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判定PPC人民党是种族主义分子的政党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加拿大是左派国家,在越来越左的趋势下,保守党也不得不向左倾斜,改变不少保守派的核心,去讨好左派选民,
人民党的出现,有伯尔尼当年失败后赌气自立山头成分,也有保守党内部靠右的选民的需求,
不过从上次选举结果可以看出,他们的市场不是很大,
这一次辩论,伯尔尼也没有资格参加,因为没有议员,上次的票太少,这次民调也不高,
不过这次人民党靠反强迫疫苗,也许会得到不少支持者,我都担心人民党会分流保守党的选票。。。
其实如果不分裂的话,保守党赢自由党容易的多。
保守党九十年代开始的分和历史,很有意思的,

最大的一次,大概是,93年,分出来 reform 和 bloc,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92.38%
保守党九十年代开始的分和历史,很有意思的,

最大的一次,大概是,93年,分出来 reform 和 bloc,
这个也说明了,在左派国家,各种程度右的需求一直存在,而魁党又是民族主义与地区主义的需求,总和起来,保守势力其实也是很强大的。
以前看过一本一个美国教授写的适合政治学初学者普及书,《意识形态起源和影响》,
里面政治光谱解释我觉很不错,左中右的各种述求,包括民族主义的分析,值得普通不了解政治学的网友一读,
否则定义不同,定义不了解,各自的核心述求是什么不搞清楚,扯都扯不到一起。。。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个也说明了,在左派国家,各种程度右的需求一直存在,而魁党又是民族主义与地区主义的需求,总和起来,保守势力其实也是很强大的。
以前看过一本一个美国教授写的适合政治学初学者普及书,《意识形态起源和影响》,
里面政治光谱解释我觉很不错,左中右的各种述求,包括民族主义的分析,值得普通不了解政治学的网友一读,
否则定义不同,定义不了解,各自的核心述求是什么不搞清楚,扯都扯不到一起。。。
四年左右的选举,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一个政党,必须让自己的理念,适合人民当前的呼声,不然没法得席位,
这个现实,造成了在核心价值,基本理念附近做一些飘移,
这个漂移度,漂移方向的差别,造成了一些分裂现象,

也产生了人民无可是从的感受,民主制度,就是这样,都有点乱,全世界,只有一个北朝鲜,鲜明肯定毋庸置疑,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92.38%
今天我投票了,居然发现自己成了种族主义分子。🤣🤣🤣
四年左右的选举,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一个政党,必须让自己的理念,适合人民当前的呼声,不然没法得席位,
这个现实,造成了在核心价值,基本理念附近做一些飘移,
这个漂移度,漂移方向的差别,造成了一些分裂现象,

也产生了人民无可是从的感受,民主制度,就是这样,都有点乱,全世界,只有一个北朝鲜,鲜明肯定毋庸置疑,

这是我看到的一个支持PPC人的投票策略

1631634025562.png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是我看到的一个支持PPC人的投票策略

浏览附件661596
投票,或者为了自己的理念,或者为了自己的诉求,或者因为自己的策略,

都是民主选举的一个部分,
都是一个公民的权利,

华人,也是独立自由的人,无论怎么投票,都是他的自由选择,

华人这么投票不可理解,是脑残的说法,违背民主精神,违背自由精神,违背独立精神,
 
最大赞力
1.95
当前赞力
85.17%
投票,或者为了自己的理念,或者为了自己的诉求,或者因为自己的策略,

都是民主选举的一个部分,
都是一个公民的权利,

华人,也是独立自由的人,无论怎么投票,都是他的自由选择,

华人这么投票不可理解,是脑残的说法,违背民主精神,违背自由精神,违背独立精神,
我昨天投票了。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92.38%
我看他像是在文革初期,坚决打倒誓死捍卫的样子,可惜他只能投一票,连带上他老婆孩子也就几票而已。这种表现我只能骂他脑残加自残了。
说的太严重,不过是看问题角度不同而已,我们华人其实骨子里基本上都算是保守主义者,
在家园这些年看下来,不喜欢保守派的,与其说是左派理念,不如说立足点是中国,
一部分人是民族情节比较重,一部分是因为自己与中国联系(生意等)比较紧密,不喜西方对中国打击大的党派,如果跳出这个立足点,你就会理解别人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85.67%
说的太严重,不过是看问题角度不同而已,我们华人其实骨子里基本上都算是保守主义者,
在家园这些年看下来,不喜欢保守派的,与其说是左派理念,不如说立足点是中国,
一部分人是民族情节比较重,一部分是因为自己与中国联系(生意等)比较紧密,不喜西方对中国打击大的党派,如果跳出这个立足点,你就会理解别人了。。。
你看这个截图里的语言习惯,完全还是“尖锐斗争”和“你死我活”的劲头。中国人到加拿大,有部分人一辈子还是个中国培养的奴才脑筋,看问题和看人还是那个劲儿。 我对保守党和自由党的了解可能比99%的华人多,所以我自认为不会极端看问题。

打个比方吧,如果你要信教,要信经过时间考验的三大宗教,而非什么自称圣人的新宗教。 这种小党就像新宗教,那个什么xx功,在美国加拿大闹得可比传统宗教厉害多了。 如果你真信那东西,俺也无语了。

对体面人说体面话。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说的太严重,不过是看问题角度不同而已,我们华人其实骨子里基本上都算是保守主义者,
在家园这些年看下来,不喜欢保守派的,与其说是左派理念,不如说立足点是中国,
一部分人是民族情节比较重,一部分是因为自己与中国联系(生意等)比较紧密,不喜西方对中国打击大的党派,如果跳出这个立足点,你就会理解别人了。。。
时间长了,会出现不同想法,

有不少人,说自己,fiscally conservative,socially liberal, 我观察到的中国人,投票的时候,会更关注社会走向,对财政关心不多,

上次和再上次大选,争论不少在大麻合法化,性别承认,性教育,多元文化,移民政策,这类问题上,

对保守和自由的根本分歧,大政府和小政府,几乎没什么讨论,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92.38%
时间长了,会出现不同想法,

有不少人,说自己,fiscally conservative,socially liberal, 我观察到的中国人,投票的时候,会更关注社会走向,对财政关心不多,

上次和再上次大选,争论不少在大麻合法化,性别承认,性教育,多元文化,移民政策,这类问题上,

对保守和自由的根本分歧,大政府和小政府,几乎没什么讨论,
说到保守与自由的根本分歧,你说财产权与人权冲突的时候,那个优先?或者说那个更需要保护?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92.38%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上来,我一直理解财产权是人权的一个部分,

你能不能给一个场景,我看看

《摘选》

我们可以提出一个普遍法则:在政治光谱上偏左侧的人倾向于强调人权,偏右侧的人倾向于强调财产权。举例来说,如果我们问一名自由主义者,个人是否有权利拒绝将部分财产卖给非洲裔美国人,他(她)一定会回答:“不!只要该非洲裔美国人有钱购买该财产,卖方没有拒卖的权利。”请注意,自由主义者并不是不重视财产权,他们明白地表示,准买主应拥有卖方所要求的金钱数量,一旦此条件满足,自由主义者便会要求买卖双方完成该项交易。在这个例子中,自由主义者的立场乃根据如下的假设:非洲裔美国人在道德上与其他人是平等的,因此不应该因其种族之故遭到歧视。此处的重点显然是在人权上。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以相同的问题询问保守主义者,他们的回答将有所不同。他们可能会说,尽管种族偏见是令人遗憾的,但如果财产所有者基于种族偏见坚持拒绝将其财产卖给特定的个人,他们绝对有权利这么做。为什么?因为那是他们的财产。此处保守主义者认知到人权与财产权之间的冲突,但是他们认为财产权明显地高于人权;财产所有权胜过人类平等。保守主义者不同于当代自由主义者,他们甚至可能主张财产权也是一种人权。不过只要我们仔细审视保守主义者对于各种人权的态度,便会发现,事实上他们坚称财产权凌驾于所有其他人权之上。

随着我们朝向政治光谱的两端移动,直到最远的末端,人权与财产权之间的平衡也逐渐倒向极端:一端认为财产权不存在,另一端则完全否认人权。在最左的一端,马克思预言共产主义将是民主的,绝对不允许私有财产或不平等的存在。在另一个极端,墨索里尼则完全否认人权,坚称个人没有正当性、权利和理由脱离民族国家而存在;个体唯一的功能便是为国家的利益卖力生产,无法做到这一点的人即应被清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摘选》

我们可以提出一个普遍法则:在政治光谱上偏左侧的人倾向于强调人权,偏右侧的人倾向于强调财产权。举例来说,如果我们问一名自由主义者,个人是否有权利拒绝将部分财产卖给非洲裔美国人,他(她)一定会回答:“不!只要该非洲裔美国人有钱购买该财产,卖方没有拒卖的权利。”请注意,自由主义者并不是不重视财产权,他们明白地表示,准买主应拥有卖方所要求的金钱数量,一旦此条件满足,自由主义者便会要求买卖双方完成该项交易。在这个例子中,自由主义者的立场乃根据如下的假设:非洲裔美国人在道德上与其他人是平等的,因此不应该因其种族之故遭到歧视。此处的重点显然是在人权上。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以相同的问题询问保守主义者,他们的回答将有所不同。他们可能会说,尽管种族偏见是令人遗憾的,但如果财产所有者基于种族偏见坚持拒绝将其财产卖给特定的个人,他们绝对有权利这么做。为什么?因为那是他们的财产。此处保守主义者认知到人权与财产权之间的冲突,但是他们认为财产权明显地高于人权;财产所有权胜过人类平等。保守主义者不同于当代自由主义者,他们甚至可能主张财产权也是一种人权。不过只要我们仔细审视保守主义者对于各种人权的态度,便会发现,事实上他们坚称财产权凌驾于所有其他人权之上。

随着我们朝向政治光谱的两端移动,直到最远的末端,人权与财产权之间的平衡也逐渐倒向极端:一端认为财产权不存在,另一端则完全否认人权。在最左的一端,马克思预言共产主义将是民主的,绝对不允许私有财产或不平等的存在。在另一个极端,墨索里尼则完全否认人权,坚称个人没有正当性、权利和理由脱离民族国家而存在;个体唯一的功能便是为国家的利益卖力生产,无法做到这一点的人即应被清洗。
你给的这个场面,我是自由主义,

根据是自由市场,你的东西,一旦放在市场上,交易的条件要对所有人平等,

现实里,也许会挑拣,
当今社会,不能挑拣几乎是共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摘选》

我们可以提出一个普遍法则:在政治光谱上偏左侧的人倾向于强调人权,偏右侧的人倾向于强调财产权。举例来说,如果我们问一名自由主义者,个人是否有权利拒绝将部分财产卖给非洲裔美国人,他(她)一定会回答:“不!只要该非洲裔美国人有钱购买该财产,卖方没有拒卖的权利。”请注意,自由主义者并不是不重视财产权,他们明白地表示,准买主应拥有卖方所要求的金钱数量,一旦此条件满足,自由主义者便会要求买卖双方完成该项交易。在这个例子中,自由主义者的立场乃根据如下的假设:非洲裔美国人在道德上与其他人是平等的,因此不应该因其种族之故遭到歧视。此处的重点显然是在人权上。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以相同的问题询问保守主义者,他们的回答将有所不同。他们可能会说,尽管种族偏见是令人遗憾的,但如果财产所有者基于种族偏见坚持拒绝将其财产卖给特定的个人,他们绝对有权利这么做。为什么?因为那是他们的财产。此处保守主义者认知到人权与财产权之间的冲突,但是他们认为财产权明显地高于人权;财产所有权胜过人类平等。保守主义者不同于当代自由主义者,他们甚至可能主张财产权也是一种人权。不过只要我们仔细审视保守主义者对于各种人权的态度,便会发现,事实上他们坚称财产权凌驾于所有其他人权之上。

随着我们朝向政治光谱的两端移动,直到最远的末端,人权与财产权之间的平衡也逐渐倒向极端:一端认为财产权不存在,另一端则完全否认人权。在最左的一端,马克思预言共产主义将是民主的,绝对不允许私有财产或不平等的存在。在另一个极端,墨索里尼则完全否认人权,坚称个人没有正当性、权利和理由脱离民族国家而存在;个体唯一的功能便是为国家的利益卖力生产,无法做到这一点的人即应被清洗。
这个有意思, 不过人权高于财产权已经是美加共识了吧,否则也不会那个蛋糕官司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