 张 举 2021年11月6日
提交日期:2021-11-06 15:40:47
你好!你可以致电女子监狱刑罚执行科咨询具体事宜。021-57615998转刑罚执行科。
答复日期:2021-11-08 17:16:52
答复单位: 上海市监狱管理局
悲哀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胡锡进任务太重了,国内这么轻量的盘也接?》的相关评论
作为一个资深胡学爱好者,感觉老胡越来越让人失望了。
国际上多大的盘也得接,这是老胡的责任所在,碰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也得叼。
国内飞盘很多,就得选择全局性的大盘来接,要高屋接盘,坚持有所叼有所不叼的原则。不能盘盘牙印齿留香。
南昌玛莎拉蒂女司机喊“yu wei”这件小事,老胡都要仔细咀嚼,给本来都快凉了的破事又继续加温,这不添乱嘛。
南昌警方发布消息,说全体干警有六位的姓名符合“yu wei”的发音特征,但经查实,六位同志都不认识醉驾女司机。网上虽然还有些质疑声,但基本就这样了。没想到,这么轻的盘子,老胡也不放过。
老胡说:
一些网友不相信公安局的通报,这是互联网与官方信息“较劲”的常态化反应。孙某为何要在现场说“叫yu wei过来”,的确有很大想象空间,一些网友不服通报,刹不住想象力,有其互联网广场的逻辑。
不过老胡要说,南昌市公安局不是某个小县的公安局,它这么正式的通报我们不信,那我们还能信什么?老胡很了解体制,出了如此轰动的舆论事件,纪委监委都介入了,有谁敢搞虚假信息,敢保护孙某嘴中蹦出的那个“yu wei”?这不是拿自己的前途当儿戏耍吗?而且岂止前途,一旦露馅是要坐牢的,为了那个“yu wei”自己去坐牢,换你你会干吗?**
看这呱啦的,真有失水准。廉颇老矣,尚有牙否?
本来,这事儿警方发布消息就有点急。醉驾女司机喊谁的名字就查谁,若她喊拜登咋调查?她喊的“yu wei”不是公安局干警咋办?市里省里有没有“yu wei”谐音的名字也得查?说不定“yu wei”就是个街头小混混呢,整天吹牛能摆平事儿,女司机病急乱投医也合理吧。
再说,认识不认识女司机谁说了算?就算有某个“yu wei”跟女司机有喝酒的照片,女司机通讯录里有某“yu wei”的手机号,曾经认识过就不允许忘记了吗?也就是说,六个谐音“yu wei”的干警,有不认识醉驾女司机的主张权,管天管地不能管人的记忆吧,就是想不起来认识她,咋滴吧!就算女司机说认识某个“yu wei”局长,也不妨碍余局坚持不认识她吧?认识局长与被局长也认识,是两码事,现实中“剃头挑子一头热”的事屡见不鲜哦。有时,认识谁和爱上谁差不多,得不到回应的认识和爱,就是单相思。有个霸气的痴情句型:我爱你,干你屁事!转换一下也成立:我认识你,但跟你无关!
退一步说,哪个干警没几个朋友?女司机在醉驾前如果是个没有前科的良民,就不能有几个叫“yu wei”警察朋友?醉驾被查喊“yu wei过来”,那个于伟毕竟没过来嘛,即使过来了也不一定给她铲事。有原则守纪律的局长都能大义灭亲,区区“大义灭熟”更不在话下。如果任何一个“yu wei”并没有干涉办案,被喊几声构不成违规和犯罪吧?
女司机不会因为认识公安局长就故意醉驾,就像她不可能因为认识骨科医生就有底气把腿故意摔断。听说过怕感冒药快过期就冲凉故意感冒的段子,没见过因为认识殡仪馆的头儿就肆无忌惮作死的人。纪检部门介入调查女司机认识哪个“yu wei”,让人觉得“认识”警察是醉驾的原因,警察的熟人是酒驾事故多发群体似的,这种调查本身就立意不明。
看老胡忙不迭地接盘,居然大惊小怪地嚷嚷:“敢保护孙某嘴中蹦出的那个“yu wei”?这不是拿自己的前途当儿戏耍吗?而且岂止前途,一旦露馅是要坐牢的。”
请问认识醉驾女司机犯了什么罪?“yu wei”在女司机醉驾这事上犯了什么错?以至于声明六个“yu wei”都不认识女司机的人有坐牢风险?六个“yu wei”都说自己不认识女司机,有关部门上哪找认识的证据?上测谎仪还是灌辣椒水?即使真有个“yuwei”认识醉驾女司机,也不构成违纪违法呀,若人家女司机在这次醉驾前一直冰清玉洁楚楚动人,就不值得某个“yu wei”认识?警察也是人,就不能有个红粉知己?以认识谁来定罪,若哪个警察还认识傅政华,咋办呢?
老胡为了要大家相信南昌公安局的通报,居然找了个奇怪的理由:南昌公安局是个大地方的单位,不是小县城的公安局,不可能出错。这话不合适吧?某部更是大单位,傅政华犯的事儿更大哦。再说,为了夸南昌,打击了一大片“小县城”,全国有上千个“小县城公安局”,难道他们发的通报就不可信吗?这是对广大基层干警赤裸裸的歧视!这盘叼得力度没拿捏好,盘轻牙重,弄了一嘴瓷片子。
喔~~哈哈~~
累不累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89.70%
主贴的作者是邱开冒,微信公众号: 一丘万壑,他昨天发的贴:

一丘万壑 说:
告密、解密与杀良冒功

邱开冒, 一丘万壑

这几天,一所非著名大学的学生举报老师的事引起了大家的愤怒——湖南城市学院的一个学生举报老师李剑在讲日本建筑时夸“日本人精益求精”,李老师居然被学院处理,调离讲课岗位。

湖南城市学院坐落在湖南益阳,这种乡巴佬培训班还好意思给自己取个绰号叫“城市学院”?知道什么叫“城市”吗?听说过“城市的空气让人自由”吗?一群二流子洗脚上炕就敢办“城市学院”,就像一群退役太监办“勃起培训班”一样。我对益阳和农民没有任何偏见哈,只是不幸坐落了个垃圾学校而已,益阳人民是无辜的。

有网友怀疑这事儿可能是个乌龙,那个举报老师的学生头天晚上看岛国片看晕乎了,一听老师说“日本人精益求精”,忘了是在上城市建筑课,以为是讽刺女优波野多结衣呢,于是拍桌而起,捍卫自己的动作片偶像。后来发现误会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事儿往“反日”上引。学院领导反应灵敏,闻“日”起舞,立马出手。这个“城市学院”是不是培养城管的培训机构?

还别埋汰一个四流的“城市学院”,那些985、211大学里告密者依然“春风得意狗蹄疾”,告密似乎跟学院级别没关系。
那么多网友写手对告密口诛笔伐,甚至不惜动用“文化自信”秘籍,口口声声把告密归结为一种“告密文化”,没人有吃屎偏好,把告密当成一种文化,显得真没文化!告密跟文化没关系,只跟某种制度安排有关系。

告密必须依赖“收密”方而存在 ,没有对“密”的收购、收买,告密行业自然被淘汰。如果现在还有太监的事业单位编制,肯定有自宫求职的,在没有买方的条件下,即使资深阳痿患者留球无用也不会“引刀成一快”吧?无利可图谁告密!谁给了告密者好处,谁收购了“密”?这才是个真问题。告密者是婊子,但没有嫖客买淫,卖淫者只能被迫从良,怀淫不遇嫖客如同怀密投告无门。一个有告密——购密循环的市场,才构成无耻的机制。

在自然界,蜜蜂采集蜜,屎壳郎采集屎。在人类社会,进步文明探索、收集自然的秘密,酿成文明之蜜;腐朽文明挖掘、收购告密,酿成文明之屎。

王小波讲过一个故事:
在十七世纪,有个意大利数学家,又是一位教授,他对三次方程的解法有点心得。有天下午,外面下着雨,在教室里,他准备对学生讲讲这些心得。忽听“喀嚓”一声巨响,天上打下来个落地雷,擦着教室落在花园里——青色的电光从狭窄的石窗照进来,映得石墙上一片惨白。教授手捂着心口,对学生们转过身来,说道:先生们,我们触及了上帝的秘密……我读到这个故事时,差点把肠子笑断了。三次方程算个啥,还值得打雷——教授把上帝看成个小心眼了。

虽然三次方程不算个啥,但也代表着人类对抽象思维机密的揭示,是对无知领域的探索、解密和“告密”。从毕达哥拉斯到牛顿到爱因斯坦,这些杰出的“告密者”把自然的奥秘、机密告诉给人类,使人类不断走进蜜的芬芳境界。

而另一个体系里的人们,却忙于听门缝,告密邻居说反动话及一夜八次郎,屎壳郎采集的“密”居然有收购市场机制,收购者甘之如饴,尝之如蜜。这两种体系的差异,就是蜜蜂系与屎壳郎系的差异。

在屎壳郎系里,有一种撒娇卖乖式良性告密,师长的警卫员向军长揭发:王师长天天熬夜工作,不注意身体,看把眼睛都熬红了!军长很解风情,笑呵呵地批评王师长:小鬼检举得很好嘛,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哦,以后要注意身体,下不为例哦。这种佛系告密就深谙屎转蜜大法,三方皆大欢喜。

屎壳郎系的常态告密就是湖南城市学院学生告密老师这种,李老师说“日本人精益求精”根本就没有密的价值,居然也被学院收购了,这学生不仅迫害了老师,还把校领导当傻子耍了,罪不容赦。告密学生给校领导端上了一泡屎,居然被当蜜收购了,一石两鸟一屎双臭,让学校领导和李老师同时吃了人中黄。

如果该学生发现李剑老师暗藏着发报机,半夜跟那边的小英子联络,汇报城市学院的领导的行踪,泄露学校领导是党员的机密,当然可以处理喽。但李老师说“日本人精益求精”有何密可告?这根本就不是“秘密”呀!学院领导咋会收购这么糊弄人的告密?把干屎橛子当蜜块子是眼神不好,这么热气腾腾的便便居然也当蜜来吃,充分体现了屎壳郎系的摄取营养特征。举报老师说“日本人精益求精”,应该跟小鬼举报首长“不注意休息,眼都熬红了”一样,属于“寓夸于揭”的小把戏系列,学院领导咋这么不解风情呢!

杨子荣向座山雕献“联络图”算是喂了真秘密,才获得排位老九的奖赏。若他献上“夹皮沟一日游攻略”,早被三爷轰出山门了。著名的英国间谍007,发现了恐怖分子的核弹秘密,大战各种危机,屡次解救世界。但若邦德把浏阳鞭炮厂当秘密,奋不顾身玩一场“007大战钻天猴”,军情六处会气歪了鼻子,直接开除了丫的。海南大学的王小妮,湖北大学的梁艳萍,重庆大学的唐云及湖南城市学院的李剑,被告之密都是秃子头上的狮子,明摆着的,何密之有!他们被揭露的秘密,比他们用什么擦脸油,穿什么牌运动鞋之类的密级都低,咋还有收购方呢?告密者用没有任何密级的水货咋也得利了呢?这就是屎壳郎系以屎为蜜的制度安排。

抨击告密现象时,史上一起惨烈的往事被不断说起:1970年4月,安徽固镇县16岁少年张红兵,举报自己的母亲在家里说某某某坏话,结果导致母亲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大多数人只谴责那个告自己母亲的少年,咋就不想想,为什么说某某某一句坏话的告密,就被当做天大的秘密收购了,而且是个值得判处死刑的秘密?因为说谁一句坏话就被杀头,这是个什么法律体系?在健康社会里,江青阿姨年轻时的浪漫史只是八卦,大家可以当茶前饭后的谈资。但在某个年代,说出一句就有杀头之祸。密密麻麻的秘密和深不可测的密级,是屎壳郎系的醒目标识。前苏联有个真实的笑话:谁敢说勃列日涅夫是笨蛋,就是泄露国家机密,要重判。虽然大家都知道他是笨蛋,但照样是核心机密。检验秘密的标准不在于是否已经“众所周知”了,而在于敢讲出去的代价。

安徒生童话可以有另一种讲法:从前,有个国王在服装发布会上秀新衣时,知道自己啥也没穿,围观者也知道他啥也没穿,但大家都在缄口保守着这个裸体秘密,也就成了众所周知的密级最高的秘密了。一个熊孩子忍不住嘟嚷了一句“他啥也没穿”,这就构成了巨大泄密,被另一个三好学生举报了,后果很严重。

但说下个大天来,“日本人精益求精”绝对没有任何密级,告密学生和学院领导是合谋对敲,不但把屎当蜜卖,严重扰乱了告密市场,还涉嫌杀良冒功,用假情报转移了上级的注意力,让身负重任、身怀绝技的真正潜伏者心寒:这种破烂货都能冒功,这活儿没法干了呀!

2021.11.12
 
最后编辑: 15 天前

recluse

外围群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89.70%
最后编辑: 15 天前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