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十四章 (3)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5.03%
3、

关桃回到了卖布料这个行当,做了协隆绸布店的老板。原先邱老板一家住的二楼早已租给了别人,关桃租不起,和顺礼一道继续住在店铺的阁楼上,好在他在那里住过三年,习惯了。

关桃接了店,把店里的库存归归拢,清点一遍,大致算一下,能够卖出两三千块的。但他知道,绝大部分库存,是有账期,赊着的。店开得久了,每年过年前把旧账结清,总是可以讨到账期的。

接手后第三天,来了一个供货商,进了门,二话不说,让小工去搬架子上的布料,装到门口的黄包车上。关桃连忙上去,陪笑说:“钱老板钱老板,这是做啥?”

钱老板看关桃,面熟陌生,说:“这还用问。邱明远死了,协隆败了,我的钞票,我要收回去吧?钞票收不到,拿点布,拿到多少算多少。”

关桃说:“钱老板,啥人讲我师傅死了?”

“外面都说死了,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侬还要囥囥瞒瞒?”

“钱老板,人家是瞎七搭八瞎讲,啥人看到我师傅死了?”

“嘿,没死,那让伊出来见我。只要伊出来,我就不搬。侬,是伊徒弟,对吧?叫侬师傅出来。“钱老板一脸不屑,将了关桃一军。

”对对,徒弟,关桃,侬叫我桃子。这样,钱老板,我师傅呢,确实碰到事体了,啥事体,大家肯定清爽,我就不讲了。师傅心里窝塞,医生讲,气结于心,不好宣泄,就生毛病了。侬晓得的,这种毛病,最好不要让伊想到不开心的事体,所以,就送到老家乡下去,养一段日子。“

”伊没死?“

”肯定没死啊,有啥人看到我师傅尸体了?呸呸,不吉利。不讲了。“

”那现在算啥呢?一爿店,留下小猫小狗看店,也是要倒了,没苗头的。倷拍拍屁股跑了,我问啥人要钞票去?“

”钱老板,侬看啊,要跑,不用等到现在,老早就跑了,对吧?“

钱老板想想也对,要跑早跑了,把货价钱压得低低的放给人家,卷上钞票跑就是了。但他的钞票怎么办?”还是不对啊,我的钞票,哪能办?“

”侬的钞票,我查过了,还有一个多月账期的,今朝也不是还钞票日子。不过,侬不来,我还想跟侬商量,能不能再宽限多一点日子。“

”哎哎,不是我看不起侬啊,侬满师了吗?讲侬小赤佬吧,不大好,不过也轮不到侬来跟我谈事体,商量账期,对吧?“

”对对,钱老板讲得对的,本来我是小辈,没资格跟侬谈事体的。不过现在师傅把店交给我,我师娘,要照顾一家老小,真的不容易,侬大老板,大人大量,善心善德,体谅体谅,好不好?“

”哦,侬师傅交给侬打理了?侬这样讲,唉,作孽,邱明远也真是落难了。“

”是呀,侬看,侬跟协隆,不是一年两年了,协隆从来没拖欠过。这一趟呢,我师傅落难了,我师娘,我跟我师弟,侪要吃口饭,侬呢,东西拿回去,讲不定就是放到仓库里去,搁着,占资本,占地方,放给人家店里,也要给人账期,那可不可以放我这里,侬多给我三个月账期,到辰光,我把钞票送过去,好不好?“

钱老板想了想,也对,协隆开了十几年了,只要还开着,生意总归是有的。他拿回去,左不过是放仓库或再放给其他店,何苦来回折腾。

”那协隆,肯定是开下去的?“

”肯定的,放心吧,钱老板。“

”行,邱明远有侬这样的徒弟,可以的。“

后来,来了好几个”钱老板“。生意场有很多奇怪的定理,定理之一,是旁证信用。第一个钱老板肯赊账,第二个谈起来就容易一些,第三第四个就更加容易。经过谈判,大部分供货商看到店铺正常营业,关桃又竭力争取,就答应通融一段时间,毕竟是做生意,多个客户多条路。有了新账期,等于争取到了流动资金,关桃就可以喘口气。只要生意正常在做,还上前账,慢慢补窟窿,周转不出大问题,协隆至少可以维持运转下去了。

最难的是邱明远置办新家的开销,用掉了,和库存没关系,没办法,关桃最初的营业流水,几乎都补了这些窟窿。

眼前最大的问题是不晓得邱明远在外头究竟欠了多少债。说不定一笔债还不上,人家就把他的店搬空了。关桃每天都在祈祷,希望菩萨保佑,外面没有更多的债主了。

爱琦接到了关桃的信,却有一种被耍弄的恼怒。她拿出关桃送给她的东西,统统扔到了垃圾桶里。回到宿舍又哭起来。路瑜洁和詹雅丽看这个以前风风火火的爱琦,似乎换了一个人一般。但大致上,她们已经知道爱琦碰到的事情,所以,那一段时间,和她说话格外小心,生怕那一句说得不对,再惹她伤心。

她不再给关桃写信,也不到校门口去见关桃。

关桃想,爱琦肯定生气了。他的心里很难过。他是欢喜爱琦的,是日日想着她的,但爱琦这样的大小姐,有脾气太正常了。他们之间本来就没谈定过什么,如果爱琦真的就此不理他了,他也没话讲,只当是一个救命恩人。关桃虽然年轻,但一直很明白,他们两个人,属于不同阶级,与他一样阶级的,是他补习学校的那些同学。他便不再去找爱琦了,也不写信了。

天气又暖和起来,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慵懒时光,人便有些胡思乱想,多愁善感。花陆续开了,又次第落了,爱琦心里便隐隐地痛,有日晚倦梳头的心境。

这一日,路瑜洁给爱琦拿来一封信。爱琦看是石门路寄来的,又想一把撕了。但瞥一眼,又觉得笔迹不是关桃的。她满腹狐疑地拆了信,里头是前些日子她写给关桃约见面的那封信,背面,写了几句话,落款是一个叫邱秀珍的人。

原来,爱琦写到石门路的那封信被秀珍收去了。秀珍看到信,立时就把信和爱琦联系了起来。不晓得她心里怎样想的,把信藏了起来。那时她的心里,大概还祈望着和关桃好。这段混乱的日子中,虽然家里遭遇不幸,父亲撒手而去,但在另外一层意义上,她觉得灾难把她和关桃之间原先存在的那点小小差别拉平了。她的心里,是希望陈家悔婚的,那样她便有可能再和关桃好。

有一天她偷偷拿出信,拆开看了一下,晓得是爱琦约了关桃碰头。

但陈家没有悔婚,关桃还把她的嫁妆钞票都准备好了,她便明白,她和关桃之间,再无可能了。想到由于自己的鲁莽,可能让关桃和爱琦之间产生误会,秀珍后悔了。这个在危难时刻救了她们的男孩,她不可以再对不起他。她在信纸背面写了一段话,寄还给了爱琦。

“对不起,桃子哥没有看到你的这封信。他买下了我们已经欠债的店,救了我们,我对不起他,也对不起你。我晓得,是你救了他的命,才有他后来救了我们。他是个好人,你不要怪他,一定要对他好。邱秀珍。”

爱琦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是五月的一天,熏风入窗,乱花迷眼。爱琦一下想起,她把关桃送的东西都扔了,便疯了般跑去垃圾箱。但这么多天了,哪里可能还有。她跑回寝室,伤心大哭 。哭了一会儿,睡了一会儿,整理箱子,看到一条湖蓝色缀着玫瑰图案的真丝围巾,又笑起来,对着镜子,把围巾围上去又拿下来。

路瑜洁扯着詹雅丽出去,说:“唉,我看爱琦这恋爱,真是罪过,好好一个人,疯疯癫癫了。”

詹雅丽道:“为了个学徒,倒是值不值。”

这一天是礼拜六,夜里有课。关桃正上着课,爱琦走进教室,一把拽着他走出了教室,课堂里一阵闹哄哄,教课的先生,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看着关桃被一个高高的女孩子拖了出去。

没等关桃开口,爱琦捡了地上一根树枝,朝着关桃劈头盖脑打过来。关桃左躲右闪,教室里探出头来的同学开始起哄。

爱琦边抽边骂:“是不是个男的,是不是个男的!我叫侬不来看我,叫侬不给我写信!”她狠狠打了十几下,关桃不再躲了,任由爱琦抽打着。爱琦倒又下不去手了,扔了树枝,转身往外走。

关桃愣了一下,醒悟过来,跑过去,拉住了爱琦。爱琦身穿女校校服,脖子里围着一条湖蓝色围巾,拼命挣扎,关桃越抓越紧,用另外一只手去扳住了她的肩膀。爱琦大概累了,便不再挣扎,把头靠在了关桃已经发育得宽阔的肩膀上,手抱在了关桃腰上,闭了眼,呼吸他身上的味道。

教室窗口里飞出了口哨,毕玉龙大叫:“桃子,香嘴巴,香呀!打KISS呀!”

“关桃,会不会啊,哎呀,急死我了呀,不会让我来呀!笨呀,笨死了啦,介嗲的妹妹!”

关桃抱住爱琦,说:“对不起,对不起,爱琦!”

五月,温暖而湿润的空气吹过浩荡原野,掠过沉醉的东方大城。微风吹动裙摆,让心脏疯狂跳动。树叶欢欣舒展,栀子花俏立枝头,散发芳香阵阵。远处的爵士乐,高高低低, 轻盈回旋于路灯光里,伴随着沙哑的歌声。两个心意相通的孩子抱在一起,千言万语,都付与一个迷醉的吻。
 
最后编辑: 2020-09-27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关桃做生意真是好人才啊 (y) (y)

前章我还以为爱琦和桃子从此一别永不回头了,没想到峰回路转了哈。这回倒是轩轩的《浮生千山路》应景,惆怅又带希翼。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5.03%
关桃做生意真是好人才啊 (y) (y)

前章我还以为爱琦和桃子从此一别永不回头了,没想到峰回路转了哈。这回倒是轩轩的《浮生千山路》应景,惆怅又带希翼。
不能就这么不回头了。那是多少年才修得来的缘分,对吧。在天愿成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不能就这么不回头了。那是多少年才修得来的缘分,对吧。在天愿成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
那不是你前头还藏着一个电车美女,名字都要忘了,还没正式出场。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5.03%
爱琦对桃子的嗔怪包含了多少委屈多少怨念,树枝一下下打得桃子心尖乱颤,总算等到这一幕了:cry:秀珍这次没让人失望,没有她的撮合,桃子跟爱琦是永远迈不过这道坎的。
我也松了口气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爱琦对桃子的嗔怪包含了多少委屈多少怨念,树枝一下下打得桃子心尖乱颤,总算等到这一幕了:cry:秀珍这次没让人失望,没有她的撮合,桃子跟爱琦是永远迈不过这道坎的。
要对作者有信心,把读者扔进深渊之下,然后在抛到九天之上,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100.00%
要对作者有信心,把读者扔进深渊之下,然后在抛到九天之上,
没这么夸张啦,毕竟这不是言情小说,lz能把少年爱恋刻画到如此细腻已经很难得了,着墨更多的应该是在动荡的大时代背景下人物颠沛流离,随波逐浪的坎坷身世及与命运的抗争上,儿女私情不会是主线。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