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covid-19大爆发期间, 人权自由还重要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2.69%
理论上来讲也对
但是这跟土工成天大会上的空话套话是一样的(no offence,知道你不是有意)
这个关键的地方是“适当限制”,怎么个适当,怎么个限制
很多人的问题是
按自己的想法来就是适当限制
按其他人的想法来就是不适当
所以一个社会的制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君。
1589063036642.png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2.69%
这我以前说过几次,一个人可能睿智可能愚蠢,出发点可能是私利也可能是大义,所以个人不靠谱,但是还有挑选的余地。但是一群人,永远只会做最坏的选择,虽然很靠谱,但决不能信。而民主之所以是一种坏的制度,(当然专制也不是什么好的制度),就是因为它集中并强化了人群做出坏选择的能力。
历史会在两者之间一会儿选择这个,一会儿选择那个选择,或者是完全淘汰这两种制度。
神啊,赐我第三条道路。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一个麻风病人也有在外行走的义务,但是,这个病人的行走直接影响到了其他人的健康,不管什么制度的社会都只有一个办法将麻风病人隔离!这个病毒和麻风病人的例子一样。 公共场合不限制,万一有一个人是病毒携带者,所有接触者无人幸免。 前两天早晨我上班坐公交就遇到这种情况,公交在中途拉的乘客已经超标,于是,司机不再让乘客上车。 我没看到一个人有怨言, 尽管现在是1个小时一班车。这就是变相隔离。 但是,这个对所有乘客有利,自然不会有人埋怨。 同样,上不了车的,也没怨言,上去,人与人间隔太近,也很危险。 所以, 别说什么自由、专制,在病毒面前只有俩字——隔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73.32%
所以国家才应该有对内的武装部队。美国的国民警卫队,中国的武警,就是为必要时维持秩序。
国民警卫队和武警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最大赞力
1.06
当前赞力
79.47%
我在很多人眼里是五毛。不过经过疫情,反而更能理解西方民主社会。我觉得Bryant应该批评的是禁令本身,而不是马后炮批评执行,如果禁令已经生效,就应该尊敬执行/者!

我对那些游行推翻居家令的美国人开始有些不可思议,现在我尊重他们的自由。“你不能妨碍了别人的自由”,要看法律边界在哪儿。美国是一个以个人自由为根本的国家,那么个人自由就是最高的意志,必须维护。

当然,就像疫情、麻风病之类,国家现在可以通过紧急状态法(紧急立法)来作出适当权衡应对。这其实是一直在做的,比如上次危机中罗斯福新政中很多都是加强了中央权力的措施,最近日本修改相关法律等。

这就像投机,不是今天看到巴菲特赚大了就学价值投资,明天看到西蒙斯赚钱又转向量化!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当然一经遭遇黑天鹅,那么大家必须对自己的系统做出大的修补,但是不是推翻系统本身!
非常感谢你这个高质量的回帖。
疫情期间警察bylaw坚守岗位, 应该受到广大群众, 各级政府及各个组织的支持, 这时候这个Bryan对基层警察bylaw进行攻击, 伤害了警察和bylaw, 打击TA们工作积极性, 是asshole.
 
最大赞力
0.22
当前赞力
100.00%
社会总是需要这样的声音, 警惕滥用权力的声音,
哪个更重要 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因为两边都是一个百分比, 死亡几率升高百分之几, 自由减少百分之几, 界限需要社会协商的,

你的自由不能危险我的生命权利, 是一个愚蠢的说法, 只要有公路存在, 别的司机就是对个人生命的威胁, 界定生命和自由, 使用交通规则,交规是一个协商的过程,

同理, 对隔离程度, 也是一个协商的过程, 在协商的过程中, 必须有自由的声音

否定自由, 是一个专制思维, 可悲的是, 太多专制思维了, 以前我眼里的五分, 通过这次新冠, 暴露出了专制思维的本性,这些人, 只反对自己不喜欢的专制, 不反对专制本身,
我认为和五分五毛没太大关系,中国人太在乎生命了,而不是生命的意义
 
最大赞力
0.22
当前赞力
100.00%
我在很多人眼里是五毛。不过经过疫情,反而更能理解西方民主社会。我觉得Bryant应该批评的是禁令本身,而不是马后炮批评执行,如果禁令已经生效,就应该尊敬执行/者!

我对那些游行推翻居家令的美国人开始有些不可思议,现在我尊重他们的自由。“你不能妨碍了别人的自由”,要看法律边界在哪儿。美国是一个以个人自由为根本的国家,那么个人自由就是最高的意志,必须维护。

当然,就像疫情、麻风病之类,国家现在可以通过紧急状态法(紧急立法)来作出适当权衡应对。这其实是一直在做的,比如上次危机中罗斯福新政中很多都是加强了中央权力的措施,最近日本修改相关法律等。

这就像投机,不是今天看到巴菲特赚大了就学价值投资,明天看到西蒙斯赚钱又转向量化!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当然一经遭遇黑天鹅,那么大家必须对自己的系统做出大的修补,但是不是推翻系统本身!
真知灼见,高质量好帖
 

霜岳

宅男战记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100.00%
一个麻风病人也有在外行走的义务,但是,这个病人的行走直接影响到了其他人的健康,不管什么制度的社会都只有一个办法将麻风病人隔离!这个病毒和麻风病人的例子一样。 公共场合不限制,万一有一个人是病毒携带者,所有接触者无人幸免。 前两天早晨我上班坐公交就遇到这种情况,公交在中途拉的乘客已经超标,于是,司机不再让乘客上车。 我没看到一个人有怨言, 尽管现在是1个小时一班车。这就是变相隔离。 但是,这个对所有乘客有利,自然不会有人埋怨。 同样,上不了车的,也没怨言,上去,人与人间隔太近,也很危险。 所以, 别说什么自由、专制,在病毒面前只有俩字——隔离。

最后一句结论不是一个逻辑性的结果,是硬加上去的。
想象一下,如果政府没有保持社交距离的法令,没有明确警察可以就此开罚单,公交车司机在那种情况下会不让乘客上车吗?如果司机真的这么做了,又遇上个较真的乘客去告他,会有什么结果?

你举的这个例子,只是说明了这是一个法制社会。说起来,跟自由专制什么的确实扯不上关系(当然,相对而言,民主社会更能保证法制,那个扯远了)。所以这个例子用来论证你的结论,是没有意义的。

正如我前面说过的,我们论坛上和生活中有部分网友的问题是,对自由和权利的边界,只按照自己的好恶来定义。如果TA自己戴口罩,TA就要求其他所有人都必须戴口罩否则就是恶意传播。或者如果TA不戴,就认为其他人戴是弱智。即使是楼上这位网友举的另一个极端的例子:

不是亲身经历者,每天过着可以散步遛狗的生活大骂人权的,应该去武汉经历一下。
直到今天,武汉一个小区发现病例,全小区都的隔离,密切接触者不管有无症状,是否阳性,全部要拉走统一关起来隔离14天。
我相信这样的日子一旦过上,就没有人会再大骂不要人权了。

我相信在中国的网站上,甚至在加拿大的部分网友,一定也有全力支持点赞的,认为这是防控的必要措施,是对人民的生命负责。我跟你说,其实TA心底里想的,就是对TA的生命负责。其他人,关TA何事?当然,这个不能说出来,说出来的一定是为了大家的健康安全。不过,如果TA不是阳性又要上班挣钱,轮到TA仅仅是因为小区成员就被隔离的时候,闹得最凶的一定是TA,那个时候,TA一定会拿民主,自由,人权来说事儿。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91.99%
一个麻风病人也有在外行走的义务,但是,这个病人的行走直接影响到了其他人的健康,不管什么制度的社会都只有一个办法将麻风病人隔离!这个病毒和麻风病人的例子一样。 公共场合不限制,万一有一个人是病毒携带者,所有接触者无人幸免。 前两天早晨我上班坐公交就遇到这种情况,公交在中途拉的乘客已经超标,于是,司机不再让乘客上车。 我没看到一个人有怨言, 尽管现在是1个小时一班车。这就是变相隔离。 但是,这个对所有乘客有利,自然不会有人埋怨。 同样,上不了车的,也没怨言,上去,人与人间隔太近,也很危险。 所以, 别说什么自由、专制,在病毒面前只有俩字——隔离。
早就不隔离了
维基有篇文章, 讲leprosy stigma,
Those who have suffered from Hansen's disease describe the impact of social stigma as far worse than the physical manifestations despite it being only mildly contagious and pharmacologically curable.[4][5] This sentiment is echoed by Weis and Ramakrishna, who noted that “the impact of the meaning of the disease may be a greater source of suffering than symptoms of the disease”.[5]

对麻风病人的偏见和歧视, 是人类在检讨的一件事, 很多年前, 为了纠正这个历史偏见, 麻风病已经改名为汉生病了,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78.26%
早就不隔离了
维基有篇文章, 讲leprosy stigma,
Those who have suffered from Hansen's disease describe the impact of social stigma as far worse than the physical manifestations despite it being only mildly contagious and pharmacologically curable.[4][5] This sentiment is echoed by Weis and Ramakrishna, who noted that “the impact of the meaning of the disease may be a greater source of suffering than symptoms of the disease”.[5]

对麻风病人的偏见和歧视, 是人类在检讨的一件事, 很多年前, 为了纠正这个历史偏见, 麻风病已经改名为汉生病了,
(y) :cool: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文字上的辩论总是显得很有理据很有立场,但往往的个人行为就很清晰简单

哪些高喊着必须严格隔离、反对过早解封的人,你们的行动是什么?

我看到的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把10万多伦多不分族裔的人召唤出门赏樱、野餐...这还是在政府没解封的情况下自我突破防线的。

我听说的是温哥华准备复工,我看到高呼生命比一切重要、现在复工就准备让民众失去亲人的人,却准备让自己老公复工了。“宁愿卖房砸锅”的底线还远远未触及,按理说,不应该放任家属复工,引致生命危险,却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也执行复工的行为。

即使社会不执行,你也可以当自己身处2月的武汉般严格封关在家,你也可以拒绝复工。你有选择这样做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社会总是需要这样的声音, 警惕滥用权力的声音,
哪个更重要 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因为两边都是一个百分比, 死亡几率升高百分之几, 自由减少百分之几, 界限需要社会协商的,

你的自由不能危险我的生命权利, 是一个愚蠢的说法, 只要有公路存在, 别的司机就是对个人生命的威胁, 界定生命和自由, 使用交通规则,交规是一个协商的过程,

同理, 对隔离程度, 也是一个协商的过程, 在协商的过程中, 必须有自由的声音

否定自由, 是一个专制思维, 可悲的是, 太多专制思维了, 以前我眼里的五分, 通过这次新冠, 暴露出了专制思维的本性,这些人, 只反对自己不喜欢的专制, 不反对专制本身,
深得我心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社会总是需要这样的声音, 警惕滥用权力的声音,
哪个更重要 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因为两边都是一个百分比, 死亡几率升高百分之几, 自由减少百分之几, 界限需要社会协商的,

你的自由不能危险我的生命权利, 是一个愚蠢的说法, 只要有公路存在, 别的司机就是对个人生命的威胁, 界定生命和自由, 使用交通规则,交规是一个协商的过程,

同理, 对隔离程度, 也是一个协商的过程, 在协商的过程中, 必须有自由的声音

否定自由, 是一个专制思维, 可悲的是, 太多专制思维了, 以前我眼里的五分, 通过这次新冠, 暴露出了专制思维的本性,这些人, 只反对自己不喜欢的专制, 不反对专制本身,
因为非常欣赏,多读了几遍,突然有了疑问。
如果用交规比喻,那制定时的讨论需要自由的声音这我绝对赞成。但规则制定后是不是还是要严格遵守?
对于打破既定规则的人,是不是还是该照章惩罚?
但是咱们这,算是正在制定规则?还是已经订好规则?
还是谁也说不清楚,因为从没遇上过,目前只算是有了应对章程,但一直根据情况在改动中,又因为前景不明,大家都争相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最早只能由民选的能拍板的人做出一权衡抉择,无所谓对错。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