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十九章 (1)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8.08%
她不是长江边的,她是新疆的,
借出差的机会,游览长江,
那也是长江的。高邮湖的大闸蟹放到阳澄湖浸一个礼拜,都算阳澄湖的。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8.08%
的确,好像原产地是上海的,
她的父母五十六十年代去的新疆,
石河子很多上海人。五六十年代上海出去了蛮多人的。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65.97%
爱琦是回来了的,但时过境迁,不一定还是关桃的人
多谢剧透,很开心。

虽然遗憾关桃的爱情要伤一场了,但一波三折才是好故事。着急等看下文:)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65.97%
她不是长江边的,她是新疆的,
借出差的机会,游览长江,
的确,好像原产地是上海的,
她的父母五十六十年代去的新疆,
既有北疆的热烈又有江南的灵秀,太好的前女友不知道对大师是幸还是不幸,年年七夕情人节什么的,大师要淡定啊。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86.72%
第十九章 巡捕房泾清渭浊 衣冠冢仙股祭师
1、
三个月后,王老板搬走了,搬到曹家渡去了。那里租金便宜很多,竞争也没那么激烈。其实在吉祥街的最后两个月,王老板的店里也不囥尺了,也做了很多优惠促销活动,无奈,协隆绸布店已经名声在外,两家产品的重合度又颇高,到王老板店里的客人还是太少。孙老板的天丰绸缎局,干脆改为专营床上用品的天丰床品世界,倒也独树一帜,生意兴隆。

王顺泰号呢绒搬走那天,天气已经有些热了,法大马路边的梧桐树叶已经把天空遮掉了八九成。一早,王老板让伙计小心翼翼地登上木梯,把店招摘了下来。门楣空了,房子好像一下没了魂灵。两个伙计不跟老板去曹家渡了,忙完这一天,他们就转到协隆做了。

王太太大约先一步去新地方了,王老板的脸上灰蒙蒙的,似乎一下子增添了无尽的沧桑。

白太太时不时出来看看。等到车都装好了,听到引擎的声音远去后,白老板看到老婆在用手绢擦眼睛,就问:“又哪能了啦?”

白太太讲:“想想一爿店,一家人家,就这样子败下去了,心里有点不适意。协隆这只小老板,手段也是蛮狠的。”

白老板讲:“哪能像猫哭老虫一样的?优胜劣汰,优胜劣汰,懂吧?要隔壁走的,是侬,走了,侬又不适意了。怪不怪!”

“啥怪,啥怪?侬有同情心吗,有良心吗?人心侪是肉长的,好不好?侬这种男人,没良心,看到外头女人,就忘记自家屋里女人。要不是侬,我跟王太太蛮好的。”白太太又擦了眼泪,大约回想起她和王太太要好的那段时光,王太太做了馄饨,总归要端一碗给她。

物伤其类,白老板可以理解,但女人总归七里缠到八里。他敷衍道:“好好,人心都是肉长的。”心里想着这天下午要和房东见面的事情。

过了两天,白老板请了人来,把两间门面打通。再过了些日子,人们就把王老板忘记了,似乎他和他的店根本就没有存在过。树荫遮蔽了整条马路的时候,法国公园里知了的声音从不间断。路边的小摊照样出,黄包车脚踏车和汽车热闹非凡,全不关心王老板去了哪里。

大城市就是这样子,人来疯,越别出心裁,越能够招徕客人。关桃的店以橱窗模特出名,又用不囥尺和足尺加一的招数,打出了不欺客的金字招牌。

两年后,关桃按合同回购了山本手里的股份,又用多余的钱和借款在南京路新开了一家店。关桃在新店放置一些时髦款式服装,客人看了衣裳式样在店里买布料做衣裳,也可以按自己的设计样式叫店里加工成衣,这样关桃就成立了一个服装加工厂,招了七八个裁缝师傅,专门帮客人做衣裳,后来就有了二三十个人的规模。这是后话。

协隆做了特丽纺和其他几种外国衣料的上海总代理,销售这些产品的零售店家都要到协隆进货,为关桃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利润和好处。特丽纺轻薄凉爽,到了春夏季尤受年轻女性欢迎,生意有时候应接不暇。

关一刀的功夫,外面越传越神,随着生意的扩大,又似乎印证了他背景的不凡。

只是,他还是没接到爱琦的信,也没听到她的消息。慢慢的,他有些认命。他忘不了师娘赶他走那天的话,明白这个世界上,男男女女,最终都不免要上了磅秤,被人称量一番,如同猪要卖了,捆了脚,两个大汉扛起来称了分量才好银货两讫。他一遍遍地看爱琦的信,直到那信纸快破了。他想,既然讲了四年,便一定会回来的。

有时候,他摊了信纸,写信给爱琦,然后把信放在那个纸盒里,和爱琦的信放在一起。他不晓得爱琦的地址,他想留着这些信,等爱琦回来时给她看。

爱琦,你好吗?

到今天,你走了有一年了吧。

我最近又有一些新的想法,用在协隆的营业里,效果很好。我本来不打算借银行的钞票做生意,但有银行主动来找了我,许以不错的利息,让我改了主意。以前我也晓得要把生意做大,终归要和银行钱庄来往,借鸡生蛋,但总是怕。但经了前一段的事情,我便想通了很多事,这个世界上,缩手缩脚做不出市面。生意就是这样,越有钱就越容易赚钱。你可以在南京路这样的地方开店了,你就可以说自己是大店名店了,洋布工厂就越喜欢找你做代理;进货的钞票不够,银行乐意给你垫起来。

大约我以前跟师傅学了几年,便像了他,现在我自己做,慢慢又变回了小时候的我。

说起小时的我,便想起上礼拜回龙华时,去了庙里烧香。我们的小学校,盖了新房子,搬去镇边了,就是离香花庵不远的地方。我心里有些不舍,那些房子做了他用,便慢慢把我们小时候的印象模糊了。

我现在还去补习学校上课。数学,已经讲到解析几何了。英文也有些进步,现在偶尔来了洋人,我也可以应付几句。先生给我们都起了英文名字,我的名字叫Tower,我觉得妥帖,正好谐音我的名字,还应了我们龙华的塔。

我记得你讲过,要和我坐一张台子读书,每堂课,我就觉着你就在我身边。我学的那些,你早就学过了,不过你一定会陪着我的。有一次分了神,拿手去牵了旁边同学的手,被他们笑了好长时间。

街上的梧桐树又繁茂了,栀子花也在夜里发散着馥郁的香味。想来你那边,也是一样。那一夜我抱着你,亲了你,好像遂了从小的贼心,做梦一般。那样的开心,要等三年以后了……

关桃正写信,门上有人敲了两下。门开了,是店里的兼职模特春萍。春萍就是玻璃被敲碎那天扎伤了的姑娘。做这个工作的姑娘,有些性格外放,春萍也是一样。在店里做久了,大家都很熟悉了,经常互相讲讲笑话,开个玩笑。

关桃说:“咦,下班了,侬还不回屋里?”

“我爷娘带了我弟弟妹妹回乡下了,我回去也没事。”

“那店里更没事了。”

“就是呀,没事,也没得吃,想关桃阿哥请吃饭呀。”

“哎呀,原来没地方吃饭啊,一句话!走,叫上顺礼,吃饭去。”关桃收了信,放进纸盒,起身套了西装外套。都是小年轻,一起吃个饭,也是惯了的。

春萍嘟起了嘴巴,说:“就我们两个嘛,好不好,顺礼阿哥好烦的,老是问东问西,还要不停夹菜,人家每次吃个饭都紧张的。”

“哈哈,对侬好,侬倒不要。”

“哎,就两个人,轻轻松松,好不好啦。”

关桃也看出来了,顺礼对春萍是有意思的。但是,两个人站在一起,顺礼比春萍矮,所以春萍呢,总是敷衍。

吃饭时,春萍要了瓶花雕酒。对于关桃,一两瓶都不是问题,但春萍,几盅下去就满脸春光。关桃怕出意外,饭后送了春萍回家。到了跟前,春萍说:“桃子阿哥,进去坐坐吧。”

关桃用脚踢了颗地上的石子,讲:“春萍,阿哥有人的,不可以跟侬进屋里的。顺礼对侬是真心,我晓得的,侬好好待伊,阿哥会谢谢侬的。”

春萍晓得,关桃是得不到的了。
Tower,桃儿,好名字 :)

桃子的信写得好的(y)颇有些lz的文采:giggle:

桃子果然桃花多多,但很君子,对爱琦忠贞不渝,好男人(y)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86.72%
爱琦是回来了的,但时过境迁,不一定还是关桃的人
神?马?回来了却不是桃子的人?枉桃子对她痴心一片,关上了所有的桃花,她。。。 她她她。。。居然跟了别人?气s我了!麻烦你见到她跟她说一下,就说我说的,不要再回来找桃子了,桃子已经把她忘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8.08%
神?马?回来了却不是桃子的人?枉桃子对她痴心一片,关上了所有的桃花,她。。。 她她她。。。居然跟了别人?气s我了!麻烦你见到她跟她说一下,就说我说的,不要再回来找桃子了,桃子已经把她忘了。。。
世界上的错过,很多时候没有对错,这大约是生活的无奈和悲凉之处。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家园币净值溢价/折扣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