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一、

西厂,对熟悉明史的人来说,如雷贯耳。

但我说的西厂,是我小时候成长的地方。在我们那个村里,我父亲和五个叔伯兄弟住的一圈房子,被人称作西厂。

我们那里是上海县,村庄不叫村或庄的。沈家聚居的地方,叫沈家堂,胡姓所在的地方,称胡家蒗。

我们西厂在生产小队的最西头,与其他人家被一条宽阔的马路隔开了。但大队部,村里的一些机器,例如,轧面粉的,做面条的,轧花的,赤脚医生,理发店,修车铺,还有一位专门捣浆糊的大妈,对的,就是捣浆糊,然后分发到市里各单位去的,就挨着我们,所以倒也不冷清。

我小时出去玩,去沈家堂,胡家蒗,遇有不认识我的,问起来,知道的大人就说:这是西厂某某家的小儿子。

我父亲在当地人缘颇好,这么一说,人家就知道我是谁了,我祖宗三代的信息大概就显示在他们脑子里大屏幕上了。

但我若跟着父母到三里地以外的地方吃饭,介绍起来,我父亲就成了“厐协隆”的孙子了。人们从来不提我的祖父,只提我曾祖父,可见我曾祖父影响力更大。

我没见过厐协隆,连照片也没见过。我也没见过我爷爷,他在我父亲十四岁时就死了。

我对于人们称我们那里为“西厂”,是有过疑惑的。何以我们这里,没有冠名权?



二、

我家屋子是一排五开间平房中西面的两间半。东边两间半属于我大伯家。乡下的规矩,兄东弟西。我大伯家住上海,乡下房子一直空关着,所以我们实际就用了三间。

我们去市区,是说去上海的。上海县是个假上海。

我家屋子后面是一条通向黄浦江的潮汐港,常有木船驶过。安静的夜里,吱吱呀呀的摇橹声,飘近了,又远去。

河边,是密密的芦苇,几棵长得不那么好看的杨树,苦楝,冬青,还有一棵枝桠伸向河中,长了毛绒绒叶子叫不上名字的杂树。

春天,枯黄的芦杆下冒出嫩叶来,不多久便遮住了河水。这些芦苇叶是我母亲每年裹粽子的材料。河水涨上来,一群群小鱼在芦苇丛边游来游去,人走近时,倏忽不见,弄出浅浅的水波来。有时我用淘米箩去抓小鱼,但每每落空。

油菜花开时,有野蜂飞来,钻进墙壁的砖缝里。用竹签把蜜蜂拨出来,装进小药瓶里,瓶里放进油菜花,毛绒绒的野蜂在里面爬来爬去。但总不过两三天就死了。

夏天晚上,金黄色的知了挖开泥土,从河滩地里钻出来,爬上杨树,上演金蝉脱壳。太阳升起,变成黑色金边的鸣蝉,在老高老高的树梢,微翘起臀部对着阳光鼓噪。

抓知了,是一群孩子永不厌倦的玩乐。先是在长长的竹竿顶部绕上面筋粘知了,后来有了塑料袋,用铁丝绑了塑料袋去套知了,效率更高。竹竿缓慢接近知了时,知了会察觉,但想飞走时,腾挪空间已不够,一下子钻进了塑料袋,传来嘎嘎乱叫翅膀扑打袋袋的声音。只要袋袋足够深,它便不可能逃走了。

也有警惕性很高的,竹竿还没接近,鸣一声,划一道弧线飞走了。

偶尔有狡猾的,竹竿穿过层层枝桠,袋口接近时,它却转到了树的另一边。

有时会遇到两只一门心思繁育后代的,交尾在一起,大约如痴如醉,便迟钝得很,不飞,抓到了笼子里也不叫不闹,舍不得分开。

长大一些,睡得晚,又有了手电筒,就去抓从地洞里爬出来的金蝉,放在笼子里,第二天早上可以看到刚刚脱壳颜色鲜嫩的知了,看它的颜色慢慢变至乌黑发亮。

晚上走近河边,还会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那是螃蜞在逃跑。我们很少吃螃蜞,虽然味道鲜美。有大闸蟹吃,螃蜞那点肉实在不够意思。但螃蜞实在多,骤雨初歇,夕阳里,到处都是螃蜞。有几个跑不掉的,看到我走近,会举起青色的大螯威胁我。



三、

我家东面,穿过几个叔叔住的庭院,是一条大马路,连接着市区和一个重要的化工工业区。每天,很多装载着焦炭的卡车开过,车上会掉下乌青的焦炭块。这些焦炭块还能烧,掺在煤球一起,可以在冬天烧水炖汤。

马路边,是我们夏天纳凉的地方。吃完晚饭,路上车很少,路灯亮了,各家拿了小板凳,蒲扇,甜芦粟,坐在路边闲聊。闷热的日子,南北向的马路像一条天然的风道,有时带来凉爽的风,吹来收割后稻禾的香味。远处天边,偶尔一道电光,勾勒出高耸的雷雨云头。

穿过马路,沿河边向东走一两百步,是我们小小的镇子。镇口有一栋两层的楼房,高高斑驳的马头墙,露出硕大的青砖。楼下水岸,是花岗岩长条石垒就的驳岸和宽阔的水码头。一座清代的石桥,连接了河两边的南北弹街路。

有一年,我五岁或六岁,随父亲过河去亲戚家吃饭。晚上,父亲吃得醉醺醺了,一帮人上了桥,我父亲转身和送他的人说话,把小小的我拱下了没有栏杆的石桥。

那是12月,我不会游泳,但棉袄的浮力托起了我,脸朝上漂浮在水面上,顺潮水向黄浦江方向飘去。

我父亲大概听到了“扑通”落水的声音,一个发现情况有异的叔叔跳下水把我捞了起来。父亲抱着我冲到家里,幸好我贴身的衣服还没有全湿。

再长大一些,这石桥,这驳岸,就成了我们夏天游泳玩水的绝佳去处。我曾经无数次从石桥上跃入河里,到中流击水,在驳岸的石头缝里想尽办法挖出大螃蟹来。潮涨潮落时,河水湍急。那一夜如果没人想起我,我便一个人走远了,来不及看到这世界更多的风景。

我已经忘记了那一夜天上有没有月亮,但我后来每年都看到,秋夜,金灿灿的月亮从石桥上升起,似乎伸手可及,照着晃晃悠悠的河水,河边的树冠,马头墙,上了门板的安静的茶馆,世界温柔得不真实。

这条河从家到黄浦江的那一段我很熟悉,我们的学校在东边,离黄浦江不远。但这条河的西边,我却极少去。河流在向西不远处做了一个浅浅的弯,河水隐没在茂密的芦苇从里。西面的那个村,朱家堂,不但不属于一个生产队,还不属于一个公社,便好像是隔得很远的另一个世界,远得我怀有莫名的恐惧,鸡犬相闻,老死不去看一眼。

其实我是认识那村里的几个孩子的。那些孩子因为离他们自己所属行政区的学校太远,就在我们这里念书。有一个女孩,比我小了两岁,很聪明,很美,她家的房子,我大概可以看得见的,但我从来没敢走近去看过。

最后一次碰见那女孩是在汽车站,她去军医大学,我上我的学。说了几句话,笑着道了再见。

长大后去了很多地方,甚至在遥远的地球另一端安了家,就会想,小时候,我为什么连离家几百米的那个村子都没去过呢?



四、

小时候每次发高烧都会做一个同样的梦,梦见自己漂浮在灰色的天空里,四周是白色的云朵。像仰泳一样,我平躺着,脚稍微点一下,人就浮起来,再点一下,就漂出老远。我喜欢这种可以飞起来的感觉,但云朵不断集拢过来,好像一大包一大包棉花撞过来,我总在不断躲避这无穷无尽的大包……很累,累得爬不起来。

我便真的爬不起来了。

我家隔壁,是属于大队的一排平房,平房里放着好多轧花机。

从地里采摘上来的棉花是不能直接拿来纺纱织布的,要通过轧花机把棉花籽剔出来,打松,做成皮棉,然后才能絮棉衣,做被胎,纺纱织布。轧花机就是用来完成这个工序的。

我认字以后,某天,赫然看出这些轧花机上写着“恊隆花厰”四个字,是极漂亮的柳体。而我家里用的桌椅板凳,也都写有同样的字。

我的曾祖父本名不叫厐协隆,他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家乡创办了协隆花厂,而办公的地方,设在西藏路上的东方大饭店,一家人住在附近的平安里。从此,家乡的人便把我们这一族称作厐协隆了。

我夏日里天天玩耍的花岗石水码头,应该见过很多运载皮棉的船只,摇出港汊,顺黄浦江的落潮水把货物运到杨树浦的纺织厂去。

协隆花厂兴旺了一些时日,但随着曾祖父离世,匪患不断,未到1949年,工厂已经关张,只留下一片寂静的厂房。

余华有个长篇小说《活着》,讲一家地主,儿子好吃滥赌,把家败了,但解放后就根正苗红。我总觉得与我家有点像。

我们小学隔壁的洋房以前属于地主家的,老地主被镇压了,小地主就住在不远处的小房子里。厐协隆虽有一大片房子,但没地,钱也没了。农村划阶级成分,有地没地是硬指标。那一大片房子随着国家开辟大马路,修建公路桥,公社组建农机厂等等,大部分拆光了,只剩下了马路西面我们住的这一圈。而这一圈,是协隆西厂。

我出生的时候,东厂早没了,糊里糊涂地住在西厂,等知道了明朝那点事,就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也叫西厂。探究下来,终究与朱家没有一丁点的联系。

只是,每次发高烧,便有那么多棉花大包撞过来,好像前世里我是同这些棉花包有关系的。



五、

我家有个放杂物的小阁楼。我十岁出头后胆子大起来,就敢爬上去翻东西了。翻到过父亲的影集,集邮本,日记本,有各种插画的很老的电话号码本,掏空了火药的空心手雷,一本翻烂了的没有封面的旧书,一些银色的钱币,上面有个气呼呼的光头老头的那种,还有一尊刘海戏金蟾。这一看就是封资修的东西,但它是铜做的,掂在手里有些份量,我觉得是可以在废品收购站卖出钱来的。

那本翻烂了的没头没尾的书,我拿下来看,是讲故事的,记得是从甫志高叛变那一章开始,然后,中美合作所,徐鹏飞,江姐,红岩。我认的字还不足以读懂书里所有的内容,但还是看完了。

那个刘海戏金蟾,不知道是我没胆子换糖吃,还是忘记了把它卖掉,最终留了下来。等到我家翻建房子的时候,我问父亲,这尊奇怪的铜像是从哪里来的。父亲说,是以前放在家里账房柜台上的。

我父亲大约是过上了几天小资产阶级生活的,我猜想。他的皮肤很白,他的长辈对他有一个昵称,是关于他白皙的皮肤的。我没有和他深谈过过去的事情,在我们小时候,这是一种忌讳。他参加朝鲜战争的历史,我问他,他也只是寥寥几句话,便好像没什么可说的了。

父亲从部队退伍后进了单位,但不久就响应了党的号召,下放回乡。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后悔这个选择,毕竟,后来的经历证明,在城乡割裂的二元社会,这个选择对于家庭,对于孩子有着巨大的负面影响,而他自己也因此辛劳一生。

小时候,我们家经常为没有足够的柴火发愁。我们家不缺粮食,但柴火每年都不够。灶上用来烧火的东西都是地里收割上来的,稻禾和麦秸秆经不起烧,棉花秸秆的数量也很有限。冬天我们有时烧煤炉,煤球没有了,就烧煤油炉。但烧煤油炉的费用对我们来说太高。而且即使烧得起,我记得也是凭票定量供应的。

为了柴火,父亲每年就去锯屋后几棵树的树枝。细的,直接锯断,粗的,用斧头劈开,在墙边堆上几个月,干透了用来烧火。

有一年,我已经结婚了,回家看望父母。父亲不在屋里,我开了后门,寒风灌进屋子。仰头,看见父亲站在高高的杨树上,穿得有些单薄,一手抓紧一根树杈,另一手拿着锯子。我看到他的脚跨向另外一根更高的树杈,脚有些犹豫。我的心一下子收紧了。

那个白发老翁犹犹豫豫跨出一只脚的情景,看得我鼻子发酸。我竟然不敢叫他,怕突然的声音惊到了他。

我这辈子从没站上过这么高的树。我小时候爬一棵小树摔断了骨头,父亲抱着我去医院,一路跑一路问我:“还爬不爬树啊,还爬不爬?”

我说:“不爬了。”

我真的没再爬过树。即使我哥哥,父亲也不让他上那么高的树。这些事情他从年轻时一直干到满头白发,成了他加给自己的一种责任,继而又成了一种习惯。我不必为了生活而冒险爬高,我的父亲替我把这一切承担了。

父亲离去两年后,西厂的房子全拆了。我看着满地废墟,心绪悠悠。
 
最后编辑: 2020-05-27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朝花夕拾,可以静心。

其实不能,我看了又看,总觉有好多滋味。

河边的芦苇,春天的油菜花,毛绒绒的野蜂,金黄色的知了,黑色的鸣蝉,举起青色大螯的螃蜞 ……这是小男孩的绿野仙踪。

石桥和驳岸——一个五,六岁小男孩的历险记。12月的冬天,小小的人儿被大人无意拱下了没有栏杆的石桥,穿着棉袄,脸朝上漂浮在水面上,顺潮水向黄浦江方向飘去。—— “我曾经无数次从石桥上跃入河里,到中流击水,在驳岸的石头缝里想尽办法挖出大螃蟹来。潮涨潮落时,河水湍急。那一夜如果没人想起我,我便一个人走远了,来不及看到这世界更多的风景。”
要庆幸这段文字——“秋夜,金灿灿的月亮从石桥上升起,似乎伸手可及,照着晃晃悠悠的河水,河边的树冠,马头墙,上了门板的安静的茶馆,世界温柔得不真实。”——差点我们就看不着了。顺便点赞下聪明美丽的女孩。

放杂物的小阁楼,是少年的第一桶金,芝麻开门的惊喜。——也许我们今天可以看到这样美的文字,也有其中那本翻烂了的没头没尾的书的一份功劳哈。

梦里的云朵和棉花还可以是前世今生的幻化,地主家的败家子可以拨乱反正从此根正苗红。——人生的玄幻莫过如此。

再不爬树的孩子,背后是一个父亲最大努力的支撑和给予——满地废墟的西厂也不能带走那份最深沉的父爱。
 
最后编辑: 2020-05-26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朝花夕拾,可以静心。

其实不能,我看了又看,总觉有好多滋味。

河边的芦苇,春天的油菜花,毛绒绒的野蜂,金黄色的知了,黑色的鸣蝉,举起青色大螯的螃蜞 ……这是小男孩的绿野仙踪。

石桥和驳岸——一个五,六岁小男孩的历险记。12月的冬天,小小的人儿被大人无意拱下了没有栏杆的石桥,穿着棉袄,脸朝上漂浮在水面上,顺潮水向黄浦江方向飘去。—— “我曾经无数次从石桥上跃入河里,到中流击水,在驳岸的石头缝里想尽办法挖出大螃蟹来。潮涨潮落时,河水湍急。那一夜如果没人想起我,我便一个人走远了,来不及看到这世界更多的风景。”
要庆幸这段文字——“秋夜,金灿灿的月亮从石桥上升起,似乎伸手可及,照着晃晃悠悠的河水,河边的树冠,马头墙,上了门板的安静的茶馆,世界温柔得不真实。”——差点我们就看不着了。顺便点赞下聪明美丽的女孩。

放杂物的小阁楼,是少年的第一桶金,芝麻开门的惊喜。——也许我们今天可以看到这样美的文字,也有其中那本翻烂了的没头没尾的书的一份功劳哈。

梦里的云朵和棉花还可以是前世今生的幻化,地主家的败家子可以拨乱反正从此根正苗红。——人生的玄幻莫过如此。

再不爬树的孩子,背后是一个父亲最大努力的支撑和给予——满地废墟的西厂也不能带走那份最深沉的父爱。
谢谢点评。我喜欢看。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要是有你故乡的图片河景就更好了。
要是有你故乡的图片河景就更好了。
那条河早已不是当年的样子,那座石桥也已经在几十年前换成带栏杆的水泥桥。回不去的乡愁。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想起我老家门口的小河影子都没了,一座石板铺就的小石桥,一到雨季就淹过桥面,我小时候的记忆为此战战兢兢,如今更是不知道埋在哪个路段下头。

7岁之前是在乡下过的,能记住的事不是太多。因为是南方,记忆里总是浓稠浓稠的绿。有好吃的菱角,社戏的喧闹,雾气腾腾的肉丸等等许多美味,但是好像可怕的事也多。很早以前依稀梦见小小的我走在田间路梗,烟雨蒙蒙,窄窄的田沟里密密缠绕很多绿色的小蛇。这个也不知是真的存在,还是胡乱的恶梦,现在想想难道是当时看《射雕英雄传》白驼山的少主欧阳克出场带来的负面效应?在田里抓过青蛙是真,也吃过:p

我对小河最美的印象是,夏日水边挂满沉甸甸的红荔枝树,映照着河水也摇曳多姿。但对河水也有点阴影。经过家门口的小河只是一小支流,真正铺设台阶可以洗衣下水活动的大河河岸在稍远的地方,水面更广阔,那里也有座更大的石拱桥,也是没栏杆的,有点高,一个人走着我都会有点怕。夏天附近几个村的孩子大都会去游水。男孩不知道,女孩大多是傍晚,夜色渐笼的时候。我那时不会真正游泳,一般只在台阶边玩玩,或者踩在淹过水的下层石阶意思意思。就这么小心翼翼,然后有天天色昏暗的时候,我居然踩到一个软乎乎的身子,我被惊吓的同时,边上的大人也发现了被淹在水里的邻村小姑娘。那孩子被拉起来了,兵荒马乱过后,我的耳边就是她尖利恐惧的哭声。
 
最后编辑: 2020-05-27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想起我老家门口的小河影子都没了,一座石板铺就的小石桥,一到雨季就淹过桥面,我小时候的记忆为此战战兢兢,如今更是不知道埋在哪个路段下头。

7岁之前是在乡下过的,能记住的事不是太多。因为是南方,记忆里总是浓稠浓稠的绿。有好吃的菱角,社戏的喧闹,雾气腾腾的肉丸等等许多美味,但是好像可怕的事也多。很早以前依稀梦见小小的我走在田间路梗,烟雨蒙蒙,窄窄的田沟里密密缠绕很多绿色的小蛇。这个也不知是真的存在,还是胡乱的恶梦,现在想想难道是当时看《射雕英雄传》白驼山的少主欧阳克出场带来的负面效应?在田里抓过青蛙是真,也吃过:p

我对小河最美的印象是,夏日水边挂满沉甸甸的红荔枝树,映照着河水也摇曳多姿。但对河水也有点阴影。经过家门口的小河只是一小支流,真正铺设台阶可以洗衣下水活动的大河河岸在稍远的地方,水面更广阔,那里也有座更大的石拱桥,也是没栏杆的,有点高,一个人走着我都会有点怕。夏天附近几个村的孩子大都会去游水。男孩不知道,女孩大多是傍晚,夜色渐笼的时候。我那时不会真正游泳,一般只在台阶边玩玩,或者踩在淹过水的下层石阶意思意思。就这么小心翼翼,然后有天天色昏暗的时候,我居然踩到一个软乎乎的身子,我被惊吓的同时,边上的大人也发现了被淹在水里的邻村小姑娘。那孩子被拉起来了,兵荒马乱过后,我的耳边就是她尖利恐惧的哭声。
满沟的蛇估计是做梦。我记得有一夜我开门,看见门外站了好多的奇怪的人。好多年我都搞不清是不是梦。
那个被你踩到的孩子好幸运。
乡下常有孩子淹死。我们大队支书的小儿子失足淹死,很是伤心。有个老太太,类似神婆之类的,说孩子是被落水鬼拖去了,被告发到大队,夜里就开会批斗她,批斗完了送去公社派出所。一大群孩子一路跟着,走了几里路。一路上,小孩子不断地打她,好几次打到在地。那一次我被深深震撼到了,知道人性、人心,原来可以这么恶。
几天后学校里传,北边一个池塘里浮起来一个人。大家都跑去看。阴沉的天,池塘里漂浮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老太太死了。
我难过了很久。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我小时候游泳的地方 百望山下的京密引水渠
309医院门口
河东有农田 有生产队的粉丝厂 一辆栋水利三队的居民楼

我小时候 见到穿游泳衣的女同学 总是感到很兴奋 白白胖胖的 让我遐想
优秀。看见穿游泳衣的女生没有遐想的都不是好男生,作文写不好。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我期待的回复是 点评太到位了 作者都没意识到的 被读者发现了
我其实为你发现这文与丰子恺的画异曲同工,点赞大师的见识不凡。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