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希望大家能够一起向前看,及川普“欠“他的支持者一个道歉。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你很多贴子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你已经认定别人作弊了,然后再堆锲理由和证据。
你是先有结论再寻找现象,并选择性忽视一切和你结论不符的现象。
疑邻偷斧:
一个人在山上打柴时丢了斧子,怀疑是某邻居偷的。于是,看邻居走路、说话、办事都贼头贼脑的,活脱脱一个偷斧子的样子。后来,他在山上找到了自己的斧子,再看邻居时,觉得走路、说话、办事都十分正常,一点都不象偷斧子的样子。
 
最后编辑: 2021-01-08

gjw8060

President-Elect
最大赞力
0.18
当前赞力
100.00%
驳回分为两种,一是驳回起诉,这种常是指起诉者不具备一起诉讼的法律要件,比如表证不成立(没有基本的证据,比如,你起诉别人归还欠款,通常至少要向法院提交对方的次条、钱款交接证明等基本证据)、不符合法院审理范围(比如起诉林起玲,要求法院判决她嫁给你)、不符合级别、专属等管辖原则(比如到地方法院起诉属联邦法院管辖案件)。另一一是驳回诉讼请求,这个通常是指法庭经过审理,认为不能支持你的诉讼请求。

现在川普提起的案子绝大部分是驳回起诉。驳回起诉根本就不必要开庭,更没有判决(通常叫通知、裁定、决定,各国不一样)。

驳回起诉通常意味着三点可能:1、川普连最基本的符合的证据(仅仅能说明表证成立的证据)都拿 不出来。2、把不属法院审理范围的案件告到法院。3、未按管辖权规则提交相应法院。

我看到的消息,绝大多数被驳回属于第1种,连最基本的证据都拿不出来(据说很多代理律师被法官骂,因为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楼主真的有了解过驳回原因吗?
楼主可能又要说推特上的那些传闻、视频和所谓的听证会之类的了,那些根本不能算证据,原因见上面回答。

这就进入一个你们设计的死循环逻辑陷阱了:

证据附带诉状提交法院,
法官说我们的庙小,伺候不了两尊大神;
那就以证据不足,不能立案;
请您上诉到上一级法院;

不立案,证据到不了庭审阶段作为呈堂证供,也无法进行诉讼双方辩论,也没有法院判决;

你说没有法院判决,就没有证据;

照此逻辑,原告手中即使有铁证,哪怕是被告提供的假票,也不能成为证据;

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另外最终5个案件到了联邦最高院,目前已经Docket,过了1月20号开庭
那么这些到了联邦最高院的案件中的证据,就不是你说的川普连最基本的符合的证据(仅仅能说明表证成立的证据)都拿不出来;
再请你解释一下,地方法院为何不受理,不开庭呢?!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选举舞弊的物证是什么?
选票
选票在哪里?在被告(犯罪嫌疑人)手中;
所谓的人工计票,还是由被告(犯罪嫌疑人)数,故意制造障碍,让你无法监督;
也就是说,真钞、假钞混在一起数,不管数多少遍,假钞还是假钞
如果物证要进行司法鉴定和审计,需要法院开庭后进行

二维码的发明者说了,他有能力通过扫描纸质选票和选票机生成的图像做审计;
可以凭着选票的图像,追踪到选票纸张来源,哪个印刷厂,哪台印刷机印刷;
是否是假票或者打印机打印
选票是否是打印机打印出勾选项,还是手动勾选;
哪怕是经过碎纸机的,也可以还原;
可以对签名审核,是否是打印的,还是手写的,很容易辨别
每天可以处理百万级选票;
一个州600万张选票,2-3天完成
另外这些选票的审计结果和Dominion结果比对,还可以精确算出转票、造票数据

另外一类诉讼是州行政机关绕过州立法院,在大选前制定邮寄投票的法案

各摇摆州地方法院的神逻辑:
选举前的法院:您不能抱怨甚至都不会发生的非法投票!提早起诉!
选举后的法院:您不能抱怨已经发生的非法投票!起诉太迟了!
有没有感觉是墙国法院呢?

州级法官们心里都很清楚,他们没这个胆量翻盘;
一州翻,州州翻;
另外,一接案,死亡威胁就来了
推到联邦最高院是必然趋势。
联邦最高院拖过1月20日,也不担责

本来选举案属于民事诉讼,证据超51%即可裁决。
但案子涉及面是在太大;
按共产主义自由派意识形态领会,这是导致“千万人头落地”的政治后果。

结果成了刑事诉讼案,证据必须是百分之百超出“有道理的怀疑”。
您最大的问题是既不懂基本的法学知识(你可能从网上看那些谣言时学了些似是而非的概念),也缺乏科学逻辑思维的训练,我忘了,好像你信教?这就难怪了。

但本着能救尽量救的原则我尽量再解释一下:
一、
物证是什么,需要看具体案情,但不仅仅是选票,现在对造假的指控主要是三种,一,造假票。比如选票的制造、运输、分发过程中一切有形无形的痕迹、材料、事实。比如机器、材料、车辆等等。二,资格造假,如不具有公民权的人、已死亡的人投票或假冒他人投票。这方面的证据包括,投票人的真实身份文件、假冒身份文件、死亡证明等等。三、计票系统造假,如很多人所谓的多米诺计票系统之类的。这类证据包括机器本身及其电子信息、记录、程序等。

说这么多,只是想说明,你把所谓的物证狭隘的理解为选票本身就说明你对法律根本是一知半解,你据此得出的先开庭才能获取证据的逻辑更不符合事实。

其实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大选造假肯定是刑事犯罪,刑事犯罪一般是公诉案件,属于联邦或州司法部负责的,这些部门具有调查权,更有普通人所没有各种资源,想查清上述那些所谓证据(如果违法事实真有的话),这么大规模的造假肯定是能查清的。可为什么,川普轻松方便的路不走,反而自找麻烦,以自讼的方式进行,因为:

(川普部长任命的、属于川普政府的)美国司法部长已经反复说了:经过调查,没有证据证明有大规模舞弊存在。

可川粉不愿意接受川普领导的部门做出的结论,这可怎么办,真的很无奈。

二、所谓的二维码那段,搞不懂你想说什么,你的意思是凭现在的技术手段很容易查清事实吗?没人否认这点啊,问题是所谓造假的事实有没有啊?这点参见第一条司法部门表态

三、你下面的话完全是你的主观观点,你一直无法区分什么叫事实,什么叫观点,所以也没什么可说的。
唯一多说一点,你所谓的“51%证据”那个在法学上的术语叫“高度概然性”,他真实的意思和你所说的意思差之千里,这再次暴露了你一知半解只鳞片爪的真实水平。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看证据,人证、物证
经过了2个月;
证据不是少,而是太多了,堆满了整个屋子

如果到今天,你还说没有证据的话;
要不你得查视力,要不你得查智商啦!

不要人身攻击了,我都没攻击你智商。我从来不说有证据没证据,我只说美国法院认定你们没证据。川普总统领导的司法部也说没证据,你帮他们查查智商吧。
 

gjw8060

President-Elect
最大赞力
0.18
当前赞力
100.00%
您最大的问题是既不懂基本的法学知识(你可能从网上看那些谣言时学了些似是而非的概念),也缺乏科学逻辑思维的训练,我忘了,好像你信教?这就难怪了。

但本着能救尽量救的原则我尽量再解释一下:
一、
物证是什么,需要看具体案情,但不仅仅是选票,现在对造假的指控主要是三种,一,造假票。比如选票的制造、运输、分发过程中一切有形无形的痕迹、材料、事实。比如机器、材料、车辆等等。二,资格造假,如不具有公民权的人、已死亡的人投票或假冒他人投票。这方面的证据包括,投票人的真实身份文件、假冒身份文件、死亡证明等等。三、计票系统造假,如很多人所谓的多米诺计票系统之类的。这类证据包括机器本身及其电子信息、记录、程序等。

说这么多,只是想说明,你把所谓的物证狭隘的理解为选票本身就说明你对法律根本是一知半解,你据此得出的先开庭才能获取证据的逻辑更不符合事实。

其实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大选造假肯定是刑事犯罪,刑事犯罪一般是公诉案件,属于联邦或州司法部负责的,这些部门具有调查权,更有普通人所没有各种资源,想查清上述那些所谓证据(如果违法事实真有的话),这么大规模的造假肯定是能查清的。可为什么,川普轻松方便的路不走,反而自找麻烦,以自讼的方式进行,因为:

(川普部长任命的、属于川普政府的)美国司法部长已经反复说了:经过调查,没有证据证明有大规模舞弊存在。

可川粉不愿意接受川普领导的部门做出的结论,这可怎么办,真的很无奈。

二、所谓的二维码那段,搞不懂你想说什么,你的意思是凭现在的技术手段很容易查清事实吗?没人否认这点啊,问题是所谓造假的事实有没有啊?这点参见第一条司法部门表态

三、你下面的话完全是你的主观观点,你一直无法区分什么叫事实,什么叫观点,所以也没什么可说的。
唯一多说一点,你所谓的“51%证据”那个在法学上的术语叫“高度概然性”,他真实的意思和你所说的意思差之千里,这再次暴露了你一知半解只鳞片爪的真实水平

大选造假肯定是刑事犯罪,刑事犯罪一般是公诉案件,属于联邦或州司法部负责的,这些部门具有调查权,更有普通人所没有各种资源,想查清上述那些所谓证据(如果违法事实真有的话),这么大规模的造假肯定是能查清的。可为什么,川普轻松方便的路不走,反而自找麻烦,以自讼的方式进行,因为:
美国司法部长已经反复说了:经过调查,没有证据证明有大规模舞弊存在。”

川普的律师团队拍拍在听证会上放着的几百份宣誓书说至今为止,FBI没有询问过哪怕一个证人
这就是经过司法调查?!

转:
网上各种教你识人的鸡汤文泛滥,男女老幼朋友圈动不动就甩给你一篇“三招教你看透人性”“两招帮你猜透人心”。看的时候恍然大悟,看完之后该挨骗挨骗,该挨宰挨宰,啥都没耽误过。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容易了,真正帮你一招儿辨清敌友,一个问题让你看清左右。那就是川黑不可交



“川黑”,不仅是指那些自始至终讨厌川普的人,还包括所有以各种理由反对川普或者承认拜登的人。


如果说看不懂川普主义还有情可原,认知系统不同嘛,但是大选这件事证明的却不是认知方式的问题,而是人品问题,证明的是川黑们的愚蠢、狡猾、无底线。

川黑愚蠢。智商正常一点儿的人,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多州夜间突然停止计票那一刻,就能猜到拜派要做手脚,只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想他们的手段会多么阴险狠毒而已。几个小时之后出现的“拜登曲线”,更是公然强暴大众的智商。

但是川黑们却愚蠢到对这些视而不见,拒绝并侮辱公众对这些重大疑点的质疑,还要像法官一样要“证据,证据……”

什么是证据?各州听证会上那些宣誓证人所提供的全都是证据,而他们提供给听证会的证据,恰恰就是11月4日以来被川黑们拒绝和侮辱的那些“谣言”。

按川黑的逻辑,如果这些不是证据,那么川黑也永远证明不了他爹是他爹,因为即使是最权威的DNA,准确率也达不到百分之百,胜不了休谟的“黑天鹅”怀疑论。

川黑狡猾。愚蠢的人往往都是狡猾的,所谓“聪明不等于智慧”说的就是这种人。自始至终的川黑,是纯度很高的愚蠢,而前恭后倨的墙头草川黑,则是既愚蠢又狡猾。他们是识时务者,是所谓“不能改变社会就改变自己”的人。不管是跟朱明还是跟满清,他们都是能及时在新环境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韭菜的人。

但是他们的狡猾只能是小聪明,认知结构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有大智慧。就拿川黑反川舔拜最堂皇的理由——“相信美国制度”来说,“美国制度”是他们的小聪明的天花板,因而他们也许真的认为那种制度下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系统性的舞弊,否则就会动摇他们对人类那点可怜的希望。

他们看不到也想不通的是:川普如果能够揭露巨大的舞弊骗局,难道不是制度的优势?川普如果靠国会选举人投票获胜,难道不是制度的优势?川普如果靠最高法院判胜,难道不也是制度的优势?

即使这些都不能解决,重温亚当斯200多年前的警告吧:“我们的制度只适合有信仰有道德的人,对其他人类完全不适合!”

当舞弊威胁到有信仰有道德的民众时,川普最终靠民众的拥戴,甚至发生内战最终得胜,铲除丧失了信仰和道德的舞弊者,难道不也是《独立宣言》精神之下的制度的胜利?

珍惜生命,远离愚蠢而狡猾的川黑。这次混乱丑陋的大选其实功德无量,功德之一就是让你快速而准确地认清了“川黑”这种人渣。这种人无所谓底线,如果有,那么只有他自己的利益,必要的时候连亲人都会成为他的自以为“大智慧”的一个牺牲品,便何况那些被他们百割不厌的韭菜。
 

gjw8060

President-Elect
最大赞力
0.18
当前赞力
100.00%
不要人身攻击了,我都没攻击你智商。我从来不说有证据没证据,我只说美国法院认定你们没证据。川普总统领导的司法部也说没证据,你帮他们查查智商吧。
这就进入一个你们设计的死循环逻辑陷阱了:

证据附带诉状提交法院,
法官说我们的庙小,伺候不了两尊大神;
那就以证据不足,不能立案;
请您上诉到上一级法院;

不立案,证据到不了庭审阶段作为呈堂证供,也无法进行诉讼双方辩论,也没有法院判决;

你说没有法院判决,就没有证据;
照此逻辑,原告手中即使有铁证,哪怕是被告提供的假票,也不能成为证据;

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就进入一个你们设计的死循环逻辑陷阱了:

证据附带诉状提交法院,
法官说我们的庙小,伺候不了两尊大神;
那就以证据不足,不能立案;
请您上诉到上一级法院;

不立案,证据到不了庭审阶段作为呈堂证供,也无法进行诉讼双方辩论,也没有法院判决;

你说没有法院判决,就没有证据;

照此逻辑,原告手中即使有铁证,哪怕是被告提供的假票,也不能成为证据;

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另外最终5个案件到了联邦最高院,目前已经Docket,过了1月20号开庭
那么这些到了联邦最高院的案件中的证据,就不是你说的川普连最基本的符合的证据(仅仅能说明表证成立的证据)都拿不出来;
再请你解释一下,地方法院为何不受理,不开庭呢?!
你的第一段话我楞是没看明白,路俩谁说服谁也改变不了事实的进展,所以您别激动,慢慢说,咱们就当闲聊。
我先试着猜一下你前段话的意思:
没有证据就立不了案,立不了案就不可能审理继而判决,没有判决就等于没有证据,于是死循环。

是上面那个意思吗?如果是,首先我没表述过这个意思啊。

我说的一直是法院驳回存在三种可能,其中一种是连表证成立都达不到。什么叫表证我前面也说了,举个例子(我这里举的便子都不是很严谨的,反正咱们不学术探讨,你能明白意思就行了),你到法院起诉张三欠钱不还,请求判决张三还钱。但你不能光凭嘴说,你一般至少要提供欠条、汇款记录等证据,构成一个符合基本逻辑的证据链,这时侯表证成立,法院才能受理。但如果你没有欠条,也没有银行汇记录,只把你老婆叫过去做证人证明,或者你只有一个邻居李四写的一个书面证明,证明曾看到你递给了张三一叠钞票,这不叫表证成立,法院大概率会驳回你的诉讼。

你后面那句话,我不知道哪五个案件,你把链接发来,我看看。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大选造假肯定是刑事犯罪,刑事犯罪一般是公诉案件,属于联邦或州司法部负责的,这些部门具有调查权,更有普通人所没有各种资源,想查清上述那些所谓证据(如果违法事实真有的话),这么大规模的造假肯定是能查清的。可为什么,川普轻松方便的路不走,反而自找麻烦,以自讼的方式进行,因为:
美国司法部长已经反复说了:经过调查,没有证据证明有大规模舞弊存在。”

川普的律师团队拍拍在听证会上放着的几百份宣誓书说至今为止,FBI没有询问过哪怕一个证人
这就是经过司法调查?!

转:
网上各种教你识人的鸡汤文泛滥,男女老幼朋友圈动不动就甩给你一篇“三招教你看透人性”“两招帮你猜透人心”。看的时候恍然大悟,看完之后该挨骗挨骗,该挨宰挨宰,啥都没耽误过。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容易了,真正帮你一招儿辨清敌友,一个问题让你看清左右。那就是川黑不可交



“川黑”,不仅是指那些自始至终讨厌川普的人,还包括所有以各种理由反对川普或者承认拜登的人。


如果说看不懂川普主义还有情可原,认知系统不同嘛,但是大选这件事证明的却不是认知方式的问题,而是人品问题,证明的是川黑们的愚蠢、狡猾、无底线。

川黑愚蠢。智商正常一点儿的人,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多州夜间突然停止计票那一刻,就能猜到拜派要做手脚,只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想他们的手段会多么阴险狠毒而已。几个小时之后出现的“拜登曲线”,更是公然强暴大众的智商。

但是川黑们却愚蠢到对这些视而不见,拒绝并侮辱公众对这些重大疑点的质疑,还要像法官一样要“证据,证据……”

什么是证据?各州听证会上那些宣誓证人所提供的全都是证据,而他们提供给听证会的证据,恰恰就是11月4日以来被川黑们拒绝和侮辱的那些“谣言”。

按川黑的逻辑,如果这些不是证据,那么川黑也永远证明不了他爹是他爹,因为即使是最权威的DNA,准确率也达不到百分之百,胜不了休谟的“黑天鹅”怀疑论。

川黑狡猾。愚蠢的人往往都是狡猾的,所谓“聪明不等于智慧”说的就是这种人。自始至终的川黑,是纯度很高的愚蠢,而前恭后倨的墙头草川黑,则是既愚蠢又狡猾。他们是识时务者,是所谓“不能改变社会就改变自己”的人。不管是跟朱明还是跟满清,他们都是能及时在新环境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韭菜的人。

但是他们的狡猾只能是小聪明,认知结构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有大智慧。就拿川黑反川舔拜最堂皇的理由——“相信美国制度”来说,“美国制度”是他们的小聪明的天花板,因而他们也许真的认为那种制度下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系统性的舞弊,否则就会动摇他们对人类那点可怜的希望。

他们看不到也想不通的是:川普如果能够揭露巨大的舞弊骗局,难道不是制度的优势?川普如果靠国会选举人投票获胜,难道不是制度的优势?川普如果靠最高法院判胜,难道不也是制度的优势?

即使这些都不能解决,重温亚当斯200多年前的警告吧:“我们的制度只适合有信仰有道德的人,对其他人类完全不适合!”

当舞弊威胁到有信仰有道德的民众时,川普最终靠民众的拥戴,甚至发生内战最终得胜,铲除丧失了信仰和道德的舞弊者,难道不也是《独立宣言》精神之下的制度的胜利?

珍惜生命,远离愚蠢而狡猾的川黑。这次混乱丑陋的大选其实功德无量,功德之一就是让你快速而准确地认清了“川黑”这种人渣。这种人无所谓底线,如果有,那么只有他自己的利益,必要的时候连亲人都会成为他的自以为“大智慧”的一个牺牲品,便何况那些被他们百割不厌的韭菜。

哎,司法部长是川普任命的,川普也亲自命令过司法部进行调查,司法部长也亲口说,“经过调查,没发现大规模造假”。你仍坚持司法部没进行过调查,你的证据是什么?

不要说那个推特或推特视频上透露的信息,那不叫证据,最多只能是传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不是川粉,也不是反川族,我只是想了解,一向以民主标榜的美国,是不是在本次大选和委内瑞拉,白俄罗斯一样,出现了选举欺诈?

反对川普的网友,应该对这位支持川普的网友的问题,做出合理的解释!!
装睡的人你是叫不醒的。我只希望所有加拿大能看好自己的选票,有条件的再去买把枪,为子孙守护好言论自由。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谁当总统都无所谓的 但是哪怕有一条针对左派和选举的质疑是真实的 也是很可怕的 不是吗?

包括现在真实出现的网络媒体对不同声音的账号以及内容的封杀 下架parler 还有司法机关的不作为或不公正的作为
已经大媒体有倾向性的报道 引导舆论导向 失去的媒体的道德底线...

我相信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江湖总是险恶的 尤其是爬到食物链顶端的人 没有一个是无辜清纯的傻白甜
人民永远是人民 哪里都一样
 

gjw8060

President-Elect
最大赞力
0.18
当前赞力
100.00%
哎,司法部长是川普任命的,川普也亲自命令过司法部进行调查,司法部长也亲口说,“经过调查,没发现大规模造假”。你仍坚持司法部没进行过调查,你的证据是什么?

不要说那个推特或推特视频上透露的信息,那不叫证据,最多只能是传闻。
从时间顺序:
1.司法部长说了一句话;
他没有给出任何数据;
比如说调查了多少证人,否定了多少证据;
没有哪怕是一张纸的司法部文件说这次大选,没有大规模舞弊

2. 当天下午,律师在听证会上,拍拍手中厚厚的近千页证人宣誓书,说执法机关到现在为止,没有询问过一个证人

还记得吗,大选之前爆出的亨特硬盘门;
下流媒体,包括各位都是口口声声说这是造谣污蔑

诸位,摸摸自己的良心吧
 
最后编辑: 2021-01-09

一庐春秋

居小庐看春去秋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谁当总统都无所谓的 但是哪怕有一条针对左派和选举的质疑是真实的 也是很可怕的 不是吗?

包括现在真实出现的网络媒体对不同声音的账号以及内容的封杀 下架parler 还有司法机关的不作为或不公正的作为
已经大媒体有倾向性的报道 引导舆论导向 失去的媒体的道德底线...

我相信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江湖总是险恶的 尤其是爬到食物链顶端的人 没有一个是无辜清纯的傻白甜
人民永远是人民 哪里都一样

现在很多人不是在评论政治理性讨论美国总统二选一哪个是最合适美国的 而是带着个人情绪 他说的哪句话惹人不开心了 人不喜欢他 只要他不当选谁当选没所谓 这是幼稚 就像幼儿园小朋友那样说不喜欢你就不喜欢你你走开

所以没法说 但可以从对待异见者的态度上看出一个人的心地修养气度和胸怀
 

gjw8060

President-Elect
最大赞力
0.18
当前赞力
100.00%
现在很多人不是在评论政治理性讨论美国总统二选一哪个是最合适美国的 而是带着个人情绪 他说的哪句话惹人不开心了 人不喜欢他 只要他不当选谁当选没所谓 这是幼稚 就像幼儿园小朋友那样说不喜欢你就不喜欢你你走开

所以没法说 但可以从对待异见者的态度上看出一个人的心地修养气度和胸怀
而且还带来了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般把他消灭的文革遗风;
首先噤声;其次扣上帽子批判、抓进监狱判刑;不光从肉体,而且要从精神上消灭;

可悲的是国人,哪怕出国了,对类似运动都乐此不彼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从时间顺序:
1.司法部长说了一句话;没有给出任何数据,比如说调查了多少证人,否定了多少证据;没有哪怕是一张纸的司法部文件说这次大选,没有大规模舞弊
2. 当天下午,律师在听证会上,拍拍手中厚厚的近千页证人宣誓书,说执法机关到现在为止,没有询问过一个证人

还记得吗,大选之前爆出的亨特硬盘门;
下流媒体,包括各位都是口口声声说这是造谣污蔑

诸位,摸摸自己的良心吧

您最大的问题是既不懂基本的法学知识(你可能从网上看那些谣言时学了些似是而非的概念),也缺乏科学逻辑思维的训练,我忘了,好像你信教?这就难怪了。

但本着能救尽量救的原则我尽量再解释一下:
一、
物证是什么,需要看具体案情,但不仅仅是选票,现在对造假的指控主要是三种,一,造假票。比如选票的制造、运输、分发过程中一切有形无形的痕迹、材料、事实。比如机器、材料、车辆等等。二,资格造假,如不具有公民权的人、已死亡的人投票或假冒他人投票。这方面的证据包括,投票人的真实身份文件、假冒身份文件、死亡证明等等。三、计票系统造假,如很多人所谓的多米诺计票系统之类的。这类证据包括机器本身及其电子信息、记录、程序等。

说这么多,只是想说明,你把所谓的物证狭隘的理解为选票本身就说明你对法律根本是一知半解,你据此得出的先开庭才能获取证据的逻辑更不符合事实。

其实稍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大选造假肯定是刑事犯罪,刑事犯罪一般是公诉案件,属于联邦或州司法部负责的,这些部门具有调查权,更有普通人所没有各种资源,想查清上述那些所谓证据(如果违法事实真有的话),这么大规模的造假肯定是能查清的。可为什么,川普轻松方便的路不走,反而自找麻烦,以自讼的方式进行,因为:

(川普部长任命的、属于川普政府的)美国司法部长已经反复说了:经过调查,没有证据证明有大规模舞弊存在。

可川粉不愿意接受川普领导的部门做出的结论,这可怎么办,真的很无奈。

二、所谓的二维码那段,搞不懂你想说什么,你的意思是凭现在的技术手段很容易查清事实吗?没人否认这点啊,问题是所谓造假的事实有没有啊?这点参见第一条司法部门表态

三、你下面的话完全是你的主观观点,你一直无法区分什么叫事实,什么叫观点,所以也没什么可说的。
唯一多说一点,你所谓的“51%证据”那个在法学上的术语叫“高度概然性”,他真实的意思和你所说的意思差之千里,这再次暴露了你一知半解只鳞片爪的真实水平。


他受过‘ 专业’ 逻辑训练的, 好像似追什么美剧 一集不拉的,一直都公正,独立,前后左右对比分析,从不看堕落的主流媒体
 

gjw8060

President-Elect
最大赞力
0.18
当前赞力
100.00%
他受过‘ 专业’ 逻辑训练的, 好像似追什么美剧 一集不拉的,一直都公正,独立,前后左右对比分析,从不看堕落的主流媒体
前几天整理地下室,我整理出这些;
而且已经消毒清洁;
我看给你们几个很适用;
请回复了留言,先到先得;
过后你们几个自己流转;
这只是第一阶段哟
请放心,在加拿大的地址,我来出运费,寄到您家
中国大陆,或者是领事馆地下室,恕不发送,见谅!

1610219705210.png
1610219759833.png
 
最后编辑: 2021-01-09

一庐春秋

居小庐看春去秋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而且还带来了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般把他消灭的文革遗风;
首先噤声;其次扣上帽子批判、抓进监狱判刑;不光从肉体,而且要从精神上消灭;

可悲的是国人,哪怕出国了,对类似运动都乐此不彼

是啊 有的人根本不是在讨论选美国总统问题 而是在代入个人情感 选中国国家主席甚至选村长即视感有木有

其实这里的大家基本没有选票 不是完全应该站在中立立场理性对待这个问题吗 什么谁说了哪句话伤害感情 这不是选自家村长是什么 人家又没让我们选 都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最后,送上网友的一段话:
“你问我支持川普吗?其实我是支持诚实,秩序,规则,宪法,法律,爱民,守法,清廉,和美家庭,私产保护……你问我反拜登吗?其实我只不过是在反对弄虚作假,舞弊,威胁,暗杀,灭口,贪污,受贿,窃国,吸毒,性侵幼女……你问我为什么那么关心美国大选?不,我其实只是关心地球上人类的命运!”
 

附件

  • E8193215-E7B3-4D6E-9431-D9BF2A5FCDF1.jpeg
    E8193215-E7B3-4D6E-9431-D9BF2A5FCDF1.jpeg
    131.2 KB · 查看: 7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从时间顺序:
1.司法部长说了一句话;
他没有给出任何数据;
比如说调查了多少证人,否定了多少证据;
没有哪怕是一张纸的司法部文件说这次大选,没有大规模舞弊

2. 当天下午,律师在听证会上,拍拍手中厚厚的近千页证人宣誓书,说执法机关到现在为止,没有询问过一个证人

还记得吗,大选之前爆出的亨特硬盘门;
下流媒体,包括各位都是口口声声说这是造谣污蔑

诸位,摸摸自己的良心吧

司法部长在先,律师在后反驳并不能就得出部长说谎或部长调查结论错误的结论。

关于司法部长没对律师质疑进一步回应,这点完全不能说明啥。首先,他也没有专门对律师质疑进行回应的义务。其次,当时质疑或赞同的人多如牛毛,应算他回应了律师的质疑,律师还要以再提新的质疑,就算他回答了张三的质疑,明天李四又提出一个假说,如果让他一一回应,估计累死他。他有一个不回应的,又都可以构成你今天的质疑。

至于你说的司法部长给没给出数据我没核实过,但就当他没给吧,可是没给不等于没有吧?涉及到保密?他不屑给?刑法中侦察不公开的规定?不知道,但逻辑上答案是开放性的,得不出你想要的“没公开数据=没调查”答案。

对于这类问题因专业知识或信息不足无法判断的事,我一般都相信常识。就目前知道的是:


法院系统不支持造假论。

绝大多数共和党参、众议员也不支持造假论。

连彭斯副总统也不支持造假论。

再考虑到川普任命的司法部长完全没有理由不支持川普,甚至这种不支持还冒着能被轻易揭穿(调没调查,司法部内部必然有相应记录)从而被刑事控告(例如渎职罪)的风险,我觉得部长说的大概率靠谱。

当然了,你大概率仍不改变自已的想法,即便一点被驳回,你下面又提另一点,你要的不是事实,你要的是附合你观点的“事实”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前几天整理地下室,我整理出这些;
而且已经消毒清洁;
我看给你们几个很适用;
请回复了留言,先到先得;
过后你们几个自己流转;
这只是第一阶段哟
请放心,在加拿大的地址,我来出运费,寄到您家
中国大陆,或者是领事馆地下室,恕不发送,见谅!

浏览附件648662
浏览附件648663

你发这个正证明了你逻辑不及格的事实。

包括你上面发的那个什么川黑川粉的文,浓浓的老年人洗脑范。

但,不争论了,支持川普的有的是蠢有的是坏,通过看你的言论,我的判断你是蠢非坏,你至少不算油滑之辈,所以才发那么多,想救一个是救一个。
建议你,此事大局已定,再做争论与事无补,更何况你回顾你说过的那些无一兑现,反而一再打脸,事情是不是总有哪里不对劲?不如放置脑后,两三年后再回头看,也许你会无悔当初执念依旧,也许你会感谢当头棒喝,无论哪一种,现在先让自已冷静下吧,感觉你和那个阿吾有些魔怔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