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天地 我们家的煎腊肠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小时候,春节回乡,父亲总会带我去探望大伯。那时大伯该有六十多岁了,因为不谙普通话,与我的交流不多,但他总会备上一大桌的好菜,与父亲喝上两盅。饭桌上,我最喜欢的是煎腊肠,红艳剔透地盛在精致的小碟里,夹起那水晶般的薄片,咀嚼之间,顿觉口舌生津,齿颊芬芳。俺那时小,只顾吃,一口一片,狼吞虎咽地。大伯也不介意,边微笑地看着俺,边细细地嚼着腊肠,神情慈祥。

大伯喜欢腊肠,家族里每个人都知道。每年春节,年夜饭桌上都少不了这道小食。爸爸说,大伯其实是个外乡流浪过来的乞儿。那年除夕的早晨,因为饥饿过度而晕厥在爷爷的门前,后来爷爷救下了他,并把他收留了下来,认作义子。大伯到爷爷家里的第一顿饭,吃的就是煎腊肠,他一口一片,狼吞虎咽地,满满一碟,一口气就吃了精光。

那年爷爷刚盖了瓦房,娶了媳妇,大伯便跟着他摘芦柑,采荔枝,守林护果。后来爷爷有了自己的孩子,一男一女,一家五口生活得简单而快乐。

那个男孩就是我的父亲。父亲十多岁的时候,就出门念书去了,毕业后一直留在省城工作,家里的一切都靠着大伯打理,爷爷奶奶也一直由他照料着,直到终老。

前年回国,特意跟父亲回了一趟故乡。大伯已经去世了,他有五个子女,三男二女,枝繁叶茂地已经有了第四代子孙,三十八口的全家福高高地挂在堂前,很是气派。堂哥淳朴爽朗,承着爷爷和大伯留下来的果园,悉心地劳作。他们家的饭桌上,依然上着红润晶莹的煎腊肠,端端地摆在席间正中。

春节里少不了好吃的,北方人包饺子,南方人蒸年糕。即使身居海外,我们家的年夜饭桌上,每年也都有这道煎腊肠。俺喜欢自己做腊肠,买回最新鲜最干净的肉条,细细绞碎,然后一根根地把灌好的香肠挂起,那种感觉很古朴,也很喜悦。

孩子们极喜欢,一口一片,狼吞虎咽地,卖力咀嚼着,像极了我小时候的模样。俺细细地嚼着腊肠,恍然间可以见到大伯慈爱的笑容,和二十多年前一样。

1606878110611.png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2.82%
小时候,春节回乡,父亲总会带我去探望大伯。那时大伯该有六十多岁了,因为不谙普通话,与我的交流不多,但他总会备上一大桌的好菜,与父亲喝上两盅。饭桌上,我最喜欢的是煎腊肠,红艳剔透地盛在精致的小碟里,夹起那水晶般的薄片,咀嚼之间,顿觉口舌生津,齿颊芬芳。俺那时小,只顾吃,一口一片,狼吞虎咽地。大伯也不介意,边微笑地看着俺,边细细地嚼着腊肠,神情慈祥。

大伯喜欢腊肠,家族里每个人都知道。每年春节,年夜饭桌上都少不了这道小食。爸爸说,大伯其实是个外乡流浪过来的乞儿。那年除夕的早晨,因为饥饿过度而晕厥在爷爷的门前,后来爷爷救下了他,并把他收留了下来,认作义子。大伯到爷爷家里的第一顿饭,吃的就是煎腊肠,他一口一片,狼吞虎咽地,满满一碟,一口气就吃了精光。

那年爷爷刚盖了瓦房,娶了媳妇,大伯便跟着他摘芦柑,采荔枝,守林护果。后来爷爷有了自己的孩子,一男一女,一家五口生活得简单而快乐。

那个男孩就是我的父亲。父亲十多岁的时候,就出门念书去了,毕业后一直留在省城工作,家里的一切都靠着大伯打理,爷爷奶奶也一直由他照料着,直到终老。

前年回国,特意跟父亲回了一趟故乡。大伯已经去世了,他有五个子女,三男二女,枝繁叶茂地已经有了第四代子孙,三十八口的全家福高高地挂在堂前,很是气派。堂哥淳朴爽朗,承着爷爷和大伯留下来的果园,悉心地劳作。他们家的饭桌上,依然上着红润晶莹的煎腊肠,端端地摆在席间正中。

春节里少不了好吃的,北方人包饺子,南方人蒸年糕。即使身居海外,我们家的年夜饭桌上,每年也都有这道煎腊肠。俺喜欢自己做腊肠,买回最新鲜最干净的肉条,细细绞碎,然后一根根地把灌好的香肠挂起,那种感觉很古朴,也很喜悦。

孩子们极喜欢,一口一片,狼吞虎咽地,卖力咀嚼着,像极了我小时候的模样。俺细细地嚼着腊肠,恍然间可以见到大伯慈爱的笑容,和二十多年前一样。
这个不是自己做的吧?
如果是的话,太佩服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88.84%
小时候,春节回乡,父亲总会带我去探望大伯。那时大伯该有六十多岁了,因为不谙普通话,与我的交流不多,但他总会备上一大桌的好菜,与父亲喝上两盅。饭桌上,我最喜欢的是煎腊肠,红艳剔透地盛在精致的小碟里,夹起那水晶般的薄片,咀嚼之间,顿觉口舌生津,齿颊芬芳。俺那时小,只顾吃,一口一片,狼吞虎咽地。大伯也不介意,边微笑地看着俺,边细细地嚼着腊肠,神情慈祥。

大伯喜欢腊肠,家族里每个人都知道。每年春节,年夜饭桌上都少不了这道小食。爸爸说,大伯其实是个外乡流浪过来的乞儿。那年除夕的早晨,因为饥饿过度而晕厥在爷爷的门前,后来爷爷救下了他,并把他收留了下来,认作义子。大伯到爷爷家里的第一顿饭,吃的就是煎腊肠,他一口一片,狼吞虎咽地,满满一碟,一口气就吃了精光。

那年爷爷刚盖了瓦房,娶了媳妇,大伯便跟着他摘芦柑,采荔枝,守林护果。后来爷爷有了自己的孩子,一男一女,一家五口生活得简单而快乐。

那个男孩就是我的父亲。父亲十多岁的时候,就出门念书去了,毕业后一直留在省城工作,家里的一切都靠着大伯打理,爷爷奶奶也一直由他照料着,直到终老。

前年回国,特意跟父亲回了一趟故乡。大伯已经去世了,他有五个子女,三男二女,枝繁叶茂地已经有了第四代子孙,三十八口的全家福高高地挂在堂前,很是气派。堂哥淳朴爽朗,承着爷爷和大伯留下来的果园,悉心地劳作。他们家的饭桌上,依然上着红润晶莹的煎腊肠,端端地摆在席间正中。

春节里少不了好吃的,北方人包饺子,南方人蒸年糕。即使身居海外,我们家的年夜饭桌上,每年也都有这道煎腊肠。俺喜欢自己做腊肠,买回最新鲜最干净的肉条,细细绞碎,然后一根根地把灌好的香肠挂起,那种感觉很古朴,也很喜悦。

孩子们极喜欢,一口一片,狼吞虎咽地,卖力咀嚼着,像极了我小时候的模样。俺细细地嚼着腊肠,恍然间可以见到大伯慈爱的笑容,和二十多年前一样。
美味?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