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发十年前的文章:“论民主及中国发展之路”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前言:十年前甚至更早经常和国内朋友讨论民主理论和探讨中国发展方向,现在十年过去中国经济总量再次强势翻倍,很多朋友个人财富也是巨额增长,但再也没人想要探讨什么“民主”,甚至极端思维认为美国只有武力战争才可能打断中国超越美国,同样另一种极端思维完全悲观而对未来发展抱有最坏打算,在现在多事之秋重发十年前自己的文章不是想再讨论什么民主,而恰恰发现十年当政,在当年大家最看重的舆论导向和媒体言论控制上和想象完全背道而驰,只是不知道十年后我们留给下一代的中国和世界会是什么样?


民主这两个字往往是许多人争论的焦点,我们这里不从道德和什么普世价值来讨论,只把它当作一个名词就和专制一样来心平气和的讨论。

1. 民主体制在经济领域往往是低效率

中国最近三十多年在经济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功,中国政府特别是一些官方喉舌经常以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来举证自己政治体制的成功,好比中国的一党体制。中国经济发展的三架马车是投资出口消费,而其中政府主导的投资起到了重中之重,这恰恰反映了集权体制的成功,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中国在抢险救灾和灾后重方面会发挥巨大统一和威权优势。也常常可以看到身边的法国民航罢工对经济产生的巨大影响,而这由于工会主导的大罢工在中国是不可想象。
历史上希特勒上台后利用国家集权体制取得了巨大成功,数据显示:希特勒上台4年後,德國GDP增長102%,國民收入增加了一倍,人均收入僅次於英國和美國,失業人員由600萬降為不足4萬,失業率由30%降為1.3%;同時完成了全國高速公路網的建設,重整了重工業基礎體系,還裝備了一支現代化軍隊。德國由最高的赤字和最高的失業率、實際上已經瀕臨破產邊緣的國家一躍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強國,創造了經濟復興的奇蹟。更加惊人的是,希特勒实际上兑现了他竞选时的诺言,为德国人民实现了共同富裕-决不是让少数人率先富起来,而是让广大工薪阶层和管理阶层一起富起来。有的人会说希特勒正是利用了民主投票上台后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这就引发了民主体制的精髓:监督和妥协。

2. 民主体制的精髓是民主监督和妥协合作

让我们看看历史吧,希特勒上台正是采取取缔政党,法西斯专政的独裁才使人类陷入二战的浩劫,民主制度绝不是仅仅选票制度这样的肤浅理解,像埃及泰国这样的国家与其说是民主体制不如说是打着民主投票制度的军人干政更妥切。民主体制的精髓是民主监督和妥协合作,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没有党外监督,官员贪污横行,在经济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也留下了巨大隐患,贫富不均,人民不能分享经济成功的果实,房地产泡沫隐忧都反映了政治体制改革上的落后。(其实我们看看中共中央文件会发现改革开始初期党的决策是经济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同步实行,经济政治文明两手都要抓,由于八九六四而导致政治体制改革停滞。)

而妥协合作某一方面更重要,台湾现阶段就是种群对立,妥协合作的反面例子。

3. 民主体制和国家利益

很多中国公知认为美国之所以打压中国是因为中国不是民主体制,但这是很幼稚的,中国就是一个民主国家也是美国的庞大竞争对手和假想敌人,对待中国的打压和合作也是基于美国自身利益的考量,站在美国的国家利益上美国的做法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也正是其选民的要求和资本利益体现,也正是由于美国过度注重自身的利益也赢得了国际霸权主义的名称。当然民主体制因为内部有监督体制和不同利益群体约束往往可以避免过度的民族主义。

4. 民主体制和舆论导向

这是我们想探讨的重点,我们会发现对媒体的审查制度是集权制度国家的共性,

但这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维护了执政党的利益和国家政权的稳定,另一方面自身政策也会受到其制约和伤害,如新疆民族问题,在09年75事件前就有不少学者对政府的“二少一宽”政策的危害性提出了改进建议,关键是他们的观点连发表的可能性都没有。又比如在环境保护问题上,政府往往会辩解说这是经济发展中都会遇到的问题,还举伦敦和洛杉矶的例子,但不要忘了几年前许多经济学家已经大声疾呼正是有伦敦的教训,政府千万不要重滔覆辙,走先发展后整理的老路,但他们有什么手段可以制约政府吗?没有,甚至你多说相反会失去自己的利益。中国政府往往声讨民主的虚伪性,但不要忘了正是这个体制赋予的监督和制肘使我们好像失去了某些短期利益,而在长远看又何尝不是良多获益呢?​
某些良知和愤青会说美国的所谓民主背后是资本利益,甚至说华尔街资本在左右国家走向。是的,任何政府的政治中心可能都是龌龊的,就像纸牌屋所描绘的,但现实并不是连续剧,这其中重点的是他有个监督体制,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哪怕是仅仅为选票,而我们宣传的通过党内监督就能使自己杜绝腐败,依靠自己监督自己提高进步不符合逻辑。更何况如果这个政府真的使美国人民都民不聊生,我们中国人民不用担心,美国人民自己会推翻它。每个国家媒体背后都有所谓的价值观驱动和观点自身审查,甚至有基于自身国家利益的胡说八道,但请你不要忘了你最少可以不用翻墙就可以看到许多不同观点的媒体报道,甚至来自中国官方媒体的驳斥,而且许多揭露文章正是美国自身媒体揭露的。某些时报大声叫好占领华尔街运动,但他们忘了探讨了背后,不正是这个体制和法律保证他们说话的权利吗,这个体制不正体现了“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要誓死保卫你说话的权利”吗? 中国的央视可以合法在美国开台宣传,但却害怕纽约时报对高层领导腐败的揭露文章(其实纽约时报是美国主流媒体中少有的支持中国对钓鱼岛主权的媒体),不给记者续签,封锁网络。其实,你在封杀别人的监督何尝不是制约自身的进步?更主要的是扼杀了自身民族创造性的发展,培养了更多将来可能使自身政权倒台的极端情绪的颠覆者。。。。

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得以稳定和和平交替某一方面正是靠着党内一小部分的集体领导特别是常委内的民主制衡,而不是一人独裁。所以不要一提民主就害怕,我们换个词好不好:监督体制。我们从中国的利益出发再次考虑这个问题,对媒体的审查制度以及种种对网络观点的引导同样 一方面失去了媒体合法性和正义性,像狼喊得多了,你说真话时别人也不再信你,你也不敢理直气壮对自身利益大声疾呼,义正词严的维护自身利益。

现在大家的共识是民主制度并不是一个完美制度,在经济发展中甚至是一个低效制度,但从人类的长期发展历史上来说是一个不坏的选择。当然我们要正确认识民主体制的利弊,而且民主体制本身也有一个适应土壤和发展过程,中国完全可以走自己的路,但不能为了一党利益而漠视整个民族和国家利益,更不能为了一党之私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中国可以大声的宣传自己的中国价值观,走自己的路,只要这是人民认可并使普罗大众幸福之路。。。。。

民主制度的优点是避免政策灾难,一事无成也好过“大跃进”,用顶层的政治“混乱”换来底层的安宁
就像罢工时我们会遇到各种不便, 但换个位置我们会庆兴还有这个渠道可以抗争。民主有时更多的是妥协是包容是公平是监督, 是避免最坏结果的发生,从这点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它决不是完美的, 但是个不坏的选择。现在中共已经完成第一阶段,如果能体面地进入第二阶段就比较明智了。如果现在的集权能够用在解决阶段的转换上,是非常有利的,哪怕不体面也没关系,关键是不能乱。乱了百姓遭殃。其实这种转换民众基础也有了,观念上也具备了,理论上也得到证实了。只是会损害所谓上层集团的利益。从中国历史上看,凡是损害到上层贵族利益的人,结局通常都是非常悲惨的。


现在的中国就是一个奇迹,其实大家说的就是大陆30年的经济奇迹。但你不得不承认这个经济奇迹就是按照资本主义的模式在发展,那么资本主义的很多弊病也必然会同时伴随发生。在我们现在经济高速发展时不正是解决公平贫富不均环境等等问题的最好时候,这就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原因。我们看到很多西方的弊病不正是西方媒体揭露的吗?他们认为对自己政府的抨击是天经地义的,当然政府也在方方面面加强对媒体的渗入,这也正是人民所抨击的。我们政府天天害怕所谓的颜色革命,你害怕什么呢,既然认为我们的优越性,为什么不敢放开媒体,让大家解放思想,开阔眼界,把他们给颜色了呢?(其实西方的制度真的不一定是人类最好的制度,但你越不敢放开争​
论,说明你越心虚,误解的就越多连支持的都不敢大声辩解)开阔一下自己的眼界到世界上走一走,中国大城市现在的硬件已经比发达国家还发达,而且对一部分人中国现在最好挣钱,现在到国外其实是受罪的洋插队。但国外现在还有很多人仍然认为他们的经济发展太快了,造成了对环境等等问题。难道现在我们还认为成功的唯一条件就是经济发展和挣钱吗?如果我们都是中国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你还会嘲笑欧洲的工会拖慢经济吗?“中国啊,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你还记得为什么去年在网上引起共鸣吗最后,各种制度都有它的优缺性,不用看任何专家和权贵的观点,他的老百姓最有切身体会和发言权。现在国内国外对中国政府有很多指责和偏见,这不可怕,可怕的是心静如水,中国足球你还在看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請問您在台灣住過多久?
香港工作过相当一段时间,台湾只是访问过几次,对台湾的刻板印象都是十几年前和国内朋友的一些片面观点,别在意,现在只是把当年的文章完全没改重发了一下,也是对当年自己观点的反思,想法是更想看看大家对将来的展望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LZ是个人才,可惜只能在外网发表自己的真知灼见,墙内精英可以说数不胜数,但已都无法开口说话,现在的中国已经在国际上孤立,经济举步维艰,新冠零容忍政策更是雪上加霜,前景越来越不妙。保罗克鲁格曼将其称为和俄罗斯同步发生的独裁体制的溃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9.73%
香港工作过相当一段时间,台湾只是访问过几次,对台湾的刻板印象都是十几年前和国内朋友的一些片面观点,别在意,现在只是把当年的文章完全没改重发了一下,也是对当年自己观点的反思,想法是更想看看大家对将来的展望
謝謝! 其實我不在乎民主. 我只在乎一件事: 執政者不能評定自己的政績. 學生不能為自己打成績, 員工不能為自己打考績, 那執政者又怎麼可以為自己打政績? 執政者可以有很多權力, 但不可以有自評政績的權力. 而人民最重要的權力, 就是評論執政者政績的權力.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LZ是个人才,可惜只能在外网发表自己的真知灼见,墙内精英可以说数不胜数,但已都无法开口说话,现在的中国已经在国际上孤立,经济举步维艰,新冠零容忍政策更是雪上加霜,前景越来越不妙。保罗克鲁格曼将其称为和俄罗斯同步发生的独裁体制的溃败。

14亿人民人才无数,有感于朋友之间“反贼”越来越少,再重发以自我审视,但愿今后十年中国不会重现今日俄罗斯状况
 
最后编辑: 2022-03-19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100.00%
早一年,我会认为文章很好,虽然没有什么政治头脑,大道理不一定看得清,但还是可以看出文字里的平和理性,对前路有美好的希翼。但现在经过铁链女的打击,我会认为这样的文章面对泥淖一般的现实,过于阳春白雪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早一年,我会认为文章很好,虽然没有什么政治头脑,大道理不一定看得清,但还是可以看出文字里的平和理性,对前路有美好的希翼。但现在经过铁链女的打击,我会认为这样的文章面对泥淖一般的现实,过于阳春白雪了。
这是LZ十年前的文章,我目测LZ现在的心情要比十年前沮丧10倍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100.00%
这是LZ十年前的文章,我目测LZ现在的心情要比十年前沮丧10倍
可以想象。我那位从小三道杠,少年先锋队大队长,人大高才生,一向以报国为己任的青梅,还有她那曾任清华教授的爱人,马哲博士后,一定没想过20多年后居然会被大众微信禁止登陆了。

话都不能说了,哪里又谈得了民众正向的思想文化普及教育。未来注定云谲波诡。
 
最后编辑: 2022-03-19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前言:十年前甚至更早经常和国内朋友讨论民主理论和探讨中国发展方向,现在十年过去中国经济总量再次强势翻倍,很多朋友个人财富也是巨额增长,但再也没人想要探讨什么“民主”,甚至极端思维认为美国只有武力战争才可能打断中国超越美国,同样另一种极端思维完全悲观而对未来发展抱有最坏打算,在现在多事之秋重发十年前自己的文章不是想再讨论什么民主,而恰恰发现十年当政,在当年大家最看重的舆论导向和媒体言论控制上和想象完全背道而驰,只是不知道十年后我们留给下一代的中国和世界会是什么样?


民主这两个字往往是许多人争论的焦点,我们这里不从道德和什么普世价值来讨论,只把它当作一个名词就和专制一样来心平气和的讨论。

1. 民主体制在经济领域往往是低效率

中国最近三十多年在经济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功,中国政府特别是一些官方喉舌经常以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来举证自己政治体制的成功,好比中国的一党体制。中国经济发展的三架马车是投资出口消费,而其中政府主导的投资起到了重中之重,这恰恰反映了集权体制的成功,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中国在抢险救灾和灾后重方面会发挥巨大统一和威权优势。也常常可以看到身边的法国民航罢工对经济产生的巨大影响,而这由于工会主导的大罢工在中国是不可想象。
历史上希特勒上台后利用国家集权体制取得了巨大成功,数据显示:希特勒上台4年後,德國GDP增長102%,國民收入增加了一倍,人均收入僅次於英國和美國,失業人員由600萬降為不足4萬,失業率由30%降為1.3%;同時完成了全國高速公路網的建設,重整了重工業基礎體系,還裝備了一支現代化軍隊。德國由最高的赤字和最高的失業率、實際上已經瀕臨破產邊緣的國家一躍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強國,創造了經濟復興的奇蹟。更加惊人的是,希特勒实际上兑现了他竞选时的诺言,为德国人民实现了共同富裕-决不是让少数人率先富起来,而是让广大工薪阶层和管理阶层一起富起来。有的人会说希特勒正是利用了民主投票上台后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这就引发了民主体制的精髓:监督和妥协。

2. 民主体制的精髓是民主监督和妥协合作

让我们看看历史吧,希特勒上台正是采取取缔政党,法西斯专政的独裁才使人类陷入二战的浩劫,民主制度绝不是仅仅选票制度这样的肤浅理解,像埃及泰国这样的国家与其说是民主体制不如说是打着民主投票制度的军人干政更妥切。民主体制的精髓是民主监督和妥协合作,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没有党外监督,官员贪污横行,在经济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也留下了巨大隐患,贫富不均,人民不能分享经济成功的果实,房地产泡沫隐忧都反映了政治体制改革上的落后。(其实我们看看中共中央文件会发现改革开始初期党的决策是经济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同步实行,经济政治文明两手都要抓,由于八九六四而导致政治体制改革停滞。)

而妥协合作某一方面更重要,台湾现阶段就是种群对立,妥协合作的反面例子。

3. 民主体制和国家利益

很多中国公知认为美国之所以打压中国是因为中国不是民主体制,但这是很幼稚的,中国就是一个民主国家也是美国的庞大竞争对手和假想敌人,对待中国的打压和合作也是基于美国自身利益的考量,站在美国的国家利益上美国的做法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也正是其选民的要求和资本利益体现,也正是由于美国过度注重自身的利益也赢得了国际霸权主义的名称。当然民主体制因为内部有监督体制和不同利益群体约束往往可以避免过度的民族主义。

4. 民主体制和舆论导向

这是我们想探讨的重点,我们会发现对媒体的审查制度是集权制度国家的共性,

但这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维护了执政党的利益和国家政权的稳定,另一方面自身政策也会受到其制约和伤害,如新疆民族问题,在09年75事件前就有不少学者对政府的“二少一宽”政策的危害性提出了改进建议,关键是他们的观点连发表的可能性都没有。又比如在环境保护问题上,政府往往会辩解说这是经济发展中都会遇到的问题,还举伦敦和洛杉矶的例子,但不要忘了几年前许多经济学家已经大声疾呼正是有伦敦的教训,政府千万不要重滔覆辙,走先发展后整理的老路,但他们有什么手段可以制约政府吗?没有,甚至你多说相反会失去自己的利益。中国政府往往声讨民主的虚伪性,但不要忘了正是这个体制赋予的监督和制肘使我们好像失去了某些短期利益,而在长远看又何尝不是良多获益呢?​
某些良知和愤青会说美国的所谓民主背后是资本利益,甚至说华尔街资本在左右国家走向。是的,任何政府的政治中心可能都是龌龊的,就像纸牌屋所描绘的,但现实并不是连续剧,这其中重点的是他有个监督体制,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哪怕是仅仅为选票,而我们宣传的通过党内监督就能使自己杜绝腐败,依靠自己监督自己提高进步不符合逻辑。更何况如果这个政府真的使美国人民都民不聊生,我们中国人民不用担心,美国人民自己会推翻它。每个国家媒体背后都有所谓的价值观驱动和观点自身审查,甚至有基于自身国家利益的胡说八道,但请你不要忘了你最少可以不用翻墙就可以看到许多不同观点的媒体报道,甚至来自中国官方媒体的驳斥,而且许多揭露文章正是美国自身媒体揭露的。某些时报大声叫好占领华尔街运动,但他们忘了探讨了背后,不正是这个体制和法律保证他们说话的权利吗,这个体制不正体现了“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要誓死保卫你说话的权利”吗? 中国的央视可以合法在美国开台宣传,但却害怕纽约时报对高层领导腐败的揭露文章(其实纽约时报是美国主流媒体中少有的支持中国对钓鱼岛主权的媒体),不给记者续签,封锁网络。其实,你在封杀别人的监督何尝不是制约自身的进步?更主要的是扼杀了自身民族创造性的发展,培养了更多将来可能使自身政权倒台的极端情绪的颠覆者。。。。

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得以稳定和和平交替某一方面正是靠着党内一小部分的集体领导特别是常委内的民主制衡,而不是一人独裁。所以不要一提民主就害怕,我们换个词好不好:监督体制。我们从中国的利益出发再次考虑这个问题,对媒体的审查制度以及种种对网络观点的引导同样 一方面失去了媒体合法性和正义性,像狼喊得多了,你说真话时别人也不再信你,你也不敢理直气壮对自身利益大声疾呼,义正词严的维护自身利益。

现在大家的共识是民主制度并不是一个完美制度,在经济发展中甚至是一个低效制度,但从人类的长期发展历史上来说是一个不坏的选择。当然我们要正确认识民主体制的利弊,而且民主体制本身也有一个适应土壤和发展过程,中国完全可以走自己的路,但不能为了一党利益而漠视整个民族和国家利益,更不能为了一党之私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中国可以大声的宣传自己的中国价值观,走自己的路,只要这是人民认可并使普罗大众幸福之路。。。。。

民主制度的优点是避免政策灾难,一事无成也好过“大跃进”,用顶层的政治“混乱”换来底层的安宁
就像罢工时我们会遇到各种不便, 但换个位置我们会庆兴还有这个渠道可以抗争。民主有时更多的是妥协是包容是公平是监督, 是避免最坏结果的发生,从这点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它决不是完美的, 但是个不坏的选择。现在中共已经完成第一阶段,如果能体面地进入第二阶段就比较明智了。如果现在的集权能够用在解决阶段的转换上,是非常有利的,哪怕不体面也没关系,关键是不能乱。乱了百姓遭殃。其实这种转换民众基础也有了,观念上也具备了,理论上也得到证实了。只是会损害所谓上层集团的利益。从中国历史上看,凡是损害到上层贵族利益的人,结局通常都是非常悲惨的。


现在的中国就是一个奇迹,其实大家说的就是大陆30年的经济奇迹。但你不得不承认这个经济奇迹就是按照资本主义的模式在发展,那么资本主义的很多弊病也必然会同时伴随发生。在我们现在经济高速发展时不正是解决公平贫富不均环境等等问题的最好时候,这就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原因。我们看到很多西方的弊病不正是西方媒体揭露的吗?他们认为对自己政府的抨击是天经地义的,当然政府也在方方面面加强对媒体的渗入,这也正是人民所抨击的。我们政府天天害怕所谓的颜色革命,你害怕什么呢,既然认为我们的优越性,为什么不敢放开媒体,让大家解放思想,开阔眼界,把他们给颜色了呢?(其实西方的制度真的不一定是人类最好的制度,但你越不敢放开争​
论,说明你越心虚,误解的就越多连支持的都不敢大声辩解)开阔一下自己的眼界到世界上走一走,中国大城市现在的硬件已经比发达国家还发达,而且对一部分人中国现在最好挣钱,现在到国外其实是受罪的洋插队。但国外现在还有很多人仍然认为他们的经济发展太快了,造成了对环境等等问题。难道现在我们还认为成功的唯一条件就是经济发展和挣钱吗?如果我们都是中国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你还会嘲笑欧洲的工会拖慢经济吗?“中国啊,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你还记得为什么去年在网上引起共鸣吗最后,各种制度都有它的优缺性,不用看任何专家和权贵的观点,他的老百姓最有切身体会和发言权。现在国内国外对中国政府有很多指责和偏见,这不可怕,可怕的是心静如水,中国足球你还在看吗?
把十年前的文章重新发出来
和萨大师素面出镜一样
令人起敬

超赞
在拜读之前
 
最大赞力
0.31
当前赞力
100.00%
前言:十年前甚至更早经常和国内朋友讨论民主理论和探讨中国发展方向,现在十年过去中国经济总量再次强势翻倍,很多朋友个人财富也是巨额增长,但再也没人想要探讨什么“民主”,甚至极端思维认为美国只有武力战争才可能打断中国超越美国,同样另一种极端思维完全悲观而对未来发展抱有最坏打算,在现在多事之秋重发十年前自己的文章不是想再讨论什么民主,而恰恰发现十年当政,在当年大家最看重的舆论导向和媒体言论控制上和想象完全背道而驰,只是不知道十年后我们留给下一代的中国和世界会是什么样?


民主这两个字往往是许多人争论的焦点,我们这里不从道德和什么普世价值来讨论,只把它当作一个名词就和专制一样来心平气和的讨论。

1. 民主体制在经济领域往往是低效率

中国最近三十多年在经济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功,中国政府特别是一些官方喉舌经常以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来举证自己政治体制的成功,好比中国的一党体制。中国经济发展的三架马车是投资出口消费,而其中政府主导的投资起到了重中之重,这恰恰反映了集权体制的成功,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中国在抢险救灾和灾后重方面会发挥巨大统一和威权优势。也常常可以看到身边的法国民航罢工对经济产生的巨大影响,而这由于工会主导的大罢工在中国是不可想象。
历史上希特勒上台后利用国家集权体制取得了巨大成功,数据显示:希特勒上台4年後,德國GDP增長102%,國民收入增加了一倍,人均收入僅次於英國和美國,失業人員由600萬降為不足4萬,失業率由30%降為1.3%;同時完成了全國高速公路網的建設,重整了重工業基礎體系,還裝備了一支現代化軍隊。德國由最高的赤字和最高的失業率、實際上已經瀕臨破產邊緣的國家一躍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強國,創造了經濟復興的奇蹟。更加惊人的是,希特勒实际上兑现了他竞选时的诺言,为德国人民实现了共同富裕-决不是让少数人率先富起来,而是让广大工薪阶层和管理阶层一起富起来。有的人会说希特勒正是利用了民主投票上台后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这就引发了民主体制的精髓:监督和妥协。

2. 民主体制的精髓是民主监督和妥协合作

让我们看看历史吧,希特勒上台正是采取取缔政党,法西斯专政的独裁才使人类陷入二战的浩劫,民主制度绝不是仅仅选票制度这样的肤浅理解,像埃及泰国这样的国家与其说是民主体制不如说是打着民主投票制度的军人干政更妥切。民主体制的精髓是民主监督和妥协合作,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没有党外监督,官员贪污横行,在经济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也留下了巨大隐患,贫富不均,人民不能分享经济成功的果实,房地产泡沫隐忧都反映了政治体制改革上的落后。(其实我们看看中共中央文件会发现改革开始初期党的决策是经济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同步实行,经济政治文明两手都要抓,由于八九六四而导致政治体制改革停滞。)

而妥协合作某一方面更重要,台湾现阶段就是种群对立,妥协合作的反面例子。

3. 民主体制和国家利益

很多中国公知认为美国之所以打压中国是因为中国不是民主体制,但这是很幼稚的,中国就是一个民主国家也是美国的庞大竞争对手和假想敌人,对待中国的打压和合作也是基于美国自身利益的考量,站在美国的国家利益上美国的做法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也正是其选民的要求和资本利益体现,也正是由于美国过度注重自身的利益也赢得了国际霸权主义的名称。当然民主体制因为内部有监督体制和不同利益群体约束往往可以避免过度的民族主义。

4. 民主体制和舆论导向

这是我们想探讨的重点,我们会发现对媒体的审查制度是集权制度国家的共性,

但这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维护了执政党的利益和国家政权的稳定,另一方面自身政策也会受到其制约和伤害,如新疆民族问题,在09年75事件前就有不少学者对政府的“二少一宽”政策的危害性提出了改进建议,关键是他们的观点连发表的可能性都没有。又比如在环境保护问题上,政府往往会辩解说这是经济发展中都会遇到的问题,还举伦敦和洛杉矶的例子,但不要忘了几年前许多经济学家已经大声疾呼正是有伦敦的教训,政府千万不要重滔覆辙,走先发展后整理的老路,但他们有什么手段可以制约政府吗?没有,甚至你多说相反会失去自己的利益。中国政府往往声讨民主的虚伪性,但不要忘了正是这个体制赋予的监督和制肘使我们好像失去了某些短期利益,而在长远看又何尝不是良多获益呢?​
某些良知和愤青会说美国的所谓民主背后是资本利益,甚至说华尔街资本在左右国家走向。是的,任何政府的政治中心可能都是龌龊的,就像纸牌屋所描绘的,但现实并不是连续剧,这其中重点的是他有个监督体制,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哪怕是仅仅为选票,而我们宣传的通过党内监督就能使自己杜绝腐败,依靠自己监督自己提高进步不符合逻辑。更何况如果这个政府真的使美国人民都民不聊生,我们中国人民不用担心,美国人民自己会推翻它。每个国家媒体背后都有所谓的价值观驱动和观点自身审查,甚至有基于自身国家利益的胡说八道,但请你不要忘了你最少可以不用翻墙就可以看到许多不同观点的媒体报道,甚至来自中国官方媒体的驳斥,而且许多揭露文章正是美国自身媒体揭露的。某些时报大声叫好占领华尔街运动,但他们忘了探讨了背后,不正是这个体制和法律保证他们说话的权利吗,这个体制不正体现了“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要誓死保卫你说话的权利”吗? 中国的央视可以合法在美国开台宣传,但却害怕纽约时报对高层领导腐败的揭露文章(其实纽约时报是美国主流媒体中少有的支持中国对钓鱼岛主权的媒体),不给记者续签,封锁网络。其实,你在封杀别人的监督何尝不是制约自身的进步?更主要的是扼杀了自身民族创造性的发展,培养了更多将来可能使自身政权倒台的极端情绪的颠覆者。。。。

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得以稳定和和平交替某一方面正是靠着党内一小部分的集体领导特别是常委内的民主制衡,而不是一人独裁。所以不要一提民主就害怕,我们换个词好不好:监督体制。我们从中国的利益出发再次考虑这个问题,对媒体的审查制度以及种种对网络观点的引导同样 一方面失去了媒体合法性和正义性,像狼喊得多了,你说真话时别人也不再信你,你也不敢理直气壮对自身利益大声疾呼,义正词严的维护自身利益。

现在大家的共识是民主制度并不是一个完美制度,在经济发展中甚至是一个低效制度,但从人类的长期发展历史上来说是一个不坏的选择。当然我们要正确认识民主体制的利弊,而且民主体制本身也有一个适应土壤和发展过程,中国完全可以走自己的路,但不能为了一党利益而漠视整个民族和国家利益,更不能为了一党之私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中国可以大声的宣传自己的中国价值观,走自己的路,只要这是人民认可并使普罗大众幸福之路。。。。。

民主制度的优点是避免政策灾难,一事无成也好过“大跃进”,用顶层的政治“混乱”换来底层的安宁
就像罢工时我们会遇到各种不便, 但换个位置我们会庆兴还有这个渠道可以抗争。民主有时更多的是妥协是包容是公平是监督, 是避免最坏结果的发生,从这点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它决不是完美的, 但是个不坏的选择。现在中共已经完成第一阶段,如果能体面地进入第二阶段就比较明智了。如果现在的集权能够用在解决阶段的转换上,是非常有利的,哪怕不体面也没关系,关键是不能乱。乱了百姓遭殃。其实这种转换民众基础也有了,观念上也具备了,理论上也得到证实了。只是会损害所谓上层集团的利益。从中国历史上看,凡是损害到上层贵族利益的人,结局通常都是非常悲惨的。


现在的中国就是一个奇迹,其实大家说的就是大陆30年的经济奇迹。但你不得不承认这个经济奇迹就是按照资本主义的模式在发展,那么资本主义的很多弊病也必然会同时伴随发生。在我们现在经济高速发展时不正是解决公平贫富不均环境等等问题的最好时候,这就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原因。我们看到很多西方的弊病不正是西方媒体揭露的吗?他们认为对自己政府的抨击是天经地义的,当然政府也在方方面面加强对媒体的渗入,这也正是人民所抨击的。我们政府天天害怕所谓的颜色革命,你害怕什么呢,既然认为我们的优越性,为什么不敢放开媒体,让大家解放思想,开阔眼界,把他们给颜色了呢?(其实西方的制度真的不一定是人类最好的制度,但你越不敢放开争​
论,说明你越心虚,误解的就越多连支持的都不敢大声辩解)开阔一下自己的眼界到世界上走一走,中国大城市现在的硬件已经比发达国家还发达,而且对一部分人中国现在最好挣钱,现在到国外其实是受罪的洋插队。但国外现在还有很多人仍然认为他们的经济发展太快了,造成了对环境等等问题。难道现在我们还认为成功的唯一条件就是经济发展和挣钱吗?如果我们都是中国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你还会嘲笑欧洲的工会拖慢经济吗?“中国啊,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你还记得为什么去年在网上引起共鸣吗最后,各种制度都有它的优缺性,不用看任何专家和权贵的观点,他的老百姓最有切身体会和发言权。现在国内国外对中国政府有很多指责和偏见,这不可怕,可怕的是心静如水,中国足球你还在看吗?
同意楼主说的,民主决不是完美的, 但是个不坏的选择。就像独裁者普京一样怀有恢复苏联帝国雄心一举入侵乌克兰,如果习也像普京想一统中华挥师攻台,估计也没有什么有力反对声音能阻止。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想法是好的,但专制是不归路,时间越久越无法回头。且不说得益者怕被清算,就算普通老百姓,很多被洗脑很彻底变成维护者。
看着这些可悲的和你争吵的群体,你一定会反过来坚决拥护党的领导,否则的话,对不起这些人的子子孙孙。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前言:十年前甚至更早经常和国内朋友讨论民主理论和探讨中国发展方向,现在十年过去中国经济总量再次强势翻倍,很多朋友个人财富也是巨额增长,但再也没人想要探讨什么“民主”,甚至极端思维认为美国只有武力战争才可能打断中国超越美国,同样另一种极端思维完全悲观而对未来发展抱有最坏打算,在现在多事之秋重发十年前自己的文章不是想再讨论什么民主,而恰恰发现十年当政,在当年大家最看重的舆论导向和媒体言论控制上和想象完全背道而驰,只是不知道十年后我们留给下一代的中国和世界会是什么样?


民主这两个字往往是许多人争论的焦点,我们这里不从道德和什么普世价值来讨论,只把它当作一个名词就和专制一样来心平气和的讨论。

1. 民主体制在经济领域往往是低效率

中国最近三十多年在经济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功,中国政府特别是一些官方喉舌经常以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来举证自己政治体制的成功,好比中国的一党体制。中国经济发展的三架马车是投资出口消费,而其中政府主导的投资起到了重中之重,这恰恰反映了集权体制的成功,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中国在抢险救灾和灾后重方面会发挥巨大统一和威权优势。也常常可以看到身边的法国民航罢工对经济产生的巨大影响,而这由于工会主导的大罢工在中国是不可想象。
历史上希特勒上台后利用国家集权体制取得了巨大成功,数据显示:希特勒上台4年後,德國GDP增長102%,國民收入增加了一倍,人均收入僅次於英國和美國,失業人員由600萬降為不足4萬,失業率由30%降為1.3%;同時完成了全國高速公路網的建設,重整了重工業基礎體系,還裝備了一支現代化軍隊。德國由最高的赤字和最高的失業率、實際上已經瀕臨破產邊緣的國家一躍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強國,創造了經濟復興的奇蹟。更加惊人的是,希特勒实际上兑现了他竞选时的诺言,为德国人民实现了共同富裕-决不是让少数人率先富起来,而是让广大工薪阶层和管理阶层一起富起来。有的人会说希特勒正是利用了民主投票上台后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这就引发了民主体制的精髓:监督和妥协。

2. 民主体制的精髓是民主监督和妥协合作

让我们看看历史吧,希特勒上台正是采取取缔政党,法西斯专政的独裁才使人类陷入二战的浩劫,民主制度绝不是仅仅选票制度这样的肤浅理解,像埃及泰国这样的国家与其说是民主体制不如说是打着民主投票制度的军人干政更妥切。民主体制的精髓是民主监督和妥协合作,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没有党外监督,官员贪污横行,在经济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也留下了巨大隐患,贫富不均,人民不能分享经济成功的果实,房地产泡沫隐忧都反映了政治体制改革上的落后。(其实我们看看中共中央文件会发现改革开始初期党的决策是经济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同步实行,经济政治文明两手都要抓,由于八九六四而导致政治体制改革停滞。)

而妥协合作某一方面更重要,台湾现阶段就是种群对立,妥协合作的反面例子。

3. 民主体制和国家利益

很多中国公知认为美国之所以打压中国是因为中国不是民主体制,但这是很幼稚的,中国就是一个民主国家也是美国的庞大竞争对手和假想敌人,对待中国的打压和合作也是基于美国自身利益的考量,站在美国的国家利益上美国的做法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也正是其选民的要求和资本利益体现,也正是由于美国过度注重自身的利益也赢得了国际霸权主义的名称。当然民主体制因为内部有监督体制和不同利益群体约束往往可以避免过度的民族主义。

4. 民主体制和舆论导向

这是我们想探讨的重点,我们会发现对媒体的审查制度是集权制度国家的共性,

但这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维护了执政党的利益和国家政权的稳定,另一方面自身政策也会受到其制约和伤害,如新疆民族问题,在09年75事件前就有不少学者对政府的“二少一宽”政策的危害性提出了改进建议,关键是他们的观点连发表的可能性都没有。又比如在环境保护问题上,政府往往会辩解说这是经济发展中都会遇到的问题,还举伦敦和洛杉矶的例子,但不要忘了几年前许多经济学家已经大声疾呼正是有伦敦的教训,政府千万不要重滔覆辙,走先发展后整理的老路,但他们有什么手段可以制约政府吗?没有,甚至你多说相反会失去自己的利益。中国政府往往声讨民主的虚伪性,但不要忘了正是这个体制赋予的监督和制肘使我们好像失去了某些短期利益,而在长远看又何尝不是良多获益呢?​
某些良知和愤青会说美国的所谓民主背后是资本利益,甚至说华尔街资本在左右国家走向。是的,任何政府的政治中心可能都是龌龊的,就像纸牌屋所描绘的,但现实并不是连续剧,这其中重点的是他有个监督体制,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哪怕是仅仅为选票,而我们宣传的通过党内监督就能使自己杜绝腐败,依靠自己监督自己提高进步不符合逻辑。更何况如果这个政府真的使美国人民都民不聊生,我们中国人民不用担心,美国人民自己会推翻它。每个国家媒体背后都有所谓的价值观驱动和观点自身审查,甚至有基于自身国家利益的胡说八道,但请你不要忘了你最少可以不用翻墙就可以看到许多不同观点的媒体报道,甚至来自中国官方媒体的驳斥,而且许多揭露文章正是美国自身媒体揭露的。某些时报大声叫好占领华尔街运动,但他们忘了探讨了背后,不正是这个体制和法律保证他们说话的权利吗,这个体制不正体现了“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要誓死保卫你说话的权利”吗? 中国的央视可以合法在美国开台宣传,但却害怕纽约时报对高层领导腐败的揭露文章(其实纽约时报是美国主流媒体中少有的支持中国对钓鱼岛主权的媒体),不给记者续签,封锁网络。其实,你在封杀别人的监督何尝不是制约自身的进步?更主要的是扼杀了自身民族创造性的发展,培养了更多将来可能使自身政权倒台的极端情绪的颠覆者。。。。

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得以稳定和和平交替某一方面正是靠着党内一小部分的集体领导特别是常委内的民主制衡,而不是一人独裁。所以不要一提民主就害怕,我们换个词好不好:监督体制。我们从中国的利益出发再次考虑这个问题,对媒体的审查制度以及种种对网络观点的引导同样 一方面失去了媒体合法性和正义性,像狼喊得多了,你说真话时别人也不再信你,你也不敢理直气壮对自身利益大声疾呼,义正词严的维护自身利益。

现在大家的共识是民主制度并不是一个完美制度,在经济发展中甚至是一个低效制度,但从人类的长期发展历史上来说是一个不坏的选择。当然我们要正确认识民主体制的利弊,而且民主体制本身也有一个适应土壤和发展过程,中国完全可以走自己的路,但不能为了一党利益而漠视整个民族和国家利益,更不能为了一党之私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中国可以大声的宣传自己的中国价值观,走自己的路,只要这是人民认可并使普罗大众幸福之路。。。。。

民主制度的优点是避免政策灾难,一事无成也好过“大跃进”,用顶层的政治“混乱”换来底层的安宁
就像罢工时我们会遇到各种不便, 但换个位置我们会庆兴还有这个渠道可以抗争。民主有时更多的是妥协是包容是公平是监督, 是避免最坏结果的发生,从这点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它决不是完美的, 但是个不坏的选择。现在中共已经完成第一阶段,如果能体面地进入第二阶段就比较明智了。如果现在的集权能够用在解决阶段的转换上,是非常有利的,哪怕不体面也没关系,关键是不能乱。乱了百姓遭殃。其实这种转换民众基础也有了,观念上也具备了,理论上也得到证实了。只是会损害所谓上层集团的利益。从中国历史上看,凡是损害到上层贵族利益的人,结局通常都是非常悲惨的。


现在的中国就是一个奇迹,其实大家说的就是大陆30年的经济奇迹。但你不得不承认这个经济奇迹就是按照资本主义的模式在发展,那么资本主义的很多弊病也必然会同时伴随发生。在我们现在经济高速发展时不正是解决公平贫富不均环境等等问题的最好时候,这就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原因。我们看到很多西方的弊病不正是西方媒体揭露的吗?他们认为对自己政府的抨击是天经地义的,当然政府也在方方面面加强对媒体的渗入,这也正是人民所抨击的。我们政府天天害怕所谓的颜色革命,你害怕什么呢,既然认为我们的优越性,为什么不敢放开媒体,让大家解放思想,开阔眼界,把他们给颜色了呢?(其实西方的制度真的不一定是人类最好的制度,但你越不敢放开争​
论,说明你越心虚,误解的就越多连支持的都不敢大声辩解)开阔一下自己的眼界到世界上走一走,中国大城市现在的硬件已经比发达国家还发达,而且对一部分人中国现在最好挣钱,现在到国外其实是受罪的洋插队。但国外现在还有很多人仍然认为他们的经济发展太快了,造成了对环境等等问题。难道现在我们还认为成功的唯一条件就是经济发展和挣钱吗?如果我们都是中国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你还会嘲笑欧洲的工会拖慢经济吗?“中国啊,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你还记得为什么去年在网上引起共鸣吗最后,各种制度都有它的优缺性,不用看任何专家和权贵的观点,他的老百姓最有切身体会和发言权。现在国内国外对中国政府有很多指责和偏见,这不可怕,可怕的是心静如水,中国足球你还在看吗?
中国足球哇
以下省略3000骂人的话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9.73%
前言:十年前甚至更早经常和国内朋友讨论民主理论和探讨中国发展方向,现在十年过去中国经济总量再次强势翻倍,很多朋友个人财富也是巨额增长,但再也没人想要探讨什么“民主”,甚至极端思维认为美国只有武力战争才可能打断中国超越美国,同样另一种极端思维完全悲观而对未来发展抱有最坏打算,在现在多事之秋重发十年前自己的文章不是想再讨论什么民主,而恰恰发现十年当政,在当年大家最看重的舆论导向和媒体言论控制上和想象完全背道而驰,只是不知道十年后我们留给下一代的中国和世界会是什么样?


民主这两个字往往是许多人争论的焦点,我们这里不从道德和什么普世价值来讨论,只把它当作一个名词就和专制一样来心平气和的讨论。

1. 民主体制在经济领域往往是低效率

中国最近三十多年在经济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功,中国政府特别是一些官方喉舌经常以经济发展的巨大成就来举证自己政治体制的成功,好比中国的一党体制。中国经济发展的三架马车是投资出口消费,而其中政府主导的投资起到了重中之重,这恰恰反映了集权体制的成功,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中国在抢险救灾和灾后重方面会发挥巨大统一和威权优势。也常常可以看到身边的法国民航罢工对经济产生的巨大影响,而这由于工会主导的大罢工在中国是不可想象。
历史上希特勒上台后利用国家集权体制取得了巨大成功,数据显示:希特勒上台4年後,德國GDP增長102%,國民收入增加了一倍,人均收入僅次於英國和美國,失業人員由600萬降為不足4萬,失業率由30%降為1.3%;同時完成了全國高速公路網的建設,重整了重工業基礎體系,還裝備了一支現代化軍隊。德國由最高的赤字和最高的失業率、實際上已經瀕臨破產邊緣的國家一躍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強國,創造了經濟復興的奇蹟。更加惊人的是,希特勒实际上兑现了他竞选时的诺言,为德国人民实现了共同富裕-决不是让少数人率先富起来,而是让广大工薪阶层和管理阶层一起富起来。有的人会说希特勒正是利用了民主投票上台后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这就引发了民主体制的精髓:监督和妥协。

2. 民主体制的精髓是民主监督和妥协合作

让我们看看历史吧,希特勒上台正是采取取缔政党,法西斯专政的独裁才使人类陷入二战的浩劫,民主制度绝不是仅仅选票制度这样的肤浅理解,像埃及泰国这样的国家与其说是民主体制不如说是打着民主投票制度的军人干政更妥切。民主体制的精髓是民主监督和妥协合作,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没有党外监督,官员贪污横行,在经济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也留下了巨大隐患,贫富不均,人民不能分享经济成功的果实,房地产泡沫隐忧都反映了政治体制改革上的落后。(其实我们看看中共中央文件会发现改革开始初期党的决策是经济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同步实行,经济政治文明两手都要抓,由于八九六四而导致政治体制改革停滞。)

而妥协合作某一方面更重要,台湾现阶段就是种群对立,妥协合作的反面例子。

3. 民主体制和国家利益

很多中国公知认为美国之所以打压中国是因为中国不是民主体制,但这是很幼稚的,中国就是一个民主国家也是美国的庞大竞争对手和假想敌人,对待中国的打压和合作也是基于美国自身利益的考量,站在美国的国家利益上美国的做法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也正是其选民的要求和资本利益体现,也正是由于美国过度注重自身的利益也赢得了国际霸权主义的名称。当然民主体制因为内部有监督体制和不同利益群体约束往往可以避免过度的民族主义。

4. 民主体制和舆论导向

这是我们想探讨的重点,我们会发现对媒体的审查制度是集权制度国家的共性,

但这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维护了执政党的利益和国家政权的稳定,另一方面自身政策也会受到其制约和伤害,如新疆民族问题,在09年75事件前就有不少学者对政府的“二少一宽”政策的危害性提出了改进建议,关键是他们的观点连发表的可能性都没有。又比如在环境保护问题上,政府往往会辩解说这是经济发展中都会遇到的问题,还举伦敦和洛杉矶的例子,但不要忘了几年前许多经济学家已经大声疾呼正是有伦敦的教训,政府千万不要重滔覆辙,走先发展后整理的老路,但他们有什么手段可以制约政府吗?没有,甚至你多说相反会失去自己的利益。中国政府往往声讨民主的虚伪性,但不要忘了正是这个体制赋予的监督和制肘使我们好像失去了某些短期利益,而在长远看又何尝不是良多获益呢?​
某些良知和愤青会说美国的所谓民主背后是资本利益,甚至说华尔街资本在左右国家走向。是的,任何政府的政治中心可能都是龌龊的,就像纸牌屋所描绘的,但现实并不是连续剧,这其中重点的是他有个监督体制,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哪怕是仅仅为选票,而我们宣传的通过党内监督就能使自己杜绝腐败,依靠自己监督自己提高进步不符合逻辑。更何况如果这个政府真的使美国人民都民不聊生,我们中国人民不用担心,美国人民自己会推翻它。每个国家媒体背后都有所谓的价值观驱动和观点自身审查,甚至有基于自身国家利益的胡说八道,但请你不要忘了你最少可以不用翻墙就可以看到许多不同观点的媒体报道,甚至来自中国官方媒体的驳斥,而且许多揭露文章正是美国自身媒体揭露的。某些时报大声叫好占领华尔街运动,但他们忘了探讨了背后,不正是这个体制和法律保证他们说话的权利吗,这个体制不正体现了“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要誓死保卫你说话的权利”吗? 中国的央视可以合法在美国开台宣传,但却害怕纽约时报对高层领导腐败的揭露文章(其实纽约时报是美国主流媒体中少有的支持中国对钓鱼岛主权的媒体),不给记者续签,封锁网络。其实,你在封杀别人的监督何尝不是制约自身的进步?更主要的是扼杀了自身民族创造性的发展,培养了更多将来可能使自身政权倒台的极端情绪的颠覆者。。。。

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得以稳定和和平交替某一方面正是靠着党内一小部分的集体领导特别是常委内的民主制衡,而不是一人独裁。所以不要一提民主就害怕,我们换个词好不好:监督体制。我们从中国的利益出发再次考虑这个问题,对媒体的审查制度以及种种对网络观点的引导同样 一方面失去了媒体合法性和正义性,像狼喊得多了,你说真话时别人也不再信你,你也不敢理直气壮对自身利益大声疾呼,义正词严的维护自身利益。

现在大家的共识是民主制度并不是一个完美制度,在经济发展中甚至是一个低效制度,但从人类的长期发展历史上来说是一个不坏的选择。当然我们要正确认识民主体制的利弊,而且民主体制本身也有一个适应土壤和发展过程,中国完全可以走自己的路,但不能为了一党利益而漠视整个民族和国家利益,更不能为了一党之私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中国可以大声的宣传自己的中国价值观,走自己的路,只要这是人民认可并使普罗大众幸福之路。。。。。

民主制度的优点是避免政策灾难,一事无成也好过“大跃进”,用顶层的政治“混乱”换来底层的安宁
就像罢工时我们会遇到各种不便, 但换个位置我们会庆兴还有这个渠道可以抗争。民主有时更多的是妥协是包容是公平是监督, 是避免最坏结果的发生,从这点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它决不是完美的, 但是个不坏的选择。现在中共已经完成第一阶段,如果能体面地进入第二阶段就比较明智了。如果现在的集权能够用在解决阶段的转换上,是非常有利的,哪怕不体面也没关系,关键是不能乱。乱了百姓遭殃。其实这种转换民众基础也有了,观念上也具备了,理论上也得到证实了。只是会损害所谓上层集团的利益。从中国历史上看,凡是损害到上层贵族利益的人,结局通常都是非常悲惨的。


现在的中国就是一个奇迹,其实大家说的就是大陆30年的经济奇迹。但你不得不承认这个经济奇迹就是按照资本主义的模式在发展,那么资本主义的很多弊病也必然会同时伴随发生。在我们现在经济高速发展时不正是解决公平贫富不均环境等等问题的最好时候,这就是“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原因。我们看到很多西方的弊病不正是西方媒体揭露的吗?他们认为对自己政府的抨击是天经地义的,当然政府也在方方面面加强对媒体的渗入,这也正是人民所抨击的。我们政府天天害怕所谓的颜色革命,你害怕什么呢,既然认为我们的优越性,为什么不敢放开媒体,让大家解放思想,开阔眼界,把他们给颜色了呢?(其实西方的制度真的不一定是人类最好的制度,但你越不敢放开争​
论,说明你越心虚,误解的就越多连支持的都不敢大声辩解)开阔一下自己的眼界到世界上走一走,中国大城市现在的硬件已经比发达国家还发达,而且对一部分人中国现在最好挣钱,现在到国外其实是受罪的洋插队。但国外现在还有很多人仍然认为他们的经济发展太快了,造成了对环境等等问题。难道现在我们还认为成功的唯一条件就是经济发展和挣钱吗?如果我们都是中国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你还会嘲笑欧洲的工会拖慢经济吗?“中国啊,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你还记得为什么去年在网上引起共鸣吗最后,各种制度都有它的优缺性,不用看任何专家和权贵的观点,他的老百姓最有切身体会和发言权。现在国内国外对中国政府有很多指责和偏见,这不可怕,可怕的是心静如水,中国足球你还在看吗?
我不愛講民主。我只愛說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裡。聖經傳道書11:1-2說:
Ship your grain across the sea;
after many days you may receive a return.
Invest in seven ventures, yes, in eight;
you do not know what disaster may come upon the land.
坊間傳說認為這是所羅門王的智慧。學者當然不會這麼說。但不論如何,這可能是人類最早提出分散風險的見解。經商如此,治國也一樣。權力一定要盡量分散,以避免決策錯誤的風險。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